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線上看-第439章 用心良苦鑒賞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这是梁炎卿今天第二次吃惊,远比第一次来得激烈,也更让他上心。
变动内阁这么大的事情,在张汉卿嘴里却显得轻描淡写,不过梁炎卿相信这是真的。以奉系的实力,想更换代理人(事实本来就如此),可信而且并不难。他关心的只是一个人。
叶恭绰,交通总长。
在这个时代,平头百姓想做些什么事,没有门路,那是难上加难。在政治架构还不健全的民国之初,官商勾结是常态,不见京津一带有钱的主,都曾经在中枢有一定之位?
梁炎卿是买办起家,更加的知道看人眼色的滋味,所以也倍加希望在政治上有一定地位,这生意才能够做得好、做得大。张汉卿能够很快获得他的认可,脱不了少帅身份的原因。
他当初努力给长子梁赉奎投机让他进政|府里是这个目的,前不久又给女儿九小姐物色的未来女婿也是如此。无论在未来梁家从政,还是在经济上继续有建树,结好叶家都是一步好棋。
叶查理,叶恭绰的侄子。
现在,少帅要对叶家下手了!
梁炎卿的心里五味杂陈,就是梁青竹,也在不可思议中睁大了嘴巴。她望着张汉卿,后者给了她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张汉卿虽然处在“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年纪,但他的心性远远不受他年轻的外表所限,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叶恭绰不单单是交通总长这么简单,更深层的原因是,他为交通系的领袖,和担任财政总长的周自齐、张汉卿执意要请出山的朱启钤、梁士诒等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民国政坛是呼风唤雨的,用“政坛不倒翁”来形容一点都不错。不管在晚清、袁世凯时代还是皖系当政时,他们都受重用。
贴身侍卫
这个团体有极强的派系政治的特点:淡漠信仰、追逐利益,介于古代朋党和现代政|党之间的利益集团,影响涉及内务、外交、财政、金融领域,而且在其利益范围之内,铁板一块。因为它的主要成员,尤其是骨干分子,均是南方人。像叶恭绰、关赓麟,广东人,关冕钧,广西人(在后世已经划作广东了)等。
空間 靈 泉 有點 田
有人曾作过统计,在民国五年时的交通系人马里,有13人任职于总统府、31人任职于税务处、32人任职于北京各税务局、40人任职于交通部、8人任职于财政部、5人任职于农商部、3人任职于外交部,其它机关单位也有30人,可以说根深叶茂。
本身民国的部属于大部制,交通部包含铁路、航运、邮政、电报交通四块,外加一个交通银行。这股势力虽然暂时尾骥于奉系,但由于它本身的强大,如果利用了奉系的力量,会在内部生成一个举足轻重的新的一极,这并非奉系之福。
虽然在段祺瑞皖系垮台后交通系人马迅速地投向了奉系,但作为自袁世凯以来最有影响力的这个团体,张汉卿还是很忌讳的,特别是当他重用了它的两大领袖后。
政治领袖梁士诒担任天津投融资委员会的第一副主任,交通系的精神领袖朱启钤虽然慢慢淡出这个集团,担任奉系主导下的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暨关内负责人兼秦皇岛市的市长,却仍被视作该集团的一分子。两人现在都是位高权重,对奉系在关内的经济布局有重大影响。
而张氏父子在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军政分离后,已成功地压制了军界高层在政界的影响力,使王永江、刘尚清等文治派在奉系高层扎了根并形成了势力,这是张汉卿一直以来孜孜追求的以文治国的实践,迈向现代国家的标志之一。
可是交通系的坐大,会使他的努力有太多的不安定因素,最主要的是,交通系只是形势所迫的靠拢,而非臣服。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
所以,先在政治上斩断交通系的权力基础,从中|央里把交通系清除出去的想法就萌生了。提升精神领袖朱启钤的地位、名抬实贬政治领袖梁士诒就是伴随的步骤。所以有朱启钤担任实职的秦皇岛市长,而梁士诒只能担任天津投融资委员会副主任、正位要虚位以待梁炎卿的原因。
启动这个进程的不是奉系,却是直系。
原本直系就对交通系倒向奉系不满,碍于当时的形势和直皖大战后休兵养息的需要才最后妥的协。在战后,直系大佬曹锟发觉,他慢慢无法有效地对中|央政|府行使影响权了。单靠一个内务总长张志潭,无法在内阁扭转局面。
这时候,张汉卿派出的人来了,和他达成一项协议:以放弃交通部、财政部这两个他梦寐以求的内阁职务,换取他对西北人民军在陕西变局的承认。这个时候,西北人民军连同奉系原驻陕西的分支许兰洲部队,已经成功地渗透进渭河以南。所缺的,就只是直系的一个承认而已,因为按照当初的约定,陕西南部,应由直系控制。
这是继西北的辉煌之后,人民军再一次露出的狰狞。贫瘠的西北,已经容不下现有的人民军的野心了。对这两个总长的得失,张汉卿看得很开。
除了东北、西北和关内的津、唐、秦,奉系暂时对国内其它省份伸不进手去,也就对管理这些地方的民生及基建不感兴趣。最关键的是,对一个财政拮据的中|央政|府而言,这些部的作用微乎其微,远不如闷头大发财来得实惠。能舍名而得实,这个买卖张汉卿、张作霖都愿意干。
对曹锟却不然。一边是到嘴的肥肉,一边是群雄逐鹿的陕西,曹锟有些犹豫。可是当身边一位不满吴佩孚的智囊随意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想法:“陕西的乱局,都是那位吴大帅搞出来的,大帅掺和着做什么,赶紧拿到两个总长才是要务!”
曹锟称善,就决定了叶、周两位交通系骨干的职务变动成为定数。
轻描淡写之间,两位内阁大员的职务就被交易了,这给了梁炎卿很大的触动。曾经在政坛上呼风唤雨的交通系,在强权政治之下,真的什么都不是。
张汉卿不无得意地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会愿意和叶家用婚姻来结盟吗?不期然地,他看向梁九小姐,回应的是一双异样的眼光。
梁老头也在这个时候不期然地看向两人,也露出了异样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