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破爛的王妃 愛下-第178章 給忘了

撿破爛的王妃
小說推薦撿破爛的王妃捡破烂的王妃
混沌看到老婆孩子的笑容,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抬手在被自己拎着的浑小子脑门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混沌:“少耍花样,给我老实一点,从现在开始你跟我家棋宝一起学习,只有你们的完成了学习任务,我才能让你们去其他外面解决问题,否则的话别想离开天域一步。
我需要你们去解决问题,让那些位面面临的危机能够及时解决,位面能够平静下来,而不是让你们去送命的。”
说到了正事儿,傅恒睿立刻乖乖的在一旁站好,不再把自己当成一根面条。
笑的小肚子生疼的周紫棋也立刻端正了态度,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不是不想站好,而是她笑得没力气了。
混沌:“我相信你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那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句话用来形容的正是人类内心深处的贪念。
每个人心中只都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你有我也有,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不管他身处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拥有什么样的权利和财富,都有自己想得到却又无法得到的东西。
有的人能够正确面对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并且适时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不会让自己钻进牛角尖儿。
而有的人则不同,因为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想尽一切方法去得到,当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之后,他又会对下一样更为贵重的东西动心。
这样下去,他内心的贪念就会不断的被放大,直到有一天完全被贪念所控制,彻底失去自我,失去思考对错的能力,唯一想的就是如何实现自己的目的,满足自己的贪念。
你们接下来所要去的每一个位面,需要解决的就是这些被贪念所控制的生物。
当然了,你们最主要对付的不只不是这些生物心中的贪念,而是那个不断将它们放大的,那只名叫贪的恶魔。”
说到这里,混沌抬手抓了抓自己的额头,说实话,他真的不想讲下去,担心一不小心就跑偏了,然后影响了两个孩子的判断。
可是不讲又不行,他担心别人来讲,会无限放大他们心中的正义感和使命感,让两个孩子不管不顾的去拼命,一不小心受了伤怎么办?
唉!面对这种情况,他觉得头好秃。看到他一脸的纠结,碧琳十分不雅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儿,直接接下了自家男人没有说下去的话。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的心肝宝贝又不是那种不会自己判断的人,再说了,傅恒睿这个臭小子虽然有的时候腹黑了一些,但对他们家的棋宝还是十分上心的,有他时刻陪在自己宝贝女儿的身边,不用担心她会义气用事。
碧琳:“说实话,我在很小的时候曾经想过,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负面情绪存在?如果没有了那些负面情绪的话,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减少很多的麻烦了。
可后来我知道了,有些东西是存在即合理的,如果完全是正面的情绪,这个世界上就会少了很多的乐趣,甚至有很多的发明和创作都不会出现。
负面情绪的存在,并不一定完全是不好的,只要能够以正确的态度去对待负面情绪,往往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但是当负面情绪被无限扩大,甚至是上升到了一个极其恐怖位置的时候,那么它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了,很有可能危害到自己和身边的人。
这么说吧,为什么有的人会放弃自己的生命自杀,他们有可能正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情感失败呀,债务危机啊,事业危机啊等等。
很多事情看上去似乎是的确被逼到了绝路,除了死之外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行。
可是只要他能够正确的解决好心中的负面情绪,重新开始,未必就不会走出一条通天之路。
而且经历过这些危机的人,他们在看待很多事情的时候会格外的清明和正确,甚至能够在别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敏锐的抓到适合自己一步登天的机会。
当然了,我说的这种负面情绪和你们所要解决的那个恶魔贪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贪是不断的放大人心中的贪念,就像是我知道棋宝出生在星际时代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看看孩子。
后来我能通过窥天镜看到孩子的情况,我就想要过去抱抱她,听她叫我一声妈妈。
但我知道我根本不能去,因为我的出现不但不是对孩子好,甚至有可能会害了孩子。
我选择的处理方法就是让自己忙起来,然后每天抽时间再通过窥天镜看看我宝贝女儿成长的情况,我在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她的爸爸妈妈是我跟混沌的分身,是会全心全意去爱护她,守着她,绝对不会做任何对她不利的事儿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孩子独自离开星际时代去了祥云大陆,她要去完成自己在祥云大陆上的使命时,我又稳不住了。
特别是看到棋宝经历一次又一次生死危机,在训练的时候甚至是把自己累得恨不得就是昏死过去的样子时,我真的很想动用我的能力把孩子直接带回天域,让她以后都陪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再也不去管那些什么所谓的责任啊赎罪什么的了,只要孩子能在我的身边就够了。
我有一间扎纸店 流浪的大官人
如果当时我没有办法控制住我自己的这种想法,真的出手违反规定将孩子带回来,我相信以我和混沌的实力,完全可以让孩子从此以后就陪在我们的身边寸步不离,但是那样一来孩子会开心吗?她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真相之后,会开开心心的过接下来的日子,还是一直心怀愧疚,郁郁难安。
经过家人的开解和我自己的反思之后,我觉得那段时间我的想法有些偏激了,同时也是因为心中的贪念在不知不觉中被放大了。
我贪的是什么,贪的是能跟女儿在一起或接下来的日子,贪的是能尽情享受女儿在身边的幸福与快乐。
我忘记了我的女儿有她的责任,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且她之所以到了祥云大陆,是必须去完成她的责任,赎清她当年的罪孽,即使那一场事故并不是她愿意的,而是被人设计的,但谁让她是那个真正动手的人呢!
当我知道真像的时候,我非常生气,特别是那个设计了这一切的百花仙洋洋得意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恨不得立刻出手杀了她,只要杀了那个害了我的宝贝女儿,又觊觎我男人的臭不要脸的臭女人,我心中的仇恨才会消失。
可是我不能那么做,不是说她不该死或者说我没有杀了她的能力,可是我却不能那么做,我们必须把她送到相关的部门接受应有的惩罚,而不是私自动手。
这是我们每一个天域之人都必须遵守的规矩,即使我是神皇的女儿也一样,即使我的丈夫是混沌,拥有比神皇更大的权利也必须遵守的规定。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当时我亲自出手了会怎样?我有可能会像棋宝一样,不得不去其他的位面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赎罪,那样一来我就有可能错过了跟棋宝团聚的机会。
作为一个时时刻刻希望马上跟宝贝女儿团聚的母亲,一旦得知那样的机会将会跟我失之交臂,我会做出多么可怕的行为。
想一想我都会被吓出一身的冷汗,说实话我非常庆幸有混沌陪在我的身边,在我情绪产生波动的时候,他会让我及时清醒过来,否则的话,我很怀疑我会不会在很久之前就被贪给控制了。
说实话,我们不知道应该教你们什么,毕竟以你们自身的能力和身边的那些帮手,根本不需要我们再教你们如何动用武力如何自保。
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后来发现,我们唯一需要告诉你们的,就是正确的去面对生活中的挫折和困难,正确的去面对心中的负面情绪,只有你们能很好的控制负面情绪,才能够解决问题,才能完成你们的使命。
虽然贪那只恶魔现在已经可以凝聚出自己的形体了,但是他更多的时候是以虚无缥缈的形态存在的。
你们根本没有办法直接和他对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淡化人们心中的贪念,或者是因为贪念而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当他没有那么多的贪念可以支撑他了,就会被天地的力量慢慢分解。
所以孩子们,在你们去完成任务的时候,你们需要做的不是去寻找贪这只恶魔在什么地方,而是尽可能的去化解每一个位面的主要矛盾。
不对,我的这个说法不正确,我不能误导了你们的判断,你们需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而已。”
说完这句话之后,碧琳无奈的皱了皱好看的眉,说实话,她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说了,越说越乱,越说越担心自己会误导了两个孩子。
混沌好笑的拦了下碧琳的肩膀,说实话,如果要是他的话,他不认为自己会比碧琳说的更好,毕竟这两个孩子接下来所面临的事情是需要他们独自去判断的,而不是他们这做父母的能够提供什么可行性建议的。
更何况他们这对做父母的,在很多方面做的还没有这两个孩子优秀呢,而且如何控制自己心中的贪念,他们也没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法,只能将自己的经验说出来跟他们分享,对于他们是否有效谁也不知道。
“不好了,不好了,玄天尊者他们的府邸被人拆了,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的呼喊声传进了他们四个人的耳中。
傅恒睿听了之后,十分无奈地抬手扶额,有一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他那个不着调的亲爹怎么会如此暴躁,居然直接拆了人家的府邸,难道他忘记了他娘亲的魂魄还在那几个老头的手中了吗?
周紫棋:“睿哥哥,你是不是知道是谁拆了他们的府邸,而且这个人会去拆他们的府邸,跟你也有一定的关系?”
不得不说,周紫棋还真是天底下最了解他的人,傅恒睿用大手搓了搓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十分无奈的笑容。
傅恒睿:“我一直想要找到我母亲,不管她是投胎转世了也好,还是灵魂被困在什么地方也好,我都想去找到她。
如果投胎转世了,想要看看她跟我父亲是否能够再续情缘,如果灵魂被困在什么地方受苦的话,作为儿子的我,必须要去将她救出来。
我一直在想,我应该去找谁打听我母亲的情况,想来想去认为在整个天域之中能够了解情况的,应该是玄天尊者那几位老前辈,毕竟他们每天闲着没事儿四处溜达,而且有很多事情根本就是他们直接出手的。
可我不知道他们住在什么地方,毕竟我才刚刚到天域,认识的人很少,除了我的家人之外,就只认识伯父伯母和你了,可是你们一家三口才刚刚团聚,我不想来打扰,于是就一个人在街上溜达,不知不觉间去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府邸。
原来那个府邸就是他们的住处,我今天之所以会走到那儿,是他们特意引我过去的……
说实话,我当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胖揍他们一顿,然后让他们立刻放了我母亲。
后来我控制住了我心中的怒火,毕竟这件事情我虽然是受害者之一,可是被他们伤得最深的是我的母亲和父亲,于是我就回家跟我父亲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来找你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伯父伯母要给咱们上课,我想的是让你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之后,引以为戒,不要犯跟他们类似的错误。
希望有了他们这个现实版教材之后,我们两个人都能够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结果到了这里之后,就被伯父提溜了进来,紧跟着上课,我就把来这儿的目的给忘了。
我估计拆了他们府邸的人就是我父亲,他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又不能真的胖揍他们一顿,只好拿他们的住处出气了。
可是他怎么就没想想母,我母亲的魂魄还在他们的手中呢,就不怕惹怒了他们,直接把我母亲的魂魄扣下,不让我们一家团聚吗?
他就不能暂时压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等到我们一家团聚了之后再收拾他们嘛,再说了,收拾他们的方法有的是,有必要去拆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