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acl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打工小子修仙記 起點-第3129章 無恥關理全分享-uymkc

打工小子修仙記
小說推薦打工小子修仙記
“关理全,你真要和我动手?”冯锡范强行压下内心的愤怒,淡然问道。
“放肆,冯锡范,你不要忘了,本尊乃道盟弟子,你见本尊应该敬称大人。你竟然敢直呼本尊的名字,谁给你的狗胆。”关理全怒声喝道。
“呵呵,没想到,我冯锡范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当年竟然养了一头白眼狼出来。”冯锡范自嘲地笑道。
当年,关理全是傲风神国一猎户家的子弟,因天资绝伦被冯锡范发现,于是便带在身边培养。最后,还将其送入道盟。
这关理全进入道盟之后,修炼资源充足,修为也火速提升起来。在道盟中也越发的被重视,地位也日益增高。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反哺过冯锡范,否则,冯锡范也不可能会在大罗金仙中期卡这么多年。
而且,他还与傲风神国断绝了联系,甚至还明刀明枪的打压傲风神国的弟子。
总之,关理全这个人的品格不怎么样?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说的就是关理全这种人。
“放屁,以后,不要再和我提傲风神国的事情,我以出生在傲风神国为耻。如果不是傲风神国,我的修为何止仅仅是大罗金仙后期。傲风神国亏欠我太多了,刚好,今天,就从你身上收点利息。”
“当然,我也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乖乖的给死去的霍前辈,西门前辈三跪九叩,披麻戴孝。然后再向霍家和西门家每一个人下跪道歉。取得他们的原谅,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关理全好似深明大义地说道。
“你觉得,这可能吗?关理全,你不要忘了,傲风神国给了你什么?你又帮傲风神国做了什么直到现在,你们关家都还在领着傲风神国的俸。你就是这样回报傲风神国的吗?”
冯锡范情绪有些激动。毕竟,关理全是他送出去的傲风神国弟子。如今,却想用这样的手段来折辱自己。
“冯锡范,本尊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傲风神国这四个字。生在傲风神国,本尊没得选择,但这个没得选择,却造成了本尊永远的耻辱,永远都洗刷不掉的耻辱。本尊与傲风神国没有半点关系,至于关家,那是你们一厢情愿,本尊求着你们去做了吗?再说,关家与本尊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只是知道扒皮撸毛的屠夫罢了,本尊身上流淌着的,可是高贵的血液。是属于图业或者西门神国的高贵血液。”
“本尊断然不可能低贱的傲风神国有任何关系。”
关理全近乎咆哮地大喊大叫。
“呕——”
重伤的莫小川突然翻心吐了起来。
“莫公子,你怎么了?难道伤势又反复了吗?”
“莫公子,快再炼化一枚疗伤丹药。”
守护在莫小川周围的,隶属于傲风莹若一系的修者见状,连忙手忙脚乱地给莫小川服用丹药。
而他们这一折腾,也成功吸引了关理全等人的注意。
“别,别,不要浪废丹药了。我的情况我知道。本来,伤势已经慢慢好转了,可是,没想到,刚刚,又被恶心到了。”
“我虽然年龄不大,但走过的地方不少。不要脸的人,我实在是见过太多太多了。可是,像这样不要脸的人,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都说数典忘祖,这难道就是典型吗?”
“狗不嫌家贫,儿不嫌娘丑,在这家人身上完全被颠覆了。这让我突然间感觉,狗和那些卖国贼都高大起来。”
“所以,让我还是先吐会吧。想到他说的话,我就按捺不住强烈的呕吐感觉。”
“你说,这样下去,就算是炼化再多丹药,又有什么用呢?唉,难道命里该绝吗?为什么偏偏让我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这种狗东西。我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样的语言可以好好让我泄泄愤了。我严重怀疑,这狗东西家的祖坟被狗屎狗尿给玷污了。”
莫小川小声对周围的修者说道。
可是,他的声音竟然小到,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
守护他的一种修者,心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莫公子啊,咱能消停点不?这可是大罗金仙后期修者,也是你能埋汰和谩骂的吗?
惹怒了大罗金仙后期修者,就算是冯元帅也保不了他们啊。
冯锡范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个结果,所以,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奇怪。
关理全已经是双目充满怒火了。
毕利通,西门武则是狂喜地看向莫小川,这家伙还真是惹事情好手。这次,就算他们两个什么都不说,恐怕关理全三人都不会饶了傲风神国。
“小子,你在说本尊?”关理全阴森森地看向莫小川。
莫小川装傻充愣,根本不理会关理全。
“小子,本尊问你话呢?”关理全双眼冒火地看向莫小川。
莫小川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本尊在问你话,你立刻,马上,回答本尊的问题。”关理全差不多要暴走了。
“他说的是哪一种兽语,你们谁懂得,帮我翻译翻译。看他那眼神,不至于是想咬人吧。然并卵了,本公子被狗咬的脚趾刚刚好,不至于又要被咬了吧。哎哟,苦了你的,我的脚趾哥啊。”
莫小川装模作样地说道。
拉仇恨,现在,毕利通,西门武,以及图业神国,西门神国的人,谁都不服,就服莫小川。
这仇恨拉的,好像生怕转移了似的。
“啊,小子,你给老子去死。”关理全再也不能维持他的骄傲,而是暴了句粗口,朝着莫小川杀了过去。
“关理全,你的对手是我。”冯锡范轻轻一拳迎了上去。
“冯锡范,你给我滚开,等下本尊或许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会让你在极度痛苦中死去。”关理全暴怒异常。
他现在最想杀的就是莫小川,他要把莫小川一点一点的撕成粉碎,然后,拘了他的神魂放在地火之中炙烤万年。
“呵呵,好啊,那你就让我在极致的痛苦中死去吧。”冯锡范淡然一笑,与关理全战在了一处。
“冯元帅,用打狗拳法。屠猪刀法。不行,不行,这么高贵的术法,不能用在猪狗不如的人身上。唉,你说,我该怎么给你冠一个称谓呢?尼麻麻蛋的杂种狗。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有了这个称呼,你无论做几姓家奴都没有问题了。不是吗?”
莫小川在一边高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