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四百八十九章 真實用意看書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显然,这温庭芝的第一个问题,是张进拔得了头筹,他的回答更合温庭芝的心意了,所以温庭芝打量了一番张进,就是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
而李牧、郑轩、黄越等人见状,就是难免有些懊恼心灰了,这次温庭芝温大人和他们面对面的亲自考较,他们好像又没抓住表现的机会,没能够引起王知府和温庭芝的注意了。
不过,随即他们又是立刻压下了心中的那点懊恼,因为温庭芝的考较还没结束了,他问出了第二个问题,这第二个问题依旧不是什么四书五经,也不是诗词歌赋了!
只听他道:“话说有一个村子在山脚下,这个村子的村民本来在山脚下平安顺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了,勤勤恳恳的劳作,可却不知哪一天,这山上来了一只斑斓猛虎了,每日里傍晚,这斑斓猛虎都会下山来吃人,每日吃一个,这时候,要是你们做为村民,你们会如何?”
这个问题却是简单,张进、方志远他们都不由有些疑惑不解了,不知温庭芝到底有什么用意了,毕竟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啊?那当然是村民们组织团结在一起打老虎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山上的老虎每天都下山吃人却视而不见吧?那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了,所以把老虎打死,就是唯一解决问题的途径了!
可温庭芝提出的问题就真这么简单吗?没有别的隐藏用意吗?就像刚才第一个问题一样,其中就隐藏着遇到的是仇家这个条件了,那这打虎的问题,又有什么隐藏的情况呢?
于是,张进他们倒是不急着回答了,一个个凝眉思索起来。
可那王知府却好似早已明白温庭芝问这问题的用意所在了,不由摇头苦笑叹道:“庭芝,你啊!何必呢?如此促狭,何必还要这样挖苦人了?”
温庭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抬头示意了一番凝眉思索的张进他们,笑道:“且看看,张进他们要是遇到这样下山吃人的猛虎,他们会如何?会等着被下山的猛虎吃吗?”
王知府闻言,叹息一声,摇头苦笑不语了。
而那温庭芝等了半晌,就又是看向张进他们问道:“如何?可都有答案了?谁来说说?”
这时,那郑轩鼓足了勇气,抢先迈步向前见礼道:“学生郑轩,见过温先生!”
温庭芝打量了他一眼,点头笑着应道:“嗯!郑轩?金陵郑家的子弟?那好!你来说说,面对这样每日都要下山吃人的猛虎,你会如何做了?”
郑轩起身,挺了挺胸膛,双眼发亮道:“回先生,那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不能擎等着猛虎每日下山吃人了,而是该召集村民一起商量着,如何捕杀这只斑斓猛虎了,不然遗祸无穷,整个村子的人都要被这猛虎吃了个干净!”
这个答案,却是不出众人心中所想,没什么稀奇的,张进他们也都想到了,不过这个答案就真是这位温庭芝温大人想要的吗?不由的张进、韩云他们又都是看向那温庭芝了!
却不想,那温庭芝闻言,就是抚须哈哈笑道:“不错!不错!郑轩,你说的很对,这猛虎要下山吃人,山下的人自然也不能够等着被吃了,自是要反抗打虎的!”
说着,他好像有意无意的又是看了一眼那王知府,笑道:“这猛虎要下山吃人,并不可怕了,可怕的却是山下的人心存侥幸,觉得今日猛虎吃了一人,明日猛虎就该不会来了吧?明日猛虎又吃了一人,又心存侥幸,觉得后日猛虎应该不会下山了吧?就这样一直心存侥幸下去,坐以待毙下去,最后整个村子的人都被猛虎吃光了!”
超級黃金指 道門弟子
郑轩闻言,惊讶的脱口而出道:“这世上怎会有这样愚蠢的人?猛虎都下山吃人了,人又怎能一直心存侥幸,坐以待毙下去了?”
“哈哈哈!”
可不想,听了这话,那温庭芝更是乐的抚掌哈哈大笑了起来,暼了一眼那王知府,似笑非笑道:“有!这世上还真有这样坐以待毙的人了!你说他愚蠢,倒也不是,只是心存侥幸罢了!”
那王知府被他这样一眼又一眼的看着,却是看的面色烧红,心里有些羞愧,又有些气恼,他现在是明白了这温庭芝的真实用意了,他这哪是在考较张进他们啊,明明就是借此来讽刺他的嘛,也不仅是讥讽他了,更是在讥讽他父亲王老太师,以及朝堂上整个相党了!
就说他第一个问题,所谓的窄小的巷子里,仇人相遇,分外眼红,也退无可退,狭路相逢勇者胜,可不就是说现在朝堂上的相党和皇党之争吗?这就是两个互相看不过眼的仇家,只有彻底打倒另一个了,才能跨过它的尸体,安全通过巷子了,他们退无可退,也不能再退了!
还有,这第二个问题,所谓的下山吃人的猛虎,不就是指如今当今那位陛下吗?而那山下的村民则是指他们这些相党之人了,如今朝堂上的形势,可不就是那位陛下想要收拢权柄,时不时就把矛头指向他们相党中人吗?就像那山上的猛虎一样,每日都要下山吃人了!
而他们这些相党中人呢?却是别说要组织团结起来,一起合心合力的打猛虎了,而更是好像对当今这位来势汹汹如下山猛虎的陛下视而不见了,又或者说纯粹就是心存侥幸,坐以待毙了!
所以说,郑轩说那些山下心存侥幸、坐以待毙的村民们十分愚蠢,温庭芝更是哈哈大笑拍手附和着,这岂不就是在讥讽如今的相党中人像这些山下的村民一样愚蠢了?他们像那些山下的村民一样心存侥幸,坐以待毙了,这最后的结果恐怕也会一样了,那就是整个村子都被猛虎吃干抹净了,朝堂上整个相党也会被那位陛下连根拔起,清除干净了!
此时,明白了这温庭芝考较张进他们的真实用意,王知府真是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恼羞成怒,面色通红,用手指指着温庭芝颤抖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那温庭芝却是看着他,别有意味的笑道:“简斋,就是张进都知道,仇人相遇,分外眼红,狭路相逢勇者胜了,就是郑轩也知道,面对每日都要下山吃人的猛虎,心存侥幸,坐以待毙,是极为愚蠢的,你却是个聪明人,怎么也不会心存侥幸,坐以待毙,也如此愚蠢吧?”
王知府气笑了,看着一脸笑容的温庭芝,神情复杂至极,叹息一声,却也是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