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46f言情小說 漢之熵 ptt-0482:文頌看書-t3alu

漢之熵
小說推薦漢之熵
“一群朽木!”领导怒骂一声后,果然,开启了循循善诱。
“首先,这文字内容要改。”
“呃?”
“呃什么,所有的文字都要改!”
“这……”众人又是一阵肉疼,在他们看来,改比删要可怕多了,删,一删了之,另起炉灶倒也干脆,改,意思不变,换个躯壳,费劲不说,昨晚上可就白费了,不是贬低自己,这一晚上比一年的阅读量都要大啊。
“这样文雅的语言,那些老百姓如何能看得懂?你以为他们都和我一样?”领导大言不惭的说道:“所以,要换成通俗易懂的语言,这样才有利于文明的传播,可以改成刚出生文明,出生满月文明,出生一百天文明,一岁文明,两岁文明……你们,懂了吧?”
“懂了懂了!”无愧于无耻二字的无耻文人高声叫道,虽然他并不明白领导搞得这么低俗究竟想干什么。
“小人明白!一直延续到九十岁文明,九十一岁文明,一直到一百岁文明,既可以号召众人从出生到死都讲文明,也可以让大家体会到领导祈福子民一生平安幸福,能活到一百岁的苦心啊。”事实证明猥琐比无耻更高一筹的猥琐文人第二个发言,他是真的懂了,并且,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这样写的话,不仅仅是通俗易懂,还占字数,凑字数更容易不说还特么量大,要是写到一万岁……算了,那不成那啥了?还是一百岁吧,能活到一百岁就是祖坟冒青烟了。
“不错,”领导赞许的看了那猥琐文人一眼,颇有一种寻觅到知音的感觉,点点头继续说道:“下面的还用我说吗?第一篇,是年龄文明,第二篇是身心文明,从头发文明开始说,到眼睛文明、鼻子文明……除了那些不适于曝露于外的部位之外,皆要文明,不,那些不适于曝露的也要罗列进去,以此彰显身心的完整,以及我们的内心坦荡,纯洁!”
听了这话,众人不由得茅塞顿开:是啊,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领导不愧是领导,举一反三的能力就是强,于是又开始了一轮高呼领导英明,一哄而散。
年龄文明、身心文明、亲友,不,亲人文明、友人文明、男人文明、女人文明、孩子文明、老人文明、花草文明、树木文明、住宅文明、街道文明、黑翼教领导XX文明、黑翼教基层干部XX文明……哈哈,只要是能想得到的地方,想得到的人和事,都可以冠之以XX文明的称号,然后做排比不就可以了?这样的书,老子(们)一晚上,不,一个时辰就够了,一个晚上才写出来那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
于是,在领导的英明指示下,一群文人,经过两夜的不眠不休的奋战(其实是一个时辰不到就成稿了,之所以拖了这么久的时间,一是因为怕成书太快,无法让领导体会到自己的高度认真负责,二是写书的时候,众人做到了精神物质文明双丰收,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和一群及笄大战了三百回合……),厚达400余页(单页,印刷技术还是初代,不是很达标,而且,这样印刷的话也可以提高书籍的厚度、价格)的黑翼教南荆州分舵内部指定读物《文明颂》拿到了领导的案桌前,领导粗略翻过后(内容十分没有营养,粗略翻过都不值得),极为赞赏,大笔一挥题词后,下令拿着成品去钱庄借贷。
“《文明颂》是以通俗易懂歌诀撰写。内容囊括了天地万物、人类文明、荆州大地、黑翼教各界等诸多方面知识体系,构建了一个文明之最、文明大全的精神领域……”
“《文明颂》让我等黑翼教教众、无比幸运的南荆州子民,在仪式感和敬畏感中形成文明共识,营造文明氛围,汇聚文明能量,让世人得知,何为真正的文明社区创建……”
“《文明颂》中,人们能感知到一位伟大的领导体内所蕴藏的学者才具有的深邃灵魂和宽广情怀。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传世之心……”
一时间,在各级领导的推动下,在诸多的文人墨客忍受着种种不适的强推之下,《文明颂》一书很快便风靡了黑翼教的大街小巷……顺便,也被舆情司通过合法正规渠道买到了一本送到了王迪和范贲的手中。
……
“好点了吧?”范贲轻拍着王迪的后背——后者刚刚呕吐完,第三次。
“还好,不看就是了,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吹捧得出来啊。真是枉称文化人了,更不配与文明相提并论,虽说是为了赚钱,但是,印刷厂印出此等文字,那白纸何其无辜!”王迪初拿到此书的时候,本是抱着奇文共赏之的态度和范贲一起观摩的,一开始也的确捧腹不起,但是,看到100页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到了看一眼封皮都有一种胃中暖流要逆袭的感觉(这一点不如范贲,范贲看到250页才吐,而且只吐了一次而已),到最后,把重心放在了那些吹捧《文明颂》的狗屁文人身上。
看这“文笔”,倒也是有点本事的,只可惜,没了骨气和灵魂,一滩烂泥而已。
“很正常,”对此,范贲倒是显得不意外:“虽然说这种阿谀逢迎有些吹出天际,但是,想来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那个环境和生存,不正是诞生这种无耻文人的最佳土壤和气候条件吗?他们,只不过是在围绕着权力翩翩起舞而已,我们觉得他们不要脸,卑鄙无耻龌龊下流给文化人丢人,其实,人家只不过是出卖了灵魂和尊严,就获得了很多的财富和权益呢。”
“就为了这?”
“那又如何?看开点,芸芸众生,要么出卖技术,要么出卖肉体,要么出卖时间和精力、经验,最后,要获得的不就是这些东西吗?那么,在他们看来,出卖灵魂和尊严,和出卖这些外在的又有何区别?何况,人家要是感觉难受的话,也可以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啊,我们出卖的是文字,不是尊严和灵魂不就得了?”
“……那我们怎么做?看笑话?看他们的教众如何反应?”
“看笑话当然可以,这意外发生的事情多有意思,”范贲坏笑道:“不过,光看是不够的的,否则就只有笑话,如果不做点什么,这个意外就会打乱既定计划和节奏,我们希望看到的局面也就不会出现了。”
“你是说他们的教众能够接受这本书?”王迪明白范贲的意思了:“开玩笑吧,这么弱智的东西让老百姓去看,不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
“你觉得这本书弱智,侮辱智商,但是,常年来生活在那个环境中的人可不见得会这么想,说不定还会觉得此书真的如吹捧那样,全是人话、通俗易懂、深入浅出、韵味深长、意义深刻,是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呢?”
“所以?”
“所以,我们要让他们明白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