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rtn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220章 深諳制衡的王允看書-pljqa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李素知道:历史上王允好像在董卓死后就只活了两个月就完蛋了。
重生之世族嫡女 窗外浮雲
我們的青春時光在校園 木雲淺
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天,如果历史够精确、蝴蝶效应不够强,那就还有五十天。
所以李素对于后续的节奏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磨磨蹭蹭在京师打点几天、再回到南郑,十天就耽误了。再表功写奏章、准备进京朝见的贡品,比如上供一点哀牢夷的土特产,证明刘备“确实为大汉扬威征服了西南夷”,这不又十天过去了么?
李素希望二十天后拿到汉中王册封诏书就能二十天后拿,希望三十天后拿就三十天后拿。完全可以结合东边兵乱的进度,甚至是听到李傕郭汜起兵的消息后,李素才带着玉玺来当面换册封诏书。
王允是绝对不会怀疑的,因为王允在刚听说李傕郭汜起兵消息时,根本不觉得那些蝼蚁能翻起浪来,还认为吕布他们能轻易秒掉。
所以就算王允到了“玉玺换诏”的那一天,也不会怀疑自己活不久了。
而李素只要得手后,他那次回程就可以慢慢走,往返走上个把月,等刘备的“辞让”书还没送回长安时,长安就被攻破了、王允也被杀了,那他还辞个屁啊。
不是刘备不想谦虚不想辞啊,是听他谦虚的听众被杀了啊!这总不能怪刘备不谦虚吧?
超凡进化
当然这一切也不能说万无一失。
以李素这种喜欢做后手备案计划的谨慎性格,他肯定也得想到万一“这一世的王允开了挂,或者叛军实力因为提前的蝴蝶效应被削弱,导致李傕郭汜没能干掉王允”这种情况发生的话,该如何对策。
纤羽 夜猫小少爷
但想来想去,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真要是运气那么背,至不济也就是刘备辞让的奏章活着送到了王允手上,然后刘备就乖乖被改封为蜀王呗。
好歹比起此时此刻的其他诸侯,能当一个蜀王、下辖整个益州牧的地盘,已经很不错了,到时候也才192年底呢,袁绍袁术曹操孙坚还在干啥呢?慢慢来不急的。
真要是王允站稳了朝廷,李素也不相信已经尝到甜头的二袁肯乖乖放下军队归顺小皇帝。充其量只有曹操、孙坚这些如今还只有数郡之地的中型军阀肯重归朝廷。
那种情况下,刘备只要跟王允保持好关系,给朝廷上上供,不给对方抽风撕破脸皮的借口,下一波国贼就是二袁了。刘备要付出的代价只是从此必须忍几年,不能急于扩张地盘,要尊奉朝廷的官场逻辑,忍到朝廷让他对付二袁。
当然这些小概率事件推演太远也没意义,反正李素知道自己是有后备方案的,不怕历史被摧毁,可以随机应变就是了。
……
跟王允谈妥之后,李素分两手做准备,第一个是再派信使走褒斜道回去,到南郑跟刘备通个气。
封王的话题暂时不说,因为还八字没一撇呢,太敏感了,所以信使只要告诉刘备“李中郎在为大家斡旋封赏”这个大方向就行。
另外,就是让刘备不要继续往前线增兵调兵了,军事上转入人畜无害的姿态,免得反而被朝廷怀疑。
总而言之,李素给信使的话,都属于“事无不可对人言”的正派之言,哪怕信使被人抓了都不会留下把柄的。
派信使的同时,李素本人按王允的安排,第一天先去跟大司农士孙瑞、太尉马日磾这两个朝中重臣喝酒商量、侧面做他们的工作。
这两人并不算朝中位置最高的官员,但胜在他们也是杀董的同谋功臣,只是事成之后,渐渐被王允边缘化了,并没有捞到最高权力。大部分事情是王允一言堂,有时候给点面子才象征性商量商量。
完蛋了!惹上霸道撒旦王子!
但不管怎么说,流程还是得走的,这也是朝廷的面子,封王这样的大事,必须是“公卿公议一致、而后上奏陛下”。
酒宴社交、剖析利害说服的过程,自然不必赘述,因为大部分台词都跟李素王允讨价还价时差不多,只是加上点修饰。
一天的酒喝下来,密议基本上也通过了,最后只是大司农士孙瑞质疑说:“征西将军四项大功,且愿交上玉玺、尊奉朝廷,封王确实也配得上。但独封一人,难免让天下狐疑,也陷征西将军于不义。既然要封,所有于国有大功的宗亲都该封赏!”
太尉马日磾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老搭档:“天下还有何人有此大功?宗亲因功封王,岂是小事?难道连刘表等虚名座谈之辈,也配……不对!莫非你说的是……蓟侯伯安公?”
药香逃妃 一寸相思
马日磾说着说着,自己就想起一人来,而包括王允在内,所有人听到这个名字时,居然也都不觉得意外。
李素也是心中微微一震,感慨刘虞之人望,果然不愧是到了“房间里的大象”的程度,人人都觉得理所当然,而只要没人提起,似乎大家又忘了这个存在。
这里必须说句题外话,除了“进京勤王杀董、保护雒阳”这两件功劳上,现任幽州牧刘虞没法跟刘备比,但是在其他“平定边地反贼、为大汉朝开疆拓土”等方面,刘虞做得甚至比刘备都好。
别看刘备打服了南中三个不归朝廷管束二十年的蛮夷郡(把越嶲提前算进去了),甚至提前吹牛说他打赢了外国哀牢国。但那点胜利,开拓的土地也就后世大半个云南省的程度,重新吸纳的统治人口也就一百多万。
而刘虞可是把素来是朝廷大患的乌桓彻底都收服了,鲜卑也打跑了——公孙瓒现在名义上还是刘焉的下属呢,按照武将的功勋归领导归州牧的统计口径,公孙瓒杀鲜卑的军功当然是刘虞的。
还不止公孙瓒的军功,幽州牧还包括辽东。所以这一世刘备留在辽东的伏子糜竺那些蝴蝶效应多出来的开疆拓土功劳、屯田侵占扶余人的土地,开拓到新罗、三韩之地,甚至册封的“耽罗太守公孙度”开荒的济州岛,也统统算刘虞这个幽州牧的政绩了。
这都是这两年里,关中被董卓残害、关东南方诸侯在互相混战的时候,刘虞缩在北疆悄咪咪立的功劳。
至于血统和资历,刘虞毕竟血统比刘备高贵得多,这个已经说过好几遍了,不用赘述。而资历方面刘虞五年幽州牧、在此之前还有近二十年的担任朝廷九卿和刺史的资历。怎么看都比刘备这个白身起兵九年、从县令算起才六年的家伙资历深得多。
这番道理,士孙瑞和马日磾一组组合拳,跟李素说得明明白白,李素也是哑口无言,根本无法反驳。临了,马日磾还补了一句:
“李中郎,我记得你当初就是因殿兴有福之论、为蓟侯举为茂才、位列千石,方有后来诸般功勋,而征西将军也是为蓟侯指示举为孝廉入仕。你和征西将军都是重义之人,既然要给征西将军封王,总不会反对同样有大功的恩主也封王吧?”
最后这句话是绝对不能接的,刘虞让当时的涿郡太守韩卓举刘备孝廉、刘虞又亲自举李素茂才,这是一辈子的恩德。
李素听到这儿,又看了看王允在旁边摆出“虚心听讲”的样子,似乎他一开始都没想到这一点,心里哪里还不清楚王允卖的是什么药。
光速战争
这家伙提前就跟士孙瑞、马日磾说好了吧!现在来假装让二人演白脸,说白了就是希望要因功封王就一次性封两个,淡化单独封刘备的突兀性,也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而且,刘备才三十三岁,这么年轻就封王,王允也担心他有野心。而刘虞已经五十好几快六十了,比刘备老了一辈。刘虞的儿子刘和本来在朝中当人质、去年皇帝派去关东联络勤王时,路过袁术地盘后被扣留了,一直在袁术手上。所以刘虞没有亲儿子在身边,肯定也不敢起异心的。
刘备跟刘虞一个在西南,一个在东北,刚好是大汉朝的两个对角,离太远了,也不怕刘备为刘虞所用。所以一次性封两个对角线的王,正好互相牵制,让谁都不敢窥篡中枢。
王允好算计啊,仅仅一天之内,就想出一个降低李素求封损害的制衡之策。
李素也就坦然答应:“蓟侯对征西将军与我,都有再造之恩,我们当然无比支持蓟侯也因功封王。不过这都是朝廷的事儿,我们支持不支持也没关系,轮不到我辈小子说话呢。”
他这么说,也算是代表刘备接受了王允的敲打了:我知道你在制衡我,我也欣然接受这种制衡,所以,别再多疑了。
王允便顺势跟士孙瑞、马日磾商量:“既如此,建议陛下封蓟侯为燕王,如何?”
—————
士孙瑞想了想:“燕王会不会让人误会……以为朝廷要恢复汉初齐楚燕赵等一字王的旧制,权威太甚?
刚才讨论征西将军最终当封蜀王,可蜀郡毕竟是现成的郡名,可以算是蜀郡之王而非益州之王。依我看,蓟侯不如也照此例封为代王,上谷之西,两汉四百载都叫代郡,这是现成的。”
但马日磾立刻反对:“君荣!你既然反对征西将军为汉中王,如何又建议蓟侯封代王!汉中王敏感代王便不敏感了么?
一个是高祖灭楚之前的龙兴之地,一个是文帝入继大统之前的王号,这两个都该避免啊!要我说,还不如把广阳郡重新改名燕国或者燕郡,再封蓟侯为燕王!”
士孙瑞立刻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代王的敏感性,在汉朝也是不差的,代王刘恒就是后来的汉文帝啊。
他连忙改口:“是我失言了,那还是重设燕国,封为燕王吧。”
西汉高祖和武帝的时候,都设置过燕国,也封过燕王。但自从东汉光武中兴以来,因为光武起于河北,所以燕国被改为广阳郡,已经一百五十年没有燕国了。
己方把分赃礼法这些谈妥,就各自去准备文书、调整行政区划,以便一次性封两个王。
这一切也并不算给刘虞开挂,因为原本的历史轨迹上,汉献帝在杀董后,立刻就封了刘虞“总督青冀幽并徐兖六州诸军事”,名义上大汉关东北方的六个州都归刘虞管了,现在只是再加一个燕王的虚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