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llf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表小姐 吱吱-第一百八十二章 夜話閲讀-0xku4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施珠还没有出阁,按理她就是施家的人。若是施家出事,她也逃不了。
端看这门亲事镇国公府怎么处置了。
军旅之孤狼
温征在旁边听着,想着那天去江川伯府听了一耳朵的话:“镇国公原本就瞧不上施家,施家出事,说不定最高兴的就是镇国公了,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施家想把姑娘嫁过去,那是做梦!”
不过,这件事不管怎样都与他无关,他也只是个看热闹的人罢了。
温征没有多想。
没过几天,大皇子和陈珞就被皇帝接回了京城。
大皇子因为伤势颇重,暂时闲赋在家里,陈珞则很快就掌管了金吾卫,还把从前在龙骧卫的旧属魏槐也带到了金吾卫。
二皇子不好明着恭喜陈珞,写了信给陈珞。
陈珞这两天被前来探病、问候的围得水泄不通,看了二皇子的信嗤笑不已,对以长随身份跟在他身边的刘众道:“我要是皇上,也瞧不上他。皇上把金吾卫丢给了我,那是器重我吗?那是没有办法只好捏着鼻子认了罢了。皇上不等大皇子的事平静下来再找借口置办我都是好的了,二皇子还做梦我能升迁呢!”
刘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道:“若是二皇子真的做了皇上,那也是臣子的福气。”
的确。皇帝要是傻一点,做臣子的也自由些。
陈珞没说话,把二皇子的信烧了,让刘众给二皇子回了封信,问二皇子有什么打算。
二皇子现在的确很为难。
淑妃娘娘不知道怎么想的,以为大皇子折了,二皇子被皇上不喜,三皇子的机会就来了,这些日子上窜下跳的,皇上也睁只眼闭只眼的,让二皇子凉透了心的同时心生不安,甚至和皇后娘娘商量,要不要逼着皇上立他为太子算了。反正庆云侯府的势力已暴露一角,被皇上抓住了把柄,与其被动被皇上责罚,不如主动出击。
皇后娘娘也有此意。
她原来就不太瞧得上皇上,觉得他没有德行。几十年夫妻过下来,就更觉得皇上是个忘恩负义之辈,夫妻感情早已成了笑话。
皇上的死活她都不关心,只想让儿子能继位,免得薄家这么多年的付出白白浪费,自己这么多年忍气吞声没有了意义。
她去商量庆云侯。
墓域 云泽天琪
残境 叶寒枝
庆云侯却觉得还不是时候。他道:“大家都觉得三皇子有机会,可你我都知道,皇上是想立七皇子的。不然他也不会心心念念地要折了大皇子,还把陈珞也拖下了水。淑妃这样蹦跶不了多久了,你们千万要沉住气,不可自乱了阵脚。
“至于私下调兵的事,我们好歹是救了大皇子,皇上不会在明面上追究的。
“况且皇上不喜薄氏,不管我们有没有私下调兵遣将,他都不会喜欢薄家,既然如此,不如大家各凭手段,看谁斗得过谁?”
狂少诱宠小娇妻 松子糖
说这些话的时候,庆云侯神色坚毅,目光冰冷,有种志在必得的气概,让皇后娘娘不由信服有加,回去之后告诉二皇子:“只要薄家还在,你就没事。你若是乱了,薄家肯定得乱。”
二皇子颔首,准备冷眼旁观,看其他人汲汲营营。
倒是原金吾左卫都指挥使石磊带了重礼笑嘻嘻地来向陈珞辞行。
“真是没有想到啊!”他摸着头顶道,“我自诩是你的老大哥,没几天,你居然就把我给顶走了。不过这样也好,我正好离京,讨了个广西总兵的差事,去广西呆上几年。说不定我乐不思蜀,就不回来了。”
陈珞越发觉得如今的皇家亲卫是一团糟了。
不然石磊也不会离京。
要知道,他的胞弟在阎诤那里当差,闽浙边境就靠着阎诤这根定海神针在那里镇着了。皇上再糊涂,也不可能不顾及闽浙那边的战事。
石磊能抽身离开,肯定是得了高人指点。只是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也趁机离开?
陈珞把四个卫所的事交给了魏槐,自己则带了大栅栏的烧饼和王二麻子辣酱去了王晞那里。
王晞被窗户上石子的撞击声惊动,推窗看见陈珞忍不住抱怨:“你就不能正常点。总是这样半夜的翻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梁上君子呢!”
“我这不是白天没空吗?”陈珞说着,把烧饼和辣酱递给王晞,并道,“我还没有吃晚食,你要不要加一点。这王二麻子家的辣酱是我刚听人说的。说这人是贵州那边的人,做的一手好吃食,也是家传了几代的手艺。在那边得罪了人,跑到京里来开铺子,不过短短几年,已经名声在外了。他那铺子靠近金吾卫的衙门,金吾卫的人常去光顾,我这才知道的。”
王晞把酱给了白果,让她去装一些过来,还吩咐她去把炖在灶上的人参乌鸡汤端碗过来给陈珞,还道:“吃饼怎么能没有汤?这汤我让人在灶上炖了七、八个时辰了,撇了鸡肉,只要碗清汤,味道非常的鲜。”
山海封界 吹煙不抽
十字架上的骷髅 凯丝·莱克斯
陈珞和王晞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鸡汤端了上来,陈珞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端了鸡汤就喝,而是道:“我小的时候,母亲隔三岔五就进宫,父亲呢,一年四季见不到几面,都是府里的仆妇们服侍我。我记得当时我有个小厮,不过五、六岁的年纪,被挑到我身边,做事都做不好,常常被我屋里的嬷嬷训斥。他母亲就常常偷偷来看他,不是怀里兜几块饼给他,就是悄悄地带碗汤给他,每次见了还安慰他,让他好好当差,用心当差,等长大了就好了。
“我那时就很羡慕。什么时候有人也惦记着我一口吃的就好了。
“我以为做父母的,就应该像她这样。”
没想到,他的母亲从来不管他吃喝,却在关键的时候帮他出头,给他争了个金吾卫都指挥使的职务。
是他理解的母爱太狭隘,他才会总觉得不满足。
如今看来,他母亲也不是不爱他,只是与别的母亲爱儿子不同而已。
他望着王晞,觉得有些说不出口。好像说出了口,他就承认了自己盲目而冲动似的。
王晞却朝他眨了眨眼睛,笑道:“寻常人家,自是由母亲照顾吃穿住行,可像长公主这样,既然吃穿住行都有人帮忙,不免有些疏忽。这也与个人有关。像我大哥,就特别喜欢身边的人亲力亲为的照顾他。可像我二哥,若是我母亲这样照顾他,他恐怕要吓死,觉得我母亲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他去办了,不然明明是仆妇们都能做到的事,为何要劳驾我母亲动手。
“说来也可笑。
“我二哥因此决定暂时不定亲。要等他中了举人,有能力使婢唤奴之后再成亲,不然成亲之后媳妇还要做妇仆们的事,他也太没有面子了。”
陈珞笑了起来。
王晞道:“所以说,你也不要想得太多。这样不好吗?你看长公主,满京城有几个人活得比她年轻、恣意、快活。”
她这是委婉地劝他不要管长公主的私情。
陈珞听出来了。
他颇有些诧异地望着王晞。
很多女子都以此为耻,劝他不要管的,王晞还是第一个。
他想了想,道:“为何?”
王晞觉得陈珞之所以和长公主不亲近,与长公主的私情有很大的关系。她不由笑道:“我是觉得因为其他人也未必不像长公主这样想,只是没有长公主这样的权势,也没有长公主这样大胆。可你看我,我家里能养得活我,都怕我受了委屈,有儿子还想给我招赘呢,更何况长公主。”
上天梯
陈珞一愣,道:“你们家要给你招赘吗?”
王晞抿了嘴笑,道:“怎么可能?我大哥和我爹同意,我祖父和我祖母同意,我叔祖父和叔祖母,还有未来的婆家也不会同意啊!而且我觉得和父母在一起住住还好,若是以后子孙入了王家的家谱,分王家的产业,我嫂嫂心里肯定不痛快。我又何必为了几个钱财弄得家里不和呢?”
“你未来的婆家?”陈珞听了心情顿时有些浮躁起来,道,“你家里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王晞不以为意地笑道:“这有什么难的?我家里姻亲众多,随便找一家都知根知底不会太差。想成亲,随时可以。不过是我母亲担忧人家有所图而来。可这婚事,谁又不是有所图呢?不是图长得好,就是图家境好,要不就图人有才学。”
她母亲是受了太多的磨难,总觉得纯粹些更好。
陈珞好半天没有说话。
王晞就推了推他面前的汤碗,道:“你快点喝了吧!虽说这天气还不算太冷,可也不热了,再过一会儿鸡汤就不好喝了。”又说起她这几天听到的流言蜚语,“大家都说你们家会和施家退亲,是真的吗?施家真的定了罪抄了家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光头萌夫 木圣玥
陈珞定了定神,端起鸡汤像喝酒似的一饮而尽,道:“谁知道呢!陈璎的婚事我母亲没有插手。但施家的确是被定了罪抄了家。过些日子就会被押解进京了。”然后他奇怪道,“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还是施珠又闹腾了?她从前谁都瞧不起,突然落难,以她的心性,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接受的。
“永城侯府对她应该也不会太客气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