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68,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二章(7)分享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张智越想越烦躁不安,一口把纯的咖啡全部灌下,然后长呼了一口气,他整个人都是麻木的,都感受不到咖啡那刺激的苦味儿。
4
张智还在睡梦中,被手机吵醒了……晚上失眠,几乎天亮才睡着的,突然被电话声吵醒,不禁有些冒火,但同时也抱着希望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
至尊 透視 眼
自从秦紫光失踪后,张智手机的声音——从来就没有关过。他怕秦紫光会打电话给他,他错过了接她的电话。他就是这样小心翼翼地等着她的消息!
这通似魔鬼的嚎叫,把他从梦中惊醒的电话,并不是他日思夜想的秦紫光打来的,是她瘫痪的妻子这么早打来电话的!
她妻子告诉他,他东源家的保姆一早起来,做清洁时,发现家里闯进过人来,把书房翻得乱七八糟的,不过好像没有丢失什么东西,但她们还是报了警。
张智坐在床上,头耷拉着,握着手机,那个神秘的闯入者,把他深圳租住房子的书房,翻了一个遍,没有找到什么,留了令他毛骨悚然的字条。眼下他竟然找到他东源的老巢去了,他究竟要找什么呢?要命的是,他不是盗窃财物,而且直接翻找他的书房。
那个人神秘的闯入者究竟要找什么呢?而且他认为他要找的东西就藏在他的书房里。
上次那个神秘的闯入者来他这里的房间,他让小区物管的人,查了小区监控,并没有看到可疑的陌生人,出没在这栋楼上……
那个神秘闯入者难道有非凡的本领?不仅能隐身,开锁的能力也非凡。
张智断定这个神秘的闯入者是一个男人,只有男人,才有这样的本事。
他想他和什么男人有纠葛,他要这样悄无声息到他房间来,寻找他要的东西。他实在想不出,他书房里有什么值得他找的东西。
张智竭力振作起来,起床洗漱,马上开车回东源的家。既然警察要来,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神秘闯入者的蛛丝马迹。
张智回到家时,警察已经走了。
张智问妻子和保姆家中的情况,她们说家中没有丢失任何东西,警察也没有找到可疑的人。
不过,警察调出附近的监控看,有一个穿着白衣的、蒙着面的女人,在房子附近出现过……白衣女人除了穿着令人费解、奇怪外,并没看她做出格的事,所以不能就此断定是她进了他的家门。
当个他们说到白衣服女人时,张智脑子一片空白,先前他就怀疑那个神秘的闯入者,就是跟踪他的白衣女人。不想她又在他东源家的附近出现,让他有一种陷入深渊的恐惧。他不知道,这个白衣女人是谁?究竟要干什么?
张智把自己关进书房,仔细看了看房间里的东西,并没有发现丢失什么东西。那个神秘的闯入者,究竟要找什么呢?他一再重复着苦思着这个问题。
张智手颤抖地打开所有的柜子和屉子,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丢失。难道神秘的闯入者是来偷书么?不可能!他的书都很普通,没有值得偷了去珍藏的书,所以偷书不可能。
张智徘徊在书房里……
最后,他发现,虽然没有发现丢失什么东西,但神秘的闯入者,给他留了一样东西…… 张智去年换掉的旧笔记本电脑,闲置在一个矮柜上,下面放了一张照片。
张智拿起来,看了照片上的人,面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很是难看……
照片上是他和于硕的合影,他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很友好的样子。照片背面歪歪斜斜写着一行字:看到这张照片,你脑海里会不会浮现一些难受的画面,比如血!
像上次神秘闯入者留的字条一样,是用不会写字的那只手写的,依然是为了不让他辨别出神秘闯入者的字体。
张智先是如木鸡一样发了一阵呆,然后把照片愤愤地揉成一团,从窗子上丢了出去。但他马上又后悔了,出去要把它捡回来。
打开书房的门,瘫痪的妻子坐在轮椅上,正在门外等着他。
张智面色苍白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妻子道:“我看你面色不是很好,所以问问你,最近你遇上什么事了么?”
张智道:“每天夜晚赶稿子,熬夜了,所以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妻子道:“你都快两年没有写东西了,最近想通了,决定又开始写了?”
张智轻轻地“嗯”了一声。
妻子道:“看来你说换个环境,会有灵感,是真的。你独自搬去深圳住一段时间,也是好事,就是没有人照顾你。”
张智道:“我一个生活,日常没有那么复杂,不需要人照顾我。”
欧皇崛起
妻子道:“——那就好。”
张智换上外出的鞋,正要出门时,妻子叫住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前天,我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张智握着门把手,听到“奇怪”两个字,便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没有马上开门,停下来好奇地问道:“什么奇怪的电话?”
妻子道:“那人问我当年出车祸,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导致我瘫痪了的。”
张智道:“你怎么说?”
妻子道:“我说因为车子出了故障,刹车失灵了,车子侧翻到一个山坡下,我的双腿被车碾压,双腿从根部截肢,内脏受了轻微的震荡……我这样实事求是地告诉他了,我想这不是什么坏事。”
张智道:“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问你这个问题?”
妻子道:“我有问他是谁,但他没有告诉我,说了一句‘你应该想想会不会是有人在我车的刹车上做了手脚’,不等我答话,就挂了电话。”
张智问道:“是男人的声音?还是女人的声音?”
妻子道:“听不出来……声音好像是经过电子处理过的,又好似他在故意用鼻音说话,总之那人不想我听出他的声音,所以我觉得那通电话很奇怪。”
张智道:“嗯……你就当关心你的人,闲着没事干,随便打了一个电话而已。”
妻子道:“我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但有人闯进你的书房,究竟是要找什么呢?”
妻子知道,有什么事,她不问丈夫,丈夫从来不会主动告诉他的。丈夫觉得她是一个残疾人,有什么心思跟她说,也是徒劳。这是她跟丈夫夫妻一场,最痛心的烦恼。
张智怏怏道:“没有丢失什么东西,这算是万幸,以后你们把家门锁好一点儿!”
妻子道:“那就好!不过我很好奇,既然那人冒险闯到我们家来,不为财物,却把你书房翻得乱七八糟,他究竟要到你书房找什么呢?”
张智沉声道:“你养好身子就好,其它你就不用担心。凡事有我在呢!”然后转身出去了。
张智的妻子虽然很喜欢听张智说“凡事有我在呢”!这句话,听起来很舒心,但他这是对她这个弱者唯一能说出的心声,让她有种只得依恋他的感觉。但同时又让她体会到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交心过,只是心存他不抛弃她的感激之情。
张智在窗子下草丛里把照片捡起来,展开看了看,这个已经逝世的朋友于硕,好像勾起了他什么不好的回忆,面部一阵抽搐,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隐约还有一丝惶恐!
张智坐到人工草坪尽头的长椅上,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中……
张智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上午,还昏昏睡过去了,保姆叫他回家吃饭,他才醒来。
张智听到保姆的叫声,一阵惊颤,吓得保姆倒退了一缩。
张智刚才做了一个离奇的梦,她梦见秦紫光抱着一个快两岁的男孩,来见他了。他高兴地手舞足蹈要去拥抱她和孩子时,秦紫光突然面目变得狰狞,眼放凶光,似在电视里看到的丑陋妖怪。
保姆道:“张先生,你做梦了吧?”
张智揉了揉眼睛道:“是做梦了!有什么问题吗?”
保姆道:“因为张先生一直在说梦话,重复着叫一个人的名字。”
张智诧异道:“我叫谁了?”
保姆道:“我隐约听到好像是叫秦,什么紫光!”
张智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来,说道:“你是叫我回家吃饭的吧!走吧!”
保姆跟在张智身后,走了一段,追上他,吞吞吐吐道:“张先生,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张智停下脚步道:“有什么话直接说。”
保姆道:“我有几次听见张太太一个人在房间哭泣有声……”
张智惊讶道:“她为什么要哭呢?”
保姆畏缩着说:“都是主人家的事,我不敢随便问。”
张智什么也没有说,径自朝里屋走了去,一路上心事重重。
保姆觉得她伺候的这一家夫妻很奇怪,表面看起来,这对夫妇很恩爱,其实好像都各有各的心事。不过,她一眼看得出太太是一直在为丈夫担心着什么。前些时候,太太还让她买香烛回来,太太要拜关公,让关公保佑男主人平安无事。她本想把这事告诉张智,但看他面色一直那样凝重,都不敢多跟他说话。而男主人的心思她丝毫琢磨不透,但她相信,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太太忧心过什么。
吃饭的时候,他们夫妻没有说话……
张智一直低头吃饭,妻子很想跟他说什么,看他并不想开口说话,所以知趣地默默吃饭。
张智放下碗筷,要离开时,妻子还是忍不住说话了,“你真正喜欢的人不是秦蕙,而是她的女儿秦紫光,是吗?母亲自杀了,女儿失踪了,这两年,你才没有心思好好写作了。一个作家长时间没有作品,会被人遗忘的。”
张智听妻子这样说,不由怔住了……
张智道:“我会处理好我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然后逃离似的进了书房。
妻子很想跟张智多交流几句,了解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她很想知道他最近的心事究竟是什么,不想他根本不信任她,就算有天大的事都不会告诉她,这是作为妻子存在的最大失败!不由悲伤的眼睛有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