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笔趣-第四百六十五章 晚餐分享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这会儿她总算明白自己之前是怎么回事了:之前梦到王寅的时候那种感觉出现过。。。
完了完了,我刚才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简直羞死人了。。。
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寅哥一定以为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了吧?!
程凌雪啊程凌雪,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
鬼后 晤望
想到这里程凌雪顿时就急了,拼命扭动身体想要从王寅怀里挣扎出来然后赶紧跑掉:已经没脸再呆下去了!
“丫头,别动。”王寅见状把她又往自己怀里揽了揽:“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去想,安安静静的坐会儿。。。”
结果被王寅这么一说程凌雪反而安静下来了,王寅的这句话仿佛带有某种魔力一般将自己刚才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给除去了。。。
程凌雪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任由王寅抱着,没有再挣扎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音乐已经停了下来,此刻程凌雪感觉屋内只剩下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了。。。
不对,不光是自己的。。。
程凌雪此刻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王寅强筋有力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声交织在了一起,两种声音慢慢地融为了一体。。。
这一刻程凌雪忽然觉得这样被王寅抱着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随即便放空了大脑静静的享受了起来。
“让这一刻,成为永恒吧。。。”程凌雪心里默默地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召唤三国萌将
“咕噜。。。”程凌雪的肚子发出了一阵小声的抗议,这份温馨的感觉瞬间便被打破了。。。
“呀!”程凌雪当即一把推开王寅,转过身捂住了脸。
“这次丢人算是彻底丢到家了。。。”程凌雪顿时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过也没办法啊,她中午吃过饭之后到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吃呢,而且刚才虽说是吃了点东西可是吃的实在是太慢了,导致最后程凌雪其实根本就相当于没吃东西。
毕竟刚才她吃过的口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那些东西对于她的饭量来说塞牙缝都不够呢。。。
“行了,别害羞了。”王寅拉着她坐回了桌子前面:“赶紧吃吧。”
“嗯。。。”程凌雪红着脸小声的应了一句,随即便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嘴里。
只是随即程凌雪便皱了皱眉:有点凉了。
“怎么,不好吃?”王寅疑惑的夹了一筷子尝了尝:“原来是凉了啊。”
随即王寅便直接把桌子上的菜全都收了起来,又重新放上了一套热乎的。
“谢谢寅哥。。。”程凌雪红着脸小声的说了一句,拿着筷子又慢慢的吃了起来。
伏天 氏
只不过这会儿程凌雪的心还是砰砰地跳的厉害,往日最喜欢的肘子和烧鸡此刻吃在嘴里也是没啥滋味了。
主要是一想到自己之前的样子后程凌雪就是一阵羞恼,总感觉自己在王寅心中的形象彻底的给毁了。
可是王寅现在这幅样子程凌雪完全看不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心想问吧可是这种事情怎么问的出口啊?!
搞的程凌雪现在除了忐忑就只剩下忐忑了。。。
“怎么又不吃了?”王寅看到程凌雪拿着筷子在那里发呆,顿时又疑惑了。
“啊。。。没。。。没什么。。。”程凌雪闻言惊了一下,随即赶紧放了一块肉到嘴里使劲的吃了起来。
她这幅样子王寅一看就知道不对劲儿了,琢磨了一会儿后王寅开口了:“那个。。。丫头啊。。。你现在会这样也很正常。。。”
听到王寅说话程凌雪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他,只是听了一会儿后就绝对不对味儿了。。。
王寅以为程凌雪是被自己之前的反应给弄的害羞了,所以便没心没肺的给她在那普及起了青春期的一些常识。。。
程凌雪听着听着感觉自己的脸上又能烧开水了:不是,寅哥,你怎么又给提起来了?!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真的合适吗?!你是打算让我羞死吗?!
“其实没啥,你不用多想。”王寅看她脑袋都快扎到胸口上了,便安慰道:“行了行了,不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吃饭吃饭,不然一会又凉了。”
程凌雪闻言顿时送了口气:总算是停下来了。。。
不过想到刚才王寅那句‘虽然我也很乐意,不过过早破身对你身体不好’程凌雪顿时心中又是一暖:虽然这话听上去嗯。。。有点奇怪,不过可以看出寅哥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在程凌雪看来若是王寅只是贪图自己的身子的话刚才自己都那样了他肯定直接就继续下去了,王寅能生生的忍住没动自己,可见心中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感受的。
程凌雪可是知道的,男人遇到这种情况很少有能这样忍下来的,可见自己在他心中还是很重要的!
不过随即程凌雪又皱起了眉头:可是听说男人这样忍着好像对身体不好,寅哥这样会不会把自己给憋出点什么毛病来了?
嗯。。。他是仙人应该没事吧。。。
对了,寅哥不是有个包治百病的神药么?
对!大不了要是真的憋出点啥毛病来到时候吃点那个神药就好了,皇后娘娘那么厉害的病都给治好了,想来寅哥这应该也没问题!虽然那药贵了点,不过反正他也不缺钱。。。
想通了之后程凌雪便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顿时便对着桌子上的肘子和烧鸡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没办法,实在是太饿了。。。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王寅看她一会儿傻笑一会皱眉的,现在可好,直接低头猛吃了。。。
“来,喝点酒润润嗓子。”王寅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冲她示意道。
这种酒都不到二十度,以程凌雪的酒量来说这玩意跟饮料差不多了,王寅倒也不怕她再喝醉了撒酒疯了。
“嗯。。。”程凌雪闻言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诶?寅哥这酒好甜啊?”
程凌雪一口下去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感觉这东西一点都不像酒,反而酸酸甜甜的跟饮料差不多。
“这是一种果酒。”王寅冲她笑了笑:“当然是酸酸甜甜的了,主要是你这丫头每次喝醉了都撒酒疯,我怕到时候场面有点控制不住,嘿嘿。”
王寅的作死之魂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好好的气氛被他一句话给整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