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七百七十三章 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鑒賞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轩辕觉得,自己还是很讲道理的。
——怎么可能做出强迫他人的事情呢?
他与仓颉先生之间的交流,一定是很和谐的,是他敬佩贤才,求贤若渴,所以才会在这里巧遇到“白泽”。
轩辕与仓帝之间发生的误会,跟白泽有什么关系?
谁能证明,仓颉就是白泽?
所以,他斩了仓帝一剑,妨碍他招揽白泽吗?!
不妨碍的!
轩辕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白泽的心中可不怎么愉快。
他看着轩辕,嘴角疯狂抽动,心头一阵炸裂。
——你问我?!
——你竟然问我!
——离了大谱了!
白泽很想硬气的说一声不。
可,下一刻。
“铮!”
一柄利剑,便插到了白泽的身旁。
那是轩辕剑。
这里面的意思很明显,很清楚,也很直白。
——请看好了再说话。
白泽话到嘴边,一下子就收住了。
他瞅着轩辕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痛……那可不?
刚刚才被友好交流、斩了一剑!
这一剑,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不……若非是轩辕最后时分收了些力道,可能现在白泽的先天不灭灵光都已经爆出来了!
这份战力,震古烁今,让白泽心头长燃一盏名为“清醒”的明灯。
违背了常理,是白泽从心的根源。
毕竟,轩辕摆在明面上的履历可查,非常的普通。
虽然运气好了那么一点点……有帝江祖巫,牺牲自己,将所有的私人财产馈赠与他。
可现在呢?
这哪是一个“普通太易”可以表现出来的实力?
过去低调,如今却都不带掩饰的了!
直接暴露出来,几乎一招就把白泽给秒了!
‘也是!’
白泽心头怅然,‘到现在,他还需要担心暴露的问题吗?’
‘谁能管他?’
‘真正的无法无天了!’
法,是人道的法。
天,是诸神的天。
苍生鬼神,志愿征战,人道这位裁判站哪边,这还用想?
诸神倒是可能要有意见……可他们人呢?
早都被放逐出去了!
所以,古神大圣们都已经被代表了——你们不说话,没有反对意见,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啊!
这卡了bug,直接一气呵成。
暴露?
谁敢反对?
谁能反对!
正如他白泽……不也是趁着这个关卡,直接进场,轻轻松松当上人王,混成了人族公司的总经理?!
特殊时期,特殊处理!
‘等等!’
‘不对劲!’
白泽蓦然醒悟过了什么不对劲来。
他在思索——
为什么,会是他拿到了洛书,得以冒着千幸万苦的风险,回归到洪荒天地中?
为什么不是别人?!
这是一个大问题。
先前,白泽没有想那么多,只认为——
因为他运气好啊!
作为从上一个时代走来的顶尖人物之一,又因为身份的特殊,工作的便利,掌握了太多时代苍生的资料、古神大圣的隐秘,凭着对某些东西的了解,找到洛书……这似乎很合情合理。
白泽之前是这么认为的。
可现在……他不确定了。
洛书这东西……真的是他能“捡到”的吗?!
君不见,河图握在谁的手里?
是文命!
文命是什么成分?
这是羲皇手中的王牌,是来直取轮回,偷后土的家的……结果很不幸,偷到了活着的女娃身上,被撵着跑路了。
可……女娃也因此被调走了!
白泽亲眼目睹了这一系列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由此事其实也能知晓,羲皇现搓的这份河图洛书,里面怕不是有什么猫腻。
先前看不出来。
但如今一想想,就知道里面满是坑。
毕竟,若说资格……他白泽有那份资格捡到,别人就没有吗?
像是太一!
首先,他是天皇帝俊的胞弟,正版的河图洛书,他不知道接触过多少次。
再者,他还从混沌钟那里领到了一份继承权,跟太昊混了个脸熟……或许,早就成为这位盘古某一部分事业的准继承人了!
这样双份加持,原地起飞……太一其实比很多人都更能执掌河图洛书!
还有,作为洪荒“祥瑞”的凤凰始祖!
掌握时光力量,在无尽时空永恒自在方面能做到最好的烛龙大圣——别人靠运气,但他只需要靠努力就好了!
那么多的竞争者,最后得到洛书的却是白泽……平平淡淡的,一点竞争都没有。
这合理吗?!
‘糟!’
‘我被坑了!’
白泽心头升起悲苦。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这个时代是怎么了?!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承受这样的命运?!
白泽很想站起来,怒骂一阵子。
不过想想这件事情的后面,可能牵涉到的阵容……他又从心了。
恍恍惚惚间,他好像看到几个蒙面的险恶之辈,在一本正经的对他说着——
“白泽同志!”
“经过组织上的共同协商,和某位同志的大力推荐,组织上已经决定,将这份重任交给你了!”
“望你能兢兢业业,不忘初心,在全新的工作上干出一番大成就!”
“来!”
“念几句词吧!”
“念完就上任!”
当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回溯反思,以白泽的智慧,自然就明白了许多。
为什么是他得到洛书,回归洪荒,回归九州结界。
因为,真的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毕竟论身份,他马马虎虎也能算个娲党,是顶尖人物中少有的不会被女娃下暗手给除掉的!
换作别人试试?
恐怕刚一回来,就被女娃请走,去喝茶了。
当然,身份不是万金油。
更重要的,还有能力。
——白泽,可是职业经理人!
就说眼下的人族与万族的交流融合问题,还有谁能比他更有发言权呢?
除非太昊亲降,女娲登场,道祖踏出紫霄宫……否则,白泽就是无可争议的最适合者!
他了解一切文明的起源与发展,并且做出过深入的调查与研究——不要怀疑一位史官的能力!
白泽是最适合来做这些相关工作的,且他又有足够的资格……他研发人族文字,指导人族文明发展,这有着功勋,连上任的理由都不用操心了。
看。
这是不是就有了一点命中注定的意思了?
然而……
在洪荒,这“命中注定”,那就是最大的坑啊!
没有什么巧合。
有的,只是棋手的布局!
‘我被盯上了。’
白泽前所未有的清楚认识到这个问题。
‘与其说,是我运气好捡到了洛书,是靠努力来争取到的成果……’
‘不如说,我是被运气好!’
‘不是河图,就是洛书……反正我必须是捡到一样东西,合情合理的回归洪荒。’
‘至于回归洪荒之后会怎么样?’
‘无所谓了……’
‘因为,我就翻不出那片天!’
白泽很悲情的想着。
前有女娃。
后有轩辕。
艹!
他都打不过!
除了老老实实的认命干活,他还能怎么样?
想反抗?
看。
轩辕生怕他有什么不理智的想法,都直接给了他一剑,想着帮他好好清醒清醒!
白泽很“谢谢”他。
‘打工人,就没有人权的吗?’
凌天劍 神
‘就得被你们这群人来薅羊毛的吗?’
大热的天,白先生却被气的浑身发抖,一股寒意,冷到了骨子里,冷到了心里。
这纯纯把他当做最顺手工具人的行为,使他愤怒!
不过,当看到那一柄轩辕剑的时候,就如一盆冷水泼下,让他冷静与理智了。
那仿佛无时无刻不再提醒——
不要做傻事!
“我真傻……真的。”
白泽幽幽一叹,“我单知道,当初太昊一脸爽快的给我在《盘古史》上签名,背后指不定有着怎样把我卖了都还不起的交易。”
“但我却不明白,河图洛书……其实也不是好拿的。”
“为什么,我就管不住我这贪小便宜的性子呢?”
“早知如此,这个时代我就自我封印了事了!”
这是白泽发自肺腑的心声。
真的。
他事后想想……他还真的不如自我封印呢!
好歹不会卷入这么多的破事当中,身不由己,随波逐流!
“每个人生来都有使命。”轩辕听着,只是笑笑,“有盘古的存在,很多人事早已被安排好了。”
“要么你努力成为盘古。”
“要么就接受另一位盘古的招安。”
“再要么,就老老实实的躺平。”
“多简单的道理?”
只有盘古才能对抗盘古。
以下伐上……这太不现实。
就如同是大罗之下的生灵去挑战大罗……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说以卵击石都是抬举了!
“唉!”
白泽叹息,“这道理,谁不明白呢?”
“可是情况太复杂了……不能光顾着眼下,却忽视了未来。”
“别看某些人,今天还不是盘古……但他们早已锁定了将来盘古的成就。”
“涉入盘古的局,必然会得罪这些人物的……一不小心,就得罪的多了,那哪怕背靠盘古,甚至自己成为盘古,下场也不怎么美妙啊!”
白泽心有戚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我现在在给娲皇打工。”
“你这上来就让我跳槽的……我实在遭不住啊!”
白泽语气幽幽,“轩辕,你说是吗?”
“我需要一个承诺!”
“不然……我就要为女娲殿下尽忠!”
白泽义正言辞。
轩辕听了,眼神微闪,“这样啊……”
“行!”
“日后,但凡我能出面,我就替你抗下女娲殿下的怒火,不让她来找你的茬!”
轩辕信誓旦旦的作保。
——只要他能出面!
至于说,有个叫火云宫的东西,把他给框在里面零零七做打工人,如同道祖被困于紫霄宫……那就没办法了嘛!
“真的?你这么爽快,让我心里很没底。”白泽嘟囔着。
“字据为证!”轩辕很大方,当场写下契约字据,表示自己的诚意。
末了,他还补充,“你的功劳,你的苦劳,人道都看在眼里。”
“以后,你若想尝试盘古,天下苍生,定会鼎力支持!”
轩辕以人道使者的身份代言,为白泽明确着未来。
虽然吧!
白泽先生年轻的时候,有很多不那么讲究的地方……比如说收费改史、春秋笔法的问题。
但是……问题不大!
收费改史,那都是收的古神大圣的钱,对天下苍生可没有多大危害……白泽始终把握着一个度。
没有白泽,还有太昊看着呢……到头来,弘扬的还是正能量。
人道苍生,在乎某些事情的真相吗?
不。
绝大多数,都是看个乐子,做个吃瓜人罢了。
只要时代一直在变好,一直在发展前行,这就足够了……胜过无数粉饰。
恰好,白泽这样的职业经理人,能做好这份工作。
人道自然也不介意,给予他福报。
“这……好吧,我勉勉强强的相信了。”
白泽忧郁的叹息。
——又上了一艘贼船。
尽管这船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靠谱……但没办法了不是?
白泽努力自我欺骗着,‘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
“对了!”白泽想到了什么,语气微妙,言辞闪烁,看着轩辕,“我现在既然被你招募了……那你可以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了吧?”
“刚才如果我没听错,你似乎提到了……曦?!”
“怎么?很意外?”轩辕微笑。
“是啊……很意外,在我的意料之外。”白泽轻叹,“不过认真想想,虽然是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
“像是这柄剑。”他弹了弹轩辕剑,“这剑一到你的手上,就再没回去过炎帝的手里。”
“人道的律法象征,地府鬼神的根基法统!”
“如此重器,说送就送了。”
“还有……酆都!”
白泽说到这,嘴角都无法抑制的抽动,“当时还让我挺震撼来着……那年轻人我看着,若是不死,将来可以说必成一流的大神通者。”
“那份心胸、气度、格局……世上罕有。”
“没想到……竟是老黄瓜刷绿漆。”
“也是。”
“还有谁,能比那火师的领袖炎帝,更能做出假户口的?”
“你骗了所有人。”
白泽想到这,就感觉头皮发麻,“不过,我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你是怎么在后土那里瞒天过海的?”
“你不是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吗?”轩辕笑道,“轮回,固然成了女娲娘娘的主场,可是……洪荒里最终谁说了算,还是人道啊!”
最终解释权,归于人道……这是洪荒中的铁律!
“好吧……真的是这种离了大谱的答案,但还让我感觉挺合理的——有道祖鸿钧的前例,人道有了自我意志,派人搞事,也挺正常的不是吗?真让我长了见识。”白泽自嘲。
如此看来……翻车,不是他的错。
是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错啊!
谁能想到,人道都能成精和学坏了呢!
在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前,谁来都得栽进无底深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