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59p好看的都市言情 1625冰封帝國討論-第五十一章 少年天皇之八:凜凜冬日(7)伊賀忍者讀書-n81h7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郑芝龙虽然在这里修建了中式庭院,不过房舍里的布置、格局还是日式的,也是用地龙来取暖的,就在堀田正俊观看歌舞伎表演的那间最大的房舍里,外面在雪止后寒冷无比,房间里却温暖如春。
作为以前的主人,堀田正俊自然将自己那个“鹤舞伎”的舞女们献上了。
当晚,就在那间房舍,来自伊豆的舞女们正在表演日本版《琵琶行》。
續夢少女 安小惜
尼堪坐在正中,如同其他人那样,他双腿盘坐在地毯上,面前放着一张矮几,不过日本人惯用的清酒和料理换成了牛羊肉和烧酒。
孙秀狐,是山西孙家的远亲,等到大夏国占据山西后,他在忻州的老家里已经是孤身一人,不过在族里的照顾下,依旧在族学里进学。
占据山西后,大夏国很快就在各州县设置了小中学堂,并在太原设置了各种高等学校,孙秀狐自然也转到小中学堂学习。
我在喪屍學校當學生的日子 古夜玥
按照族谱记载,孙家是在明初从河南光山县迁到山西的,一开始是振武卫的百户,后来逐渐开枝散叶到山西各地。
像孙秀狐这样的孙家孤儿,正是尼堪所看重的,在他的关照下,孙秀狐在小中学堂毕业后直接到五原骑兵学校学习。
从骑兵学校毕业的,孙家中孙秀狐是第一个。
孙秀狐不负众望,以全校第五名的优异成绩毕业,期间,尼堪还去过该校两次,并暗中接见了他,眼下的他明面上是神武军排名第二的副指挥使,实际上却是整个神武军的录事参军,手里有尼堪亲自颁发的黑木令牌一面。
作为振武卫出身的读书人,与孙传庭一样,除了读书,家传的武艺并未落下,其中最厉害者自然是做过大明边军的孙传宇,他的双手长刀既能步战又能骑战,端地厉害,否则也不会在林中那种险恶的地方十几年屹立不倒。
来到瀚海军后,又修习了经过尼堪、孙传宇联手改进的长刀技法后,在长刀的使用上更是精进了不少。
与瀚海军看重虎枪不同,孙秀狐一开始就是猛虎骑的人选,与其他骑兵不同的是,他完美地继承了孙传宇的武技,一口长约一米三、略带弧形的长刀既是的骑战武器,还是在跟随尼堪时近战用的武器。
孙家长刀技法是戚家军刀法的进化版,而戚家军的刀法则是采用了日本武士刀与苗刀技法之长形成的。
所谓进化,自然是尼堪根据后世某军特种部队刀法进行的改进。
这种刀法,尼堪也是长期修习,他腰间也挎着一柄,与孙秀狐的一模一样,而身材修长,看起来像一个白面书生的孙秀狐也挎着一柄长刀站在尼堪后面。
与半路出家的孙秀澜相比,在武技上,尼堪更看重孙秀狐。
与日本武士腰间常常挂着一长一短两把刀不同,神武军则是长刀和三连发燧发短铳的完美结合。
到了眼下,瀚海军三连发的燧发短铳又有改进。
以前的短铳,虽然可以预先装好弹药,不过由于担心弹药泄露,需要一个装置将其封住,击发之前,需要将这个装置取掉才行。
到了现在,大夏国已经研发出了将三发定装纸壳弹按顺序放好,当拨动短铳上的一个装置,处在前面的那发弹药就会进入发射通道,与此同时,有一根尖刺会刺破纸壳,让击发药漏露出来与此时转到此处的引药连通。
再次扣动扳机时,就会击发这枚弹药。
这样的装置,虽然便利,但重量自然也上去了,别的不说,引药池就要有三个。
但这也没办法,在撞针式枪弹没有出现之前,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进展到极致了。
大夏国目前拥有后装燧发火枪、拿破仑时代的火炮,十二尼布楚青铜炮葡萄弹的射更是高达一百米,如此大的优势,如果再进化到米尼弹时代就太逆天了,何况对于米尼弹如何制作尼堪也是一头雾水,干脆就顺其自然。
阴阳鬼务师 酸菜粉条
尼堪喝着烧酒,吃着大块的牛羊肉,在酒过三巡之后,开始眯着眼欣赏起日本的乐舞了。
在这种场合,舞姬们自然不能将歌颂德川家康丰功伟绩的乐舞奉上,而是大阪一带日本的传统乐舞,按照柳川静云的介绍,大意是对琵琶湖、和歌山以及大海的歌颂,里面有鬼神,也有普通的人,由于此时佛教对日本的影响非常大,自然也有“佛法无边”的高僧的形象。
舞姬一共有四人,都是此时典型日本女人的打扮,发髻采用唐式,面上涂抹着厚厚的白粉,眉毛全部剃掉了,这种扮相对于尼堪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是助兴罢了。
此时的日本男人都很矮,女人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在这场乐舞中有两人的身形明显比其他人高大一些。
这两人还是领舞的。
尼堪瞧着瞧着,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嘲讽,右手也按上了腰间的刀柄。
此时,瀚海军诸人的座位排布是:
柳川静云在右下手,阿克墩在左下手,然后王文慧、杨庭栋、刘芳名等人依次排开。
在阿克墩亲领的那个军团里,阿克墩亲自带着三千骑兵,而三个步军旅的指挥使分别是祖泽清、李孝荣、刚阿泰。
祖泽清是祖大寿的幼子,李孝荣则是尼堪特意安置在丰州(后世巴彦淖尔一带,土默特右翼)的汉人牧户首领李兴祖之子,刚阿泰是李永芳的儿子,在辽东大战中投降了瀚海军。
而杨庭栋这个军团里,杨庭栋亲领骑兵旅,他也是出自丰州牧户,三个步军旅的指挥使分别是:萧阿林长子萧挞野、尼堪在芝罘岛收养的义子孙德义、尼堪岳父车臣汗硕垒的孙子阿古拉。
对于车臣汗部、土谢图汗部,对于其中仰慕瀚海军体制的子弟,尼堪是来者不拒,暗中也起到分化两部实力的效果,在大夏帝国辉煌的战绩下,有不少出自两部亲贵的子弟都加入了瀚海军,加上瀚海军长期在两部招募士兵,实际上眼下的两部只不过名义上保留着“大汗”的名号而已,内里已经被大夏渗透的差不多了。
若不是看在皇贵妃格根塔娜和阿茹娜的面上,尼堪早就把两部全部收入大夏国的正式管制序列里去。
还有一人,恭陪末座。
堀田正俊。
尼堪冷眼瞅着领舞的那两人,再看了看堀田正俊一眼,只见他依旧面无表情地吃着喝着,似乎对瀚海军的“伙食”十分满意,浑没有在意场中的表演。
没多久,场中的音乐突然激昂起来。
三味弦、太鼓、日本琵琶的节奏都加快了。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
舞者也拿着团扇快速旋转着身体,并逐渐向尼堪那里靠近!
舞臺哲理
“咻……”
一阵奇怪的声响过后,场中突然出现了一阵烟雾!
“咣当!”
尼堪一个侧扑,已经迅速远离了矮几,此时,孙秀狐已经双手握着长刀来到了矮几面前。
柳川静云、阿克墩都是高手,骤遇变故也朝着尼堪刚才的位置扑过去。
而下首的萧挞野、祖泽清等人也纷纷拔出武器,对准了场中的乐师和舞女。
当然了,对于那位形迹可疑的堀田正俊,瀚海军的将领也没放过。
此时,尼堪已经退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身边也聚集了大量的灰衣卫,不过他没有瞧见快速向他扑来的刺客,而是在场中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精灵世纪:GO 苏庸
没多久,场中的烟雾散尽,有两个人正在用短刀缠斗。
竟是刚才领舞的那两个舞女!
这下尼堪也有些疑惑了,“他们唱的的是哪出?”
“咣当!”
又是一阵脆响,只见一名舞女将另一名舞女手中的短刀磕飞,然后将自己手中的短刀递到了那人的脖子下面。
“晓雪!”
此时,柳川静云不禁大叫起来。
他用手中的长刀磕在另外那名舞女的后脑勺上,当即让她晕倒在地,此时那名获胜的“舞女”才将手中的短刀放到地上,然后跪在地上朝向尼堪。
“陛下,我是比叡山由井正雪道场的由井晓雪,奉天皇陛下之命前来暗中保护陛下!”
尼堪点点头,指着另外那人说道:“此人是谁?”
“回禀陛下,她叫服部香子,是……”
他回头看了一下,堀田正俊正夹在萧挞野和祖泽清之间,“是堀田正俊的忍者”
只见堀田正俊面色变了几变,最后长叹一声,突然跪了下来,不过是面向东方的,然后突然从袖口掏出一把小刀捅向了自己的心口。
堀田正俊死了,看来他在港口投降大夏是既定的计划,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包括尼堪在内的所有人并没有放松警惕。
“陛下”,由井晓雪说道,“请放过服部香子”
“哦?为何?”
“陛下,我刚才与她缠斗时,她并没有使出全力,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么一出,多半是演给堀田正俊看的”
“你喜欢她?”
“……”
“好吧,你将她领走吧,朕不想再见到她了”
绝鼎丹尊 万古青莲
“慢!”,只见王文慧上前一步,“陛下,这两人身上都有好多疑问,还是让职部亲自审问过后再做决定吧”
尼堪却摆摆手,“罢了,让他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