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只會拍爛片啊 愛下-第六章 沈浪的第一次懇求(第一更)看書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我只会拍烂片啊
原先世界有一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我不是药神》。
这部电影,沈浪足足看了五遍,不说这部电影的细节脉络,就说很多台词沈浪都记得非常清楚,譬如:“我卖药这么多年,发现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譬如“他才二十岁,他只是想要活着,犯了什么罪?”譬如……
但是……
虽然这是一部好电影,但是这部电影的题材实在是太沉重了。
沉重到让沈浪潜意识不去想这部电影的脉络到底是什么……
两个世界很多地方不一样。
但是,有些事情却非常像。
譬如……
沈浪刚看到的被捕“药神事件”。
沈浪在办公室里非常认真地查了这位叫“张永”的嫌疑人故事,然后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非常奇怪的时期中。
沈浪又查了查关于“张永”事情的起源,还有被逮捕以后网络上的批文以后,再看了一下目前华夏对药物的管制以及条款案例……
沈浪眉头紧皱。
《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剧本是好写的,按照沈浪的记忆,以及此前的编剧经验,这个剧本弄出来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沈浪完全没办法拍这种题材的电影,虽然目前沈浪跟有关部门算是直通车一般的关系,可是……
驭灵女盗 翦羽
这话电影还真不允许拍,得特批……
“朱导……要不要挑战一个你从来都没挑战过的角色?”
“啊?沈总,不管什么角色,只要你觉得我合适,我就演……”
《人在囧途之老妈》这部电影对朱光头打击是非常深的……
朱光头……
从早先年的演电影,到这些年成为贺岁片导演,并且一炮而红……
这些年他实在是太顺了,在顺的时候自己有多大的野心,在失败以后就有多大的绝望。
一个人最悲剧的并不是失败,而是失败后开始自我怀疑,最终失去了对成功的信心,自己给自己制造无尽的绝望情绪……
朱光头大概是这样一个人。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在最绝望的时候,朱光头脑海中就会冒出沈浪。
然后……
宛如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
仿佛,潜意识中,就把沈浪当成了自己的救世主。
这种情绪连朱光头自己都感觉到震惊。
“我们去所里干什么?”
“看人。”
“啊?”
“……”
朱光头呆呆的看着沈浪,随后,上了沈浪的车。
面包车。
……………………………
“停,外来车辆不许停在里面……来个人登记一下,你们别戴口罩和帽子,墨镜也摘一摘……”
“哦,抱歉……”
“姓名?”
“沈浪……”
“职业?”
“影视从业者……”
“嗯,等等,你是……沈浪?沈导!”
门卫抬头,当看到沈浪以后,顿时瞪大了眼睛。
十多分钟以后。
沈浪走进了所里,然后,很多民警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沈浪竟然会出现在所里……
而且是开着一辆面包车进来的。
“沈浪?”
极品秘书风流情
“陈警官?”
“咦?沈浪,你该不会又说了什么胡说八道的事情,被拉进来了吧?”
“咳,咳……”
沈浪看着英姿飒爽的警花陈安若看了一下自己周围以后露出古怪的表情以后,沈浪顿时有些小尴尬……
朝阳看守所里,沈浪并不能算是陌生。
或许说,有一段时间,沈浪连续进来了好几次,而且进来的时候,都是带着法制节目光环进来的,很多人在戏称沈浪的出道是法治频道出道,而且是被当成忽悠诈骗典型给放进来的。
朱光头跟在沈浪后头,看了一眼沈浪和陈安若的熟悉样,随后,想到了沈浪的第一部电影《我们的青春啊》,沈浪就是拉这位警花入伙的……
“这次过来是做什么?”
“见个人。”
“嗯?见谁?”
“就是那个陈永……”
“啊?就是那个去印度买假药的?”
“算是吧,想跟他聊聊可以不……”
“你认识他?”
“算是认识吧,在网上认识很久了……”
穿越之第一夫君
“……”
……………………………………
陈永呆在所里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
所里一切都还好,就是没什么自由……
他一直都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他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没有任何的畏惧感,反而很自然地呆着。
不过……
他根本就没想到在所里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
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先生……”
“沈,沈导?”陈永猛地摇摇头,随后愣愣地看着陈安若旁边的沈浪。
这是真的!
沈浪……
突然出现在了所里,然后,叫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
怎么了?
他大脑一片空白。
“陈先生,我这次过来,只要是想跟您询问一件事,我能问一下您做的事情,和网络上说的一样吗?您贩卖了印度假药?”
“沈导,我……我没有卖假药,但是,我知道自己触犯法律……”
“您后悔吗?”
“沈导……我并不后悔,我只是很难受,很多人都没有钱,吃不起昂贵的特效药……他们只能等死,或者绝望地活着……这种绝望感觉,我深有体会,明明是白天,明明有阳光,但是,你看到的却是黑暗,那些药物,我没有当成是盈利来用的,我只是想让很多人都吃上药……”
“但是,陈先生,您有没有意识到,您的行为,似乎已经损害到了一些人的利益了呢?一款药的研制是需要很大的成本的……”沈浪眯起了眼睛露出笑容。
“我……我不知道,但是,难道钱比命还重要?”陈永看着沈浪。
“当然不是……”沈浪摇摇头。
陈安若看了一眼沈浪和陈永。
陈永的眼神带着绝望,但声音又充满着不甘心。
事实上,陈安若的案情,她是非常了解的,但是像这样的案情,她陈安若真的没什么办法。
毕竟……
她是司法机构的一员,就算是同情,也没办法做什么。
这中间牵扯到的利益和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已经不是一件事,而是一项非常庞大的规则权力了。
本来自我怀疑,对电影完全绝望的朱光头在看到陈永的眼神以后,他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的看到朱光头的那句,钱比命重要这句话……
就仿佛心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
“两天后,就是起诉审判了,您紧张吗?”
“我怎么判都可以,但是,他们怎么办啊,如果没有那些药的话,他们……撑不了多久的……”
“放心吧……在结果出来之前,这些人暂时交给我吧,接下来,你先安心在这里呆着……”
“沈导,你……”
“正如您说的,命比钱更重要不是吗?”
“沈导,我,我……”当看到沈浪的笑容以后,陈永鼻子一酸。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至始至终,沈浪是理解他的。
而且,非常懂他!
“你们应该有什么群吧,把我拉进群里面吧……”
“……”
……………………………………
“沈浪……”
“怎么了?”
“你……能做得比我们要多。”
“我尽力试试。”
“嗯,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能会碰到许许多多的阻力,但是,加油!”
“哈哈。”
当沈浪坐上面包车离开的时候,陈安若看着沈浪离开的方向,眼神散起丝丝涟漪。
五年前,刚见沈浪的时候,沈浪还是一个满口都是利益,怎么省钱,怎么捞钱的小导演。
虽然身上有很多正能量的地方,但是这些正能量却基本上都是围着利益来的。
但是……
五年后,沈浪好似完全换了一个人,身上似乎已经扛起了沉甸甸的担子。
像是一个被寄托希望的人。
随着面包车消失在了茫茫视线之中以后,陈安若这才转过头。
当她转回头的时候,旁边围着一群激动的同事。
“陈所,你能跟我们说说沈浪的故事吗?”
“是啊,刚才沈导走得太急,没来得急签名……”
“陈所,下次沈导过来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跟我们说一下……”
“……”
“……”
………………………………
朱光头看到了一个个患者在家中躺着,虽然看起来很憔悴,但眼神之中却充满着希望。
他看到了很多人在询问着关于陈永的故事,很多患者决定写一封联名信,希望有关部门能对陈永从轻处罚……
浮夸的娱乐圈里,朱光头见过许许多多的勾心斗角的事情……
但是,像这种真挚的情感,他却根本没见到过多少,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绝望,跟他们的绝望比起来,简直一文不值!
或许……
在生命面前,生命东西都不值钱吧。
“沈总,所以我们……”
“我们要拍的电影,就是这个故事,而你要演的角色,就是陈永的这个角色……”
“但是,我们都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在现实中,弄一个好的结局不是吗?”
“……”
这一刻朱光头突然明白沈浪到底要做什么了。
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穿越时空之铁血战魂
再看沈浪的时候,眼神就挺复杂……
沉默了许久。
“沈总……”
“怎么了?”
“我……我以后跟你吧!”
“啊?”
…………………………………………
“张叔……有空吗?”
“有空,说吧,什么事?”
“关于陈永的事情……”
“哪个?”
“就是,网络上那个卖假药的陈永……”
“你想做什么?你也想卖假药?”
“我想做点东西,你能不能帮帮我?”
“……”
张升难以置信地看着电话……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沈浪还是第一次以这种口吻跟他说话?
本来调侃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