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7mq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虛僞的代表看書-hguya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
“呵呵,看来你现在应该还没有彻底恢复巅峰状态啊!”
肖舜笑吟吟的看着八尺勾玉剑。
一道还未恢复完全的剑灵,便能够在宗门大比上逼退剑一这等剑道大家,若是让八尺勾玉剑恢复当年的巅峰,又该会是何等霸道绝伦的场面啊!
深深的打量了八尺勾玉剑好几眼后,肖舜若有所思的再次进入了金池内。
是你陪我走过那一季花开
“刚才剑灵说这些东西是原液,那到底是什么原液?”
自顾自的说着,他便伸手掬起一部分金色液体,拿到眼前仔细的端详,可是任凭如何观察,到最火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曾经肖舜以为这些景色液体乃是精金石融化所致,但通过刚才的观察,他立刻便否定了这个猜测。
因为身怀灵纹铭刻技术的缘故,他对于精金石的了解可以说是比绝大部分修者都要深厚的多,这一池子金色液体不管是从哪方面分析,都跟精金石完全沾不上边!
思忖了一番后,肖舜便将手缓缓的收了回去:“算了,懒得费神去想了,总之这玩意已经足以让我的体再度强上一个档次,到时候即便是面对望天八重的修者,我也一样不弱分毫!”
说罢,他便闭上眼帘,开始专心致志的吸收起了原液。
与此同时,梦瑶和宝儿两人正在石碑林中漫无目的的游览着。
一路走走看看,宝儿突然顿住了脚步,有些诧异的看了梦瑶一眼:“梦瑶姐,你不修炼了么?”
她也听爹爹青丘王说起过古武场内对于人类修者的重要程度,却不料梦瑶在进入这里之后,竟然一反常态的没有修炼,反倒是跟着自己一路闲逛。
武猴
见宝儿面带异色的看着自己,梦瑶淡淡笑了笑:“呵呵,这里虽然灵气充裕,但是对于我的帮助却是十分有限,你是兽修,所以并不了解这其中的关联!”
就在两人说话间,远处突然传来几个人愤怒不已的声音。
“该死,天魔阁的魔女竟然敢进入我们剑宗的领地,即便这是经过大师兄允许,但我等也不能置之不理!”
蛻凡成神
逆轉絕境 幾秒的時光
“对,咱们在这么说也是正道门派,岂能和魔宗之人同流合污,必须将他们给赶走!”
“可不是么,一个魔女进入领地就不提了,可那肖舜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也敢大张旗鼓的来剑宗领地内修炼?”
话音由远及近,听得梦瑶是眉头轻蹙。
她对于魔女这个称谓,可以说是极度的反感,可偏偏却有人要往这方面有恃无恐的说着,换谁来心里也会怒火中烧。
宝儿并没有发现梦瑶此时的异样,而是欢欣雀跃的说着;“嘻嘻,看来等会咱们又能活动一下手脚了!”
自从离开青丘领地后,她的天性便完全被激发了出来,俨然成为了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狐狸,啥事儿也不放在心上。
就在此时,远处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
“咦,师兄,你有没有发现林子中的石碑,好像少了很多?”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这儿原本不是有几块很大的石碑么,现在哪儿去了?”
符战天地
听到这里,宝儿是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她这人收集东西有一个特殊的癖好,甭管是什么东西,都捡大的拿!
邪皇追妻:梟寵惡毒妃
无极剑宗的几名弟子抱着满心的狐疑,终于是和梦瑶以及宝儿两人碰面了。
刚一见面,便有一名身材瘦高的男子厉声喝问:“魔女,是你将我剑宗领地内的石碑给盗取了?”
话落,此人身旁便立刻走过来一名师弟,满脸愤怒道:“二师兄,这儿除了我们之外,就只有他们几个在,不是这伙人偷走了石碑,还能有谁啊!”
说着,剑宗的几名弟子已是群情激奋,看向梦瑶和宝儿的目光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将他们两人吞噬其中。
宝儿全然不顾那些放在自己身上的凶悍眼神,寸步不让的说着:“喂,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们偷了石碑,那就先将证据拿出来!”
“证据?”二师兄冷笑:“呵呵,现在这儿就只有我们两方人马,我们乃是剑宗的一代弟子,自然不会干这等监守自盗的事情,而你们这群外来人,那可就说不定了!”
夺心之恋:龙神大人束手就擒 蒙之茉
宝儿自然是不甘示弱,讥笑一声:“呵呵,拿不出证据,你们就准备诬陷了么?”
邪气无限 秦潇
虽然她是偷走石碑的始作俑者,但是跟那剑宗的二师兄唇枪舌战起来的时候,脸上却是丝毫没有窘迫之色,说出来的话是那般的义正言辞,一时间令梦瑶有些哭笑不得。
见梦瑶脸上展露笑容,剑宗弟子们纷纷是怒不可遏。
二师兄更是勃然大怒好骂了句:“魔女,到这时候你竟然还有脸笑,果然你魔宗上下就没有一个要脸的东西!”
这话这有些了不得,毕竟这“魔宗上下”可是包含着一道宗主级强者,而此人恰好就是梦瑶的父亲。
有人这样侮辱自己的父亲,是个人都忍不住要发火。
梦瑶美眸渐渐沉了下去,话语森然道:“很好,阁下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原封不动的说给我父亲听,到时候希望你在面对我父亲的怒火时,还能够有今天这样的用气!”
闻言,二师兄脸色顿时苍白,嗫嚅着嘴唇想要说几句场面话,只可惜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勇气来。
就在他心惊胆战之际,有一名师弟越众而出,不可一世道。
“不就是魔宗之主么,在这次昆仑墟内,你们必定是我们正道同盟所攻伐的对象,你们接下来自身尚且难保,竟然还想着找我剑宗的麻烦?”
听罢,梦瑶嘴角噙着一抹嘲讽之际的笑容:“呵呵,不过就是一群虚伪的人而已,竟然也敢自诩正道,当真是可笑至极!”
对于宗门内那些自称是正道表带的人物,她可谓是厌恶至极,毕竟有关于这些人干的那些龌龊事儿,魔宗比谁都清楚,只是一直没有揭发出来而已。
火影忍者之雷瑩 水裏的泥鰍
当然了,魔宗之主也知道这一次昆仑墟之行,自己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却也依旧没有和蛊毒门形成战略同盟。
早在各大宗门前往昆仑之前,蛊毒门太上长老就曾经拜访过天魔阁,试图寻求一定的合作,只可惜最终双方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