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九十五章 繼任城主一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风鹤楼……是怎么回事?”凰久儿神情暗然的垂下双眸,清风不肯说,她就直觉这事或许跟自己有关。
“不必担心,都过去了。”墨君羽低笑着说,说的轻松,也说的淡定。
这个决定是他做的,跟久儿无关,但说出来,她肯定会因此自责,他不想。
但,越是这样,凰久儿越是觉得不寻常。
“墨君羽你又骗我。”
“呃,久儿我……不是……好吧,我告诉你。”墨君羽妥协,幽幽道来,捡了不是重点的重点,连骗带糊弄的搪塞过去。
“就这样?”凰久儿怀疑的眼神望着他。
这厮说他想当城主,然后就将人给招了回来。
但怎么那么的让人不信呢?
如果是这个原因,清风干嘛不肯说?
墨君羽十分诚恳的点头,“就是这样。”
“墨君羽。”突然,凰久儿脸色肃穆的望着他,墨君羽闻言立马乖宝宝式的微笑回望着她。
只是,在唤了他一声之后,凰久儿立马换上漫不经心,“姐,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还不说实话……想必知道这事的人应该挺多的……你说我去问墨林他会不会说?嗯?”
墨君羽脸上的笑有丝僵硬,“久儿,我……”
“怎么?还不说?”
“说,我说……”墨君羽无奈的伸手搂过她,这次是真的什么都告诉给她。
凰久儿听后内心是震撼的,愣了半晌才回过神,将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的低声沉吟,“你真是个傻子。”
“不,没有你我才会是个傻子。”一个没有灵魂的傻子。
“墨君羽……”凰久儿抬起小脸,柔情的看着他。
女 总裁 的 上门 女婿
墨君羽心中一动,低头吻上了她。
许久,才放开。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沉默着。
直到……凰久儿突然想起星儿说的男人当宝贝的第三条腿,好奇心跑了出来。
她从他怀里挣脱,开始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将墨君羽全身都打量了个遍,也没瞧见那个宝贝在哪里。
难不成长在后面?
她百思不得其解。
墨君羽被她看的心底发毛,忍不住出声问道,“久儿,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
他有钱又有色,图哪个都可以。久儿要说是,他可以立马全部都送给她。
凰久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语速不紧不慢,语气不咸不淡,语音不轻不重,慵懒的说:“我只是在看你的第三条腿在哪里。”
噗……墨君羽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口中的茶水,没来的及咽下,被她这句惊悚的话雷的全部喷洒而出。如雨瀑般,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久儿,你到底知不知道男人的第三条腿是什么?嗯?
凰久儿也惊呆了,第一次见墨大公子这么失态。看来这个东西真的是对男人很重要。
她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墨君羽,见他用帕子擦嘴,又整理干净衣服上的水渍,转瞬间又恢复他优雅、矜贵的公子哥模样。
凰久儿却越发的好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让他们这么宝贵。
冷璃不惜毁约也要保住,而墨君羽只是听她说了一嘴竟连自己的形象都顾不上。
墨君羽神色有丝尴尬,偷偷瞄了一眼仍然好奇的凰久儿。他突然觉得今天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这个梗估计很难过去。
他端正好坐姿,腰杆也挺的直直的。以尽量平稳而又懒懒的语气,慢条斯理的说,“其实,这个腿久儿若是想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看了,他就是久儿的了,久儿就得对他负责。”
凰久儿一愣,感觉越发糊涂了。“这个东西是你的,我拿着也没用吧,怎么看一眼就得归我了呢。?”
墨君羽薄唇浮上一丝意味不明的笑:“这个东西可是非常有用的,久儿想不想试试?嗯?”
冥夫惹不起 观江汪
凰久儿拧了拧眉心,虽然她很好奇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是看墨君羽那不怀好意的笑,心里总感觉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想了想她还是拒绝了,“既然是你的,那我就不夺人所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墨君羽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好可惜,不过久儿还小,总有一天他会让她明白,他的第三条腿到底对她有没有用。
来日方长,不急。
那一天总会到的,他很期待。
……
一座城没有城主,就像一个家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是会乱的。
既然是墨公子除掉南宫翎,那么理应由他来当城主。
可是,自那日后,一直都没有墨公子即将登位,继任城主的消息传出。
这一天两天还能等,但是十多天都过去了,泽丰城的百姓开始惴惴不安,惶恐度日。
所以有人计划书写万人书,请求墨君羽继任泽丰城城主。
当这份长达十八米的万人书呈现在墨君羽面前的时候,他正拿出墨夫人一年前给久儿准备的衣裳,含情脉脉的站在芳菲院院中,眼巴巴的等着凰久儿换好新衣裳后,他能第一欣赏。
“公子,这是泽丰城百姓请求公子继任泽丰城城主的万人书。”墨林双手捧着黑花梨木托盘,盘中一叠厚厚的卷轴,仿佛有千斤重。
墨君羽看着托盘中的万人书,深邃的凤眸里沒有任何情绪。
穿越之纷乱三国 两面体
当初之所以想反了南宫翎,是想告诉久儿他并不止是个商人,凡是她想要的他都能为她做到。
但久儿似乎并不在意这些,那他当这个城主还有何意思。
当了城主就得处理城中事务,那他不是没什么时间陪久儿了。
这种只会耽误他跟久儿弹琴说爱的事。
他不要!
朝墨林摆了摆手,“放在一边吧。”
久儿也差不多该好了吧?突然有点慌,怎么回事?
话音一落,果然那紧闭的就门开了。
替天剑 赵麻子
墨君羽眼神直直的盯着凰久儿,心脏蓦地露跳了几拍。
高跟 君言
他就知道久儿穿上这身衣服,一定是惊艳到令人想要尖叫的程度。
妖艳的红色浓而不俗,艳而不庸。魅中带纯,妖中带俏。
裁剪得体,流畅的线条,将她窈窕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
肩若削成,腰若约素。
白皙的肌肤在红色的映衬下更加白若凝珠玉露,两两相得益彰。
一头长发倾泻而下,垂至腰间。头上珠钗轻轻摇曳,耳带明月环缓缓摆动。
与其说这件衣服是为她量身而做,倒不如说是她将衣服穿出了灵魂。
墨君羽抬手捂住胸口,那里跳的太狂躁,他怕自己压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