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zmp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218章 留她還是除她鑒賞-0d2mq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倪月杉以为相府的日子,将除了安宁就是享受,大清早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任梅一声接着一声呼喊。
倪月杉想懒床,可最终还是爬起来了。
任梅站在门口,开口提示:“小姐,白嬷嬷她让你过去上课。”
这段时间,家宅内斗不断,白嬷嬷一直没什么动静,安静到以为她已经回宫去复命了,却原来还在府上。
倪月杉满脸痛苦,能不学吗……
京城茶楼。
景承智如约而至,邹阳曜已经等候多时。
从前,景承智绝对不会晚来,但现在他晚来了很长时间,邹阳曜并不意外,也没想过质问。
他为景承智倒茶:“四皇子能不计前嫌的出手相助,我很感激,不知道四皇子你,会不会嫌弃我名声不好?”
这次倪莹莹能在大理寺将他救走,这背后出妙计的不是旁人,正是景承智。
武动天下 烽火四起
景承智看着邹阳曜,笑着说:“怎么会,将军不过是遭奸人陷害影响了名声,本皇子理解将军的!”
神鬼醫生
邹阳曜轻轻勾唇,“听说倪家二小姐现在住在四皇子府中?”
“对,将军有何高见?”
養蠱為禍 風驕陽
对倪月霜来说,杨琬琰没有帮助到她,但不重要,她现在在景承智的府上,一样可以入宫。
“高见谈不上,只是此女心机深沉,善于伪装,并且她心里想着的念着的都是景玉宸,就算她现在住在你的府上,可心未必是与你一条。”
“将来若是扶了她成了后宫宠妃在后宫立了足,就怕是养虎为患!”
景承智有些意外,邹阳曜这意思是,想让他放弃帮助倪月霜?可之前邹阳曜也明明想着帮助倪月霜的啊?
究竟是什么,让邹阳曜变了心思?
“将军提示的极是,本皇子会多加防范注意的。”
但人他还是决定送去皇宫,发现景承智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邹阳曜皱着眉。
“四皇子,如果让你在她与本将军之间选一个你当如何?”
旁击侧敲的说,景承智不上钩,那么直白的说,景承智就回避不了。
他看着邹阳曜神色复杂:“不知道倪月霜是如何得罪将军了?这样一个弱女子,离开了相府后,若再被本皇子赶走,就怕,会流落街头,走投无路。”
“四皇子可不是什么善心的人吧?”
景承智笑了笑:“可,本皇子向来怜香惜玉。”
邹阳曜沉默,端起面前的茶杯饮尽。
“四皇子这是做了抉择,选美人?”
景承智哀怨般的叹息一声:“将军啊,你总是给本皇子出难题,本皇子表现的还不够有诚意吗?若不是本皇子,你还有机会出狱吗?”
“如果本皇子猜测的没错,这次将军改变心意,可是因为后知后觉倪月杉才是你的恩人,你心里对倪月霜怀了恨?”
“可你这样逼了本皇子放弃了这颗棋子,将来将军你又该成为谁的人呢?你与本皇子合作才能更好的与二哥作对啊!倪月杉现在还没跟他完婚,你们还有机会!”
“可若是她出嫁了,你说,你们还有未来吗?与本皇子合作,显而易见,最划算,最明智!至于倪月霜,年轻貌美有才华,又是相爷家的女儿。”
“入宫后,绝对不会被忽视,获得盛宠也是理所当然,她帮助我们,你觉得景玉宸活命的时间还长吗?”
景承智所说的话,句句在理,但他不除倪月霜依旧难解心头之恨。
“若是四皇子坚决不妥协,那不如,本将军好好的考验考验她的能耐,若是将她安排入宫,活不到盛宠的那一天死了,安排了也是无用。”
邹阳曜的话似乎很有道理,景承智来了些许兴致:“好,将军说一说,你打算如何考验她?”
*
四皇子府内,杨婉清不断的抽泣着,抹着眼泪:“我苦命的姐姐啊,竟然这就葬送了性命。”
杨婉清重复这句话不下二十遍了,倪月霜都听腻了。
莫說流年不留晴
但她还是耐着性子,守在杨婉清的身边,安慰:“这一切都是命数,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般,生下来就是嫡女,嫁了夫君就是正妻,还福气好,这就有了身孕……”
“为了孩子,你也要忍着别悲伤啊!”
倪月霜一直忍耐着没有说一句重话,不断的安慰安抚,寄人篱下的滋味很不好。
无极仙帝
杨婉清这才停止了哭泣,擦了擦眼泪,她长叹一声:“这件事情,皆是你三妹所为,你要想办法将你三妹约见出来,让我为琬琰姐姐报仇!”
倪月霜汗颜:“我与三妹在将军府门外决裂,你也不是不清楚,她怎么会同意见我?”
“而且,据我所知,倪莹莹之所以可以将一切推到琬琰身上,可都是四皇子出的主意,所以论起来,四皇子也是凶手啊!”
杨婉清原本停止哭泣了,这话,让她再次咆哮大哭了起来。
倪月霜被吵的脑袋疼,有些无奈道:“我和她决裂过,你和她之间的关系似乎更加容易将她约见出来。”
杨婉清瞪了倪月霜一眼:“你若是做不到就直说,本皇子妃留你有何用?”
心瘾难耐
萌妻來襲 -飛花雨-
倪月霜维持在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留她有何用?
她何时可怜成这番田地了。
她活着还需要杨婉清的施舍。
没听到倪月霜的回应,杨婉清瞪着倪月霜:“怎么,心里还不服气?”
“没有,心里在想如何约见倪莹莹而已,若是约出来她了,你当如何?”
“哼,自然是,让她有来无回!”
“不可,她是将军夫人,岂可让她死?”
杨婉清不爽的看着倪月霜:“何时起你变的这般优柔寡断了?怎么,你是不是心里舍不得这个三妹,想护着?”
杨婉清从前不过是倪月霜一个看不上眼,心里鄙夷的人,但现在她身份高她一等,出言句句威胁于她,让她有怒又愤懑,可却发泄不得。
她最终无奈叹息一声:“死,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出主意的是四皇子,真正杀了琬琰的人是邹阳曜,倪莹莹不过是按照四皇子的主意办事,救将军而已。”
“若是让她有去无回,真的有些冤枉了,不如我想办法将她约出来,你与她好好解决这恩怨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