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txt-第九百五十六章 魚長歌和劍心真君的轉變相伴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我真是练气期啊
但任凭修士们叫喊。
神庭的修士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不退票,是我们神庭的服务宗旨。
开玩笑,每一次的歧天路开启门票,都是神庭一笔巨大的收入来源,甚至还要和其他的圣宗进行分成。
真以为神庭是做慈善的?这修真界谁不是无利不起早,你不给点灵石,人家神庭凭啥要辛辛苦苦开启歧天路给你看?
见到圣子们安然无恙的归来,负责看守歧天路的神庭修士立刻冲入神庭大殿之中。
“启禀大长老!圣子们回来了!”
“可有伤亡?”
“毫无伤亡!”
“好好好,我这就去禀报神帝,安排门下弟子,准备设宴摆酒!”
大长老快速吩咐几句,去往通报。
不多时。
圣主们纷纷收到自家圣子从歧天路中平安归来的消息。
神州城,鱼长歌购买的一处豪宅之中。
鱼长歌坐在价值千金的黄花梨木椅上,安静喝茶。
每一次都是一脸舒爽的喝掉。
然后又再次泡上一杯。
简单的动作不断重复,乐此不疲。
用的就是捡到的那个破杯子。
这段时间鱼长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对泡茶没有任何兴趣的他,自从捡到了那个杯子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喝茶。
确切的说,是泡茶。
虽然才学习泡茶不过半个月的功夫,但鱼长歌一举一动已经有了茶道大师的气质,举手投足中散发着超然的韵味。
仿佛对茶道钻研了千百年一般,一股股道韵在他全身上下弥漫,可他却对此浑然不觉,只是一次次的泡茶。
说出来也是奇怪,似乎用这杯子泡出来的茶叶格外好喝。
这一刻的鱼长歌,就仿佛是茶道巅峰之人。
在这股道韵之下,鱼长歌原本因为顿悟多宝之道而有些浮躁的心境渐渐平稳下去,整个人如同一枚未经打磨的璞玉一般锋芒内敛。
连那一身闪耀夺目的黄金装扮,都变成了粗布麻衣,仿佛只是一个喜欢泡茶的山野村夫,不带一丝富贵气。
浑然天成。
身为多宝之仙的富贵气和茶道的平和在这一刻达到了一个巧妙的融合。
“奇怪,”鱼长歌再次在那个破杯子里泡了一杯茶,缓缓喝下:“怎么感觉,好像我曾经给一个人当了几千年几万年的泡茶小厮呢?”
一旁正在劈柴的剑心真君闻言一愣:“你也有这种感觉,我这些天也有一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曾经给一个人劈了几千年几万年的柴火。”
剑心真君说着,随手又是一斧头砸下。
面前那一人合抱的木头瞬间被沿着纹理平整的切下。
这一斧子,干净整洁、
其内蕴含的剑气比那剑心真君平日里使出的剑招磅礴无数倍,但却极为内敛,没有丝毫外泄,所以没有任何威势。
但论威力,这种全部作用于纹理缝隙上的剑气,反倒更加强大。
最关键的是,这一斧子,剑心真君没有动用任何修为。
只是凭借这相当于凡人的力量一般,轻松沿着木材的纹理,以天然的裂痕为弱点,一斧子斩开。
就好像剑心真君这位名震四方的剑道大宗师,在这一刻完全就是一名劈柴为生的乡野村夫。
这些天剑心真君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捡到那把破斧子之后,闲着没事就喜欢挥舞两下,看到什么都琢磨着要砍两下。
游戏者之英雄化
直到他看到一堆木材之后,忽然像是找到了人生的归宿,从此就开始日以继夜的劈柴,还把劈完的木材卖出去,再买来新的木材劈。
没有任何理由。
就是单纯的想劈柴。
要不是剑心真君仔细检查了身体几次,他都要险些以为自己中了什么操控人心的傀儡符了。可想想也不可能,谁会拿着傀儡符去操控别人劈柴啊……这特么不是闲的吗?
但几次劈柴之后,剑心真君感觉。
自己可能是被剑道耽误的劈柴天才。
剑修那细致入微、呼吸间就能察觉对手弱点的观察力,能够让他一眼就看出那些木材的天生纹理。
那对于剑锋的精准把握和那苦苦修炼出的无上剑气更是能让他的斧子锐利至极,几乎不需要用力,就能顺着那些木材天生的纹理裂缝直接展开,精准到极点,不差丝毫。
甚至剑心真君觉得,自己的剑气似乎本来就是为了干这个事儿的……这特么明明是斧气啊!
这半个月的劈柴生涯,剑心真君那一身锐利如针芒的剑气在一斧斧的劈砍下渐渐收敛起来,原本如利剑一般逼人的剑气在这一刻就像是一把毫不起眼的斧子。
就连原本那蕴含锐气的剑眉星目在这一刻都沉稳起来,带着一丝憨厚之意,就仿佛一个以劈柴为生的乡间汉子。
就连剑心真君都没有察觉。
这一刻,他一身的修为和剑气渐渐向四个字转变。
返璞归真。
大道似简,浑然天成。
剑心真君放下了手里那把捡来的破斧子,看了看劈散一地的木柴,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薄情总裁:老婆不吃回头草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剑心真君深呼口气,走到鱼长歌面前坐下,拿起鱼长歌刚泡好的茶水一口闷下。
“还挺烫。”
剑心真君皱了皱眉。
“是你心急躁。”鱼长歌像是打哑谜一样回了一句。
剑心真君看着也变得奇怪起来的鱼长歌,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TFBOYS之遇见归来
挠挠头,剑心真君忽然问道:“狂刀呢,那老家伙怎么好久没见了?”
“哦,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喜欢上打猎了,不知道跑到那个山疙瘩里窝着了。”鱼长歌淡淡道。
此话一出,剑心真君顿时瞪大双眼。
“打猎?”
“那脾气暴躁的老匹夫,喜欢打猎?”
打猎,是一种需要耐心的活。
不光要耐心,还要心细如发,观察到那些几乎微不可见的细节。
狂刀真君脾气暴躁,不然也不会修习刀法,还在刀道上取得如此建树。
相比于剑修那专门修炼的对于敌人的敏锐观察力,对剑锋细致入微的把握,以及一击制敌的专注。
刀修只需要莽就完事了。
只要头铁,只要够猛。
就是刀道天才。
“奇怪,”见鱼长歌一脸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剑心真君有些疑惑的感慨道:“那老小子怎么会喜欢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