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四重分裂 愛下-第一千零九章:岔了個氣熱推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就挺尴尬的……
在季晓岛那颇具压力的注视下,在游戏外并没有【骑士精神-诚实】这个倒灶技能的墨檀终究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对方的委托。
“谢了。”
少女淡淡地点了点头,一边重新向正在晒太阳的夏雨荷身边移动,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可以去晨跑了,路上注意安全。”
“啊……谢谢……”
墨檀抽了抽嘴角,在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便快步离开了小区的动物角,开始了但凡他在上午九点前有切换到‘守序善良’人格就必然会进行的晨跑运动。
虽然从客观角度来说他绝对算是个宅男,但毕竟墨檀每天基本都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时间还算比较自律,所以哪怕他跟天赋异禀的贾德卡之流没法相提并论,与崔小雨和万洋这两位眉清目秀的大块头猛男也比不了,但身体素质也是不差的,伊冬那种看似精神小伙实则走上两公里就开始喘的货色他少说能打三个。
顺便一提,在大多数情况下,当前人格下的墨檀并不像很多人那样把锻炼身体视为一种负担或任务,事实上,至少在‘守序善良’的人格下,他其实很享受晨跑等有益身心健康的有氧运动,尤其是把身体活动开后冲澡那一瞬,是该人格下墨檀为数不多有点上瘾的事情之一。
当然了,因为这会儿并不算是‘大多数情况’,所以心事重重的墨檀尽管跑得姿势很帅、动作很快,但他的心情却一点都不美丽……
原因自然是因为季晓岛刚刚那番针对于‘墨檀同学’,换句话说亦是游戏中那位‘黑梵’的委托,有一说一,这件看似没有半点刁难之意,完全就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已经让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观察某个人的人品性格?没问题,墨檀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自信的。
被人用审视的目光品鉴?没问题,墨檀对自己的人品还是很自信的。
但是!特喵的问题在于这件事本身啊!本来季晓鸽就兴致勃勃地想让她在游戏中的好盆友‘默’同学跟现实中的好盆友‘墨檀’同学认识一下,这要是再加上季晓岛想让‘墨檀’同学审视一番自家姐姐身边那位虽说是疑似,但估计早就被她断定为不怀好意、图谋不轨的半龙人玩家……
【有点想死。】
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冷汗),墨檀随手关掉了小天才电话手表的晨跑神曲,摘下耳机长叹了一口气,捂着自己的肋叉子坐到了附近的长椅上。
没错,因为一直在烦恼的原因,没有把控好呼吸节奏的墨檀喜闻乐见地把自己给跑岔气了。
“诸事不顺啊……诸事不顺……”
他苦笑了两声,一边轻轻揉着自己的侧肋,一边试图反省自己昨晚的冲动行为,也就是自己跟菲雅莉借一步说话的内容。
事实上,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什么都不做才是对于‘墨檀’这个人来说最明智的举动,毕竟在学园都市这个地界儿,在交流会举办期间,在‘黑梵’、‘檀莫’、‘默’这三个角色及其各种关系者都齐聚在一个地方的前提下,极力避免彼此之间的‘见面’是绝对的明智之举。
原因很简单,在三人都是墨檀的情况下,‘见面’这种事在理论上根本就不成立,而如果非要让它成立的话,那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大量破绽,其中有致命的、有不致命的,但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不管怎样,强行去挑战这些东西都不可能会有哪怕一丁点儿好的影响,结果无非是‘坏’、‘很坏’、‘非常坏’以及‘完犊子’。
按理来说,如果他当时什么都不做的话,至少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一波风险,也就是语宸领着‘黑梵’、季晓鸽带着‘默’的那轮碰面。
因为布莱克晕机所以耽误了好几天行程的圣教联合代表团近些天会很忙,而身为曙光圣女的语宸尽管并非正式代表,却也很难逃掉那些并不算特别官方的安排,所以尽管名义上是来度假的,但她和布莱克至少在抵达学园都市的前几天并不会有多轻松,像昨天那种欢迎会之类的场合这两天多半要接连不断地参加。
而季晓鸽则恰恰相反,如果按照原计划走的话,在各方大人物还没有到齐的最初几天,肩负着工匠镇商务外联这一担子的有翼美少女其实没啥事可做,但是等到三四天后,她多半会因为极高频率的奔波与沟通耽误掉大量时间,乐观估计也会忙得脚不沾地,就算玩家可以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也决计轻松不到哪儿去。
如此一来,最初几天很忙、之后会比较闲的语宸和现在虽然很闲,但几天后多半会忙到飞起的季晓鸽就很难找到什么好机会碰头了。
换而言之,就是‘黑梵’和‘默’这两个角色也很难被带出去‘认识’。
站在墨檀的立场来说,这绝对是一桩天大的好事,不但能为本就没有严格时间规划的‘黑梵’与‘默’有效降低压力,将更多的时间放在必须跟双叶斗智斗勇、随时都有可能初大问题的‘檀莫’上,更是有效降低了在语宸和季晓鸽面前露出马脚的风险。
毕竟抛开季晓鸽不说,语宸的直觉和敏锐墨檀是一点都不敢小看的,虽然这姑娘非常善解人意,而且很多时候就算看出了什么细节也会装傻,但在这种量级过大的事件上,墨檀依然不敢冒险。
科尔的身材要比身为半龙人的‘默’单薄一些,尾巴这种特征百态也没办法做到尽善尽美,所以COS默的风险从外形角度来说是比较大的。
至于‘黑梵’这个角色,特征方面倒是无需担心,墨檀自己亲自捏出的脸也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但语宸的敏锐与直觉却是不容小觑。
所以不管怎么想,墨檀都觉得自己在‘混乱中立’人格下临时做出的这张底牌并不靠谱。
换而言之,最好的结果还是尽可能地避免‘默’与‘黑梵’这两个角色碰头,而因为布莱克晕机这档子意外,事情也恰恰就是往这个走向发展的。
如果墨檀不多管闲事的话……
昨天晚上,在看到季晓鸽得知语宸最近几天没空时所流露出的落寞表情之后,墨檀几乎立刻就想到了让菲雅莉与工匠镇进行商务合作,进而大幅度抵消季晓鸽负担的计划,并在双方分别前鬼使神差地叫住了菲雅莉,凭借自己对后者的了解以及几乎没有死角的知识底蕴完美促成了这一轮极具可持续发展性的合作,在成功减轻了季晓鸽负担的同时,也一脚把自己踹进了火坑里。
明明可以不多管闲事、明明可以置之不理坐享其成,但他终究还是没能做出对自己来说最为正确的选择。
米瑞斯之堕光 冰洁冰心
【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如果我能在足够清醒的情况下重新做一次决定的话……】
墨檀仰倒在长椅上合起双眼,沉默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才有些无奈地翘了翘嘴角,低声道:“果然,还是会做出相同的决定啊。”
【是因为我对晓鸽同学有什么非分之想吗?】
心底流转过这个念头,墨檀微微摇了摇头:“不对,换作是别人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
【是因为我现在是个无药可救的烂好人吗?】
墨檀自嘲地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不完全是,孰轻孰重我多半还是分得清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他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嘟囔道:“果然,我没办法在有更好的选择这种情况下对任何事置之不理啊,这个缺点是不是有点太致命了……”
“什么致命?”
清脆悦耳的声音突兀地在他身前响起。
“诶?”
墨檀立刻睁开双眼,抬头一看,发现一个戴着白色鸭舌帽,拥有一头清爽齐肩发的美少女正俏生生地站在长椅前,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
“夜……”
当前处于‘守序善良’人格的墨檀下意识地想用在游戏里的称呼叫对方,并在下一秒立刻反应了过来,比了个要多傻有多傻的剪刀手,干笑道:“耶~~好巧啊,晓鸽同学,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耶~”
季晓鸽也笑嘻嘻地冲墨檀比了个剪刀手,她今天穿着一套跟季晓岛完全相同,只是颜色是雪白色的休闲装,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活力与朝气,然后便在打过招呼后乐呵呵地往墨檀旁边一坐,掩嘴笑道:“也不算巧啦,我之前去你们小区东边的那家超市买饮料来着,回来之后才听晓岛说她碰见你啦,然后就追上来咯。”
墨檀摸了摸鼻尖,无奈道:“不是,要不是我不小心跑岔气了坐下来歇了会儿,你不就追不上我了吗?”
“不会的,我跑步可快啦~”
季晓鸽莞尔一笑,特别自信地抬起小拳头挥了挥:“只要抱着把自己跑虚脱的信念冲刺,一定可以追上你的!”
墨檀表情微妙的干笑了两声:“不要随随便便就让自己虚脱啊……”
地球大炮
或许是因为在游戏中经常被‘一顾倾人城’作为攻击对象,亦或许是因为其它什么原因,随着‘默’这个角色在无罪之界中对‘夜歌’那倾世容颜的抗性越来越高,在后者没有激活天赋的情况下,他似乎也能够隐约看破某层朦胧的伪装了,而这一情况似乎还被带到了现实中!
明明在一般人眼中只是个综合分极高的美少女,但墨檀这会儿却能隐隐从季晓鸽身上感受到某种论外级的魅力,以至于他原本已经问题不大的肋叉子又开始犯痛了。
“所以说啊~”
季晓鸽倒是没有察觉到墨檀的异样,只是满脸好奇地歪着脑袋问道:“墨檀你刚才说什么太致命了?”
后者微微一愣,然后忽然露出了特别特别灿烂的微笑,情绪十分高涨地说道:“我是说晨跑时候不注意呼吸节奏这一点实在太致命了,你看我这不就岔气了嘛。”
【好爽!能随便撒谎的感觉真的好爽!!】
某个在游戏里饱受诚实折磨的三好青年特别没出息地快乐了起来。
“明明跑岔气了却感觉很开心的样子,墨檀你好奇怪啊。”
季晓鸽有些好笑地看着墨檀,然后忽然压低声音问道:“话说回来,晓岛刚才是不是有跟你说什么呀?”
“嗯,说了一些有关于宠物粮之类的事。”
墨檀点了点头,并没有立刻提及季晓岛最后向自己提到的重点内容,倒不是说他真想瞒着季晓鸽,主要是这人似乎被按下了某个奇怪的开关,忽然享受起了这种就算不说实话也不会被大宇宙意志袭击的快感。
要是伊冬也在场的话,看到这一幕绝对会狂笑着发出如下感叹——
超极品纨绔
‘瞧给孩子憋的~’
“宠物粮?小鱼干?哦哦,那个我知道哦,晓岛上星期特意去市中心那边的专卖店里买了一大袋呢,结果偏偏忘了替我买想要的食材……”
季晓鸽扁了扁嘴,有些不开心地皱了皱鼻子,然后继续压低声音问道:“那她还有没有跟你说点儿别的什么啊?”
墨檀眨了眨眼:“比如说?”
“比如说……”
季晓鸽有些纠结地挠了挠脸颊,无奈道:“让你在游戏里给我的好朋友挑挑毛病,多给晓岛一些吐槽的理由什么的?”
梦控 东吴陌上
“呃,这个嘛,虽然确实是类似的事……”
墨檀表情微妙地点了点头,纠正道:“不过晓岛同学倒是没让我专门挑毛病,只是说稍微观察一下什么的,嗯,大概吧。”
“啊啊啊啊啊啊!果然是这样啊!”
季晓鸽无比懊恼地按住了自己的帽檐,小脸哭丧着说道:“为什么晓岛就那么讨厌默嘛!”
【是啊是啊,为什么她那么讨厌我啊……】
墨檀苦笑不语。
“明明我一直在说默的好话、不停地列举他各种各样的优点啊!”
季晓鸽开始抓狂。
【啊……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了……】
墨檀接着苦笑。
“真是的,要是能让他们见一面就好了!”
季晓鸽用力嘟嘴。
【其实刚才就见过了……】
墨檀继续不语。
“到底是为什么啊!”
【因为晓岛同学是个姐控啊……】
“我好伤心啊!”
【我更伤心,真的。】
“啊对了,你跟语宸有在谈恋爱吗?”
“噗——”
第一千零九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