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zi7人氣玄幻小說 地府巡靈倌討論-第1492章 空戰和梟潛讀書-mxu5p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两息后,洪监院接着说,姜堂主,这既是贫道想出的办法,你若是达不到这三个条件,那根本没法安然无恙抵达目标。
所以说,你还是原路返回比较好,免得打草惊蛇,那贫道也没法继续清理门户了。”
他说了一大通,原来还是在劝我放手。
因为这几个条件,通天境后期强者都不见得能满足的了,何况我这么个后学末进呢?
“洪道长果然是高人,不但道行高绝,脑力也是一等一的,这般异想天开式的潜入方式都能想到?了不起!”
我先送过去一记拍马。
反正千穿万穿这玩意不穿的,说点好话又不掉价,还能博他人好感,何乐而不为?
“姜堂主,你这话偏题了吧,难道没听明白贫道的意思?”
洪监院一句话将我怼的够呛。
“好嘛,他根本不吃这套,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说的就是这等老古董,他们是世上最难打交道的人,一个比一个脾气古怪就不说了,关键是能力值都太高了,没谁是省油灯,都不可轻易得罪。”
腹诽了老顽固一番,我语气严肃起来。
“洪监院,你的意思本堂主听的非常明白,不就是三个条件吗?真是巧了呢,我正好都能满足!目下的问题只剩一个了,如何引上方的异界旗舰飞行器开火?”
“你能做到三个条件?不是说笑吧?贫道得提醒堂主一声,这不是开玩笑,弄不好会死人的。”
洪监院这般深沉的人传音时语调都压制不住的拔高了一分,可见心底情绪之激烈,怕不是在暗中大骂我狂妄?
“洪监院,本堂主是开玩笑的人吗?散修联盟会让一个不靠谱的年轻人当堂主吗?”
我冷笑一声,反将一军。
“行,那就请做好准备,贫道也想开开眼看看堂主的本事,一会儿,会有隐形战机团队飞临,他们将和异界飞行编队展开空战,导弹也好,其他种类的热武器也罢,旗舰飞行器总会有所行动的。
记住了,你我都只有一次机会,要是无意中碰到‘路径’之外的黑线警戒网,你我就会被对方融合了法力的先进雷达锁定,接下来会怎样就不用贫道多说了。
为了给贫道铺路,必然会有隐形战机陨落,我们,不能辜负这些豪杰。”
鬼妻萌萌哒 娇豆豆
他的语气无比凝重。
“道长放心就是,我不会掉链子的。”
极度认真的回了他的话,义无反顾的很。
“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且让贫道看看你的真本事?”
洪监院点着头。
说完这话,他悄无声息的飞出去老远潜伏起来不动了,我眼前失去了他的身影,同样,他也看不到我了。
我们静静等待战机飞临。
“那老头真严肃,好吓人的说。”
一直藏在纸人中的沐沐到底是憋不住了,暗中传音于我。
“你们的进度如何了?”我心底一喜。
棺棺说话了。
神秘少女驅魔師 揚揚
奥秘
“姜堂主,我们兄妹齐齐提升到王级阴灵后期了,只差一步就到王级巅峰了,多谢你给予的阴能宝石,这玩意太有用了。”
棺棺的语气极为兴奋。
“姜度,我俩没有人家的资质,目前刚刚比肩人类法师的错海巅峰,看来,我俩都没啥天赋。”
这是王姐的动静,她口中的我俩,指的当然是小墨和她本身了。
我好笑的安慰王姐一番,说这进度已经不赖了,王姐和小墨的心情才好一些。
随意和四个阴灵说会话,某刻,我忽然扭头看向西北方。
“隐形战机来了!好多,这是多少架?”
沐沐兴奋的喊叫起来,震的我耳膜疼。
魔獸世界之星辰使者 火於天上
急忙断开了和它们的心念联系,看向远方。
非洲酋長 更俗
至少有五百架以上的战机急速飞来,而半空中悬浮着的椭圆形飞行器上响起尖锐刺耳的警报声。
各个飞行器体表上的金属挡板向内翻去,露出密密麻麻的洞口,一根又一根炮筒就那样狰狞的探了出来。
当隐形飞机战斗群对着这边发射导弹的时候,这些炮口也开始还击了,一道又一道炙热的光流狂射而去,自带锁定功能,只一番交手,就有七八架战机被击中,于半空爆炸分解,内中的飞行员自然是粉身碎骨了。
但他们不是白白牺牲的,异界飞行器也有四艘冒着光和火的爆炸开来,战斗的异常激烈。
而我早在旗舰飞行器开炮的瞬间就用瞳力锁定了‘一道路径’,那是炙热光流冲击出来的渠道,比导弹打出的路径还要窄上一分。
不敢犹豫,浑身骨头向内收缩,愣是将体积缩小了五倍还多。
顶级缩骨功对我这种等级的法师不算事儿,难的是遁飞速度和精准瞳力。
“上古道法火遁术,隐匿加持,动!”
我将背着的包顶在头上,瞬间启动了火遁术横飞出去。
最简初心
因着隐匿术缘由,火光外人是看不见的,同时瞳术将那路径放大了数百倍还多,一点都不带差的。
普通法师窥看不到的细节,在我眼前宛似三维立体图般的清晰。
“咻!”
千分之一秒内,我通过某炙热光流打出的渠道,冲飞到旗舰飞行器体表之上了,用时之短,是我使用遁术以来的极致。
道士养成记
所过之处,一点儿都没有触碰到旁侧的黑线警戒网,精准的像是用尺子量过。
“好小子,贫道今儿真是开眼界了!”
不远处传来洪监院的声音,语调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在我踏足旗舰飞行器的同时,洪监院也轻松的透过封锁潜入而来。
我没有精力关注他,他却有余力注意到我的行动,只说精神力的强度,他比我高多了。
问题是,我此刻将将振幅到通天境初期,却展现出不次于通天境后期的能耐来,他能不另眼相看吗?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我貌似谦虚的回应,顺势趴在飞行器冰冷的金属体表上,不管它如何高速飞行,都不能将我甩出去,像是牛皮糖一样牢固。
“你可别故作谦逊,这是雕虫小技的话,那贫道的徒儿和一众后辈,岂不是被比成了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