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第255章 國王再易主看書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诸天之从南宋网游世界称霸
胡兰飞禄其实也不愿逼迫老国王,不过生于王室,就注定要有所取舍。
经过近日之事,若非陈逍,他必死无疑,所以此刻有陈逍的大力支持,他不能妇人之仁,最多以后对老国王好一些。
老国王落寞的说道
“好好好!飞禄你记住,为君者下用臣,上敬天,存心之策!”
“你当致力于国富民强、长治久安!切记!切记!”
随后对陈逍抱拳道
“寡人上了年纪,最近又身体抱恙,无法作陪,还请大人恕罪!”
老国王就这样一言不语的退位了,不是陈逍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公国国王的归属,而是因为他们先往死里得罪了陈逍。
今日虽是克雷格想要杀陈逍,但胡兰飞灼姐弟也难逃干系。
而月前,老国王默认若兵等人围攻陈逍,只要不是傻瓜,谁都看得出来。
刚刚又亲口说过,是退位于胡兰飞灼的,若是现在反对,不让胡兰飞禄继位,那就是明着说:陈逍!我耍你玩的!
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到了陈逍,陈逍就算马上杀了他,也找不到地方喊冤。
考虑再三,毕竟胡兰飞禄也是他的儿子,还是退位为上,至少不会再被软禁了。
而且胡兰飞禄身后,有一位打败剑神的强者撑腰,就这一个信息,对胡兰公国的未来也是大为有利的。
胡兰飞禄看着转身离去的父亲,原本威严的身躯,竟给他一种佝偻的感觉。
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但更多的却是雄心壮志。
他恭敬的叩首三拜,坚定的说道
“恭送父王!孩儿必定不负父王所望!”
老国王没有回头,直到他消失在宫墙后,胡兰飞禄才站起身来。
在两个圣级供奉带领下,众多侍卫,和赶来的朝臣,齐身施礼叩拜
“参见吾王陛下!”
胡兰飞禄怀着激动的心情,意气风发的看着跪地一片的臣民。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陈逍带给他的。
比他更激动的,却是化秦殇四人,他们亲眼见证了,区区数言便决定了一大公国国王的归属。
而做出如此壮举的人,竟然是他们的朋友。
这种振奋,不是任何一个社会底层人士,能淡然处之的。
胡兰飞禄初掌大权,皇宫又被摧毁近半,忙得不可开交。
陈逍也没去打扰他,心安理得的住进了一处完好的宫殿,开始闭关疗伤。
这次受伤,并没有上次重,但陈逍却暗自警惕了起来。
本以为晋级了先天,剑神法神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可是真正遭遇到了剑神,他才知道自己小看天下人了。
之前还认为,这个世界的斗气和魔法,力量散乱虚浮,看来是太过片面了。
克雷格的斗气凝实程度,虽然不如自己的真气,但比起剑圣来说,简直是云泥之别。
今日一战看似胜了,实则败了。
若非克雷格不熟悉自己的战斗方式,他决不会让自己抢占了先机。
若非克雷格心存顾忌,拼着再受一点伤,拦下自己最后的剑意催动的一剑,那今日陈逍也是战败身亡的结局。
剑神已经强大至此,那剑神之上呢?
首席命令:追捕偷心前妻 夏日嬷嬷茶
凯瑟琳他们曾说过,天魔之战时,别说圣级,就是神级强者,也只是炮灰的角色。
由此可见神级之上,不但还有境界,甚至还不少一级两级。
若是现在遇到那样的强者,陈逍知道,他不过是被秒杀的份儿。
修为越高,越觉得自己实力不足,不过他没有丝毫沮丧,反而是斗志昂扬。
在宋朝,他可以登顶武林,如今在傲神大陆,他一样自信,可以站在世界之巅!不求名!不求利!只为找回心中挚爱顾-佳-彤!
胡兰国都以北百里之外,有一座荒山。
这是一座真正的荒山,没有密林、没有农作物、也没有魔兽出没,只有稀疏的杂草,萎靡不振的挣扎着存活,连只老鼠都不愿意来这里。
今日却有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当他踏上山头,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这人正是,刚刚从胡兰皇宫逃出来的剑神克雷格。
克雷格脸色阴沉的可怕,连肩头的剑伤都还没有处理,便大吼着双手猛挥。
一道道斗气,轰击在光秃秃的山石之上。
“轰隆”之声不决于耳。
良久后,克雷格奋力的双拳举天,歇斯底里的大喊
“啊……陈逍!”
他堂堂剑神,代表神族的神使,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圣级小子,打得落荒而逃,连兵器都被斩断丢失了。
如此奇耻大辱,简直是毕生污点,若是不报此仇,他克雷格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于天地之间?
可是现在他却不敢找回去,陈逍那令人防不胜防的身法,和那诡异的御剑攻击,实在让他胆寒。
更何况,现在连神器都没有了,战技的威力大打折扣,回去和送死无疑,只能先养好伤,再去找帮手才行。
发泄一通后,克雷格才拿出一些伤药,吞服了一些,又给左肩的伤口敷上了药。
正在他取出一片白布,准备包扎之时,克雷格眼光一寒,看向了天际。
只见一宫装长裙的美貌女子,快速向他飞来。
女子一落地,便焦急的上前询问道
“大人,您怎么样了,伤势没有大碍吧。”
克雷格冷冷的道
“你来这样干什么?来看本座的笑话吗?”
来人正是紧随克雷格而来的胡兰飞月。
听到克雷格丝毫不带感情的质问,胡兰飞月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呜咽道
“大人,你这是什么话?飞月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当然是关心你,担心你的伤势,才特意追来的啊。”
见克雷格脸色稍微缓和,胡兰飞月期期艾艾的走到他身边,接过白布,小心翼翼的为他包扎起来。
见胡兰飞月没有歹念,克雷格也就任凭她处理伤口了。
况且区区一个新晋剑圣,他克雷格哪怕受了伤,也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如同陈逍那般的怪胎,普天之下能有几个?
“本座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胡兰飞月手中一顿,才继续手中的动作,脸上默默的留下两行清泪,悲伤的说道
“我本想帮助弟弟得到王位,没想到却害了他。”
“陈逍那恶贼,竟然直接杀害了弟弟,若非飞月逃得快,恐怕此刻也与大人永诀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