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笔趣-第73章 很好對付閲讀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冯星炎注销了账号。
账号不再持续输出不良信息,“洗白”夏舒芒的道路也平坦了许多。
一波小姑娘专门成立了关于夏舒芒的后援会,以“颜值为首”,开启了反黑之旅。
舆论尚且还在,但相比之前,情况好了不少。
魔天屠龙 黑鹰
公司允许他年后回来复职。
今年的农历新年来的特别早,期末考试也提早了一周。
在去考最后一科考试的路上,推着行李箱的同学们正在往校门外走。
很快,谷雨和李香也加入了回家大队中。
《诗词大赛》的比赛忽然改了时间,4月份进行决赛。
接到紧急通知,谷雨还有其他过了初选的同学和外校的学生统一在迪海大学文学院进行比赛。
选择出两人,代表省级参加比赛。
时间紧迫,比赛设置在一周后。
很巧,一周后,也是夏舒芒复职的日子。
今年和以往不同,谷雨会呆在迪海和李香住在一起。
然姐有几大箱冬季新款时尚女装,都是样板还没有正式上链接。
她希望李香试穿后能给她提提改进意见。
李爸是坚决不同意李香继续做模特,谷雨知道后,把清水湾借给了李香。
谷雨和蒋曼快一年没有联系过了,今年过年,不知道蒋曼能不能想起她。
比赛前一天,夏舒芒组了饭局,谷雨李香和四石都来了,柳曦和顺着饭香自己摸到了餐桌上。
阿黄被柳曦和牵着进来,夏舒芒丢给了它一根牛棒骨,它在角落里啃的正欢。
柳曦和: “舒哥,假期一过,咱也要毕业了,角落那位打算怎么办?”
阿黄在校园内散养了四年,靠着一张皮相活到了现在。夏舒芒每隔一段时间会带它去宠物医院检查,毕业之后,再把阿黄放在学校内的话,这些常规检查做起来会很麻烦。
“把它送回家里去,我妈她念叨很久了,想养个宠物,阿黄正合适。”夏舒芒说。
柳曦和诧异了下,“听你这语气,和家里和好了?”
夏舒芒淡淡笑了下,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差不多吧。”
谷雨: “?”
她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巨大的疑惑。
那紫色盒子里装着的,不是断绝父子关系的什么证明吗?
剧情有些偏离她最初的猜测。
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说的是不是就是写个意思?
这顿饭过后,李香接到然姐的电话。
然姐今天去仓库的时候正好有一辆货车空闲,想着发快递有点贵,几大箱新款衣服直接送到了清水湾门口。
然姐把箱子寄存在保安室,给李香打了电话。
拍摄那边场地出了点问题,然姐放下衣服后就走了。
一帮大老爷们身强体健,全当饭后消食,帮李香往上搬行李。
劳动了2个小时后。
柳曦和摊在夏舒芒的“仓库”地板上抱怨: “卧槽,这个然姐货挺多啊!设计师欠她钱了吧!一下子出这么多衣服?”
李香买了几瓶纯净水,分发给几个劳动力。
休息够,柳曦和和四石回了学校,留下谷雨和夏舒芒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瞪累了,夏舒芒问: “不回去睡觉?”
谷雨很认真的问: “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夏舒芒: “你说。”
谷雨: “那个紫色的盒子里的东西,是断绝亲子关系的证明吗?”
夏舒芒明显噎了一下,他语气有些不正经:“差不多吧!”
婚谋成瘾 一树一风
谷雨有点小情绪,“你认真一点!”
夏舒芒含着笑,“你没拆开看看?”
谷雨:“没有。”
“为什么?”
谷雨深吸了口气说: “我爸走后,我和妈妈的关系一直恶化,她有新家庭新生活,而且已经有了新的孩子。”
叶梦心约谷雨见面前,她的微信收到柳曦和的一条信息。
【我后爹当爹了。】
这条消息她没回。
在谷雨心里,她永远是被抛弃的那个,蒋曼不喜欢她,和她也不亲近,外公那边对她也没有过多情感。
那场饭局后,除了外婆偶尔发个消息过来问问她最近的情况,其余人没有一点消息。
就连蒋曼生了个儿子这件事都是从柳曦和这里得知的。
她渴望亲情,但是又恐惧它。
“断绝书”这个想法自从有了以后,她不愿直视和自己有同样经历的人和她有一样的结局。
“夏舒芒,我这样说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如果你不再是他们的唯一了,对于他们来说,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她这句话还有另一层意思,夏舒芒道,“你放心,我妈忙着减肥,顾不得生第二个。”
他又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和我爸的积怨并不是从小积累起来的。当初他替别人顶罪的事被我知道,那一刻像是一直以来的信仰崩塌了一样。我接受不了,而且,因为这个原因,我想当军人的梦想也破灭了。
这么多年,耀星在他手里越做越大,根基稳固,经济蓬勃。外人看来,耀星是遥不可及的梦,只有知情人知道,它建设之初并不光彩。
这么多年过去,该惩罚的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对我来说,军人这条路毅然是没有希望。”
他叹口气继续:“人终归得向前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能入伍,但还是能飞行,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完满的,知足长乐才活的精彩。”
谷雨:“所以……”
“所以,我没再拽着以前的事不放,我和我爸也不能僵持一辈子不见面。
旧爱契约,首席的夺爱新娘 忆昔颜
就这样,也挺好的。有工作有媳妇,人生不就这两件事最重要吗?”
他说媳妇的时候,摸了下谷雨的脸,谷雨咬了下嘴唇,脸红了。
“我还有问题。”
“你说。”
“你是怎么和叔叔和好的?”
夏舒芒想了下,“他托贺光立给我寄来了当初那些人的判决书,以及一份……合约书。”
“合约书?”
蛇君的吃货妻
“暂时不能告诉你。”他宠溺着摸了下她的头。
谷雨撇撇嘴,不说拉倒,脑子转了个弯,她问,“你签了?”
“嗯,他开的条件我能接受,就签了。”他说的云淡风轻,似乎合约书并不是什么割地赔款之类的不平等条约。
谷雨还想说什么,夏舒芒催着她睡觉。
明天夏舒芒重新入职,继续跟飞国际航班,来回飞巴黎。
谷雨还有比赛,也打算回去洗漱了。
谷雨走的是小门。
论女朋友进了自己卧室,却又不在卧室的感受。
他去洗了澡,躺在床上的时候,那边窸窸窣窣有声音传来。
谷雨也上床睡觉了。
谷雨关了灯,闭眼假寐了十分钟左右。
她听到夏舒芒把塞小洞的泡沫抽出,接着,他富有魔力般低沉魅惑的声音像裹了春草一样传来: “他们都不要你,我要。”
谷雨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第二天,谷雨起床后,夏舒芒已经不见了。
这个点,他应该到公司了。
那份合约到底写了什么,她猜不到。
噬魂断
有什么条款能让夏舒芒这么容易签了字呢?
难道和他进欧逸上班有关?
夏志同意夏舒芒在欧逸做飞行员,夏舒芒和他和解。
谷雨觉得自己的思路没毛病。
想通这一点,她心情好了点。给李香发了大门密码后,她拿着书包,直奔学校。
各大高校优秀的青年才俊极具一堂。
只选择两个人参加比赛。谷雨看了赛程名单,好说也有50多人呢。
竞争激烈。
谷雨拿到比赛流程。
这次参加比赛的一共52人,抽签两两进行比赛。
第一轮淘汰26人。
第二轮13人。
最后的13个人抽取13套题,一套10题,一题一分,分高的两位为最终代表省内比赛的人。
两两答题的方式很简单。
抽取题目,以对答的方式说出和题目有关的诗词,直到对方说不出为止。
第一轮没什么悬念,谷雨抽到了关键词为“山”的题目。
古代文人雅士多半都写过以山为主题的诗词,她算比较幸运的,题目较简单。
她的对手是来自科技大学的学生。
同时,这次交大派出了两名同学参加比赛。
人数少,但是精。
交大这几年紧跟国家发展,大力提高学生文学素养。迪海交大的文学院全国排名前五,和迪海大学不相上下。
代表省级出赛的只有两人,交大又只派出两名同参赛,野心几乎写在脸上。
谷雨遇到的第一个人,是科技大的吕文雅。
吕文雅和谷雨博弈了二十多个来回,双方依旧不分上下。
诗词中带有“山”字的太多,在两人第四十个来回的时候,吕文雅卡词,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才想起诗词。
遗憾败北。
第一轮下来,对手的实力都不可小觑,这才是第一轮,谷雨已经预感到些许压力。
休息过后,进行了第二轮的比赛。
谷雨又抽到了来自科技大的对手。
上一场,谷雨淘汰了对方学校的 一名实力大将,眼前这位戴着黑框眼睛,头发乱糟糟的大哥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仿佛谷雨抢了他女朋友一样。
这哥们叫胡虎,本人和名字一样,虎头虎脑,寸头,看上去挺憨的。
他上台放了句话,气势很足,声音洪亮,说出了“向天再借五百年,你敢不借?”的架势:“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谷雨默默为他鼓了掌,势头足的人,一般都很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