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k39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大易師 南易子-第1712章 極度猶豫相伴-06lme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日后不要说去那风月场所,只怕与哪个姑娘相熟,这小妞也会跟爹娘汇报了。
夏辉竖了竖大拇指,讽刺道:“诗琴姑娘,你利害,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你的佩服之情了。”
诗琴姑娘呵呵一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夏小哥,你可是万物景仰的人物呢,我区区一个小女子,哪敢当得你的敬佩呢,说出去只怕被人骂个半死呢。”
总算这小妞还有点自知自名,夏辉呵呵一笑,继续说道:“诗琴姑娘,为了完成我母亲还有师娘的要求,日后还请你多多盯着我,哈哈,我可是不会介意的。”
听着夏辉又出口调戏,诗琴姑娘轻啐了一下,她没有说话,扭过头去,看向窗外,又看她那风景呢。
夏辉愣了一下,一阵无语,这小妞怎么那么小气的呢,不就是随便说说吗?哪里用得着发脾气呢?
如果自已重新搭讪,这似乎也太没面子了,夏辉心里不爽,也懒得理会了,干脆不说话了呢。
于是他干脆把头偏向车厢里的另一个窗子,也学着诗琴姑娘那般看向窗外的风景呢,免得看这小妞的脸色过于尴尬。
纯自然的生态的确很是漂亮,远远的小山丘,大片大片的田野,还有那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阵阵带着田野气息的清风袭来,虽然已是下午,但是依然很是凉爽,舒服。
夏辉微微一笑,原本被诗琴姑娘弄得有些不爽的心情也变得大好起来。哈哈,鸟向天飞,晴空万里,还有什么不值得高兴呢。
抛开了心里的不畅快,夏辉津津有味地欣赏起远处的田园风光了,虽然这个时代像这般的田园风光哪里都是,但是平日里他总是呆在青南城埋头钻研易学,又忙东忙西,那出城踏青的次数还真寥寥无已呢。
现在有这个机会,而且心里又没有什么负担,夏辉自然肆无忌惮地欣赏起来了。
突然,夏辉眼角瞥到处远的一座山峰,整个人如遭雷击,愣住了,眼光死死地盯着远处,眼中的复杂情绪只有他自己一人才能感受得到呢。
那熟悉的山峰,那熟悉的小道,却是当初跟随刀疤汉子的地方,那时候杨小萱莫名失踪,并且有大凶之祸,自己在冯夫子的提引下,恰好遇上了刀疤汉子,并且一路跟随上山,并且侥幸救了下来呢。
夏辉之所以情绪那么大,倒不是因为想起了那惊心动魄的往事,而是他想起了自己留在山上的东西呢,那便是——《血祭易术》。
想起那能够死人于千里之外的邪术,夏辉心里不已,虽然要通过血祭那样残忍的手段才能达到杀人的目光,但是在夏辉眼里那可是很有研究价值的。
夏辉没有想过使用那血祭易术害人,哪怕当时冯家处处要置他于死地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他可是一个有公义的人,自然做不出牺牲无辜性命来伤害别人性命的事情了。
他之所以对那《血祭易术》那么心动,自然抱着学术研究的心思的。这可不是她第一次起了这心思了,之前他也三翻五次想要把那血祭易术挖出来,然后好好研究,只是心里却一直抓不了主意。
夏辉可不是怕别人从他身上搜到《血祭易术》,这种人人得而诛之的易术,他自然不可能带在身上的了,不说会引来杀身之祸,就是如果不幸被人给偷了,那后果也是极其严重的。
所以如果夏辉取了那邪术,自然会先把它给背诵下来,然后烧掉了那书籍呢。
烧掉了书籍是不得就安全了,那可未必,这可是一个易学盛行的世界,能人异事无数,夏辉可是害怕有人能够推算出他知道那邪术呢,这也是他一直忌惮的地方。也因此他一直下不定注意取回那邪术呢?
现在要不要取回呢?夏辉有些犹豫起来,内心里他当然想的了,因为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一本易术,虽然极其邪异,但是也无法掩盖其是易术的本质。
只是如果自己真的把它给背下来了,会不会被人给推算出来呢?要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可是京城呢,那里易师无数不要说三品易师,就算是一品易师也会有的。
这种事情能够瞒得过高品易师吗?如果真的被人推算出自己懂得那血祭邪术,那会不会惹来杀身之祸呢?
夏辉再一次犹豫了,他不仅担心自己的安然,更是生怕牵连到青南城的家人呢。要知道学习邪术可是大忌,轻则入狱,重则流放诛三代呢。
该怎么办呢?夏辉只觉从来没有那么为难。因为这次可是要离开青南城了,短期之内绝对不可能回来,甚至日后也未必有时间回来。
所以,如果今次错过了,那很可能就要等无数年后了。
夏辉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的山峰,心里一时之间也下不定决心,只觉心里像是千万只蚂蚁爬着,痒痒的,让人欲罢不能。
马车在大道上行驶很快,车轮扬起阵阵尘土,那熟悉的山峰也越来越近,夏辉的心越发的紧张了,那决心却是一直下不下来。
到底有没有人能有本事算出这种事情呢?夏辉不知道,他不肯定,毕竟这个时代的易术种类可是不少,能人异事更是多不胜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呢。
赌还是不赌呢?一边是易学真理研究,一边却是自家身家性命,甚至还包括家里人的呢。
在这一翻挣扎之间,山峰更近了,那小路已经清晰可见,夏辉甚至还能看到小路两旁的小水沟呢。还未等他下决定,这么两个的功夫,马车已经到达通过山峰的小路,如果再不下决定,那就要真的错过了。
夏辉只觉整个心都强烈地挣扎着,为难之极,他可是从未那么犹豫过呢。
么的,不能再犹豫了,为了研究易学真理,为了实现目标,死就死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者轻于鸿毛,于其如此,那不如给重于泰山了,更何必未必会有事情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