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252、頓頓飽分享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和王爷……”
庆王居然有点感同身受。
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前些日子受到的屈辱。
与和王爷的遭遇相比,自己这点事好像不算什么事了。
最重要的是他听到了让人胆寒的“寂照庵”三个字。
在寂照庵的刺杀下还能活着,真是不容易……
“让皇叔见笑了,”
林逸擦吧下眼泪,继续道,“如今老三还想进都城找老大的麻烦,不瞒皇叔说,我的本意就是联合老大斗倒老三,不然真让雍王赢了,本王以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庆王道,“和王爷,这说的过于严重了吧。”
引狼入室
其实,心里他是承认的。
当今几个皇子的性格,他甚至比林逸还要清楚。
真比较起来,恐怕与德隆皇帝林洵不遑多让,一个比一个阴狠。
林逸道,“皇叔,不是我危言耸听,雍王登基,不光是我等兄弟,恐怕你们这些藩王,也是在劫难逃。”
庆王道,“本王实在不解王爷的意思。”
林逸道,“哎,本王今日见到皇叔高兴,就多说了两句,实在是太丢人了。
废土崛起 通吃道人
就是有点心疼皇叔这怎么就瘦了,而且听说,居然被安排进了都指挥使司,太不像话了。”
你装糊涂,我也就装糊涂了,索性就不再多说。
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说多了,反而让人生疑。
“王爷恕罪!”
谢赞、刘阚等人直接跪下了。
林逸腾的站起身,气愤的道,“你们平时在本王面前骄横也就算了,居然还在皇叔面前放肆!
岂有此理!
来人!
我一不小心就僵了 巫九
拉下去,杖责三十大板!”
“是!”
门口的侍卫哄人应命,直接把谢赞和刘阚等人拖了出去。
“王爷饶命!
下官冤枉!”
善琦一把鼻子一把泪叫冤。
但是依然还是被高大的余小时和阿呆合力拖了出去。
庆王看着面容失色的善琦,老怀甚慰。
和王做了自己想做,而一直没敢做的事情,从谢赞、善琦到刘阚,这一个个的,他都是恨极了的!
居然敢拿他这个藩王不当回事!
实在是岂有此理,放在以前,他直接就是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至于杀,他是没有这个胆量的,擅杀地方官员,是想造反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一众侍卫把善琦等人拖到拐角处后,孙崇德赶忙道,“行了,别伤了几位先生。”
等侍卫把他们放下后,赶忙替着他们整理衣冠,陪笑道,“几位辛苦。”
善琦摆摆手道,“这倒是无妨。”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的侍卫都始了一声比一声高亢的惨叫声。
叫的最响亮的是阿呆,他一边喊叫,一边往廊柱上拍板子。
庆王听着外面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更加满意了。
和王爷果然诚实君子也!
不愧是姓林的,都是一家人,始终还是向着他的。
“皇叔,”
林逸拿起水壶一边给他斟茶一边道,“我真命苦啊,但凡有一点退路,我都不会这样。
打仗是要死人的,万一死的是自己,这都没地哭去。”
“和王爷说的是,”
庆王居然有点同情他了,“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打仗这种事,我懂个屁,全靠善琦这帮子老东西了,”
林逸气愤的道,“他们就觉得我依仗着他们,自己有功劳,为所欲为,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
你说气不气?”
庆王大声道,“大不敬当斩!”
“谁说不是呢,”
林逸凑着庆王的耳边道,“我早就想杀他们全家了,但是有用着他们的地方,杀了就真的无人可用了。”
庆王点点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懂。
林逸仰天长叹道,“说了这么多,想必皇叔也了解侄儿的处境了,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
庆王再次默然不语。
林逸接着道,“他们很是胡闹,居然敢占了皇叔的府邸,说是给我,其实就是他们自己想占为己有。
等南州平稳了,本王做主,就送皇叔回去,估计也就个把月的时间吧,三和这种鬼地方,确实不是人待的。”
庆王拱手道,“有劳和王爷了。”
他居然有点感动。
林逸望了望外面炙热的太阳,朝着外面高喊道,“来人!”
一连喊了三声,才有人回应。
“王爷!”
江仇两只手垂在胸前恭敬的道。
看着江仇脸上狰狞的刀疤,庆王吓了一跳。
“摆宴席,我与皇叔畅饮,”
林逸大声道,“快一点。”
江仇懒洋洋的道,“是。”
林逸叹口气,朝着庆王爷摊摊手,叹气道,“御下宜严,治事宜速,本王一件都没做到。”
眼泪水再次涌出眼眶。
庆王不落忍,拿出手绢,递过去道,“和王爷,咱们不哭。”
林逸嫌弃手绢有汗臭,没接,直接用袖子擦了下,然后道,“我太难了!”
开席的时候,桌子上两盘素材,两盘肉,林逸脸色涨红,庆王拍拍他的肩膀,好生安慰了一番。
都是一家人,不必计较。
宴席结束,林逸表示不能再让庆王继续住在都指挥使司,强烈要求住在和王府,叔侄二人可以秉烛夜谈。
想不到的是,庆王居然没有同意。
林逸只能无奈的把他送回了都指挥使司。
小喜子道,“王爷仁慈。”
他比较意外,他们王爷居然没有和庆王谈钱。
这完全不是他们王爷的性格。
林逸笑着道,“天下勋贵何其多,而且各个都比本王有钱。
要是把庆王弄死了,以后谁还敢与本王打交道?
本王应该把庆王当做一个榜样,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得让这些勋贵明白,本王乃诚实小郎君,与本王打交道尽可放心,不用处处堤防。”
否则以后全天下的勋贵谁还敢亲近他?
老虎吃肉不假,但是不能把饲养员给吃了吧?
顿顿饱和一顿饱,他还是分得清的!
小喜子道,“王爷,庆王那么多钱…..”
林逸笑着道,“所谓好饭不怕晚,好事不怕慢,好话不嫌短,正是如此啊。”
从这老东西手里抠不到钱,他就算白活了!
“王爷英明,”
小喜子陪笑道,“就怕这庆王不理解王爷的一片苦心。”
林逸冷哼道,“本王会让他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