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j6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討論-第865章 邀鬥-1ef03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大贞使节团好歹也是占据一个上游席位的,再加上有计缘那层关系,所以休息的宫舍十分安静,往来的其他宾客也不多,也就少数相关之人站在近处看着,也就只有尹兆先在室内翻阅龙宫的书籍,并没有到外头来看热闹。
计缘过去的时候,靠外围的白齐和老龟最先发现,向着计缘拱手行礼。
“见过计先生!”
计缘带着微笑回礼,白齐的修为自然不差,而老龟也已经真正化形,厚积薄发之下,这么几年竟然给计缘一种化形老妖的感觉。
“不错不错,是个正道妖修该有的样子了。”
白齐也附和一句。
“此前乌崇的修行本就已经不慢了,自破除心结之后更是突飞猛进,那次化形之劫连我见了都觉得意外,威能已经超过了正常化形该有的强度,但乌崇还是一举度过,实在是难得!”
计缘神色若有所思,想到了当初陆山君的化形劫,但想来老龟的化形劫绝对不会到陆山君的那么夸张,否则白齐说话就不是这个语气了。
“江神大人和计先生都折煞老龟了,若无计先生和江神大人的点化,哪能有我的今天,计先生的一篇《逍遥游》,老龟我依然不能完全领悟,在起初一段时间,稍不注意就有一种会忘记篇章之语的感觉,时时强记,如今总算没有这份担忧了。”
“持心苦修心向正道,自然会有结果的,那萧家人你是如何处置的。”
听到计缘这么问,老龟只是笑了笑。
“自从离开京城之后,老龟我再没过问过萧家的事情,他们是否真的悔改,承诺之事是否真的完全做到,我也并不在意了。”
这回答算是在计缘预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老龟心中只是有那份执念,并非真的贪图那份迟来两百年的回报,如今执念已消,萧家人在其眼中便也如寻常凡人那般了,顶多是多留一份记忆。
计缘点了点头,对于白齐他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老白蛟自从在阴司点化界游神中出力之后,对于自身道基的修补就忽然变得得心应手起来,让计缘原本打算给他上柱香都免了。
尹兆先在屋中看书,枣娘并不在尹青和胡云他们身边,应该是同龙女一起在其寝宫之内说着悄悄话。
这化龙宴上的插曲应该是差不多了,计缘的心思也已经不在这化龙宴上了,他没有上前再和其他人打招呼,也不想这会去打搅尹兆先看书,而是独自回了他休息的宫舍。
外头守卫的夜叉和鱼娘都已经被打发走了,计缘走进屋内,只看到了近侧桌上的獬豸画卷。
“獬豸大爷倒是不打算在外头多玩一会了?”
画卷上的獬豸张口说话了。
“这龙涎香有些醉人,难得这酒如此有感觉,我就回这想晕晕乎乎睡上一觉。”
计缘也不想追问真假,直接取过獬豸画卷,将之塞入了袖中,自己则独自走到桌边坐下,取出了之前没收的那把赤红小剑。
在手上掂量一下,剑虽小,却显得沉甸甸的,好似一把正常宝剑的大小,其上篆刻的灵文也十分讲究,缓缓相扣又内外互通,这会就算没什么反应,也依然有淡淡的剑意覆盖在小剑身上不曾散去。
计缘将手中的小剑上下翻看,终于在背面剑身上看到了两个文字。
“赤芒。”
叼絲變叼屍
有些人喜欢在剑上刻主人的名字,有些则是剑的本名,这个听起来应该是剑的名字。
计缘其实不太相信这把剑是练平儿自己的宝物,同为用剑之人,这把赤芒在练平儿用来对付夜叉统领的时候,迅捷和威力都十分惊人,但却显得灵巧不足,计缘接剑的时候本还预想了变招,最终却直接一把捏住了飞剑。
戀愛三部曲之幸福法則 言出法隨2019
“你是谁的飞剑呢?”
计缘喃喃一句,伸出左手屈指在剑身上一弹。
“叮~~~”
剑音回响极为清脆,剑身更是高频率颤动不止,好似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红芒。
“叮~~~”
计缘又是一弹,第二声比第一声更为清脆,剑身颤动也更为剧烈,更是离开了计缘的右掌悬浮而起。
计缘左手再次屈指,指尖隐隐有电流划过,再次接近飞剑往剑身上一弹。
“叮——”
剑音显得有些嘹亮,剑身却不在颤动,但一层红芒却弥漫在剑身表面不散,上头一股晦暗不明的气息也随着计缘的第三指弹灭。
计缘眼睛一亮,这飞剑的灵性像是在此刻展露了出来,他伸出右手抚过剑身,口含敕令,再次淡淡问了一句。
現代流氓在異界 楓之盡頭
“你是谁的飞剑?”
声音平静深远,在室内不断回荡,飞剑身上的红芒一闪,剑身缓缓转动了一个角度,指向了某个方向。
计缘下意识看向飞剑所指的方向,好似能看穿房屋透过江水看向远方一般。
片刻之后,计缘收起了飞剑赤芒,眼神也看向了开着的宫舍大门方向,大约几息之后,龙女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计叔叔,若璃来访。”
计缘看了看龙女身后,后者不等他说话便补充一句。
“听说是尹青、胡云和大青鱼玩得欢,枣娘已经去了那边了。”
“进来吧,这是通天江龙宫,哪有让应娘娘站在屋外说话的道理。”
计缘开了句玩笑,指了指屋内的椅子,龙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便跨门而入。
“计叔叔莫要取笑若璃了,本以为化龙了会轻松一些,但这会看来若璃的苦日子还远着呢……”
“这我可也没招,论起龙族之事,还是你爹比我更懂一些,而且开辟荒海之事虽然看似困苦,但也是功德一件……”
说到这,计缘话语停顿一下又笑道。
“到时候说出去,你应若璃就是唯一一位开辟荒海的在世真龙了,名头说不定能盖过你爹,在龙族中地位绝对崇高!”
“计叔叔,您又取笑若璃……”
龙女苦笑一句,伸了个懒腰靠在了椅背上,见计缘只是笑笑,她又取出了枣娘送给她的那把扇子,然后半趴在桌上挥扇一抖。
“刷~”
折扇被龙女抖开,露出了扇面上的图案。
龙女带着点鬼祟感觉地笑嘻嘻低声问道。
“计叔叔,若璃不善使剑的,这图上的环境也在居安小阁,图上绣的人虽然是我,但是嘛,本来是不是计叔叔您啊?”
“枣娘和你说的?”
龙女摇了摇头,轻轻扇动手中的折扇,外侧的裙边如同水中浪花般起伏。
“枣娘不说我也能猜到的,不过我很喜欢她绣的图,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我应若璃还有隐藏着一手绝世剑术呢,嘿!”
错嫁权臣:商女不服输 淼仔
计缘摊了摊手。
“知道你还问?”
“若璃只是确认一下嘛!”
龙女吐了吐舌头,成为真龙之后,在敬意不减的情况下,她在计缘面前比以往少了一分拘谨,活泼也更多了一分。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辟荒海?有计划么?可需要计某在什么地方助你?”
正常来说开辟荒海是龙族要事,计缘是绝对不方便过问的,但毕竟是龙女的事,他还是开口了。
龙女十分高兴,带着十足的信心回答道。
“计叔叔有所不知,辟荒之事绝非一朝一夕,更不是经年累月一直在荒海,也是要借势的,若璃打算在每年秋季,东海冲向荒海的潮汐最旺盛的时候,汇万千水族一起开辟荒海,至冬季来临休息,继续法力以待来年……”
“关键是,这样嘛,若璃也有个喘息之机,好不容易成了真龙,要真的完完全全耗费在荒海这种苦寒之地百年,可是要烦死我了!”
计缘比了个大拇指,以这种应若璃稍觉陌生的手势夸奖一句。
“应娘娘有见地!”
“嗯……”
混在喪屍的世界 雨水
龙女笑笑,应声的时候低着头,忽然又有些心不在焉了,似乎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许久后,心中鼓起了勇气,忽然抬头看向计缘。
神医女配太娆妖 漆雪玄
即便迎上计缘一双平静而明亮的苍目,心中略有退缩但口中的话语却十分坚定。
“计叔叔,若璃,想同您斗法一场!”
计缘半开的眼睛微微张大一些,一向乖巧的龙女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可真的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蔽仙 塵世封塵
“计叔叔,若璃是认真的!希望计叔叔成全!”
龙女再次重复了一遍,声音轻柔却十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