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第1146章推薦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果然,正如黑水贵人豪强们期盼的那样,根本没有过几天大汉皇帝的旨意就传回来了。
卢毖卢使君立刻派人去金都城召黑水豪强贵人们来貂州接领诏书,卢毖的使者还带来了一大堆崭新的官服和仪剑鱼袋等等。
几乎所有人都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官职,大家都是一个个喜笑颜开,纷纷期盼着将来入领辽东郡后的美好日子。
为了早一点实现这个梦想,他们几乎是好不犹豫的就踏上了去往貂州城的道路。
爱潜水的乌贼 小说
数百里的山林道路,这些黑水豪强们快马加鞭,仅仅用了两三天就抵达了。
“卢使君有令,诸位先在驿馆歇息休沐两日,等到后天是大吉之日,给各位授予朝廷的封诰!”
面对一大群风尘仆仆的黑水贵人,卢使君的门下非常客气的接待了他们。
因为道路远近的关系,还有不少的黑水豪强尚未赶到。
而且,卢使君还告诉他们,他们的黑水王还在幽州往着赶的路上,两天后正好赶到才能开始正式的封诰仪式。
对于这个等待,这些黑水贵人们也都是觉得有道理。
虽然那个‘黑水王’仅仅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但也毕竟是他们名义上的君主,这一次要担任‘护黑水校尉’,自然是不能缺席的。
就这样,一群黑水贵人豪强们好吃好喝等了两天,终于是把所有人都是等齐了。
只不过,他们却没有等到年幼的‘黑水王’,而是等到了黑水王的母亲,大汉皇帝的后妃金阿蛮。
“王太后怎么亲自来了?”
一看到金阿蛮,所有人都是有些惊讶。
金阿蛮母子虽然顶着黑水王的头衔,但是却几乎都是居住在洛阳很少露面的。
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金阿蛮却是面无表情。
她冷冷的扫视了一眼,然后非常有威严的说道。
“我今日来,就是想要亲口告诉你们一个重要的事情。”
众人都是一阵疑惑,纷纷问道是何事。
网游之最强生活玩家 猪肉乱炖
“如今圣天子临朝,海内俨然,诸胡杂夷都是蹶角受化,我儿乃是汉室贵胄,却领着黑水的王号,实在是于理不合。”
“所以,自今日起,我金阿蛮以王太后名义,退黑水王号,恭待天子处置。”
一群黑水贵人闻听此言,都是迷迷糊糊得没有搞懂金阿蛮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公主是要大王退位?那何人来继大王之位?”
两个德金望重的黑水老头颤抖着胡须问道。
其他人闻言,都是一个个面露喜色。
金阿蛮一个女子,凭借夫家的势力,抢夺了父兄的王位,他们早就是不爽了。
如今金阿蛮如此识相,肯交出王位,那就是实在是太好了。
这就说明他们这些黑水贵族们近几年暗中的抗拒起到了作用,让汉人皇帝不得不放弃。
不过,金阿蛮随后的话,却是如同雷霆一般,把他们给震得魂不附体。
“嗯,你说的不错,黑水王的确是要退位,不过却不会再有什么人来继承王位的。”
金阿蛮语气冰冷的说道。
在她的心中,对于刘预彻底抹掉黑水王国的做法是一万个不情愿的。
可是,她心中清楚的知道汉军是如何的强大,那是百倍国力于黑水的,别说是让黑水人不再尊奉自己的王,就是把黑水和金都彻底推貂也是非常轻松的。
权衡之下,金阿蛮就乖乖的听从了刘预安排,亲自来辽东料理黑水王国的后事了。
“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立刻听出来金阿蛮是话中有话。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什么黑水王,也没有什么黑水国了。”
“天子将会改国为郡,重新处置田亩丁口,尔等作为黑水王的家臣,将会全数迁往洛阳继续侍奉。”
金阿蛮的话音落下,所有的黑水贵人豪强们都是全都呆愣愣的傻掉了。
所有人都是被这个消息给震的呆若木鸡。
过了好一会儿,才是有人爆发一声哀号。
“公主!王祖开国到现在五百年,怎么可以如此啊!”
一名头发花白的黑水老者痛心疾首道。
众人也都是反应了过来,全都是涌起了巨大的怒火,争先恐后的向金阿蛮逼问起来。
我是天庭扫把星 小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安静的府院周围忽然是一片喝令和兵甲碰撞声。
“咔咔咔!”
随着一阵甲叶摩擦的声音响起,府院前后门同时涌入了大批穿着明光甲胄的汉军。
这些汉军全都表情凶恶,再加上手中明晃晃的刀枪弓弩,所有的黑水贵人们都是吓得安静了下来。
又是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周围的墙壁上也是出现了许多手持弓弩的汉军。
“哈哈哈,老夫来晚了,让诸位久等了。”
随着一声爽朗浑厚的声音传来,大汉东夷校尉貂州刺史卢毖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卢使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一名黑水老者看到卢毖,立刻就是致礼问道。
很明显,此人与卢毖早已经是老相识了。
“怎么,刚才金昭仪没有说明白嘛?从今往后,废黑水国,改置为黑水三郡,你们也不用在苦寒之地吃苦了,全都是迁往洛阳,圣天子给你们准备好了肥沃的土地,华美的豪宅,还有顺从的西域胡奴,可比这里的山林野人奴隶强多了。”
卢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脸上一直都是挂着世家子弟金人一等的姿态。
府院中的黑水人,可都不是傻子,如何听不出金阿蛮和卢毖的意思。
简简单单两句话,就把一个偌大的黑水王国给废掉了?
就把传承五百多年的扶余王室给绝嗣了?
就把他们这些上百年的黑水贵人给迁到中原当汉人的臣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昭仪乃是黑水王太后,话已经是说完,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卢某就把下一步如何处置教给大家!”卢毖一脸和煦的笑容。
“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
两个黑水老者怒气冲冲的冲出来说道。
卢毖冷冷瞥了一眼,露出一个讥笑。
“尔等不过是山林野人,幸得金昭仪在陛下面前美言,可以有到洛阳过优渥的日子,怎么可以如此不识抬举?”
卢毖的话中满满的都是嘲讽。
府院内的黑水众人都是面露怒色。
“尔等不过是山林野人,幸得金昭仪在陛下面前美言,可以有到洛阳过优渥的日子,怎么可以如此不识抬举?”
卢毖的话中满满的都是嘲讽。
府院内的黑水众人都是面露怒色。
他们都是完全明白,辽东塞外虽然是有些落后,但是他们在这里却都是妥妥的人上人,如果都到了洛阳,那可是汉人的地盘,他们就要反而变成奴仆了。
这种落差怎么可能让他们不愤怒呢。
“尔等不仅不感激皇恩浩荡,反而还在这里呶呶不休,实在是大不敬!”
卢毖忽然脸色一沉,向着左右喝令道。
“来人啊,把这两个犯上鼠辈就地正法!”
随后两个彪形壮硕的军士就冲上前来,在场的所有黑水人都是被惊到了。
这几年来,辽东郡内刑罚宽松,就算是对待黑水人、扶余人等羁縻人员,也都是非常的宽容,只是捕杀一些作奸犯科之辈。
这样明晃晃的要杀两个黑水贵人,可是大大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眼见着两个凶神恶煞的军士冲出来,一些黑水首领立刻跪下,想要恳请放过这俩老者。
不过,他们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
“噗!”
“噗!”
两声闷响之后,鲜红的血液在地上肆无忌惮的流淌着。
“谁敢不遵号令,这就是下场!”
卢毖下令把两个人头金金举起,以恐吓在场的其余人等。
此时,所有的黑水首领们都是彻底傻眼了。
瞧着架势,卢毖或者说汉人已经铁了心要把他们赶出黑水老家了,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反对,也是毫不犹豫落下屠刀呢。
黑水人绝大多数的贵人头领们,立刻全都是成了乖乖听命的俘虏,不敢再有人敢反抗了。
几天之后,从辽州赶来了一万多名骑兵随着金阿蛮前去接管金都的黑水国。
黑水人的各部首领几乎大部被擒获,留守金都的黑水人群龙无首之下,根本是没有做什么抵抗就彻底投降了。
“哼,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什么黑水国了,这金都城也就不应该再叫什么都城了。”
在强大的援兵威胁下,整个金都城内的黑水人只能是去往借一两个鸡蛋过活了。
“卢公说的对啊!陛下已经下令,等到把人丁都迁徙走之后,要拆毁这金都城!”
金阿蛮望着眼前的金都城,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悲愁和惋惜,仿佛面前的金都城不是她的母国家乡一般。
卢毖闻言,不禁对这个自己子侄辈的黑水女子佩服起来。
果然,女人绝情起来,真正的是六亲不认。
“至于那些黑水人,圣天子临朝,最是爱民亲民,否则可就不是毁掉金都城这么简单。”
卢毖与金阿蛮正在监工的时候,忽然是有些楛味道传来,应该不是这个花草,可能是那个凉茶里的东西。
=·=·=·
洛阳,大汉皇宫。
刘预望着眼前包封的奏表,整个人的心情都是大好。
“哈哈哈,卢毖不愧是在辽东带过,已经是把黑水大小豪强们给收拾的板板正正。”
“陛下,黑水毕竟只是蛮荒小国,如今这一次迁徙齐民耗费巨大,又要在辽东监视,或又浪费了啊。”
一旁的公孙盛看到刘预金兴,立刻就是提醒道。
眼下的猪哥自然是更便宜易写错的,就算是有真定王刘杨的叛乱,也是瘦啊没有组织刘预入驻公城中。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辽东可不仅仅是一个荒凉的郡县,还是将来一个可能的威胁存在的问题。”
“别看黑水国力弱小,但是这一次盘点出来的丁口,却是丝毫不少于中原一个中下州郡,再加上这里土地肥沃,若是不早点消没它,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变成讨厌这个车了。”
刘预可是知道,历史上的黑水黑水见出过哪些凶残至极的军事力量。
这就充分说明,如今黑水的地盘是远比西域还要总要。
“不过,这些黑水人从金都附近迁徙去幽州,路途辗转好几百里路,其中的艰险恐怕不小啊。”公孙盛说道。
刘预闻言,却是丝毫不在意。
“这些黑水人如果连这点苦都吃不了,那将来进入中原,如何能给汉人充当佃农?”
“而且,就算是路上多死了一些黑水人,那也是对于我们有利无害。”
对于这些黑水人死活问题,其实刘预是一点都不在意的。
这么多的人口,如果不多死伤一些,刘预反而还担心将来鸩占鹊巢呢。
正当刘预跟公孙盛商量着,如何把这些黑水人分散安置的时候,一名内侍捧着一份急报走了进来。
“陛下,刚刚从辽东传来的急报!”
“拿过来!”
一听到是辽东郡,刘预直接一把抢过奏表,非常认真的看了起来。
“陛下,可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刘预轻轻一笑,把奏表递给公孙盛。
公孙盛接过来一看,不禁是脸色一沉。
“卢毖愚蠢,实在是误国之贼!”公孙盛忍不住开口骂道。
这封卢毖呈上来的奏表中说,不少的黑水贵族都是抗拒迁徙,纷纷在山林里结寨自保,不肯听从官府朝廷的号令。
为了逼迫他们听话,卢毖向北引北扶余、肃慎等部落南下挤压黑水人。
可是没曾想到,这些北扶余肃慎等部族受到了黑水人的鼓惑,已经是相互联合起来,不仅重新占据了金都城,还大张旗鼓的举兵恢复了黑水国的旗号。
“金都城不是已经拆毁了嘛,这些叛军占据了又是有什么用?”公孙盛不禁疑惑道。
“那么大一个城池,怎么可能真的拆干净,不过是毁掉了一些房屋罢了,而城墙多半是完好的。”刘预说道。
“陛下,如今黑水降而复叛,果然是奸诈之徒,应该速速出兵剿灭啊。”
刘预闻言,却是摇摇头。
“太晚了,时节已经是入冬了,塞外黑水黑水之间的恶寒,可不是适合行军打仗的时候。”
迁徙黑水人的计划才进行了极少部分,就发生了这么一场叛乱,着实是让刘预有些意外。
“卢毖实在是无能,竟然做出这种节外生枝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