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四百二十一章 使者鑒賞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日正当午,秦军营寨之前,血气弥漫。
攻城营地之中,一支支冰矛插在投石机废墟上,在阳光照耀之下,渐渐融化。
杨端和巡查攻城营地,韩军已经被击退,只是这一战,白甲军攻入了营地之中,毁了十架投石车和一只机关兽。
秦军的攻城能力并未完全被韩军完全摧毁,不算失败,但此战却也见识到了白甲军的战力,相当强悍。
杨端和挥了挥手。
“收拢尸体,整理废墟,韩军虽退去,恐怕不久后还会第二次进攻。”
白甲军首战之后,上军退入华阳城中,中军则驻扎在城外通往新郑的要道上的韩军营寨,连通新郑,而下军,则负责运送后勤物资。
白亦非的部署,很是稳妥。
杨端和向后看了一眼。
“清河川那边,汉阳君如何说?”
按照时间,清河川那边的营寨,也应该送来新一批的物资了。
从粮道来看,白甲军的物资是直接从新郑运送而来,只有几十里路。新郑是王城,物资充足。而秦军的物资则要从三川郡运送而来,有两三百里路。
在此久耗,对于秦军来说很不利。
“后方斥候来报,今日申时,物资便至。”
重生女配:至尊医仙
杨端和点了点头,问道。
光暗末世
“那对于战事,汉阳君如何说?”
白甲军的来援,让战事变得焦灼,也让韩军军心再次坚固。秦军想要用以前的办法,让华阳守军军心动摇,怕是无效了。
“汉阳君说,一切如故。三十架投石车,随后送来。”
杨端和一惊,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还有三十架?”
…………
华阳城头。
“侯爷,你看,秦军在拓建营地。”
华阳守将的声音中有些惊异。不久之前的一战中,韩军攻入了秦军的攻城营地,毁了十架投石车。
守将本以为秦军会缩短防线,重新构筑营地。可是现在,秦军的表现却完全出乎意料。
红袍似血,在风中舞动。
白亦非一双眸子盯着远方秦军营地中的动作,冷冷一笑。
“赵爽下了这么大的本,看来这件事情是不能善了了。”
说完,白亦非并不理会守将诧异的目光,转身离去。
“侯爷……侯爷……”
守将有些不明白,白亦非似乎并不在乎这里的战事。
…………….
清河川军营。
夜晚的风很大,在营帐之外呼呼作响。
前方战情传来,一场战斗,秦军损伤不小。不过赵爽在意的不是前方的战斗,因为胜负并不在战场上。
“主上!”
无为传说
墨鸦披着大氅,从外走进了军营之中。
“如何了?”
“新郑那边传来了一个消息。”
“和白亦非有关?”
墨鸦点了点头,凑近了,小声说着。
“韩王宫中,明珠夫人近日秘密拜访了檀音姑娘,说白亦非想要见主上一面。”
“白亦非终于坐不住了么?”
赵爽一笑,挥了挥手。
“那就再把赌注加大。”
………….
韩王宫。
秦军在华阳城外,数十架投石车日夜不休,分批次轮番轰炸。或许,这对于韩军造成的实际损伤并不大,可是造成的效果却是轰动的。
现在,便是新郑城中贩夫走卒,也是人心惶惶。
可就在前方战事正酣时,秦国却派来了使者。
持节的使者一步一步走进恢弘的殿堂之中,每一步都着实有力,仿佛能撼动山岳一般。
韩王心中惴惴不安。因为他清楚,这秦使背后,是强大的秦国,是那华阳城外数万重甲。
便是白亦非的白甲军,也没有在他们手中占到便宜。
“秦使远来,辛苦了。”
一般来说,这样的场合要讲究礼节。可是秦使第一句话,却让韩王心中的不安被放大了。
“韩欲背秦乎!”
“这…这…使者说的哪里话,韩一向奉秦为上国,侍秦之心恭敬。”
“若不欲背秦,为何阴结我秦国文信侯吕不韦,又为何暗通楚人,难道不是阴私为乱,谋我秦土?”
“秦使说笑了。”
便在韩王在秦使的严声质问中有些结巴,韩宇走了出来。
“如今秦军兴兵,攻我韩土,斩我韩将,天下皆知。乃秦不义在先,为何反说我韩欲背秦?”
“阁下是?”
秦使看起来很是傲慢,询问道。
“这是我韩王四公子韩宇,阁下当真不知。”
姬无夜走了出来,身子虽虚弱,可脾气依旧暴躁。
“我大秦一向礼遇贤士。我只闻贵国九公子韩非乃是大才,在我秦贵为上卿,却不闻什么四公子韩宇。”
“你……”
秦使无视了面色阴沉的韩宇与怒意满脸的姬无夜,直面向了韩王。
“既然韩待秦为上国,那我倒要问一声。南阳边境,秦楚韩三国交界之地,楚国集结数万大军,而韩国竟然不置一词,不是为了谋我秦土,又是为何?”
“楚国在边境集结数万大军?”
韩王面容之上一瞬间流露出那股惊讶绝对不是装出来。因为对于这件事情,他事前居然一点也不知。
韩王阴沉的脸色,一双眸子在朝臣之中逡巡。只是很快,他神色恢复如常。
“楚人好占卜,多行巫蛊之事,所行不可以常理推断。使者不必多虑,我韩绝无背秦之心,愿与秦和谈,结盟好,为列国表率。”
“韩王如此说,我就静候佳音了。”
便在秦使远去,韩王一脸的笑意霎时间不见,变得阴沉无比。
“退朝!”
韩王说完,便站了起来,挥了挥袖子。
韩宇与姬无夜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
…………….
“如何了?”
“韩王回到后宫之后,便让鲁阳守将李开,节制南境十数城兵权,防范楚军。”
韩宇的一双眸子,泛着幽光。
“那姬无夜那边呢?”
“新郑守城军没有动作,不过韩王令南宫昔接手了王城禁卫。”
南宫昔,那可是韩国世族出身的将领。
韩宇面色难看到了极点。韩王虽无明言,可暗中的动作,却无疑昭示了一点。
韩王对于韩宇,心生警惕。
“好一个赵爽!”
韩宇咬着牙说着,心中忌惮却到了极点。
他不明白,赵爽这一招,究竟是敲山震虎,还是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