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jlk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 ptt-第四百八十六章 政事堂發飆 上閲讀-rq2we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小官大人!”
贾公公躬身一礼,老脸一笑,“陛下请您去政事堂一叙。”
傅小官一怔,以往陛下都是在御书房见他,今儿怎的改在了政事堂?
供给侧改革引领“十三五” 吴敬琏,厉以宁,林毅夫,周其仁
政事堂是虞朝中枢最高权利机构,下辖六部,而今还增加的了第七部——商业部。
按照道理,政事堂的最高行政长官参知政事这个从二品的官儿本应该集所有权利于一身,可虞朝并不是这样子的。
傅小官现在倒是弄明白了,政事堂最高行政长官是宰相,虞朝和武朝又不一样,武朝有左右二相权力相互制衡,但虞朝就一个宰相。
所以在虞朝建国三十余年之后,为了制衡宰相权利,这才有了政事堂这个衙门。
那时候政事堂掌柜六部,一家伙把宰相给彻底架空了,又导致了政事堂权力过大,所以在折腾了五十年之后,改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宰相领导政事堂和枢密院,而政事堂参知政事以及枢密院枢密使都拥有否决宰相提议的权利。同时,参知政事掌管着六部以外的言官系统,名为谏院。
这谏院就很是特殊了,它就是一群愤青组成,个个学问高深,初立的目的是监察文武百官,对有不作为之官员,或者是有作奸犯科之官员提出锐利批评,并上奏给参知政事,参知政事有权利通过这些官员的奏章上表皇帝弹劾该官员。
所以谏院的官员也参与朝廷政事,只是不对政事发表意见,他们针对的是人。
这就要求这些官员们洁身自好,不结党营私,故而个个穷得两袖清风,这谏院也就被人们戏称为清风堂。
就在今日早朝,谏院右散骑常侍黄仲黄老大人发起了针对傅小官的弹劾,谏院七十九名官员中有四十名在这弹劾奏章上签了字,于是这奏章就送到了政事堂参知政事秦会之的手里,秦会之自然将这奏章呈报给了皇上。
女王战甲 弈澜
弹劾之内容为傅小官作为商业部之部长不称职!
执宰大宋 天工造物
“臣黄仲,泰和三十六年进士,泰和三十八年入朝为官,沐皇恩而正品行,得入谏院。
臣食君俸禄当为君分忧,而今之朝堂之上,有魍魉魑魅意乱朝纲。故臣行使手中之权,揭露此人,望陛下公正严明,彻查此人!
此子名为傅小官!得圣上垂青以十七之年而主商业部,官居正三品,可谓皇恩浩荡!
但臣观此子已久,却察觉此子德不配位,有欺蔽圣上之确凿证据。
此子官居上位却行为懒散,不点卯不坐堂,自由散漫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视商业部为己有,视朝中规矩为无物,视陛下之天恩为粪土!
此子结党营私,商业部而今三十四人,皆为其一手所招揽,而无一人通过政事堂审核。臣细查之,甚恐!
最後人 黑瞳
这三十四人除了李财一人原本为户部官员之外,其余三十三人中居然有三十人来自学宫!
而这三十人中,仅仅只有三人是今科进士,其余二十七人尚无进士功名。
重生宜室宜家 秋十三
更为离谱的是,还有三人居然来自民间!
臣继续查之,这三人皆是金陵商贾之家的公子少爷,仅仅秀才出身,却高居商业部之位!
臣日日不安,夜夜难眠。
傅小官无视国规笼络一帮乌合之众却打着推行新政之旗号,其意欲为何?
他这是要真心实意的推行新政吗?
穿越之庶女王妃
臣以为他这是在儿戏,在误国!
霸道总裁你好坏 若菡
臣深知傅小官之才名,臣也深知傅小官之背景,但臣不能眼睁睁看着这贼子祸乱朝纲,以权谋私,甚至想要谋国!
名為夢想的世界 秋沙
故,臣恳请陛下彻查傅小官一应行为,揭开其狼子野心之恶毒用心!
臣联名谏院同僚,恭请陛下圣裁!”
既然是圣裁,那就只好在政事堂当着所有谏院以及政事堂三省六部的官员们一起裁决了。
对于这破事,宣帝也很郁闷啊。
他是知道傅小官弄这些人的来龙去脉的,可既然有谏院的弹劾奏章递到了他的手里,这规矩他却不能去改变。
这就需要傅小官亲自来自证了。
傅小官看完了这封弹劾奏章,挠了挠脑袋,看了陛下一眼,心想就这么个破事情,你直接压下去不就完事?
他是不知道一旦涉及到官员弹劾,这是压不下去的。
秦会之作为谏院的直接管理者,这场弹劾由他亲自主持,所以他发话了:
“足下可是傅小官?”
傅小官一怔,他忽然看着秦会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秦大人难不成有眼疾?”
暴发
“这是规矩!而今有谏院弹劾于你,若你不能自证清白,那么此弹劾就将生效,另外……这里不是你的商业部!”
秦会之眼睛微微眯起,这句话自然是说给陛下和燕相以及六部尚书听的。
傅小官转着脑袋一看,偌大的政事堂,正上方坐着的是陛下,陛下的右首是燕北溪,而秦会之居于陛下之左首,其余六部官员分居两侧,而谏院官员在他的身后坐着,这特么的,和三堂会审貌似没有区别。
你们都坐着,为何我要站着?
于是他转身看向了这群谏院的官员,问了一句:“谁是黄仲?”
黄仲心里一惊,这傅小官难不成还敢打击报复?
网游之凤吟天下 风惊梦
他站了起来,“本官就是,傅小官,本官之奏章可有一句虚言?”
傅小官看着他一乐,径直走了过去,吓了这群人一大跳,就连秦会之都一拍桌子豁然站起,“傅小官,竖子敢尔!”
傅小官挖了挖耳朵,继续前些,眼见着就走到了黄仲的面前,黄仲睁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又后退了一步,傅小官却对他笑了一个,拿起了黄仲的凳子,“黄大人,你紧张什么呢?我就是拿个凳子坐一下。”
他拿着凳子大喇喇坐在了大堂的中央,身后的黄仲黄大人耻于刚才的退缩,此刻他踏前两步,指着傅小官大怒道:“陛下在上,无知小儿不知君父,心无尊上,目无法纪,其德卑劣……”
傅小官忽然转身,面如寒霜,“你个老不死的,给老子闭嘴!”
满堂肃然,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