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萬族之劫 txt-第904章 戰鬥打響(萬更求訂閱)看書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此刻的法,还没进入伪寂灭状态,所以哪怕此刻苏宇就在他的领域中,也无心对他出手。
出手,没任何好处,反而会导致天地崩溃,倒霉的会是时光师。
只有等法伪寂灭了,才是对付他的好时机。
可此刻,苏宇心中却是有些忧虑。
时光师这边如何处理?
这么多强者,她挡不住的。
……
法的速度很快,也不说话,领域开启,遁空飞行,眨眼间飞出了千万里。
这一片,都属于永生山范围。。
至于文王躲在哪,这是不确定的。
有时候他躲的近,有时候比较远。
但是文王不敢收敛全部气息,他必须要爆发一些淡淡的气息,去给法制造威慑力,以免法觉得他不在,不断侵吞文钰。
所以这些年,文王哪怕想离开此地,可一旦超过三天没出现,那法很快会疯狂挤压文钰的生存空间。
这就是文王的处境!
他虽没被禁锢,实际上却是被禁锢在了此地,无法离开,无法躲避,无法蛰伏,一直都需要保持一种威慑力才行。
……
黑暗虚空中。
文王其实有些寂寞。
自从武王离去,虽然没多久,但是多年来,习惯了那个烦人的家伙就在身边,而今,他不在了,文王还是很寂寞的。
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距离禁地之会,还有7天!
而这7天,可能是他,也是文钰最后的时光。
他不会走的!
除非……文钰真的彻底陨落了,否则,只要文钰活着,他就会在这陪伴她一天。
黑暗虚空中,文王闭目修炼。
忽然,眼睛睁开,如星辰璀璨。
他看向一个方向,带着一些凝重,禁地之会还没开启,你便找来了,和上次那人有关吗?
那人是不是苏宇,他不清楚。
但是,法提前出现,代表着,未必是什么好事。
文王脸色变幻,不止如此,武王不在,一旦法主动杀来,武王不在的消息会暴露,可能会联想到苏宇那边,毕竟苏宇那边,武王是出过手的。
当然,认识武王的人不多,加上武王当日实力衰落,看到的人几乎都死了,所以也没泄露出去。
可武王不在这……
此刻,文王眼神变幻一阵,逃!
不能硬拼!
他刚想逃离,法的声音隔空传来,带着幽冷:“你继续跑,跑的远远的,七日后,本座就杀了文钰,也好让你逃个够!”
文钰!
七日后!
文王眼神变幻了一下,却是依旧没有停留,此地距离禁地太近,他担心对方的那些脉主也会迅速赶到,虽说单对单,都不是他对手,可联手之下,再配上法,他是绝对无法匹敌的。
……
而这一刻,苏宇无奈了。
跑个屁啊!
你跑的太远,待会我回去都不好及时赶回去了,可惜,这事他没提前和文王打招呼,双方信息不通,也没法说什么。
之所以没找文王,一方面是不好找,另一方面,也是计划未必会成功,找了也白找。
而且文王一直在这附近活跃,找他,也有可能会被法提前感知到。
苏宇心中想着,法却是微微皱眉,四处探查了一番。
武王呢?
他此刻也在沉思,武王去哪了?
不在这,还是躲在哪里了?
武王实力不弱,31道的强者,这些年,他追杀文王多次,但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其实和武王关系很大。
一个个念头浮现,法的声音继续传荡:“文王,乱跑,小心跑到了其他禁地之主的地界,那可不太好,你不是要找我吗?不是要救你妹妹吗?这么多年了,很快,你妹妹就要死了,你就一点不着急吗?”
“法,你不等禁地之会开启,提前来找我,难道是想提前解决我这个麻烦?好给你时间,吞噬我妹妹?”
文王声音幽冷无比:“你哪来的自信,可以解决我和太山?”
法面带笑容,“你出来,自然便知道了!”
双方一追一逃,眼看着都快出永生山范围,进入死灵地狱范围了,文王这才止步,在这,关键时刻,也许还能借力一二。
虚空中,文王白袍如雪,只是此刻,气息有些森冷,没有上次苏宇看到之时的儒雅。
很快,法也到了。
而文王,第一时间看到了法身边的苏宇和黑月,微微皱眉,法没带他的六脉之主,而是带着两个陌生的家伙一起来的,一个28道,一个25道。
这两人,能匹敌自己?
还有,这两人的身份……
他仔细看着,扫视着,判断着,隐约有些想法,难道说,一位来自人门,一位来自天门?
那个他猜测可能是苏宇的家伙,真的是苏宇吗?
猜错了,麻烦很大的。
也不能乱猜!
真把对方当苏宇,那要是不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个个念头,迅速浮现,迅速熄灭。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法此刻也微微凝眉,逃到这了!
这里,距离死灵地狱还算有段距离,可也不算太遥远,死灵之主要是赶来,速度也不会太慢的。
当然,正常情况下,对方是不会来的。
文王和法战斗,也不是第一次了,在这附近也战斗过,甚至都到了死灵地狱的边缘,死灵之主也不曾出手。
今日,应该不会例外吧?
当然,那是之前,现在死灵地狱多了个苏宇,也是超等,这就不好说了。
法这时候,也是念头无数。
“武王呢?”
法隔空看着文王,笑了笑:“他不在吗?”
文王淡淡道:“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
“躲着闭关准备突破?上次我见他,倒是感觉他快突破了,不过……他敢此刻突破吗?”
法笑了起来:“还是说,躲在别人的地盘了?”
死灵地狱?
不好说!
而这时候,文王也不说这些,看着他,有些凝眉:“你要杀我?恐怕没那么简单,禁地之会都要开了,你就不担心你受伤后,有人觊觎你?”
“我该害怕吗?”
法笑着,看着他,“七天后,就是会议的开启,你不想做点什么?若是不想,你我在这对峙七日便是,这七日,你无论到哪,我都跟着你!我以文钰为代价,换来了大家助我一臂之力!七日后,本座卖了你妹妹,用来作为报酬杀你,你觉得如何?”
文王眼神森冷!
其实,法不来找自己,他也想去找法。
这几日,他一直在等,等待时机。
但是,并未找到合适的时机。
这时候,文王各种念头浮现,法是想解决自己吗?
那自己有希望,反杀他吗?
不行的话,可以召唤天地试试?
……
而这时候,苏宇耳边,传来了法的声音:“日月,黑月,你们单独行动,去前方阻拦他的去路!”
苏宇扬眉,没吭声。
很快,苏宇和黑月飞出,一左一右,朝文王包抄过去。
文王刚想离开,法笑了笑道:“文王,不如切磋一番?放心,今日只有你我,他们俩……只是观战者!也改变不了什么局势,你我切磋一番,你赢了,我放了你妹妹,你输了,那就将你脚下,那双靴子送我如何?我不杀你!”
文王皱眉:“你眼光倒是不错!”
“还可以!”
法背负双手,看向文王,笑了笑:“还有,你不是想知道,到底谁算计你的吗?今日你赢了,这两人你也带走,我想以你的聪明才智,也许猜到了他们的身份!一位来自天门,一位来自人门。你想知道的,他们都知道。”
黑月幽幽笑道:“法主,我们可是无辜的……”
法淡漠道:“本座若是败给了他,你们还有活路?不如附送你们,也许还有活路。”
“师叔说的不错!”
苏宇接了一句,看向文王,低沉道:“文王有所不知,文王此战若是赢了,文钰可能就能解放了,不止如此,甚至是继承法师叔的天地而破封……我想,这样的机会,文王若是真的明智,应该要抓住!”
“错过了机会,可就没有下一次了!”
苏宇笑了笑:“听闻文王在万界开了天地,一直不曾展露,我看那双鞋……也许是天地核心所在?所以,文王其实也可借力而来,那又何必避战?难道说,文王真的不想救妹妹了?所谓的救援,就是在遭遇师叔的时候,不断逃跑?”
文王看着他,微微皱眉。
这语气……其实隐约有些熟悉。
苏宇!
也许是先入为主,他愈发觉得,此人和苏宇很像,不是样貌气息,而是说话的语气,以及那种淡淡的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姿态。
这样的气质,他其实也有。
可惜,数千年来,不断的失败,也磨平了一些棱角,让文王比当年成熟了许多,也低调了许多。
逼战?
今日的法,主动找自己,只是为了逼迫自己和他战斗一场,这是有了把握了?
和太山不在无关,在这之前,法应该不知道太山不在这。
他正想着,黑月此刻也幽幽笑道:“文王,不如和法主切磋一场?若是你赢了,我便告诉你,谁才是天门内,人门真正的使者……这可是大秘密,那位,可是知道很多有关人门的事!而今,你们对人门一无所知,如何和人门战斗?”
文王笑了:“倒是个不错的诱惑!”
别说,还真有点兴趣。
天门中,哪位禁地之主是人门的使者?
一定是禁地之主,一定不弱。
但是对方不会轻易暴露,这些年来,人门暴露的一些角色,撑死了到黑月他们这个地步,禁地之主级,直接和人门联系的,其实没有。
包括法,其实也是通过黑月和人门联系。
而黑月这种人,也许不止一个,其他禁地之主身边也许也有。
人门,早已渗透了天门和地门。
包括万界!
这才是真的无所不在,而各大势力,对人门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这人门中的强者,可能是时光之主之前的存在,因为他开天,就是人门为基!
这时候,哪怕苏宇,其实也来了兴趣。
笑道:“黑月,不如告诉我如何?你若是待会死了,文王若是赢了,我替你转达?”
黑月笑了笑,不理会。
我死?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想太多了!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三道气息一闪而逝,朝永生山飞去,文王脸色微变,黑月继续笑道:“文王,这是人门强者,都在30道之上,去杀文钰的存在……文王若是无法击溃我们,恐怕……文钰要死了!”
文王这一次,气息彻底变了!
变的冷肃起来!
“法,看来今日你是非要分个胜负了?”
居然又来了三大强者,不是找他的,而是去永生山的,去那能干什么,当然是杀文钰的!
文王气息变幻,逃?
不逃了!
他本就想去找法,既然到了这地步,这些人好像要对文钰出手了,那他……其实也没有选择了!
文王的靴子上,溢散出淡淡的气息,淡淡的天地之力。
这只是借力一些,并非真的天地降临。
想发挥出整个天地的实力,那得学死灵之主,召唤天地才行!
文王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道白色身影一闪而逝,苏宇脸色微变,迅速倒退,下一刻,一支巨笔点在他所在地,轰隆一声!
气息炸裂!
而这一刻,一道七彩斑斓的大道之力爆发,那是法,法出手了!
“何必欺软,不如你我来试试!”
一支笔,一条七彩大道,瞬间在空中碰撞,爆发出璀璨光辉,动静不小。
……
这一刻,死灵地狱也好,还是禁断峡谷外的其他禁地,其实都感应到了。
但是,现在战斗发生在永生山附近。
文王和法好像战斗了,可他俩战斗不是第一次,在法没有开出大家满意的条件下,大家不想插手,这和上次不同,上次是强者袭杀禁地之主,大家不得不出手。
可文王,和法战斗了多年,又没赢过。
法也没出声,大家自然也不在意,等待就是,不知这两人战斗只是简单的一次碰撞,还是会持续发酵?
而此刻,禁断峡谷边缘。
一头白色的猛虎,也盘坐虚空,朝那边看去,带着一些好奇。
打起来了?
有意思!
看戏!
这白色猛虎,气息强大,四周还有一些散修分布,有人传音交流着:“那是光明圣虎,来自万兽山,万兽山可是第一禁地……”
“第一?那把天穹山放哪了?”
“少废话,反正都很厉害……这位大人最近一直在这附近活跃,听说是在寻找什么,难道这次禁地之会,兽主也会到来?”
兽主,说的便是空。
散修们议论着,有人传音道:“这文王和法主斗了多年,这次是准备背水一战,还是很快便会停止?”
“谁知道呢,不过听说禁地之会主要商量的就是对付文王,我看,可能是要拼命了!”
“其他禁地之主怎么现在没去?”
“废话,法主都没开口,也没落入下风,搞不好只是简单的展读……何况,大家巴不得文王压制一下法主,这都看不透?法主压力越大,会议开始的时候,大家能提出的要求越多!”
“明白了!”
终究还是有聪明人的,猜到了一些禁地之主的心思。
干嘛插手?
给法一点压力也好!
文钰的事,大家都有所耳闻,也都希望能分一杯羹,法想独吞,开辟天地,那是大家不能接受的,趁着法还没拿下文王,没拿下文钰,此刻,才是最好的机会。
距离此地相当远地方,就有一些禁地之主在隔空探查大战,甚至希望能看到法吃点亏,不吃点亏,如何让步?
这是准备在会议前,尝试着能否解决文王吗?
这要是被你解决了……那会议之时,还如何开口瓜分文钰?
……
一群人,隔空看戏。
光明圣虎也在看戏。
而这一刻,死灵地狱中,死灵之主浮现,身旁,武王也瞬间出现,皱眉,看向远处,低沉道:“好像……战斗起来了!”
看不到具体的,太远了。
但是,隐约可以感受到两股气息的碰撞。
死灵之主点头,脸色冷酷:“打起来了,还有七天,便是禁地之会……所以,这一次打起来,也许和那小子有些关系!”
说到这,他看向武王,微微皱眉:“你不在,文王可未必能赢!”
武王看向他:“前辈……可否援手一二?”
“我不适合出手,只会更麻烦……但是光明圣虎的行踪已经被我锁定!”
他看向武王:“你要现在尝试吗?”
武王眼神一喜,点头。
“那……就趁着现在,斩了那家伙,然后,为你寂灭!”
死灵之主轻笑一声,看向远处,幽幽道:“趁着那些白痴都在看戏,我摸过去,只要靠近,那家伙就死定了!”
“劳烦前辈了!”
武王此刻客气许多,杀一个30道,对死灵之主而言,其实不算大麻烦,可关键在于,那位背后站着万兽之王——空!
杀了光明圣虎,那代表不给面子!
“没事,刚好搞点动静出来,让人忽视那边,苏宇要出手,可能就是这一次……”
他笑了笑:“那家伙临走的时候,让我帮他阻拦禁地之主,靠近那边,既然如此……杀了光明圣虎,刚好!”
一举两得!
下一刻,他瞬间消失在原地,武王被他探手一抓,直接抓到了手掌心中,被他纳入窍穴,消失不见。
……
禁断峡谷边缘。
巨大的光明圣虎还在朝那边看,甚至想靠近看,它胆子很大,因为没人敢招惹它,它的背后,是强大无比的空!
第一位进入万界续道的混沌古族!
所以哪怕面对禁地之主,它也不会胆怯,当然,主要和它实力达到了30道有关,有些30道的强者,都开禁地了。
光明圣虎对那边感应的不清晰,它有心想靠近一些,忽然巨大的眼眸微微一动,有人?
谁敢来我这?
禁地之主,也不会贸然靠近它,不请自来,那很容易引起误会的。
“狂妄之辈,此地乃是本座……”
它口中发出巨大的喝声,带着一些愤怒,穿梭虚空而来?
不给面子的吗?
当我光明圣虎好招惹?
而就在这一刻,四周散修也纷纷看来,什么情况?
谁吃了豹子胆了,敢去招惹这位?
这位比一些禁地之主都难招惹,天穹山主也强,但是宅的很,尽管如此,剑尊出现,当日落魂谷主也只是驱逐,没敢贸然对剑尊出手。
何况这位比剑尊要强!
而它背后的存在,据说也不比天穹山主弱,甚至更强。
“本你妈个头!”
就在这一刻,一声叫骂传出,下一刻,一只巨拳,夹杂着无数死气,冲天而降!
“轰!”
一声巨响,响彻天地。
一瞬间,彻底压过了苏宇他们那边。
这一刻,一道身影浮现。
四周散修瞬间变色!
死灵之主!
远处,一些禁地之主也是一愣,什么鬼?
疯了?
你打光明圣虎做什么?
它和你无仇吧?
何况,它背后可是有真正可以匹敌你,甚至击败你的存在,死灵之主双天合一很强,可单独一天,还真未必是空的对手。
而这一刻,大家愣神之下,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袖手旁观!
因为……巴不得!
死灵之主这讨人嫌的家伙,他居然主动得罪空,那大家阻拦干嘛?
成全他!
“光明之力?在我的地盘,施展光明之力?空给你的狗胆吗?”
这一刻,死灵之主的愤怒声传出,大家有些懂了。
光明和死亡,虽然不是绝对的对立,可修炼死亡大道的,的确不喜欢修炼光明大道的。
就为了这?
在众人思索中,轰隆一声巨响,一头巨大的猛虎,痛苦咆哮,被一拳打的飞起,撞破了虚空,血肉溅射而出,带着凄厉吼声!
“你……”
“你个祖宗!”
死灵之主一闪而逝,再次一拳打出,轰!
白色猛虎被打的飞出千万里,痛苦咆哮。
死灵之主却是云淡风轻,“早就看你不爽了,昔年在万界,好像有个什么光明虎界,就是被我所灭!是你的子孙吗?真是犯贱,敢招惹到我头上!”
白色巨虎胆寒了,咆哮道:“不,我无意招惹,我是兽主麾下……”
它再狂妄,也知道,眼前这位强大无边,哪怕兽主,也许此刻可以击败他,可一旦双天合一,兽主都说过,此人可能是如今的最强者!
“什么狗屁,你让空来和我当面说!”
轰!
接二连三的巨拳,打的白色巨虎压根没什么反抗之力。
32道本就是一个坎,何况死灵之主不是32道,饿死35道之力的强者。
一拳又一拳,打的血肉模糊,打的白色巨虎咆哮不已。
打的天崩地裂!
此刻,遥远处,一声咆哮传来,带着愤怒:“死皇,你在挑衅我?”
“挑衅你妈个头!”
轰!
一声巨响传出,死灵之主一拳隔空打出,打出千万里,直接在虚空中打出一条黑暗死亡通道,带着一些挑衅和冷意:“本座会怕你?一群老废物,你们一起来又如何?我自死亡中浴火重生,永生不灭,我等你来!”
“区区走兽之辈,也敢派个垃圾在本座的地盘放肆!”
他探手一抓,死灵巨爪,一把抓住要逃跑的白色巨虎,抓住它的脖颈,咔嚓一声,捏的颈骨断裂,捏的光明圣虎凄厉咆哮!
遥远处,空间波动传荡而来,空的声音带着冷漠:“你果然活腻了!”
“呵呵,这么说本座的,都死了!双天合一之下,本座把你的脑浆子都给打出来!”
轰轰!
死灵之主再次出手,一手抓住光明圣虎,一拳打出,打的脑浆子真的溅射了出来。
“主上……救命……”
光明圣虎再也不复之前的霸道,不复之前的嚣张,凄厉无比,疯狂嘶吼,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白色毛发,瞬间都化为了黑色。
死气腐蚀!
而此刻,死灵之主嘿嘿冷笑,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下,一把朝虚空拉扯而去,嘎吱一声,好像一条大道被他抓住,直接擒拿,轰隆!
一股光明的力量,溢散了出来!
死灵之主哈哈大笑,一拳,又一拳!
轰隆隆!
巨响声不断,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他压根没保留大道,而是一拳将大道打的彻底崩断,光明的力量瞬间溢散了出去!
与此同时,白色巨虎,被他一拳打的彻底粉碎,化为飞灰!
一位足足30道的强者,在他的攻击下,不到20拳,活活打爆,连大道都被打的彻底爆裂!
一股浓郁的生命力溢散!
夹杂着一股光明之力!
而死灵之主带着一些厌恶,冷冷道:“光明的力量,真让人恶心,仅次于仙的生命之力,让人作呕……还是死亡的力量更好!”
话落,无数死亡之力浮现!
一瞬间,将所有光明之力包裹,迅速腐蚀,与此同时,一道身影被他丢了出来,死灵之主看了一眼武王,一拳打出,武王肉身自然崩溃!
死灵之主声音微不可闻:“你在这寂灭……我不知道能否成功……但是……我只能做到这一步!我会去迎战空,你若是复苏了……那就自己去参战!你若是彻底寂灭了……抱歉,我无能为力!”
武王肉身崩溃,眼神却是依旧清明,拱手,手掌崩碎,他也不在意,笑了出来:“多谢前辈!”
“客气了!”
死灵之主有些感慨,不再说什么,等他按铃无比地彻底消失,他有些感慨,带着一些唏嘘,下一刻,瞬间从黑暗中飞出,哈哈大笑:“空,早就想领教一二,老家伙,看我打死你!”
轰!
死灵天地席卷而过,他直接朝那边冲击而去!
路上,有禁地,他当没看见。
而那禁地,却是瞬间消失。
没敢阻拦!
因为死灵之主疯了,忽然打死了光明圣虎,主动跑去找空开战……这疯子,最近太活跃了吧?
轰!
一声滔天巨响,很快在黑暗深处响起,两尊巨大的身影浮现,一位古兽,一位死灵之主。
一人一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瞬间就碰撞到了一起,动静大的无边无际!
两道虚影,遮天蔽日!
这下子,大家哪还顾得上苏宇他们那边,这里,是门内最强一战!
最强者之战!
看他们,不比看法他们要强?
哪怕不管闲事的天穹山,这一刻,一股意志力都朝那边蔓延而去。
……
天穹山上,穹一脸惊讶,这俩打起来了?
为了啥?
这最近,怎么一个个的,都脾气很大啊!
下一刻,人皇声音传荡而来:“怎么了,动静好大的样子!”
“都疯了,死灵地狱的那家伙和万界第一头古兽空打起来了,法和你兄弟打起来了,这才几天啊……这些家伙,一个个的,都这么疯狂?”
人皇一怔,又干起来了?
这么快?
这也太符合苏宇的风格了!
苏宇挑拨的?
这是他第一想法,没办法,苏宇好像就是这样的,有他在,哪怕禁地之主万年不打架,他来了,那三天打一场不奇怪!
法和文老二他们打起来了?
人皇一个个念头浮现,迅速道:“帮我打死法怎么样?我送你万道石,我抢到了!”
“呵……我才不会做,想什么呢!”
天穹山主懒得理会,继续观战,笑道:“这才有意思,这俩打起来了,不知道石会不会出现?若是他也出现了,那才有趣……”
人皇暗骂一声,算了,你不插手也好。
一天到晚看戏,看个屁,迟早看着看着,被人打上门来,直接打死!
诅咒你!
诅咒了一阵,人皇迅速盘算着什么,想了想,急忙去看苏宇的天地,他天地是否震荡,震荡的话,也许这家伙也参战了,干起来了!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死人?
苏宇要参战,大概率在法那边,毕竟禁地之会快了,以苏宇的性格,百分百会提前去救文钰的。
……
而这一刻,苏宇他们也感应到了巨大的波动。
听到了死灵之主的声音。
这一刻,法却是笑了。
死灵之主走了!
那在这,就没什么阻碍了,至于苏宇,那家伙毕竟刚晋级不久的样子,他还真不是太担心。
至于死灵之主发疯,去找空拼命……那他就管不着了!
法迅速和文王战斗到了一起。
两人在虚空中你来我往,而这一刻,苏宇却是瞬间闭目,微微一震,有些骇然。
艹!
武王呢?
挂了?
武王怎么了?
他想到了刚刚死灵之主打死光明圣虎后,武王就忽然没了,好像陨落了……卧槽,他干嘛了?
死灵之主杀了他,还是……学我寂灭?
瞎搞啊!
苏宇气的想杀人!
他实力倒是影响不大,进入了32道之后,武王虽然在他天地中占据不低的地位,可武王寂灭,没带走太多规则之力,影响还可以。
可是……疯了吧,会死人的!
你又不是开天者!
靠一点生死之力,靠死灵之主那个半吊子,你敢寂灭?
这可是真的寂灭!
苏宇差点气吐血,别他么我把文钰救出去了,武王挂了……这让我如何交代?
上次就算了,我死了,大家一起死,我也懒得管了,反正我都死了。
可现在,我还活着呢!
你要是挂了,我如何交代?
苏宇简直欲哭无泪!
而这一刻,不知何时,黑月默默靠近,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幽幽声响起:“日月道友,你修炼出了变故?”
苏宇陡然朝他看去,带着一些冷意:“怎么,你想占点便宜?好好看你的戏,谁的事都要管,也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黑月心中一凝!
这日月,好像有点问题!
刚刚他明显感受到,日月身上有股气息波动,不太一样,但是一闪而逝,这是什么情况?
可此刻,他也没时间多想了。
那边,文王战斗了一阵,忽然,天门呈现,一股天地之力蔓延而来!
那是他自己的天地之力!
而就在天门呈现的一刹那,遥远处,真正的天门,好像感受到了什么,法的气息,文王的气息……
下一刻,一股门户之力,封印之力,从遥远的地方,瞬间穿梭虚空蔓延而来。
文王刚借力天地,忽然脸色一变!
下一刻,咬牙切齿:“该死!”
门!
天门虚影,被真正的天门,瞬间附加了一层封印之力!
这一股封印之力,很强大!
一眨眼,将整个虚空,忽然彻底封锁住了!
一瞬间,四人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虚空,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而法,此刻露出了笑容!
伪寂灭状态!
“多谢始祖相助!”
法道谢一声,露出了笑容,山内,可以行动了!
而文王,脸色却是有些难看起来,看向法,冷冷道:“封印……切断天地联系?你在逼文钰出手……”
他一下子,想透了许多!
“不错,可惜……你醒悟的有些迟了!”
法露出了笑容,这一刻,气息瞬间爆发到了极致,笑容灿烂:“这七层天地之力,哪怕全部消耗在这,杀了你,那也值了!”
而这一刻,苏宇并未出手,也没动静,就这么看着。
他要寻找最好的时机,最好能一击绝杀才行!
可是……时光师能撑多久?
苏宇眼中露出一抹忧色,时光师那边,就怕她撑不住啊!
可惜,无人能去救援了,否则,他可以等待最好的时机,再去格杀法,将动静控制到最小!
下一刻,苏宇陡然眼神一亮!
一个窍穴中的力量,好像在复苏!
寂灭,其实很短暂的。
若是长时间不清醒,那就很难清醒了,上次苏宇很久才清醒,那是他自己有意识地沉眠不醒。
可此刻……
苏宇隐约感受到,武王……在复苏!
……
这一刻。
黑暗中。
武王在别人看不到的情况下,不断飘荡,带着一些执念。
“我要清醒过来……我不能睡……我要清醒……我是战争之王,我还要继续战斗……”
那股战斗的执念,不断震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陡然,武王虚影睁眼,暴喝一声,一拳打出,轰!
寂灭空间破碎!
下一刻,武王浮现在黑暗之中,四周无人,刚刚光明圣虎才在这被人打死,那些四周的散修,早就逃跑了!
“复苏了……”
武王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意外无比,好简单啊!
这么简单的吗?
福運 來
一拳就打破了寂灭?
大道,瞬间融入体内,还是苏宇天地的大道,可是,此刻却是隐约有些超脱苏宇天地的意思,寂灭了一次!
下一刻,武王顾不得许多了,疯狂破空而出,我要去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