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討論-第0596章 繼任者趙爺讀書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听得出来,乔爷语气里头还有点不放心,担心这个小舅子关键时刻掉链子。
江跃眼下只求早点脱身,又不至于惊动他人,所以自然是挑好话来让乔爷安心,免得他有疑心。
只听他道:“不是咬死这个说法,而是本来就是这样。我就是实话实说罢了。”
乔爷点点头:“对,那就是实话,照实说。尤其是关于那只瓶子的事,你务必要咬紧不放,着重强调。”
都这个时候了,波爷不扛这口锅,他乔爷就一定会倒霉,毕竟安排守卫是他的责任。
如今沧海大佬出了事,他这个相当于管家一样的角色,要是没人背黑锅,那么一定是他承担最主要的责任。
因此,波爷必须扛这口锅。
江跃自然也听得出来,忍不住问:“既然咱们非得波爷来扛责任,为什么刚才你只提瓶子,不提那汪丽雅的事?这些事实要是说出来,他波爷怎么抵赖?他想抵赖都没法抵赖吧?”
乔爷却神秘一笑:“不急,我故意不提,就是要等到关键时刻再提。”
“现在还不是关键时刻么?”江跃暗暗惊讶,都是老阴币,一个个阴人都不用打草稿的啊。
都那种时候了,居然还能想得这么深远。
一般人在那种情况下,互相撕咬,肯定是逮住什么狠的就说什么,无比要将对方挤兑得体无完肤。
“哼哼,你懂什么?我若刚才说了,势必引起他的警惕,就算他没有特别好的理由借口,也一定会找到一些托词的。我一定要到关键时刻才说出来,让他一下子没有狡辩的余地。”
“你知道他为什么一直主张把赵爷请来吗?”
江跃小心翼翼道:“赵爷不是沧海大佬的继任者吗?程序上,应该是请他来吧?”
“呵呵,所以你只能看到第一层啊。”乔爷淡淡一笑,“除了这个程序正义外,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赵爷肯定排斥我,对我有意见,觉得我之前对赵爷的位置形成了威胁,赵爷多半是不喜欢我的。而他在赵爷跟前又说得上话,想当然觉得赵爷会偏向他。”
江跃心里一琢磨,大概也觉得这个逻辑说得通。
既然乔爷是赵爷以外最受沧海大佬器重的,那么沧海大佬如果忌惮赵爷威胁太大,多半会安排乔爷在制衡一下,哪怕赵爷是沧海大佬的好友,关系特别亲近,但这种权力的斗争,有点制衡再正常不过。
“那么,到底是不是这样?”江跃好奇问。
“不能说不是,但也不全然是。赵爷肯定没多喜欢我,相比我和他阿波,赵爷肯定会偏向阿波。但这得有个前提,前提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像这种大事,赵爷可不糊涂,哪怕他心里偏向阿波,也不会做得太明显,因为他必须给上头一个交代。总裁和其他五星级大佬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所以,就算赵爷不太喜欢你,他也会公正处理这个事?”
“呵呵,公正倒是不见得,如果有条件,他一定会偏向阿波。我倒是希望,他真的能偏向阿波啊。”
“这……这又是怎么说?”江跃真被这些老狐狸给绕进去了,怎么又希望赵爷偏向阿波了?这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不懂了吧?”乔爷神秘一笑,“所以说,你要学的好多着呢。赵爷要是敢偏向阿波,才是我拿出汪丽雅这些证据的时候啊。到那时候,被动的就不仅仅是阿波,甚至包括赵爷。甚至赵爷都会跟着受到猜疑。”
“啊?你的意思是,这是连环套,不但要套波爷,还要套赵爷?”
戀上惡魔前夫
“这话你内部说说就好,外头可别胡说。我不敢说套赵爷,但如果他要偏向阿波的话,这个事就有趣了。别忘了,沧海大佬并没有性命之忧,如果他清醒过来,知道这一劫是因为瓶子而起,他肯定会迁怒阿波,如果赵爷偏向阿波,沧海大佬能对他不产生嫌隙吗?甚至大佬会不会产生联想,这是赵爷要搞掉他?为的是取而代之?”
“可赵爷跟沧海大佬不是亲密伙伴,老朋友么?这不至于吧?”
“至不至于,这事不是我们说了算,是大佬说了算。”
话说到这份上,江跃总算把乔爷这点小心思都摸透了。说实话,如果乔爷跟波爷之间狗咬狗,他是乐见其成的。
眼下看来不仅仅是乔爷和波爷狗咬狗,甚至沧海大佬和那赵爷之间,没准都还能掀起波澜啊。
这倒是意外之喜。
不过江跃并没有太过乐观。
因为,他知道那只瓶子的来历,那是陈银杏处心积虑让他送过来的。那只瓶子的玄机,势必牵扯到陈银杏背后的势力。
对方弄这么一只瓶子,袭击沧海大佬,没理由就是取沧海大佬的两只眼睛,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江跃本能就觉得,这事也许压根就没完,沧海大佬看上去好像没有性命危险,谁知道那瓶子到底在他体内留下了什么?
沧海大佬是否还是沧海大佬?
这一切现在都是未解之谜。
毕竟江跃曾听陈银杏提到过,她幕后的老板,可不是人类,而是一种更奇怪的生命层次,是陈银杏极为推崇的生命层次。
只是,目前这一切还没有显现出来。
也许,短时间内都未必会显现出来,甚至这只是陈银杏他们扎入这个组织的一个暗桩。
只是,后面发生的这一切,只怕陈银杏事先都想不到。
江跃当时一直在用借视技能,他基本可以确定,那只瓶子里的诡异力量,应该是进入了沧海大佬体内,试图控制沧海大佬。
只不过想不到沧海大佬的自主意识那么强烈,反抗那么激烈,竟不惜以自残双目来对抗。
是的,江跃一开始也觉得沧海大佬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自残。
可他仔细琢磨后,却意识到,在沧海大佬砸那只瓶子,抠自己眼睛的时候,他还存有一定自主意识,说不定只是跟那股力量相互抢夺控制权。
那一切自残行为,压根就是沧海大佬的主动行为。
他注射那个药液,甚至还准备用那把枪自戕,这一切细节都表明,沧海大佬经历过长时间的反抗,最终才被那力量给打败的。
这也是江跃目前最担心的一个隐患,那股力量到底是何等存在?
在那股力量的操控下,如果沧海大佬醒过来,该算是沧海大佬,还是另外一个人?
驅鬼道長
不管他是谁,这是江跃最担心的一个隐患。
因为他进屋,关灯,切断电源,搬动电脑,这一切虽然都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手印,对方的眼珠子也已经挖出来,但终究是有可能感应到他进屋,感应到他这一系列动作的。
虽说对方眼珠子那会儿挖掉了,而且那时候处于激烈搏斗时段,可万一有些感应,怀疑到他头上,这也是说不清楚的事。
当然,这只是江跃的担忧,不管醒来的是哪一个沧海大佬,想必那种时刻都不至于记住他这个小角色。
乔爷这边私底下问过小舅子后,又把猎鹰等人一一叫过去问了一遍。
从其他三人的回答来看,乔爷断定自家小舅子大体上应该没有撒谎。
唯一的有点不解的地方,就是小舅子如何发现沧海大佬有动静,而其他三人发现不了?
小舅子难道最近长本事了?
当然,乔爷眼下也知道不是纠结这些小细节的时候,大体上没有逻辑硬伤,就是最大的优势。
正如波爷说的那样,找到波爷相对来说更加容易,至于总裁跟其他几个五星大佬,确实相对难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赵爷便出现在了现场。
江跃也看到了这个传说中沧海大佬的继任者。
要说此人,论气场论风度,好像还真不如沧海大佬,不过此人的眼神却透着一种异常的精明,就好像显微镜似的,似乎能将一切真伪都判断到纤毫毕现。
这也让江跃暗暗打起精神来。
这人的实力和综合能力,未必比沧海大佬强,多半是比不过的。
但这人要说精细程度,绝对超过沧海大佬,因为此人表现出来的气质,让江跃觉得,这人是那种为了工作,一切都可以舍弃的人,包括个人爱好。
因此,这人也就不存在沧海大佬那种喜好收藏被人趁虚而入的缺点。
而且,此人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给人感觉特别沉得住气,确实堪称是一个狠人。
看看乔爷和波爷在他跟前一对比,就可以看出察觉所在。
不管是心胸狭隘狡猾如狐的乔爷,还是爱耍小聪明剑走偏锋的波爷,在赵爷跟前,那就是弟弟。
小心翼翼,低眉顺眼。
赵爷倒是没有大发雷霆,查看了沧海大佬一番,将保健医生叫过来又不痛不痒不咸不淡地问了几句。
契约军婚 小说
也没看出他有很大的动作。
甚至,他都没有发火,没有因为沧海大佬这个惨样就大发雷霆,故作震怒来表现他对沧海大佬的忠诚。
连这种戏他都不演,或许是他不屑,或许是他根本不必要。
但是这一切看在江跃眼里,对此人的评价无疑又高了一筹。
例行问话肯定是要的。
首先接受盘问的是那几个贴身保镖。
贴身保镖就供出了波爷,说沧海大佬最后一个接近的是波爷,这也是实情,同时自然绕不开那只瓶子。
赵爷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那只瓶子,对他们陈述的一切不置可否,不做评价,只是不清楚的地方,着重又问一遍。
波爷问过之后,自然而然就要把乔爷拉下水,准确地说,是把河豚和乔爷都拉下水。
“赵爷,您以前也是安排过执勤的。乔爷今天安排执勤就特别反常,他们这支队伍,在咱们的安保队伍里,既不是精英,也没有任何突出表现,为什么好端端安排他们在最后一层防线守卫?说轻一些是任人唯亲,说重一些,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什么安排几个平庸的守卫站最后一道防线?为什么偏偏今晚就出事?为什么第一个冲进去的是乔爷的小舅子?赵爷,我认为这一切都绝不是巧合,必须严查。”
这还没轮到问乔爷和江跃呢,这波爷就先咬为敬了。
显然,波爷知道,那几个贴身保镖的供词对他极为不利,他必须提前发起攻击,必须先把水搅浑,不能让主动权完全落到乔爷一伙人手中。
那几个贴身保镖虽然不是乔爷的人,但立场上显然跟乔爷有共同利益,无形中就绑在了一起。
这一切都对波爷很不利。
赵爷却面无表情,没有因为波爷的煽动就表现出很激烈的情绪。
目光平淡地点点头,朝乔爷这边望过来。
“乔爷,今晚的执勤表,给一张我看看。”
这些自然都用得到,乔爷早就准备好了,立刻呈上。
赵爷扫了一遍,眉头微微皱起,打量着猎鹰这支四人小队,淡淡问道:“从资质和以往履历看,这支小队确实没有出众之处,这最后一道守卫,乔爷这么安排,是否有商榷的地方?”
乔爷暗暗震惊,这个角度发起攻击,确实让他有点被动。
不管怎么说,人家提出的这个确实是个问题。
“赵爷,最后一道防线的安排,都是各支小队随机抽取的。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早有先例的。”
“原先是随机抽取,不过参与的都是那些精锐队伍,这支队伍,参加过这种轮换么?”
“赵爷,我承认,我的确有些私心,想锻炼一下队伍。但是从组织的运行体系来说,这也合乎规矩吧?”乔爷索性不加否认。
这事说起来是容易被抓小辫子,但确实也只是小私心,而且他问心无愧,自问没有对沧海大佬有不利图谋。而沧海大佬出事,也跟他这个安排没有任何必然联系。
“而且,赵爷,我自认为这个安排有点私心,但也是有功劳的。换任何一支精英队伍来,他们未必能听到沧海大佬里头的动静,更不见得有这个胆子破门而入。这个河图,他是新人,立功心切,冒冒失失,但无意中却也算有功劳,提早发现了情况,总算没有让事情发展到最坏的局面。”
同一件事,你能揪我小辫子,我也能找到好的一面。
一切全在于你用什么角度看,到头来,还得是事实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