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idl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金色綠茵-第〇六三章 蒙一蒙二和蒙三閲讀-o2goz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
冒牌的灵秀和尚羊一开始了在少林寺这个世外桃源的方外之地的看书岁月,也在少林寺这个滚滚红尘的大舞台上悄无声息当起了观众。
潜入到少林寺中的蒙面人武术境界很高,除了羊一,他进入寺中如履平地毫不被人察觉,寺院里任何一个角落都来去自如。当然,都是在晚上,若是白天,少林寺也未免太逊了点。
因为只有羊一一个人在藏经阁楼里住宿,其他人都在楼外的院子厢房里,所以蒙面人潜入藏经阁后,总是先来查看羊一的虚实。他的武功虽然要高过羊一,但在警觉和装睡觉这些地方,却有相当差距。
蒙面人来的时候,羊一会睡得像一头死猪,而且是真的在睡。他放下心躲进楼里看书,羊一便马上像个耗子一样在一旁偷偷观察他,记住他在看什么书,然后隔天白天自己也去看看。
蒙面人在寺里其他地方转悠,羊一也会凝神闭气踮着脚尖跟上,这样的游戏既刺激又有趣,让羊一感觉好玩极了。活了四百多岁,能让他感兴趣的事情已经不多,但在‘贼’后面当黄雀,却还是头一遭。
蒙面人还经常在夜晚去山下农户乔三槐家偷偷看望玄慈抱回来的那个男婴,也在少室山远离村庄和少林寺的另一边修了一座茅草屋居住,然后就是隔三差五潜入寺中到藏经阁里看书。
从某种意义上说,蒙面人和羊一是同道中人,而且也没发现他对少林寺有什么不良企图,羊一便没有发出示警。
于是,蒙面人和羊一就这样,一个以为瞒着全世界,一个却真的瞒着全世界,二人同时隐藏在了寺中。
然而,少林寺里的秘闻还远不止这些,蒙面人潜入一年之后,羊一又发现了玄慈方丈竟然是个感情极其丰富的‘情僧’。
少林寺是小乘佛教禅宗的圣地,平日里香客很多,佛度众生,自然也有优待远道而来的香客,寺外建有两处共凡尘俗人临时住宿的院子,分男女,虽然简陋,但倒是很整洁。
羊一发现玄慈和女香客在幽会。
女客显然也是个武术家,他在夜晚听到院外玄慈发出模仿夜猫子的‘咕~咕~’之声后,便会身穿紧身夜行衣出来相见,然后二人携手要么山洞,要么偏远的柴房,或者干脆就找个草窠子,酣畅淋漓地行一番夫妻之事。
这可比跟踪蒙面人更有意思,羊一简直大开眼见。
情到浓处,玄慈直呼‘二娘、二娘’,女客则深情回应‘和尚哥哥、玄慈小亲亲’。羊一偷窥得很专注,也憋得十分辛苦。
一起现场欣赏的,还有蒙面人。羊一既不能被野鸳鸯发现,还要躲避蒙面人,着实很不容易,但这也更加催升了他偷窥的趣味性和刺激性。
这个时候的人们,娱乐活动真的不多。
名叫二娘的女武术家,多则两月,少则一个月,便会来到少林寺烧香许愿,然后便停留三两天,与玄慈做上三两天的暗夜露水夫妻。
羊一甚至掐着指头算日子,盼着二娘到来,想必蒙面人也是如此。
大家都见不得光,也都看得津津有味,羊一于无声处和蒙面人戚戚然。
如此良辰美景持续了了一年多之后,女主角二娘突然便不再来了,羊一在焦急的盼望中好生失落,他有时候真想冲下去揪住玄慈的袈裟领脖子,怒问他:“小娘子去哪里了?你把她给本师伯交出来!”
奇怪的是,蒙面人也很快消失了,不再潜入藏经阁看书。
已经习惯了晚上看戏的羊一难免感觉寂寞空虚冷,他在寂寥的情绪中打算赶紧把因看戏而耽误的阅读计划完成,然后也离开这个暧昧又神秘的寺庙舞台。
可还没等他失望走人,藏经阁里就有来了第二位潜入者。一样的夜行衣、一样的蒙头蒙面、甚至有一样的高深武术境界。
除了身材和前一个蒙面人有差别,新来的蒙面人所有行为都如出一辙,就是为了进来看书,相同的阅读爱好者。
为了好区分,羊一把早先的蒙面人在心里叫做‘蒙一’,后来的自然是‘蒙二’。说到蒙二这个代号,羊一油然而生熟悉感,可饶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或见过。
或许是在欧罗巴游历的时候,无意间遇到的酱油路人吧。
不过,蒙二没有蒙一对知识的饥渴,他只是个把月才来一回,来了之后看书倒是非常认真。羊一觉得,爱读书爱学习总归是好事,他依旧暗中观察并暗中支持。
又一年之后,蒙一突然回来了。在一个薄雾笼罩少室山的黎明,他悄悄地返回了少林寺,一如他初来时那般悄无声息。
蒙一带回来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于黎明前的黑暗中放在了紧贴寺庙侧门的菜园子里。于是天刚一亮,挑着一担香客大粪的虚字辈和尚来浇园,却差点泼了婴儿一脸屎尿。
寺院是普度众生之地,经常有弃婴被心善的父母丢弃在此处,心恶的父母生下来就扔河里了。少林寺大多数和尚曾经都是弃婴,所以他们对此见怪不怪,也并不存在特别的同情心。
按部就班塞进寺里专门收养弃婴的普化院,一日三餐从米汤开始喂养。如果能长大,将来剃了头发就是小和尚,如果不能,后山里刨个坑埋掉就是了。除了那个很快就会消失的小土包,这天下再没有谁知道他曾来过。
蒙一回来后,重续了他此前勤奋的阅读生活,倒是蒙二来得越发稀少,所以他们二人一直没有撞见,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默契。
但很快这种默契就被打破了,因为又来了一个蒙三。
中原武林领袖的少林寺如同乡野间的露天茅厕,任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蒙三同样是一位武术大师,他也是来看书的。大宋猛然间仿佛有了全民阅读的求知风气。
因为求知欲都很强,在深夜的藏经阁里,蒙一和蒙三不期而遇。又因为穿着打扮完全相同,一开始二人以为楼里新装了一面很清晰的铜镜。
随即反应过来后,两人差点没被对方吓死,趴在暗处的羊一也险些‘噗哧’一声笑出来。
蒙二三火速在藏经阁里过了两招,但立马又反应过来这不是打架的地方。闹出动静后,少林寺留不住他们,但以后这个书铁定甭想看了。
于是,两个蒙面武术家心照不宣地翻出藏经阁,跑去山后面打个究竟。如鬼魅般隐形的羊一,也兴致高涨地跟在他们身后,去当唯一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