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十一章 櫻子的半生熱推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樱子,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
她有一个当货郎的父亲和一个在家操持家务的母亲,还有几个兄弟姐妹,生活从不曾富裕,但是也磕磕绊绊拧拧巴巴地长大。
长大之后她嫁给了一个状况相仿的男人,作为普通的农夫,好在他颇有几亩田地,又肯卖力气,所以至少说生活上还算衣食无忧。
在这个乱世,能够衣食无忧地活下去,本身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馈赠。
但是所有的故事,一旦波澜不惊地持续下去,那么就不足以称之为故事。
樱子的故事也很简单。
召唤之门
在她嫁给丈夫的第三个年头,一伙浪人袭击了西木镇,洗劫了这个防御薄弱的村镇,顺便掳走了几个看得过去的女人。
樱子就在这几个女人之中。
唯独不同的是,在半年多之后,樱子从那伙浪人手中逃了出来。
她跑丢了鞋,跑乱了头发,一路靠吃着野果乃至于虫子最终才蓬头垢面地回到了西木镇,重新回到了她的丈夫身边。
破镜重圆本来是这个世界值得赞美的事情。
但是所有的故事并不会在王子公主幸福美满地生活在一起作为结束。
更何况樱子并不是故事里的公主,她的丈夫也不是那个强大英俊可以战胜一切困难的王子。
在彼此的故事里,他们都不过是最普通的普通人罢了。
首先,从浪人窝里逃出来的樱子,她怀孕了。
她怀下的当然不是她丈夫的孩子。
她曾经尝试过一些办法想要打掉肚子里的胎儿,但是这些办法最终并没有奏效,并且随着孕期的增加,母亲的重量压倒了身为妻子的那一方,她哭泣着恳求丈夫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并且承诺接下来会给丈夫连续生十个属于他的孩子。
于是心软的丈夫最终答应了,樱子如愿生下了她与强盗的孩子,并且打算将他作为自己的孩子抚养。
但是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过这个小镇的每一个居民?很快樱子就成了不知廉耻地和强盗鬼混并且心甘情愿生下罪恶之子的荡妇,开始有人故意问樱子被强盗掳去的那些日子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又是如何承受强盗大人的垂青,以至于最终可以厚颜无耻地替那些强盗大人诞下子嗣。
还有人开始当着丈夫的面可是大声的宣扬着他妻子所经受的屈辱,在这样一座小镇里,其他人的苦难本身就是可以慢慢咀嚼消化的养料。
直到有一天,愤怒不过的丈夫和那些浪荡子大打出手,最终却被他们打倒在地。
他们将丈夫捆在房中,等待着归来的妻子。
面对着比他们更强大的浪人强盗,他们只敢屈服,但是面对比自己更弱小的农夫,他们则更愿意展现自己的强大。
卿 本 風流
没有人知道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说,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很快又传遍了整个镇子。
随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樱子第二次怀孕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原本绝望的丈夫满怀希望地等待着新生儿的诞生,但是随着孩子慢慢地长大,他绝望地发现这个孩子竟然也一点都不像他。
崩溃的丈夫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也终于慢慢接受了自己无法生育的这个事实。
他开始终日酗酒,没钱买酒就将赖以生存的田地卖掉,喝醉了酒就将所有的愤怒都施加在这个在他看来带给自己一切苦难的妻子身上。
以前所有的郎情妾意温情脉脉都化作此刻歇斯底里的仇恨与暴虐。
但是樱子只能默默忍受着这一切,连她自己都认为,自己是这一切的灾星,是给丈夫带来祸患的源头。
她只能选择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但是很快,坐吃山空,况且卖掉田地换来的钱远远没有山那么多。
人活着总要吃饭,走投无路的樱子只好坐在了西木镇的茶馆开始卖那些廉价的饭团。
单纯的饭团勉强可以满足一家四口的开销,但是却没有办法满足丈夫的酗酒支出,况且樱子已经成了镇子里闻名遐迩的女人,她在家中都会有不干不净的人找上门去,更何况是她如今当垆卖酒,抛头露面。
所以近乎半推半就的,在卖饭团的同时,樱子也开始接一些其他的营生,比如说陪别的客人喝酒,比如说一些除了喝酒之外其他的事情,而丈夫所能够做的只剩下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喝醉之后,以更大的怒火来殴打这个给他带来一切屈辱的妻子。
但是如今酒精已经摧毁了他一切的意志,如果离开这个令他无比痛恨的妻子,他连自己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维持。
于是两个憎恨的彼此就这样畸形的生活在一起,并且等待着另外一方的死去。
不过更可怕的事情就是,他们都还那样的年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长久的岁月可活。
人生之哀,莫过于此。
直到某一天樱子在卖饭团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奇怪的客人,这位客人问她有什么想满足的心愿。
她颤抖着看着对方,然后轻轻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她说她最希望。
在多年前那场浪人的攻击中,直接被杀死在那里,便不会有之后那么多不该发生的故事。
“我说刺客杀人是需要报酬的。”方别看着颜玉说道:“如果她给不出应该的报酬,那么我就不会杀死她。”
灵丝密 我的
“于是她给了我她所能够拿出来的全部东西。”
颜玉看着方别:“所以都在这里了?”
方别点了点头:“是的,所有都在这里了。”
方别回来的时候,带了三个包着腌渍梅子的饭团,带回来了三个鸡蛋。
方别用这三个饭团和三个鸡蛋炒了一锅蛋炒饭,然后和颜玉一起吃了这锅蛋炒饭。
这就是樱子所能够付出的请别人杀死自己的全部报酬。
“我告诉她说,请给我一年的时间。”方别望着颜玉静静道:“请坚强地活着,一年之后,如果我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话,那么我就会回来亲手将她杀死。”
“来作为我迟到的道歉。”
“但是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我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她就不用死了。”
颜玉看着方别,笑了笑:“那么请问该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呢?”
方别也看着颜玉:“我们来东瀛之前不就说好了吗?”
“终结这个乱世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