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0mc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第181章 楚溪辭職熱推-zisfo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次日,蓝阳阳去了应殊然的公司,支临冥开车和她一块儿去的。
到了他的公司,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他的办公室,只见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应殊然靠在老板椅上,两条腿翘在桌上,整个人看起来瘦了好一圈,脸上尽显疲惫,胡子也没剃干净,邋里邋遢的。
支临冥瞧见,拧了拧眉头,没吱声,坐在了沙发上。
应殊然没睁眼,只不耐烦的说:“出去,谁都别进来!”
“弟弟,是我。”蓝阳阳艰难的开口。
肉可见的,他的身子一震,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里有着血丝,表情很震惊,还有点害怕,像是要躲起来。
“姐,你怎么来了?”他的嗓音嘶哑,收起了双腿,惶恐的看着他。
蓝阳阳没答,而是把他办公室的门关上,放下百叶窗,才道:“昨天妈给我打电话,说你跟人打架,会影响到毕业,是吗?”
“这个……”应殊然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妈怎么跟你说这个?我自己可以解决好的,真的,姐,别操心我。”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谁信你说的话啊?”蓝阳阳有些恼怒,坐在支临冥身边。
他顺势轻轻搂住她的肩膀,两个人自然而然的靠在一起,好不亲密。
应殊然看着,心里像是被千百根针扎了一样,曾经他跟楚溪也这么亲密,如今却形同陌路
“姐,楚溪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应殊然低声呢喃,“上次我跟她求婚,激怒了她,她说要逃离我。”
“天下那么多情侣,最终能走到最后的少之又少,你又何必自暴自弃。”蓝阳阳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是看着他。
过了好片刻,她又说:“楚溪这样的人,终究是无法束缚住的,你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本源心力 阿路君
应殊然点头,鼻子又忍不住酸了,“可是,我还是好难过。”
全美食狂潮料理時代 小葉桑
“难过就哭吧。”蓝阳阳起身走到了他面前,张开了双臂。
应殊然紧紧抱住,伏在她的肩头哭出了声。
这一刻,蓝阳阳忽然坚强了起来,她知道这世上还有人需要她,她不能再颓废了。
应殊然也没哭多久,发泄了两三分钟,就停了下来,并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姐,弄脏你的衣服了。”
“没事,让你姐夫给我买件新的就行了。”蓝阳阳笑了,抽了张纸巾擦掉肩头的泪水。
劫情总裁,请息怒
“学校的事打算怎么处理?”她问道。
光頭武僧在都市 易傷秋者
“今年来我的公司给学校投了不少钱,怎么可能真的不给我毕业,学校那么说,就是不想落人口舌,做表面功夫罢了,这个你不用担心。”
他这么一说,蓝阳阳放心了下来,“那个同学呢,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不会再有生命危险,后续的治疗费用我会全部承担的。”
“那就好,以后别这么冲动。经营着这么大的公司,好歹也是个老总,不怕底下的人笑话你啊?”蓝阳阳拍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对了,妈说是因为一个女孩子打架的,到底什么原因?”
“也没什么,那天我跟楚溪刚分手,心情不好,就听他说了楚溪的坏话,说她设计的衣服不好看,我听不下去,就把他揍了一顿。”
亂世情深 小外小姐
应殊然答的漫不经心,满脑子都还分手时的场景。
暮色轮回 梁小城
他们连面都没见,楚溪直接微信通知他的,说考虑了好几天,最后决定还是分手,然后把应殊然所有的联系方式给拉黑了。
“楚溪她确实有点渣。”蓝阳阳忍不住说道,“既然事到如今,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你也别总揪着不放,往前看才是。”
她说着,像个姐姐一样,轻轻整理好应殊然的衣襟,“精神点,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砍,姐姐一直在呢,要是难过了,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这么暖心的安慰,应殊然不振作起来都难。
“谢谢姐。”他咧嘴笑了,眼角却挂着泪,如孩童一样。
蓝阳阳看他办公桌上还有那么多文件要处理,也就没有久留,和支临冥一起离开。
刚到公司楼下,她拉住了支临冥的衣袖,脚步一停。支临冥已经走出去一步,发觉她没动才回头,看着她眼巴巴的模样,整颗心都化了。
“怎么了?”他低声问。
蓝阳阳没说话,只是抱住了他,脸贴着他的胸口,静默了好片刻,才说:“对不起支支,最近是不是让你担心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会坚强起来的,弟弟需要我,你也需要我。”
最近这几天,小萍的是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甚至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
不过,现在的她的恍然大悟,想那么多做什么呢,浪费脑细胞罢了,爱的人在身边,开开心心的就好。
支临冥轻声笑了,抱紧了她,低头吻她的秀发,甜甜的洗发水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让他的心情都变得愉悦。
“你能振作起来就好,若是不行,我自然也会一直陪着你的。”他沉声说着,虽不是什么海誓山盟,却也是他真心实意的话。
蓝阳阳笑了一下,随即踮起脚尖,轻吻他的下巴,“走吧,我请你吃饭!”
她牵着支临冥的大手,步伐都变得轻快起来。
在附近的商场吃了顿牛排,下午的时候蓝阳阳就去了公司开会。
郎祁辰的代言只签了一年,快要到期了,所以得商议一下,是续约还是找其他代言人。
重生之宿命去死
蓝阳阳这边的想法肯定是换代言人的,郎祁辰虽然现在正当红,但以他的性格,肯定红不长久的。
会议之前,蓝阳阳去了办公室,想先跟楚溪通个气,一会儿只要她们两个坚持换代言人,其他人自然也没话说。
楚溪的状态看起来也不好,想起她和应殊然分手的事情,蓝阳阳心里也挺疑惑的,不过还是压着没问,公事要紧。
“楚溪,我想好了,我要换代言人,郎祁辰这个人不行。”蓝阳阳直接开门见山。
楚溪轻轻点头,然后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封辞职信,“你的公司,想请谁做代言人,当然是你说了算。”
蓝阳阳给震惊到了,“你应该不是因为代言的人事情,才辞职的吧?你闹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