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xb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滅戰神 ptt-第3509章 囚籠,女子,青年!讀書-0hn0z

不滅戰神
小說推薦不滅戰神
海狮皇问道:“那去洞府坐一会?”
“不用了。”
秦飞扬摆手笑道:“我还得去一趟大哥那。”
“也是去送酒的?”
海狮皇一愣,笑道。
“是啊!”
“我这位大哥,您肯定比我更了解,没酒的日子,对它来说,那就是生不如死。”
秦飞扬笑了笑。
海狮皇也是不由一声苦笑,点头道:“行吧,既然要去天云岛,我就不强留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玩。”
“好的。”
“晚辈告辞。”
秦飞扬拱手行了个礼,便让白眼狼开启传送通道,转身离去。
……
天云岛。
当秦飞扬两人和白眼狼出现时,又没有看到小兔子的踪影。
显然。
它在教导疯子等人修炼。
云中天扫了眼天云岛,看着秦飞扬吃惊道:“秦兄弟,你刚才说的大哥,不会就是这里的小兔子吧?”
“就是它。”
“我和疯子师兄,还有它,结拜成了兄弟。”
秦飞扬笑道。
“这……”
云中天一脸惊愕。
这是在跟他开玩笑吧?
小兔子怎么可能跟人类结拜成兄弟?
可看秦飞扬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连海狮皇也知道。
真不可思议。
这两个小子怎么做到的,竟攀上小兔子这层关系。
并且除了小兔子,跟海狮皇的关系,看上去似乎也不错。
要知道。
像他们这样的强者,都视天云之海为禁区,而秦飞扬和莫疯子,居然跟小兔子这个巨无霸称兄道弟,还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难怪当初转移的时候,白眼狼和雪花会带着他们来天云之海。
在别人眼里,天云之海是一个恐怖的地方,但在秦飞扬这些人眼里,这里就等于是他们的后花园。
“哟,小老弟,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准备来投靠大哥吗?”
突然。
伴随着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小兔子从下方山间掠出。
“是啊,混不下去了,求大哥收留。”
秦飞扬谄笑。
“滚。”
“德行。”
“以为兔爷不知道,你在南大陆的所作所为?”
小兔子白了眼他。
秦飞扬一愣,笑道:“原来大哥一直都在暗中关注小弟啊,感动感动,白眼狼,快送上两千坛无双神酿,孝敬咋们大哥。”
“两千?”
白眼狼嘴角抽搐,硬着头皮取出两千坛神酿。
“不错不错,有孝心。”
小兔子也顿时是眉开眼笑,爪子一挥,抓住一个酒坛就喝了起来。
秦飞扬指着云中天,笑道:“大哥,介绍一下,这位是云中天,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以后他来天云之海的时候,还是多多照顾一下。”
“见过兔爷。”
云中天躬身行礼。
小兔子瞥了眼云中天,点头道:“行,只要不伤害天云之海的海兽,随便你怎么折腾。”
“谢兔爷。”
云中天那简直是受宠若惊。
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以后也可以随时踏入天云之海,并且不会有什么危险,等于就是打开了一扇禁区的大门,对云家以后肯定大有帮助。
“行吧行吧,酒也送到了,可以滚了。”
小兔子摆着爪子。
“无情啊!”
秦飞扬摇头,一脸伤心的样子。
“太热情,兔爷怕你受不了。”
小兔子嘿嘿一笑,眼中透着不怀好意。
“得!”
“我马上撤!”
秦飞扬见势不妙,连忙摆手,看向白眼狼。
白眼狼对小兔子也是颇为畏惧,迅速开启一条时空传送通道,随后两人一狼就头也不回的跑了进去。
“臭小子。”
小兔子摇头失笑。
唰!
就在传送通道消失之际,海狮皇突然降临在小兔子身旁,羡慕道:“我才一千坛,而你就得到两千坛,你这个结拜大哥,果然还是亲一点。”
“那当然。”
小兔子得意一笑,突然眉头一皱,道:“等等,他们还给了你一千坛?”
“对呀!”
“还有其他几个老伙计,也给了一千坛,算下来每人也能分到一百多坛。”
海狮皇点头。
“我去,这么大方?”
“那行,把你的那一千坛给兔爷,剩下的一千坛,你们八个平分。”
小兔子厚颜无耻的伸出爪子。
海狮皇脸色一黑,连强取豪夺,都这么理直气壮?
“怎么?”
“不乐意?”
小兔子挑眉。
“咳咳!”
海狮皇干咳一声,有点后悔来天云岛了,问道:“他们是不是又要离开一阵子?”
“估计是吧!”
“每次前来送酒之后,都会消失一阵,估计这次,又是奔着某个禁区去的。”
小兔子点头。
“看来他们还真是跟四大禁区杠上了。”
海狮皇摇头一叹。
“这不是挺好的嘛,他们要寻找的答案,就在其中一个禁区,如果不一一去看看,怎么会发现呢?”
小兔子淡淡一笑。
“也是。”
海狮皇点头,沉吟少许,问道:“那天云之海隐藏的秘密,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告诉他?”
小兔子眉毛一挑,看着海狮皇,沉声道:“是不是秦飞扬送了你一些酒,你就开始动恻隐之心了?”
“看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吗?”
海狮皇不满。
“知道就好。”
“交情是交情,规矩是规矩,咋们不能违背原则。”
“这些事,等他自己慢慢挖掘吧,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看着就行。”
小兔子道。
“好吧!”
海狮皇点头。
小兔子又当场翻脸,喝道:“少转移话题,快把酒交出来,不然以后你别想在天云之海混。”
“想得美。”
海狮皇鄙夷的看了眼小兔子,便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
与此同时。
某一个地方,时空错乱,天地沦陷。
只见在那片虚空,各种法则之力交织,散发着毁天灭地的神威。
边缘处。
一个青年盘坐在地。
他身穿一件白色长衣,相貌非凡,气质出众,一头浓黑的长发,在狂风中刷刷作响。
而在他周身,也弥漫着一道道风暴。
那不是普通的风暴,是时空风暴!
轰!
突然。
白衣青年睁开眼,眸子如烈日般璀璨,随着他一挥手,上空虚空崩塌,化成一片片冰晶碎片,悬浮在头顶上方,释放着无以伦比的气息。
“终于悟出来了。”
看着那一片片冰晶碎片,白衣青年颇为激动。
紧随着。
他看向前方那被各大法则之力交织的虚空,眼中闪过一抹寒光,随即赫然起身,头顶上空的冰晶碎片,顿时化成一把千丈巨剑,朝前方虚空劈去。
然而。
当千丈巨剑轰进那片虚空,瞬间就被那漫天的法则之力吞没,没有掀起任何风浪。
“即便是时空法则的至高奥义,也没用吗?”
白衣青年看着那片虚空,喃喃自语。
忽然。
一道女人的声音,从那交织的法则之力里面传出来:“孩子,为师早就说过,这个囚笼,不是你能破开的。”
原来前方是一个囚笼。
白衣青年道:“那弟子如何才能破开这个囚笼,救师尊脱困?”
那声音沉吟少许,叹道:“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指望了。”
“不!”
“弟子一定会救师尊出来,即便付出生命为代价!”
白衣青年双手紧攥,眼中透着一股执拗。
“傻小子,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又何必为了我,浪费时间呢!”
“再说,你就不怕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等你放我出去,到时给天云界带来灾难?”
那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欣慰,以及一丝无奈。
“虽然弟子没见过师尊,但如果没有师尊,当年我就已经死在这。”
“并且,若非师尊这些年的开导和教导,弟子恐怕到现在还在自甘堕落,更不会有现在这修为,师尊对弟子有再造之恩。”
“所以,无论师尊是恶,还是善,我都要救您。”
“再说,弟子也不傻,从平时跟您相处和聊天就不难判断,您绝非恶人。”
白衣青年摇头。
“呵呵。”
那声音笑了笑,道:“别想太多了,好好修炼吧,我再教你毁灭法则的奥秘……”
没等囚笼里面的女人说完,白衣青年吼道:“师尊,你就先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你脱困?”
那声音再次沉默下来。
良久良久之后,女人的声音终于响起,叹道:“要救我脱困,即便是主宰神兵也不行,只有他!”
“哪个他?”
白衣青年急忙问道。
“曾经我让你去找的那个人。”
女人道。
白衣青年皱着眉头,忽然一个激灵,问道:“秦飞扬呢?”
“对。”
女人应道。
“为什么只有他能让你脱困?”
“论修为和实力,他还不如我吧,当年要不是我隐藏修为,他和莫疯子,还有白眼狼,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而他最强的也就是主宰神兵,可刚刚您也说过,主宰神兵并无法破开这个牢笼。”
白衣青年挑眉。
“有些东西,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总之,当今世上,只有此子,才能让我脱困。”
女子道。
“那我现在就去找他!”
白衣青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风就是雨,现在你找到他有什么用?”
“得等他成长起来。”
“你也好好努力吧,你是我的弟子,最后可不能输给他,再说,你不是也还要为你的母亲报仇吗?”
“等解决好你自己的事,再来帮我吧!”
那女人的声音很温柔,透着一丝宠爱。
“报仇……”
白衣青年双手一攥,低头喃喃:“我已经悟出时空法则的至高奥义,我想现在,我有能力报仇了。”
蓦地。
他抬头看向前方的囚笼,道:“师尊,我想回去一趟。”
“只要你想好了,那就去吧!”
女人笑了笑。
“弟子想好了,也不想再拖了,这些年的煎熬,弟子已经受够了。”
白衣青年一字一顿,眼中寒光闪烁,说完便转身一步迈出,迅速融入虚空,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