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愛下-第十一章 好戰者讀書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这就是帝键?或者说是帝剑?”假扮成世界华击团联盟秘书长的高级降魔-幻庵葬徹,从夜叉手中接过一柄造型花俏近乎仪式用品、剑身中间有金色菱形图案的太刀。
这是一把具有神奇力量的兵刃,也是幻都封印的钥匙。
十年前帝国华击团、巴黎华击团、纽约华击团拼死战斗完成结界的内部布置,天宫樱的母亲牺牲自己成就帝键,完成封印的最后一步,从外部对结界【上锁】。
十年后高等降魔集团要从外部对结界【解锁】,他们自然不会伟大到牺牲自己的性命,跟对降魔皇的忠诚度高低无关,单纯只是没有必要。
“那名愚蠢的人类呢?”幻庵葬徹所指的是安娜斯塔希亚,降魔阵营之所以能够获得帝键,这名将私欲放在大义之上的卧底居功至伟。
夜叉露出狠毒的笑容道:“已丧失价值的东西,自然要处理掉。”
她在离去前告知安娜斯塔希亚绝望的真相,并确确实实地给予对方致命伤,至于帝国华击团的技术人员刚发明出超级治疗装置一事,属于她无法预料的发展。
“呵,真是场有趣的闹剧。”幻庵葬徹释放力量,化身成一名身披黑色僧袍、颈挂黑色念珠、脸部破损散发着紫光的人形生物,“只不过,也该到此为止了。”
东京存在着一个足以与降魔皇正面交战的男人,幻庵葬徹也不敢浪费时间于装逼事业上,直接从总裁办公室瞬移至竞技场外,高高举起帝键,朗声道:“就在此时此刻,成千上万作为祭品的灵魂,以及解开封印的钥匙都凑齐了!”
特地为世界华击团大会建立的可容纳数万人的会场内,观众们还没有来得及对降魔的出现表现出恐慌,他们的灵魂便被剥离肉体、化作白色光点汇集于帝键上,幸免于难者只有拥有灵力的华击团成员。
“幻都哦……出现吧!哈!”幻庵葬徹无视眼前的参赛者,双手持刀,向天上劈出一道肉眼可见的剑气。
天空被剑气斩裂出一条裂缝,哀伤的黄昏色从中渗透而出。
如果从合适的角度窥视该裂缝,可看见一座被锁链缠绕着的城市正缓缓降下——那便是【幻都】,换言之帝键劈开了人类世界与亚空间的壁障。
(劈啦!)数道闪电自裂缝劈下,一股不祥的紫色风暴笼罩住竞技场,仅仅只是数息时间,宏伟大气的西式建筑风格的竞技场便转变为一座形象扭曲的魔窟。
“就是这个……这就是被封印的魔力!”幻庵葬徹仰天大笑道。
降魔皇名义上是降魔一族的皇者,但其力量远远高于高级降魔,撕裂空间、改变现实、侵蚀心灵,说是降魔的神丝毫不为过。
“哈哈哈……!降魔皇大人!终于,灭绝人类,将帝都……将整个世界毁灭的时机到来了!”
》》》》》》》
莱尔,是出生于道士家族的超级天才,学习家传法术的速度异乎寻常。
但他本人很快便意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自己会突然记起些连体系都不同的法术,那些法术相当一部分旁人无法使用,属于自己的独有技;自己曾偶然进入奇妙的精神状态,有一种仿佛能接触到世事万物的因果和世界至高法则的幻觉;自己经常会梦见陌生的女性,有时候是一大群身穿黑衣的人造人女仆,有时候是一群闹腾的多种族女仆,有时候是一群举手投足间改变现实的女仆,有时候是一名银发女仆和一名宫廷美少女,但出现最频繁的还是一名跟自己长得有九成相像、被众多镜子包围着的白发女性。
当然,这些均属于永远不会得到解答的谜团,除了提供‘本大爷天生注定非池中物’的骄傲外没别的用处。
往以往的人生一样,莱尔很快接受了‘自己异于常人’的设定,以稍微有点特殊的角度观察世界——然后他发现这个世界很无趣。
科技层面就不说了,尽管扯上了灵力而获得发展,可蒸汽机作为基础框架无比低效和落后,限制了发展的速度和上限。
异能层面只能评价为‘暴殄天物’,相当一部分异能人士拥有不俗的魔力量,然而他们却只会粗野地发射‘魔力洪流’,未能以魔力发动魔法
科技与异能的结合产物‘灵子胄甲’也不如人意,只是将魔力转化为机械结构的驱动力,从而将其低效率地转化为物理攻击力,再追加些许浅薄的法术机关。
假如莱尔愿意的话,无论是哪一方面,他都可以引领人类大步往前进,直接挪用前世获得的知识就可以了,详情可参考古代重生文和落后异世界种田文。
……然而他没有这么做,‘一步一脚印地探索’与‘挪用前世知识装逼’在有趣度上是两个档位,而引导人类从‘极其糟糕的发展情况’提升至‘很糟糕的发展情况’毫无成就感可言。
莱尔曾经思考过‘要如何在无聊的世界里活得更愉悦’这个问题一段时间,但未能得出答案,找上一群漂亮的女仆没羞没臊地过一辈子,总感觉过于堕落。至于法术研究,这个世界没有多少值得借鉴的法术,即便是莱尔,这种大环境下灵光一闪的频率也会大幅降低。
最终。
actor异乡人 懒惰de天
给出答案的是降魔皇,它的出现激发起莱尔灵魂中仅次于‘探索者’和‘女仆控’的第三特质——【好战者】。
“哈哈哈~干得不错嘛!总裁先生~!”身处停泊于东京湾的SH华击团的战舰甲板上的莱尔,遥望着天上的裂缝鼓掌道。
“要不是一直跟在你身边两个多月,我都以为你是帮凶呢。”
“……确实是相当容易让人误解的发言。”
“知情不报,也跟帮凶没差多少。”
帝国华击团、伦敦华击团、柏林华击团的灵子胄甲出现在岸上。
莱尔所传授的瞬移法术让他们快速脱离魔窟,在收到杨小龙和黄郁发出的通知后,一同抵达码头。
“关于这起事件,我们帝国华击团要负主要责任,因此没有资格追索你的责任。”坐在神山诚十郎的灵子胄甲的肩膀上的神崎堇沉声道,“不过……既然你拿走了我们的一张王牌,也该使出你的王牌了吧?”
“哈!这原本就是我的打算!”莱尔笑了笑,打了下响指。
下一秒,他的专用机出现在正上方,也不知道原本是存放在何处。
“这是什么玩意啊!?”
侯门弃女,带着系统去种田 夏倾小月
“好大!”
“只不过——”
“——咳咳,关于造型的评价请稍等一分钟。”莱尔打断能轻易猜到的话题走向,飞离甲板,将肉体灵体化,融入到以金属方块组成的巨人的胸腔内。
(嗡——)金属巨人身上所有金属方块亮起白光,向外喷吐着肉眼可见的致密魔力,遮蔽住那些毫无美感可言的金属方块。
魔力因极限的致密和稳定而形成固体般的质感,按照莱尔的设定构建出精致的外表……站在上帝视角来看,其外表有过去的‘卡勒普斯’的影子,配色从黑金二色变成白青二色,背后的相转移引擎背包改为一个流转着魔法符号的非固定魔法阵。
“好、好帅!!!”众华击团成员异口同声大叫道。
与莱尔的机体比起来,她们的灵子胄甲就像是用邮筒拼接而成的玩具。
只不过,此时的莱尔以无意与她们闲扯。
【我将倾尽自身所拥有的科学知识、魔法知识、热血、斗志、性命,向降魔皇发起挑战!外面的那只杂鱼就留给你们练练手吧。】
言罢,莱尔及其专用机化作一道白光,从帝键砍出的裂缝中冲入幻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