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w3y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30 他就是那隻被咬的雄獅推薦-0xf89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当李峥上到12层找林逾静的时候。
想不到,开门的是林想叶。
“这就搬进来了?”
“哈……就搬进来啦。”林想叶咽了口吐沫,理着领口开了门,“刚刚在换衣服,不好意思……”
“那是我打扰了……”李峥咳了一声走进屋来。
林逾静这会儿正坐在乱糟糟的床边低头穿鞋,头也不抬说道:“哄完了?”
“是在讨论学习……”李峥有气无力地坐上了床,“不行,我不想说了,我要吐了……”
“学吐了?!”林逾静惊讶起身,甚至有些狂喜,“你也有今天!”
“不要再说了。”李峥汗颜低头,“以前倒也不是没连续学习过这么久,不过是按照我自己的节奏来的……跟归见风一起好像突然上了快车,末日狂奔一样……”
林逾静抱胸骂道:“那你还不来找我救场?”
“一言难尽……先下去吃饭吧?”
“嗯。”林逾静说着一跃而起,满脸期待地在李峥面前摊开双臂。
“嗯?”李峥想了想,眼儿一瞪,起身深情款款地张开双臂,“虽然很突然,但法式真空吸随时准备着。”
“啊啊啊啊……”林想叶捂脸退后,透过圆规那么宽的手指夹缝说道,“我没看到,我没看到……”
“起开,起开!”林逾静抱身骂道,“谁要这个啊,你就没发现我有什么不一样?”
“嗯?”李峥上下打量了一圈,“没啊。”
“生气了!”林逾静瞪着眼睛使劲揪了揪领口。
林想叶见状赶紧凑了过来,一个跳步亮身道:“你再看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李峥呆呆摇头:“好像也没长个啊……”
“啊……”林想叶绝望捂脸,“救不了你了。”
“没发现我们换衣服了吗?”林逾静哼声道。
“啊。”李峥老老实实点头,“没有发现。”
“……”
“不气不气……”林想叶拉着林逾静的胳膊劝道,“男生都不会注意这些的,至少他老实……”
“就气就气!”林逾静委屈跺脚,“这周他要哄我的,结果全去哄归见风了……下周我就没这个待遇了啊。”
“也是哦……”林想叶赶紧冲李峥使眼色,“至少点评一下啊,喂……”
李峥恍然大悟,身为搭装高手,自然而然地摸着下巴有模有样品鉴起来:“嗯……这个短款紧身运动套头衫……非常合身……等等,为什么会有紧身套头衫这种存在……”
“因为是我的……”林想叶举手道,“我们两个换衣服穿啦……”
“怪不得。”李峥一愣,又望向林想叶,“至于你这款加长衬衫……恕我直言,非常不协调,一方面,衬衫太长了,另一方面,从款式上来说,这个衬衫是为低胸围群体设计的,你这个尺寸,扣上一定很费力吧……”
李峥说着又皱起眉头,托腮咂么着嘴道:“但是……仔细看,又会有新的感觉,这种邋遢长款与过于突出的胸围……似乎也是一对有趣的组合。想不到,这个在林逾静身上平平整整的衬衫,竟然可以撑出这样剧烈的层次感,这是一种生活化的自然性感,在我而言比那种刻意为之的妩媚要高级得多,至少林逾静这辈子都穿不出这个效果,她更适合那种平整……”
李峥说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哆嗦。
好像有什么不对。
在林想叶满眼都写着“求求你别再说了”的眼神中,李峥咽了口吐沫。
话锋一转!
“然而。”
“从技术角度来说,你这样仍然不是最高级的。”
“克制!”
“时装同样也是一种艺术,高境界的艺术表达需要克制。”
“像你这样毫不克制地突出某些部位,会因廉价的刺激而喧宾夺主。”
“我的个人审美,也更偏向于平整与规律。”
“这样品味一圈,我发现我还是回到了原点。”
“还是协调最重要,平整比什么都舒适。”
李峥此时才敢转头:“静静,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唔……”
李峥,被关到了门外。
他一个人孤独地站在走廊里,一次次地反思着。
女学家史老师曾经说过,舔人不舔短。
比如史老师舔一位相貌平平女生的时候,就要夸她身材好。
如果身材也不好,就夸可爱。
如果也并不可爱,就要夸有气质。
如果连一点气质也找不到,就只能夸善良了。
所以,如果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说“你真善良”。
就相当于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说“你真老实”。
而这次,李峥似乎就犯了一个错误,完全从服装搭配的专业角度出发,而忽略了史老师的箴言。
到现在为止,林逾静身上,存在两个已经发现的死穴。
其一是父亲,其二是胸围。
这一次在林逾静面前妄议她人,想必就是踩了这个雷。
但话说回来。
她人是真的大。
李峥不觉低头抬手比划起来,顶着这玩意儿走路得多累啊。
想到这里,李峥眼儿一瞪。
有了。
化劣势为优势。
比如有女孩子牙长歪了,借势夸她虎牙可爱就对了。
史老师。
我悟了!
顿悟的同时,门也开了。
李峥保持着比划的姿势,急切转身。
“你看。”
“这样身体会多承受很大的负重,既浪费能量,还会导致脊椎弯曲,搞不好低头做题的时候还会被挡住。”
“静静你这样才是最优秀的,节约能量,可以抬头挺胸毫不尴尬,就连做题的视野都是一马平川。”
“如果有人调查胸围与学习成绩的关系,我相信一定呈负相关性。”
“怪不得你学习这么好,优势太大了吧。”
“……”
“啊。”林想叶绝望了,捂着头道,“跑……”
“嗯?”
“快跑……”
“……”
经过这一系列的努力,李峥连电梯都没得乘了。
为什么虎牙就能夸,这个就不行么?
平胸党何在?
……
餐厅。
当李峥和归见风端着餐盘坐到林逾静和林想叶对面的时候。
那种尴尬是很难描述的。
“嗨,好久不见。”归见风挥手笑道。
“嘁。”林逾静不屑侧头。
“啊,哈……”归见风挠着后脑勺道,“今天是借李峥用了一下,明天就把他还给你。”
“不行。”李峥闷头吃着饭道,“明天我也不放心,等后天吧,两试都考完的。”
呲……
那是林逾静叉子划过盘底的声音。
“应该没事了……”归见风晃着李峥的肩膀,冲林逾静强笑道,“晚上你俩跑步去吧,我回去就睡了。”
“我还是不放心,现在得24小时盯着你。”
“不用了,不用了……”
“风风。”林想叶僵僵抬头道,“放弃吧,这个人救不回来的,我救生圈都扔了一沓了。”
“……”归见风无奈望向林逾静,“总之……十分对不起,恳请谅解。”
“唔……”林逾静放下筷子摊手道,“没办法啊……渣猹一到公共环境就变成这样了,我总不可能把他关起来,这几天就把渣猹借给你吧。”
“嘿嘿……”归见风这才拿起餐具,“真的谢谢你们了。”
“不过……”林逾静眯眼望向李峥,“这两天不算,本周的地位往后顺延。”
“!”李峥抬头瞪眼,“那我这两天……岂不是枉为人弟!”
“这我就要说你啦。”林想叶突然杀了进来,“宠女朋友是天经地义的,是男生的终身义务。”
“……算了。”李峥重又低头吃饭,“不跟小孩子争辩。”
“我成年了,16岁了。”
正说着,高杉端盘路过,确认一下归见风的状态后,冲李峥道。
“内个,周老师叫你吃完饭去他房间一趟。”
“什么事?”
“据我观察分析……应该是突击小灶。”高杉重重点头,“老师们都知道你学习效率非常高,我猜他们至少准备了几十个小时的内容,应该是应试技巧、压题之类的。”
“…………”李峥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必……必须去么……”
“周老师毕竟是数竞名师了……你拒绝的话,他会很没面子。”高杉重重拍了拍李峥,“你再顶一下,今年蓟京队还指着你争名额呢,为了明年的学弟学妹你也得顶住。”
李峥苦着脸道:“那我……再顶一下试试……”
话罢,他转向归见风。
“爹陪了你,你也得陪爹一起去吧……”
“啊……我已经头脑发晕了。”归见风捂头道,“要是真去了,肯定会半途睡着,周老师岂不是更没面子……”
“小林。”李峥瞪眼转向林想叶,“不想去吃小灶么?”
“明天一早就考试了……”林想叶点着额头道,“我这个脑容量,还是让它休息休息吧。”
“好了,好了。”林逾静哼笑道,“我陪你去。”
“!!!”李峥感动了,“什么叫胸怀?像林想叶这样的都是徒有其表,真正的胸怀还得看你,内在的广博才是真的……”
林想叶想扔救生圈,已经来不及了。
“不去了,你去死吧……”林逾静端盘跑路。
李峥不甘咬牙:“又夸歪了?这个角度很不错啊……”
林想叶叹了口气端盘起身:“峥神,有些题是无解的,你这么努力……只会越陷越深……而且你今天得罪我很多次了……”
“抱歉,抱歉……”
“不过你说得对。”林想叶低头转身,“确实……很累……感谢你的理解……”
……
晚八点,李峥和林逾静来到了周明扬的房间。
三位老师,早以磨卷霍霍。
见林逾静也来了,周明扬害羞地侧过了头:“你又不竞赛……怎么也来……”
林逾静早已想好了说辞,难得大方回话,摸着李峥的头发心疼叹道:“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意志力方面的鼓励,老师您瞧瞧,都学成什么样子了……”
三位老师细细看去。
李峥此时早已没了清晨那般不怒自威的模样,整张脸都耷拉下去了。
其实这样的变化,在大自然中也经常发生。
比如说交配期的非洲雄狮,大清早起来那是非常牛逼的,可给他牛逼坏了,嗷嗷着要艹翻整个草原。
(艹翻:翻草的简写,精力旺盛时的一种活动)。
李峥平时也是这样,有多少知识他就能冲多少次。
(冲:指向学习难点发起冲锋。)
通常而言,无论是雄狮还是李峥,其精力都是能覆盖目标的,这种时候就会很牛逼。
但偶尔,也会出现问题。
毕竟,交配期的母狮同样也会发情。
那么如果一个狮群适龄母狮数量过多的话……
就会发生雄狮精尽(指精力用尽)之时,还有一半母狮没有照顾到的情况。
那么惨烈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那些没被照顾到的母狮,很生气,很着急,就会开始追着雄狮跑,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反复撕咬他的跨下。
现在的李峥,露出的就是那只被咬雄狮的表情。
耷拉着脸,平日不怒自威的倒八字牛逼眼眉,都变成了正八字委屈状。
师大附老师见状,又看了眼林逾静,已难抑惊恐。
大战当前,不能这么搞啊!
“属我冒犯……”男老师挣扎着望向林逾静,“这是……你干的?”
“是归见风。”李峥无力地抬手道。
“哇哦……”男老师词穷了。
“你白天没睡觉?”周明扬瞪眼道,“难道跟归见风搞了一天数学?”
“嗯……”李峥哆嗦了一下,心有余悸,“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七点……11个小时……一秒钟也没有休息……连尿尿都不让……”
“不哭,不哭……”林逾静赶紧把李峥扒拉过来拍了拍。
“我……我一直挺喜欢数……不行,我说不出这两个字……”李峥扶在林逾静肩上,“这算PTSD么……我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它了……”
“那算了,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周明扬忙起身,扶着李峥往外送,“立刻回去睡觉……努力忘了今天的事情……”
“谢谢周老师……”
“但是啊,如果,我是说如果……”周明扬补充道,“明天早上你6点前就醒了,并且感觉不错,可以来我这里临时活跃一下思维,我尽量将重要技巧凝练到一个小时之内。”
“老师,我……不确定能走出来……”
“没关系,不来也没事儿,我一般5点半就起了。”
“那谢谢周老师了。”
待二人走后,三位老师才回屋落座。
“李峥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周明扬不悲反喜,抬着手不断赞叹道,“能跟归见风连续谈11个小时的数学问题,我们学校上一届的邓沐尧也做不到,我没记错的话,他不到四个小时就崩溃了……三天没来学校。”
周明扬,的确是个很有判断力的人。
他不仅看到了雄狮被咬的眼神,更看到了他身后的上百只得到充分满足的适龄母狮。
能做到这个程度,虽败犹荣。
其他两位老师,虽然不知道其中的曲折。
但也能大概理解“与归见风谈数学的坚持时间”,大约是一个学神持久力的象征,强如去年的至尊神,也不过将将4小时罢了。
“邓沐尧现在怎么样了?”男老师问道。
周明扬淡然答到:“直接麻省理工了,蓟大去都没去。”
“唉……”女老师叹道,“又是这样……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们在为谁培养,帮谁选拔……”
“嗨,要尊重个人价值观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男老师笑道,“换我,麻省理工给我发Offer,我也去啊。前年的宇神,不是直接去华尔街当基金合伙人了么,一年上千万美元,这谁不去啊。”
周明扬忽然抬手指向门口:“别人我不管,这小子指定不去,那丫头也不会去。”
“李峥这么刚的?”
“不好说吧,周老师……”
“他们俩为了搞黄二,连IPHO都弃了,你们可知道?”周明扬振声道,“进过航天系统的人,5年脱密期不许出国,你们可知道?做出这种选择的人,价值观是怎样的,你们可知道?”
“……”
“那您还憋着劲儿要教训李峥?”
“我是要教训那个丫头……”周明扬又害羞起来,“怎么就能这么好看呢……”
“……知道了,知道了。”
“您别说了……”
……
酒店花园,李峥跑是跑不动了,就跟林逾静单纯的拉手遛弯儿。
其实他的情况还不至于那么悲惨,纯粹是演出来给周明扬看的。
但没想到,老周还挺体贴,宁愿第二天早起补课,这搞得李峥反倒有点愧疚了。
“那个……”李峥晃悠着胳膊轻声道,“我这几天,可能真的要全力以赴搞数学了。”
“知道,知道。”林逾静也悠悠晃悠着,“你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放什么屁,你自打进了酒店大厅,看到那么多竞赛生,眼神都变了……更何况还有归见风肉包子打狗,瓜瓤砸猹……”
“哈哈……”李峥笑着笑着就挠起头来,“你大老远陪我过来,也没法好好陪你……等考完的,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好说,关键是你。”林逾静的手忽然攥紧了一些,“你在黄二项目中牵扯的太深了,我问过我妈了……如果你有机会去IMO的话,她也不确定组织上能不能批……”
“没关系,我就没打算去。”李峥淡然道,“我们已经不需要用竞赛证明什么了,尽力发挥就好……就有一点挺可惜的……”
“什么?”
“有个俄罗斯老哥……”
正说着,一声异域的战斗咆哮袭来。
“Li!!!Zheng!!!Find you!!!”
李峥眼儿一瞪,猛然回头。
一个长毛眼镜妖人正妖娆地飞奔而来。
“!!!”李峥撒手吼道,“Aleksei Konoplev!!!”
妖人也是一震,冲上前捋了把头发,抓住了李峥的双手用英语说道:“你竟然能说出我的全名!”
李峥振奋点头:“当然说得出,我一直在定期保养你的ICHO奖牌。”
“所以……我的奖牌呢???”
“哈哈,没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