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1ta优美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討論-第二百七十六章:品酒會看書-fdx03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时间是晚上八点整,地点是林海别墅区的中心。
一排排白色的灯笼形路灯亮在道路的两侧,照着停在路边的排排好车的烤漆锃亮,每一辆车都是难得一见的豪车,往上走是迈凯伦、法拉利和阿尔法罗密欧,往下走最次一档的也是BBA一系列的敞篷跑。
諸天我為帝
所有车辆都如群星拱月一般朝向大草坪深处那独栋的大别墅,房内灯火通明,红地毯从门内铺到门外一直停在了道路的石坎上,两侧摆着两个大花篮,上面插着一张黑底镀银的宣传卡片,上面银漆着“第三十一届Petrus酒庄品酒会”的艺术体字样。
未成年人禁止进入…
的确,万博倩还真没说错,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里提到过禁止对未成年人出售烟酒,像是品酒会这种场合自然也禁止未成年人出入…也还好只是品酒会,最开始林年还以为他们要出席的是有多么限制级的地方。
蓝色的Panamera停在了不远处的路边,别墅区中鲜少能见到警察抄牌,也不怕回来的时候发现车窗上多了张罚单。停好车后,准备好盛装出席的楚子航和林年打开车门迈步走了出来。
今晚两个男孩都身着黑色正装,在得知今晚要出席的场合后他们临时去西装店买了一套对付,除了价格贵得咬人之外倒也挑不出太大的毛病,或者说就正如林弦说的那样,真正好看的人不需要衣服来衬托美丽,反倒是衣服需要他们来展现出它本身的设计思路。
两人的正装都是枪驳领,颇为自然,阳关、前卫的风格,英式风格设计款型十分的gentleman,肩部较为丰满又能稍微起到束腰的效果,下身搭配着合体的直筒裤,前口袋里白色的巾帕露出半厘米的白缝与整体的黑色形成鲜明的冲突。
“不太舒服。”林年理了一下内衬和袖口关上了背后的车门,论穿西装他这是头一遭,就算在卡塞尔学院里受到恺撒的邀请参加宴会,他也是一身T恤加个外套,修身仔裤踩一双耐克的白色运动鞋,活脱脱一个打篮球累了后路过时进来蹭饭的运动男孩。
“只能适应了,我也没经常穿正装。”楚子航也忍不住活动了一下身子,虽说西装店的女老板在衣帽间试衣环节的时候把他们两人吹出了花儿来,差些就忍不住要两人的电话联系方式了,但好看归好看,不是定制的缘故码号总会有一些出入,西装这种衣服版型固定穿着舒不舒服就是另一回事了。
“忍一下吧,反正今晚的主角不是我们。”林年系上了西装中下部的扣子,转头看向了后座位上走出的女孩。
最先被洒上白色灯光的是她微微抓住车顶的手背,从panamera中探头出来,白色长裙露出的单臂肩膀白里透着淡红色,被光那么一晕就又变得有些粉,裙下纤白的长腿踏出车外踩着一只素白的高跟鞋落到了地面上,路灯照在裙下光洁的侧腿上时晃出让人眩晕的光。
只有当穿上高跟鞋才会发现其实万博倩身高完全不输于林年和楚子航两个男孩子,在高跟的加持下足足有一米七八,稳压了两人一头,露肩双的白色晚礼裙将血统赋予的天资彻底烘托出来了,高贵而优雅。
今晚的万博倩也是盛装出席,从卡塞尔学院出来的女孩都会打扮,因为她们在特工课上学过如何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她们需要沉寂时可以是路边默默无闻的邻家女孩,但在需要轰动全场时,今年22岁的她如果有必要,自然可以掏出一双恨天高让自己远比人群中那吊灯上的水晶还要耀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楚子航和林年上下细细审视着万博倩,两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时让她有些不自在,因为很明显这两人的目光里没有对美的欣赏和惊艳,只有纯粹的之于任务上的评比和审核。
湖納寨
“手环,耳环,项链都准备好了吗?”林年问。
“这身衣服不需要太多小配饰,耳环和手环就足够了。”万博倩一边关上车门一边给自己戴上闪亮的耳坠,纤细嫩白的手腕上也套着折射着银光的昂贵手环,也是今天下午现去奢饰品店购买的,全部刷的林年的可以充当信用卡的学生证,只有这个时候里面的高额度借款才派上用场了…反正任务结束装备部总会帮他清零的。
“很久没穿高跟了,走两步适应一下。”万博倩伸出手,林年自然地把手放在胸口向下一些的位置,让女孩挽住他的手臂。可能是进入了发育期和任务运动量太大了的缘故,几个月的时间林年的个子已经蹿到了一米七八左右,配上万博倩身高刚好差不了太多。
其实楚子航的身高也是足够的,甚至发育快速的缘故还比林年高了那么一点点,可最后林年还是主动把这个任务揽了过来没让他下场,导致现在他跟在了两人的身后面无表情的,俨然一副年轻保镖的模样…但大概不会有人觉得他会是保镖,就他这张脸只以为会是哪间学校的三好学生出来体验生活了。
踩上了草坪中石路上铺的柔软红地毯,起先几步万博倩的节奏有些紊乱,但在简单几步后就稳定了下来,越走就越是找回了在卡塞尔学院里被形体教员拿尺子横在双肩上走台步的感觉,直到最后她的每一步都越发熟练了起来,到走到别墅前时彻底进入了状态,步伐自然又自信,脸上也挂起了挑不出任何毛病的礼仪笑容。
蒸汽狂潮 芥子客
关门,放相公
“我们没有请帖该怎么进去?”走近别墅的之后,两人身后的楚子航注意到了别墅大门前红地毯两侧站立的大块头,看起来是雇的外籍保镖皮肤漆黑正装被肌肉撑得鼓鼓的,腰间别着传呼机和防暴警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货色。
“什么也别管,走进去。”林年没有在意那两个保镖,甚至视线都没有落在他们的身上。
万博倩听见林年的话后选择了无条件信任,步伐丝毫不停地跟着林年的节奏踏上了石阶,走到两个保镖跟前时那两人的视线甚至没有丝毫偏移,直直地看向空无一人的道路。
楚子航这时候陡然反应了过来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好像就再没听到过任何杂音了,遥远繁华街区的鸣笛声、草丛中蛐蛐的鸣叫声,乃至面前巨大别墅里本该有的热闹喧嚣声…然而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见,整个世界像是按下了静音键一样寂静。
…不,最先清楚过来的是万博倩,身旁的林年按下的不是静音键,是暂停键!他们三人从两个保镖身边走过,他们的视网膜里甚至没有他们两个人的倒影。他们不是变透明了,而是处于了一种普通人完全无法观测到的状态。
早在他们下车的时候,一个领域已然覆盖了周边的环境,所有被领域纳入其中的东西都会受到影响,唯独可以正常行动的只有他们三个。
万博倩身边,林年的眼眸中亮着淡金色,一度暴血在他的身上完全找不到任何龙化的迹象,不知何时他已经可以完全地掌控这个连执行部部长都称之为高危的技巧了。
这应该算得上是熟能生巧,毕竟在很多任务中为了强行提升身边辅助专员的战斗力和生存率,他经常地使用时间零这个言灵,暴血次数多了也就找到了一些窍门,对他来说最初阶的血统精炼技术已经仅仅只是时间零的开关罢了。
门口一直守卫着的保镖根本看不见三人,林年走在前面轻轻推开了玻璃门,楚子航和万博倩陡然屏息了下来,因为别墅里面的场景实在太过光怪陆离了一些,原本应该富有生气的吵闹画面成为了现在眼前的定格画作。
无数盛装出席的年轻人们端着红酒杯在别墅中走动,碰撞在一起的高脚杯里,醇红的酒液在在杯中荡漾出美丽的形状,楼梯上交谈的男士和女士脸上还带着因为上一个风趣的笑话而诞生的笑容,他们的面部的笑肌微微鼓起,眼里的情愫、散发出的荷尔蒙都被锁在了这一刻,以一个极慢、极慢的速度缓缓向前推进着。
也是这一瞬间,楚子航明白了‘S’级的真正含义,以及执行部的王牌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寒噤,如果张开领域的人愿意,这间别墅里的一切人和事都将由他的心意旺盛或凋零。
…就连万博倩原本自然的笑容也有些僵住了,她本以为‘S’级的言灵只是刹那,但现在看起来她的情报好像有一些过时了?
“注意表情,我要解开言灵了。”林年轻声提醒身边的女孩,“按照计划行事。”
万博倩迅速呼吸了一次,脸上的表情再度自然了起来,当她踏出脚步时,身边的一切都活了过来。玻璃杯碰撞的清脆响声,男女忍不住的欢快笑声,二楼上传下的钢琴优雅的演奏声,乃至每一个人的脚步声,在领域解除的瞬间,一股鲜活的热气汹涌了过来扑在了他们的脸上带起微风吹动起了耳畔的一缕发丝。
林年三人没有任何突兀感地走在了人流里,在解除时间零的时候他们站着的位置没有任何人留意,在踏出步子融入这场聚会时也显得那么的理所应当。
危險總裁欺上癮 殘陽遊戲
甚至不少男士在忽然注意到万博倩时,还特别有绅士风度地向她问好,只可惜看见她挽着的林年时每个人的眼角都流露出了点遗憾。可有趣的是不少名媛在看见后面的楚子航没有伴儿时,倒是涌起了很大的兴致,纷纷过来搭讪起来了。
而这时候楚子航终于也才反应了过来,为什么林年主动接过和万博倩搭伴的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