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rb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六百九十章泄憤推薦-t8mp2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腹议了一下,看着陈婕淡然优雅的模样,轻轻地吁了口气。
人家一个女人都不在意那天的事情,自己又何必迟迟无法释怀,不就是稀里糊涂的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没有,皇嫂误会臣弟了,臣弟酒量不佳,有些上头,急着回去安歇。”
陈婕收回了意味深长的目光,弯下柳腰提壶给柳大少倒了一杯温茶。
“妹夫,喝杯茶醒醒酒,哀家有事找你商议一下。”
“这……….好吧!皇嫂有什么需要臣弟帮助的,但说无妨。”
“是关于皇儿的事情,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等到了地方哀家再与你详谈。”
柳明志迟疑了一下,屏息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未有什么危险的气息,有些不太情愿的点点头。
看来陈婕并不知道自己与李晔刚才发生的事情。
找自己只是她自己的意思,而非李晔授意想将自己引到某处。
異能者 文二少
否则纵然自己感受不到危险,周围的一些有关司探子也该给自己有所提示了。
“好!”
车轮滚滚,两人相对无言。
柳明志默默的喝着茶水,陈婕不开口,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不能问她对自己那天的表现还满意吗!
如此,只怕陈婕敢毫不犹豫的给自己来一巴掌。
毕竟虽然发生了那种事情,却神志不清,对陈婕的深浅可谓一无所知。
还是不要轻易的试探锋芒为好。
当马车停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昏暗了下来。
何为武道 语者忘川
车厢内两人已经看不清彼此的神色,只有模糊的人影映入眼帘。
车辆停稳柳明志迫不及待的跳下马车,看着眼前有些熟悉的太子府,下意识的看向了被高瑾搀扶下马车的陈婕。
“皇嫂,这是?”
“今日你尚未入宫之前,哀家听皇儿说你可能很快就要赴北了,时间有限,说不准你哪天就走了,眼看着天色迟暮,哀家又不能将你在宫门封闭后继续留到后宫商议此事,于是便借口回昔日的府邸小住几日,邀你商谈一下皇儿的事情。
请吧!”
柳明志目光谨慎扫视了一下周围寂静的街道,无奈的跟在陈婕身后朝着太子府赶去。
一进府门,太子府中幽寂的环境令柳明志哪哪都不自在。
虽然李晔尚未有子女,可是太子府不能连下人都没有吧。
实在怪异。
数盏茶功夫左右,柳明志看着跪坐在对面给自己沏茶的陈婕,目光有些诧异。
“皇嫂,太子府为何如此冷清?下人们呢?”
陈婕倒茶的动作一顿,俏脸满是酸楚的笑了笑:“哀家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小住几日,为了避免睹物思人,该遣散的都遣散了。
在宫里的这几年,早已经习惯了僻静,听到喧闹就头脑发昏。
或许也是哀家怕触景伤情吧!”
柳明志接过陈婕递来的茶水,神色复杂的点点头。
“虽然有些俗套,臣弟还是劝皇嫂节哀。”
“两年了,哀家也放下的差不多了,再难受又能如何,先帝也不死而复生。
王妃小老婆
哀家起码有皇儿跟芝瑶陪着,比起宗人府的一些母妃不知强上了多少倍。
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皇嫂看开就好,不知道皇嫂想找臣弟商议什么关于陛下的事情?”
陈婕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茗,颔首思索了一会。
“哀家说之前还是你先说说你怎么了吧,街道上哀家看你魂不守舍,身影潦倒不已。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怎么了?是不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到你了?”
柳明志脸色一僵,本来都快压下来的烦心事想不到陈婕又提及了出来。
浅尝了一口茶水,柳明志盯着手里的茶水目光逐渐的阴沉了下来,脑子里全都是前日后宫酒水的算计跟李晔在御书房说的那些话。
想着想着,柳明志的手臂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良久,柳明志将手中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目光幽幽的望着对面凤眸中满是疑惑之色的陈婕。
“皇嫂,府中真的没有人了吗?”
“真的没有了,除了高瑾带人定期来打扫一下,如今的太子府平日里不过是一座空宅而已,妹夫你问…….”
陈婕说着说着神色一愣,怔然的看着目光幽幽的柳大少,娇躯下意识的朝后缩了一下。
“你…….你什么意思?”
柳明志轻轻地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皇嫂不是说想让臣弟帮你解决一些关于陛下的事情吗?”
“对…..对啊!”
柳明志直接站了起来,朝着陈婕逼近了过去。
陈婕似乎明白了什么,本能的朝着后面退缩而去,凤眸惊慌的看着朝着自己靠近的柳明志。

“你………..妹夫你要干什么?你冷静一些,可不要乱来,哀家是皇太后,是你的皇嫂。”
柳明志猛然弯腰,探身伸手将陈婕的皓腕握在了手里,微微用力一提。
蕩天 向辰
陈婕比起齐韵,齐雅众姐妹来说,真的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
柳明志身为半步先天的境界,纵然是微微用力,也不是陈婕一个弱女子能够反抗的了的,轻而易举的就被柳明志从地上提了起来,强硬的拽到了的自己的面前。
陈婕看着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柳明志,娇躯不由自主的发颤了起来,雪白的玉颈不停的滑动,吞咽着因为紧张而生出的津液。
虽然跟面前的这个男人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发生过了一次并非你情我愿,情到深处自然浓的苟合之事,陈婕的芳心还是颤栗不已。
身为一个女儿家的羞涩加上寡妇的身份,以及对亡夫李白羽的感情,陈婕还是无法坦然接受接下来这个男人可能要对自己所要做的一些行径。
“你好大的胆子,快放开哀家,你要干什么?
柳明志你冷静一些,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哀家可是你的皇嫂啊!”
“呵…..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皇嫂也不是尚未出阁,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了,臣弟要对你干些什么你不清楚吗?
殿下給力點
再说了,你仅仅只是本王的皇嫂吗?
咱们是什么关系,不用本王多说了,你心里应该比本王还要清楚吧!
巅峰仙途
本王本来都打算将那日宫里发生的事情尘封起来,再也不对任何人提及,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此事一样。
奈何你自己非要再次送上门来。
两年前你不是很大胆吗?不是要赤身裸体对本王投怀送抱吗?
本王没有动你,不过是因为本王恪守本分,不想做那不义之人,可是你又是如何对待本王的?还用本王仔细的给你回顾一下那日的事情吗?
陈婕?你真当我柳明志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呢?”
御书房中因为李晔提及兵权一事,两人心不在焉的不停对饮,具体喝了多杀柳明志都不清楚了。
将近一个时辰过去了,酒意难免上涌。
陈婕如今当着柳明志又一次提及了为何如此烦恼孤寂,柳明志回想起这些年自己对朝廷的所作所为。
传奇全职者异界纵横
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浮现起怡安宫中先是陈婕对自己下药的行径,加上李晔今日旁敲侧击想要收回自己权利的话语,难免有些心火上升。
自己对李晔可谓尽了一个长辈,一个臣子全部的努力。
可是竟然换来了君王所不容的结果。
怎么能让柳明志装作安然无恙。
人心皆是肉之所长,柳明志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神仙中人。
我是如何对你李家皇室的,你李家皇室又是如何待我的?
公平吗?
越想柳明志的脑子便越是混乱。
看着陈婕惊慌失措的绝美容颜,柳明志呼了一口浓浓的酒气,不顾陈婕的挣扎,抓着陈婕的皓腕朝着屏风后面走去。
“妹夫!柳明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盛世繁華之淺笑嫣然
柳明志转头冷冷的看着奋力挣扎的陈婕,微微用力将陈婕揽入了自己的怀里,低头俯视着陈婕惊慌难耐的凤眸。
“淫乱后宫的黑锅本王可不能白白的就这么背上了。
你不是想要握住可以置我于死地的把柄吗?
本王成全你,给你这个机会!
一次淫乱后宫也是淫乱后宫,本王不介意再来一次。
反正都是死罪,本王何惧之有。”
柳明志说完直接将挣扎不已的陈婕拦腰抱起,搂着娇躯朝着屏风后走去。
途中顺势熄灭了房中刚刚点燃不久的烛火。
房中登时昏暗了下来,只有皎洁的月光从窗缝透入,令房中隐隐约约还可以看清些什么。
片息之间,安静的房中传出衣帛碎裂的动静以及隐隐带着不甘的娇媚音符。
屋外亭中,高瑾听着传入耳畔充满暧昧的动静,脚步不停的走动着,目光不时地看向传出动静的房间。
犹豫再三始终没敢上前打扰。
不是高瑾不忠心,而是高瑾脑海中全都是不久前二祖宗钱路意有所指的那些话语。
主人到现在都没有喊救命,应该是自愿的吧?否则为何邀请并肩王来这无人问津的太子府中会面。
高瑾最后看了一眼正房的位置,悄然退了下去。
月上中天。
云消雨歇,房中充斥着挥之不散的春意,灯火再次亮起来。
柳明志倚靠在床头,看着陈婕裹着锦被羞怒不已的娇怒姿态嗤笑了一声。
“看不出来啊,平日里如此端庄贤淑,气质高雅娇柔伊人的皇嫂,疯狂起来比起潘金莲潘大美人来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