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5nw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221、再救謝九雲閲讀-dgcie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
将屠户说又说不过人家,打也打不过,只能硬着头皮再次一口闷下。
“哥哥,老弟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别再逼老弟了。”
生平第一次,将屠户遇到了喝酒的对手!
放以前,论喝酒,他在白云城是横着走的!
“这话说的,好像哥哥欺负你似得,”
尤麻子假装不高兴道,“王爷都说过,咱们岳州人是最淳朴的,从来不坑人!”
“我信你了个鬼!”
将屠户见他还要拿酒壶,终于忍不住了,“说啥我都不喝了。”
“这事闹的,喝酒本来是高兴事情,”
尤麻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老弟,你非要耍脾气。”
“行了,”
猪肉荣摆摆手道,“不喝就不喝了,咱们出征在外,说不定夜里就有意外,真喝多了,别人一刀砍过来,都没力气躲。”
看将屠户这凄惨的样子,他都有点于心不忍。
与凰为谋 公子矜
卿本倾城 俗语
其实也怪将屠户自己,得罪谁不好,非得罪尤麻子这个煞星。
碍于军纪,人家不敢动手打你,还不能在酒桌子上整死你?
“得,”
尤麻子叹气道,“哥哥说话了,老弟不能不听,这也是酒桌子上的规矩。”
倒不是因为猪肉荣比将屠户厉害,而是据说猪肉荣在和王府有关系,他不好太得罪,多少给一点面子。
“哎,真不能喝了。”
将屠户双眼无神,差点就直接睡倒在沙滩上。
但是潜意识告诉他,不能就这么倒下,不然就丢大人了!
凡是让敌人开心的事情,自己都不能做。
“为什么那些百姓都喊我们三和人蛮夷?”
一直默不作声的韦一山终究忍不住道。
“那是瞎胡说的,”
将屠户很是气愤的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瞎传的,说我们三和人生吃南州人,就说咱们三和人是蛮夷,谎话传多了,最后他娘的居然也成了真话。
但凡有点脑子的,也不想想,咱们三和要啥没有,只有懒死的,没有饿死的,吃啥不好,去吃臊味那么重的人肉。”
东京喰种:退化
所有人侧目,齐刷刷看向将屠户。
“干嘛…..”
将屠户被盯得浑身发毛。
“你怎么知道人肉是有臊味?”
尤麻子嘿嘿笑道,“除非你吃过。”
“老子没吃过!”
将屠户双眼通红,腾的站起身,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
尤麻子笑着道,“你没吃过,老子却是吃过,别说,真有一股臊味。”
在场的人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但是听见尤麻子的话后,依然不寒而栗。
“阿弥陀佛!”
济海突然出现在旁边,“施主还是要适可而止的好。”
“一定,一定,”
風世記 冥月香橙
尤麻子看看济海身后的瞎子,缩了缩脖子,赔笑脸道,“师父说的是,谨听教诲。”
主神聊天群 魯有二郎
济海转身就走了。
瞎子拄着竹节,一直在他的身后。
突然止步道,“她来了。”
“谁?”
济海不解的道。
“谢九云。”
“在哪里?”
济海左右张望,没有看到谢九云的身影。
瞎子笑着道,“前面二里地,赶紧去吧,不然叶秋真的会杀了她。”
济海闻言,来不及与瞎子说话,急忙展开了凌步微步,沿着怪石嶙峋的海岸线疾走。
谢九云斜瘫在一块巨大的崖石上,嘴角溢出的鲜血或稀或密地滴在石块上,在月光底下闪闪发光。
“姑娘,”
叶秋背着手,淡淡地道,“擅闯军营,死罪,不过你放心,我出手很快,你不会感觉到痛的。”
“哼,要杀要剐随便你,何必这么多废话。”
谢九云闭着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虽然同是九品,两人的差距还是太大。
今天自己是必死无疑了,现在自己想逃跑都做不到了。
正准备认命时,她听见了一声响亮的佛号声。
她睁开眼,看到了同样站在崖石上的济海。
“叶公子,”
济海双手合十,朝着叶秋欠了欠身子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让她别再靠近军营,否则我一定杀了她。”
叶秋说完,飘然而去。
他是给瞎子面子。
毕竟济海是瞎子的朋友。
谢九云想起身,但是胸口一阵一阵的痛,根本起不来。
“你又受伤了。”
济海很是无奈的道。
“小和尚,你是专门来救我的吗?”
谢九云笑的非常开心。
“阿弥陀佛,”
济海面无表情的道,“姑娘既然有家人,何必不早日回到川州,与家人团聚,南州已经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小和尚,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谢九云很是执着道,“你是专门来救我的吗?”
济海摇摇头,走过去,直接朝着她的嘴里送了一粒药丸,然后道,“姑娘不要再接近军营了,军法无情,姑娘何必以身犯险。”
“你是在关心我?”
“望姑娘好之为之。”济海说完后,再次没入了黑暗之中。
滔天的海浪依然在不停的撞击着崖壁,发出了“哗哗”的欢快声。
济海坐盘坐在沙滩上,瞎子坐在他身边,笑着道,“你有心事。”
大尊界 辣椒鱼蛋
“我没有。”
“我俩一起长大的,”
瞎子笑道,“你瞒不过我的,你的心不静,这么短短的一会,你念错了好几句经文。”
“你不要取笑我了,”
济海叹气道,“到底是风动还是心动,我也不清楚。”
“你就这么喜欢当和尚?”
瞎子叹气道,“我原以为你是闹着玩的,想不到你现在越来越像和尚了。”
济海接过瞎子的酒壶,灌了一口,呛得他咳嗽了半天,眼泪都忍不住出来了。
瞎子大笑。
“你越来越啰嗦,”
济海没好气道,“跟方皮越来越像。”
“方皮还欠我二两银子,”
瞎子把酒壶拿回来,“回去要是要回来了,咱们一起喝酒。”
济海突然道,“我想回家看看,我每天都做梦。”
“事情办完,咱们就一起回去吧。”
瞎子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家。
父母坟茔处才是真正的家。
“好。”
济海笑了。
“断粮在找妹妹,”
瞎子叹气道,“回去了,可以帮着他打听一下,我眼睛不好,全靠你了。”
“放心吧,我一定尽力,”
人皮面具 王三一
济海转而道,“只是我已经记不得两碗饭长什么样了。”
瞎子道,“记住了,她的眉心有一颗痣。”
他记得很清楚。
ps:求票哈!求正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