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醫手迴天-第396章 新項目分享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老板,拍卖会动手的话,警察一旦介入调查,我们很有可能会暴露,所以我才拍品上面动了手脚,陈长寿买走的那个是真的,警方找了它很多年你说……”
这下唐泰就明白助理的意思了,他们完全可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到那时唐泰再过去刷一波好感,恐怕陈长寿还真会对他死心塌地的了。
这样唐泰也不用总想着,怎么才能除掉陈长寿。
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真是遗传了他爸优秀的基因,做生意如此的厉害,前几次都以为他撑不下去了。
没想到最后还是都爬了起来,这种顽强的生命力还真是让人佩服。
“好,就按照你说的这么办。”
重生奋斗日常 弦歌雅意
一槌定音,唐泰实在是有些害怕陈长寿成长起来的速度,再放任他这么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在他之下了。
永绝后患的办法就是让陈长寿彻底的没有翻身的力量,这样他才能安心。
龙佛妖神录
“喂?110吗?我举报,有人私自买卖文物,你们现在能过来看看吗?地址就在xxx。”
唐泰没有任何心里负担的挂了电话。
“喂,先生你能不能……”
警察那边反而一脸懵逼,就这种没头没脑的举报,他们一年不知道会接到多少个,很多都是为了报复自己的仇人,所以才打了这么一个电话。
所以后面他们再接到的时候,就会仔细的查问清楚,都有浪费时间跟警力,其他真的需要帮助的人就被耽搁了。
“头儿,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现在口风这么紧,还不是只能去看看。”
秦风一脸无奈,最近这种恶作剧的实在是太多了,但无奈现在是上面严打的时候,哪怕是恶作剧也只能去看看。
带着二队的人,秦风不到半小时就赶到了陈长寿的别墅。
此时的他现在还在被窝里睡觉,昨天又自己在家里喝多了,直到早上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谁啊?一大早就敲门干什么?”
刚开始陈长寿动都懒得动弹,谁没事儿会这么早敲他家的门,所以本能的就觉得肯定是别人搞错了。
可没想到没有人搭理他,反而敲的更加起劲了,没办法陈长寿只能从被窝里爬出来开门。
刚刚准备训斥两声的陈长寿,一开门就被外面的情形给吓坏了。
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这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刚才在外面敲门的是警察了。
“那个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不知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刚开始秦风对陈长寿着实不满,他们敲了至少有半个小时了,陈长寿才姗姗来迟,而且用的还是一个这么蹩脚的借口。
瞬间就轻看了陈长寿几分,直到进去以后看见满地的空啤酒瓶,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
“陈先生是吧?有人打电话举报你,说你买卖文物,所以我们现在要对你的整个房子做一个仔细搜查可以吗?这是搜查令。”
听到这里陈长寿只觉得好笑,他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居然有人举报他买卖文物,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可以可以,我绝对配合检查。”
这俗话说得好,人正不怕影子歪,陈长寿根本没做的事情,自然也不怕这些人检查。
于是就自己一个人慢悠悠的跑到沙发上躺着,毕竟他昨天晚上确实喝的有点多,整个人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太清醒。
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叫秦队长。
“队长,整个屋子所有的房间我们全部都搜过了,就只有这个花瓶有点像,其他的全部都是塑料的。”
“我看看。”
接过来一看,秦风也说不好这个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只好让局里再派了一个专家过来,同时他打算诈一诈陈长寿。
直接把人从沙发上面叫起来,把东西丢了过去。
“陈先生是不是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东西?”
吓的陈长寿一个机灵,还以为秦风他们真的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赶紧爬起来一看居然是他昨天晚上买的那个六十块的花瓶。
一脸不在意的来了一句。
“哦,这个啊,这个就是一个仿制的,我才花了六十块,你看这个收据。”
昨天那个慈善拍卖会还搞的有模有样的,最后陈长寿去拿东西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个收据。
当时陈长寿只是随手接了过来,就揣口袋里了。
“陈先生,我们不能确定这个是真是假,可能还要耽搁你一点时间,你看可以吗?”
这要是换了一般人,听到这里早就跳起来了,秦风也摸不准陈长寿的脾气,所以说话之间也客气了不少。
“没关系,你们可以叫个专家过来,我先睡会儿,实在是头疼的厉害,要是有结果了就叫我行吗?”
“没问题。”
秦风也没想到陈长寿这么好说话,直接就把那个专家给带了过来。
一个六十岁的老人缓慢的把花瓶给抱了起来,仔仔细细的研究了半个小时,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花瓶就是假的,不用再说了,只是仿制的技术比较高,还做旧了所以蒙骗了一大部分人。”
“好的,谢谢教授。”
“你们验看了?”
陈长寿起来后就看见秦风带来的人已经都走了,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在哪里。
估计是没好意思叫醒他,所以才一直在这里等着他。
“对不起陈先生,我们局里的专家已经看过了,证实你这个是假的,这次是我们搞错了。”
秦风有些愧疚的说了一句,看来他们这次又被人给耍了。
“没事儿,我可以问问是什么人举报的我吗?”
“这……”
看着秦风吞吞吐吐的样子,陈长寿就知道他肯定有些为难。
立马就给了他一个台阶。
“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反正我行的正坐的端,也不怕你们来查。”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人是用共用电话打来的,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打的。”
听到这里陈长寿反而释然了,要是对方真的蠢到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那还真是让陈长寿有些失望了。
这样就没得玩了。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为难秦警官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好的,我就告辞了。”
看着秦风离开的背影,陈长寿不免陷入沉思,这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搞他呢?
最重要的是,他这个住的地方,也就几个人知道。
威子肯定不可能,唐泰也不可能,那剩下的就是曾萱跟唐晶还有江燕了。
“威子,你帮我调查一件事儿。”
那些警察一开始就把花瓶拿了出来,看样子他们是早有准备,其他的东西他们甚至看都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