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zze妙趣橫生小說 南宋風煙路討論-第1766章 山河變人情如故(3)熱推-iauu0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那就好,那才是真的没什么后顾之忧……杨宋贤想,飘云真没什么好让胜南牵挂,后方令人担心的,实则另有其人啊……
“到这份上,实在也影响大局了,胜南已经不可能对星衍无条件袒护、因小失大。江湖和战场注定是两码事。”这话看似是杨宋贤对百里飘云说,却其实是对林阡说,是判断,也是规劝。
之所以会说出这么一句不符合杨宋贤风格的听起来竟有些老成持重的话,是因为杨宋贤身为红袄寨的三当家、站得最近,因此比任何人都清楚,山东义军对江星衍的包容度与其它盟军截然不同——长期被江星衍仇视的红袄寨本就是一捆干柴,被这火苗一点、还不燃得燎原?所以他不得不帮匪气太过的林阡留个心眼——
最干的那一捆,不是别人、正是杨鞍!莫忘了,杨鞍在重逢妙真的第一刻曾捶胸顿足:“不是你的错!胜南!我知道,是那个居心叵测、吃里扒外的江星衍所害!若被我再看到他,必将他抽筋扒皮泄愤!”杨鞍和他的追随者,本就把妙真的毁容全归咎在江星衍身上,这节骨眼上,再发生小曹王因江星衍失之交臂的事……每双眼都在盯着林阡接下来怎么做!
涉及江星衍,鞍哥已出现想不开的迹象,杨宋贤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这便是他不忍对林阡明说、以及自请留在后方照看大局的根由。胜南啊,其实比谁都心思单纯。
不错,杨鞍就和那小曹王一样,身上的每条缝都快被苍蝇们叮开了。正是这段时日,“失去了鞍哥的红袄寨,非但不是一盘散沙,反而比以往更加能打”“听闻盟王在降服刘六当家时,说过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六当家,暗中曾托付六当家和吴当家一同管控李全,所以六当家是可信的”“盟王收七当家的时候说‘两年前反对鞍哥的不止一个,最焦头烂额的时候,是七当家在蹴鞠场上给我指点了一条明路’那么七当家也值得跟”……诸如此类的言论弥散在宋营——居然还能传到一个隐居避世的杨鞍耳朵里,可见暗中的散播有多广!
这三句影射出什么意思?对红袄寨,杨鞍只有副作用而已;杨鞍力保的李全,刘二祖很早就在帮林阡盯;林阡为了收买人心,再三强调两年前杨鞍曾被大众反对。全部指向同一点,林阡说可信就可信,林阡说值得跟就值得跟,林阡说要管控就要管控……
而最近,李全确实还是被林阡盯得死紧,孤家寡人,行动不得;
而最近,杨鞍受伤,杨妙真亦然,刘全、展徽等人哪个不在泰安赋闲?诸如刘二祖、郝定、彭义斌之类,又再崛起!
林阡他,到底要做什么?
其实都好解释,一线拼尽刚好二线交接,花帽军和铁甲马队也是这样,徐辕、李君前哪个没出局?可是……宋贤只知道这些话杨鞍听不得!
然而,在杨宋贤眼里,甚至在心窍玲珑的陈旭眼里,这些流言都不可能是宵小刻意针对杨鞍散播的。因为,杨鞍历劫归来除了杨宋贤、林阡、杨妙真就没见几个人,杨鞍死而复生的事,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那么宵小怎么可能知道?既然公众不知道杨鞍还活着,所以,这就代表民意啊,民意就是巴不得林阡当这红袄寨的主?
那么杨鞍就难免要想到这一点了,为什么我复活的事你们不通知旁人?提防我争权?!
情谊再深,也敌不过心思重。既然传言里的是红袄寨大部分人的真情实感,那林阡隐瞒世人杨鞍的存在虽是好意却难免引起误会,可争如陈旭叹息的那样:“主公太过相信兄弟,只会想到‘以免敌人狗急跳墙、想到从鞍哥这里掳掠’这一层。”陈旭或杨宋贤的旁敲侧击根本提醒不了林阡,所以有关杨鞍的担子就落到了宋贤的身上。为了帮林阡实现红袄寨最终的完璧归赵,宋贤必须在这段关键时期粉碎传言带来的负面作用。于是逼自己提升了好几倍的缜密程度,冲着谣言源头四面连发,各个击破,并借着和杨鞍的亲兄弟关系,帮林阡润物细无声地做起沟通桥梁。
“莫乱走啊鞍哥,外面形势复杂极了,您又是红袄寨的万人之上,万一被夔王府发现、劫持走可怎么办,胜南会阵脚大乱……别心急,痊愈之后再出去逛。”负伤太久难免胡思乱想,杨宋贤对杨鞍的心情能理解、心境也能揣度。好说歹说,总算说服了杨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既不愿杨鞍过早暴露、徒增危险,也杜绝杨鞍听到外面更容易引发矛盾的舆论。
然而,宋贤却知其一不知其二。
杨鞍复活的事,对于夔王府来说不是秘密!人是他们抓的,也是他们刻意放的,哪有什么过早暴露、徒增危险?六月十九那晚,夔王府之所以不杀杨鞍而留其一条命是为了日后钳制李全,后来发现李全不够资格对抗林阡,便直接用来钳制林阡罢了!
是了,李全不够格,杨鞍够,整个山东甚至天下,有且只有这个亦师亦友的杨鞍能对林阡占据制高点。兄弟,是林阡的死穴,难疑、不移。
还不知其三——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外面传言更厉害?外面有的里面都有。
杨鞍之所以能听到墙外流言,并非传言散播得何其广,而是因为有嘴在墙内,恶意地针对性地散发在杨鞍耳边——
八月末,江星衍虽然直接燃尽了宋营内部的天火岛、却给夔王换到个价值连城光芒万丈的路成。此人作为短刀谷的将二代,根正苗红,“若然变节,比天火岛要方便使用得多。”夔王妃素心曾给李全足够的绊倒林阡的勇气,“路成自己分量就够重,何况他身边不会没有小团体。拭目以待。”
那日,酒馆内的“偶遇”,假道士拉着微醺的路成到转角,直接就丢给他一颗重磅炸药:路成,我们是故意靠近你的,一切都是我们利用你的,江星衍是你协助我们逼走的。要去告发我们吗,不怕你主公怪罪、猜忌?整个宋盟,会否认为江星衍从头就是你路成在同金军一起在迫害?呵呵,据说令尊大人也正在来山东欣赏你功绩的路上?
路成如雷贯耳,一下就酒醒了。
人心都是肉长,会震惊会害怕却岂能说变节就变节,况且路成本是个平凡无奇小人物,不觉得自己能对大局造成什么影响,浑噩之间转身就本能要逃。
背后却陡然一麻:你今日一走了之,你的妙真姑娘,体内的生死符,我可就不给解药了。
独独一句就钉住了路成脚步,与此同时一丝冷汗流下脸颊。
顿了一顿,瞬间爆发,大怒转身扑向那假道士:“找死么!!”
“考虑好了,再答复我。”那假道士岿然不动,武功显然在他之上。
后来路成才知道,假道士原是个和丘处机长相极为相似的天火岛人,正是在杨妙真被炸伤后,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寻找机会往林阡近身的十三翼烧冷灶。
养兵千日用在一朝,九月初天火岛立即要求路成往杨鞍耳边吹风!却哪那么容易?眼见谣言就要生效,却被那杨宋贤注意到了封堵,使得他们的暗处出招连番折戟,一不做二不休,只得祭出杀手锏,指示路成将杨鞍带到隐居处隔壁的医馆。
“神道,不知我这伤,几时能好?”由于路成和杨妙真关系极好、又是林阡的近身之人,杨鞍刚好憋得慌想在近处走走,于是深信不疑,任凭路成帮自己巧遇了这位正在坐诊的“救过妙真的”“丘处机”。
“善人,谁说您的内伤未愈,您的伤早就好了啊。只不过,好像中了些毒,才每日喘不过气的。您怎么好像……每日定时服毒?”假道士装得大吃一惊,却教杨鞍听得心一紧,内心最怕的那一幕就是……
六月十九那晚以后,幽闭自己在迷宫里的,该不会是……林阡的人?!
爱钻牛角尖的杨鞍,之所以内心最怕那一幕,是因为江星衍的隔阂、刘二祖郝定这些假想敌,除此,也因为,最近西线传来消息,凤箫吟竟在大胜的优势下放走了她的父亲曹王……提及曹王,怎能不想去年十月吴越之死,风传那是林阡伙同岳父暗害,而徐辕或林阡本人都没拿出任何实质证据洗白过莫非和段亦心——平心而论,杨鞍一直信任林阡没忘本,却始终怕林阡被情爱冲昏头,以至于走上和金军暗通款曲的不归之路!
可他也不仔细想想,林阡的人,无论去年十月的邓唐还是六月十九的泰安,都在杀敌前线啊。
马耆山,前线。
无论地头蛇郝定、久在近前青潍的刘二祖、抑或初来乍到的彭义斌,都已作为红袄寨要将,与王敏、袁若一起恭候林阡多时;
后方,已然稳定的泰安、沂蒙、青潍、胶西,则交予王琳刘全、时青夏全、国安用裴渊、张汝楫霍仪打点,徐辕、杨致诚、杨宋贤、独孤清绝分别辅助,李君前则坐镇两淮与齐鲁之交;
暗处战场,洛轻衣、段亦心、胡弄玉、茵子均已在情报或毒坛就位。
林阡心里铆着一股劲,要继续和那个人斗法:“陇右七战没打完,林陌放马过来吧!”
山东之战到这份上,林阡的眼里除了林陌也没其他人了。躲得再深,他也是曹王府唯一的主帅;退让得越厉害,越是控制不住那些气味相投的人对他军心所向。
“香林山事件之后,我本就是临危受命,代替小曹王成为新主的……”林陌对战狼、薛焕、高风雷、卿旭瑭这些为他打抱不平的曹王府高手们说,“如今,还回去,也罢。”
“外战时,夔王府军师与我想法几乎都一致。虽我隐于幕后,我军并无损失。”林陌对完颜瞻、移剌蒲阿这些忠臣良将们说。
“内事中,每遇抵触,不必顾我。”林陌对封寒、郭蛤蟆、曼陀罗这类更折服于他个人魅力的死忠说。
一而再再而三对小曹王让步,林陌心里清楚,换林阡对盟军,也一样这般无私。黔西魔门,历历在目……
可叹故事的主角只有一个,上天却安排了两个有共同秉性的人。
众志成城、如火如荼得照镜一般,对面红袄寨一副历劫重生的气势,而身后的金军则迫切想要凤凰涅槃。
林陌虽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却自觉站在了这个梦寐以求的和林阡争锋的极点,要漫天黄沙席卷宋土,要堂堂正正地向他复仇。
林阡,你麾下强将如云,我手中王牌也不少,完颜瞻、郭蛤蟆、移剌蒲阿、仆散安贞……哪个假以时日都可成为不世出之名将,而小曹王虽被你驱赶走了大批精锐,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完颜斜烈和完颜良佐小小年纪都能骑善射,就算小曹王自己也是箭术百步穿杨的高手。
遥望万里林木翻涌,山巅清气如浪堆叠,蓦然林陌胸中血热,感应到了林阡所下战书——
林阡,你又一次,将我和我的人逼到了退无可退,
决一死战?好,那就来吧!
————————
歇了几天就写了几天,是我自己比较放不下这小说……
那就,继续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