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第二百九十一章 父子關係相伴

我的刁蠻姐姐
小說推薦我的刁蠻姐姐我的刁蛮姐姐
江边,忽然一大批警察,从黑暗里窜了出来,那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然后江面,警察那边的快艇,也是马达声大作,瞬间,这些搬货的人,全部被包围,海岸这边的人,有几个带头的,见机不妙,想开溜,可是开溜的几个人,瞬间被唐飞给抓住,唐飞跟李国正这时候,才从后面出来,而抓住开溜的人,赫然有杨义这个家伙。
杨义作为洪光的左膀右臂,抓住了他,那批枪是怎么来的,从他这,应该是能找到点线索吧!不过暂时,还是把三联帮走私的事,全部查货,把这事了了,唐飞再去帮倩姐,把那批枪的事,搞清楚。
整个行动,十二点开始布置,两点开始行动,三点半开始抓捕,到四点多一点,所有人员全部扣留,另外,运货的轮船也被当场扣押,轮船除了走私了奢侈品,其实这船,正面的,还会运输海外的工业制品,而工业制品,有进口的摩托车、自行车等等,这艘货轮,是正规的货轮,也就是走私的货物,卸下之后,又会去登记,把其他的货物,按正规的井口货物运输进来,所以这船,在码头出现,又不会引起人怀疑。
也就是一整艘船,里面大部分是正规货物,但是有一小批量的走私货,可是走私的,那批量是小,但是价格昂贵,那批走私货的价格,量还不到正规货物的五分之一,价格确实正规货价格的十倍,因为走私的,全是奢侈品,价格十分昂贵,而正规的货物,却不是奢侈品,只是外面比较出名的工业产品,而且体积还大,所以价格不是那么贵。
行动圆满完成,码头的警笛声,响彻云霄,周围,几十名警员,把码头围个水泄不通,同时,为了宣扬江南市打击罪犯的行动,外围,一下子,也有记者跟踪报道。
二十分钟后,这些人,陆陆续续的,被压上警车,而唐飞看到行动圆满,跟李国正两个人,待在后面,唐飞这家伙抽着烟,而李国正,因为不抽烟的,这家伙也只是在后面盯着傅君蝶,把所有的犯人,有条不紊的押送警车,然后所有的走私货,全部被扣押。
事情办好,唐飞笑道:“李兄,这事,我可算帮你做完了。”
李国正伸手,跟唐飞亲密的握手,算是答谢,这男人也笑呵呵的道:“唐兄,谢谢你,我代表国家,谢谢你。”
无上征服系统
“谢谢就不用了,分内之事。”看李国正说的那么义正言辞,唐飞都不好意思了,就自己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顺手做的事,不好意思接受那么大的礼,而且自己还有点私事在里面才做的,所以走之前,唐飞也笑道:“李兄,回头,我还有点事,想去审下那个杨义,这个,可以行个方便不?”
“人都是你抓的,这么点事,你跟傅队说就是了,不需要问我。”
“哈哈……那好吧,谢了,没别的事,那我先回去了。”
退役宫女
“行……唐兄,等我忙完了公务,有空的话,再请你吃饭,算是郑重答谢。”
“不用……不用,我这人虽然吊儿郎当,但是为自己国家做这么点事,真担不了这么大的礼,李兄,那个就真不用,我也不会去,如果你拿我当朋友请客,那我就另当别论,如果是答谢,那我真不回去,受之有愧!”唐飞真有点尴尬,也不能说自己动机不纯,主要是,做这事,起因还是帮倩姐,然后顺带的也帮李国正把这个走私的事处理了。
“哈哈……唐兄,你还很谦虚啊!”
“谦虚什么,我自己什么料,我清楚!而且我这人,也不太适合正规场合,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还是不要搞的那么正式的好。”
李国正也不勉强唐飞,他好像也知道唐飞这家伙性格。
问题处理好,而傅君蝶今晚,也算是大出风头了,一个女警,指挥着近百人,行动果断,做事干练,一下子,把三联帮这个毒瘤,全部抓获,这新闻头条一出,傅君蝶这可是光宗耀祖的节奏啊!
而且码头好多记者,已经捕捉到了傅君蝶临场指挥的画面,指挥这么多人正面行动,办了这么一件漂亮的案子,傅君蝶这下,恐怕是出名了,不过这名头给她,还真挺适合的。
婚外非我所愿
,唐飞这吊儿郎当的形象,真不适合正面宣传,李国正身份也特殊,他属于特工一类的人,也做不得,交给傅君蝶还挺好的,这女人这事,办的也还算可以,而且配上她有那么点嫉恶如仇的性格,还真是妥妥的一个正面完美形象。
事情办完,唐飞开着宾利,优哉游哉的抽烟着烟,打着方向盘往家里去,老爸一直说,自己是个不求上进的混蛋少年,不过现在,好像办件好事,还行吧,回家跟老爸吹嘘下,应该可以让老爸高兴一阵子,老爸一直就希望自己是个为民请命的狭义之士。
狭义就算了,不做太坏的人就行,偶尔做点好事,让老爸高兴下,缝合下破裂的父子感情,应该还可以吧!
全能召唤:绝色植灵师by钟小瓷
哎,跟老爸,多年的父子不合,想想,爸爸也年纪不小了,自己二十二,老姐二十六,老爸快五十了,因为爸爸以前在部队,回家之后才成亲的,成亲的比较晚,所孩子也生的比较晚。
并且因为年轻的时候,老爸还受了伤,五十岁不到,就老是腿脚有毛病,所以在镇上,还提前退休了,他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唐飞自己成熟了,懂事了,也能体谅父亲的心情,不过老爸那个老古董,也有他麻烦的地方,那固执的观念,真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认为是对的,那就一定是对的,他觉得正义的,就一定是正义的,讲也讲不清,而且唐飞这吊儿郎当的性格,他一直就说,儿子这是堕落啊!
想想爸爸的事,唐飞也头疼,不过唐飞还是知道,老爸就是固执,跟自己性格不合,观念也不一样,到底是自己堕落,还是老爸古板,反正他有他的想法,自己有自己做人的追求,不过父子关系,能缝合一点是一点,缝合不了的,也不想太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