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1b2笔下生花的小說 秦時小說家 txt-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好吃又貴(求票票)熱推-0i05v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冬节时日过去一个月。
朝会之上,彻底落下伐楚总体谋划。
国府之内,各大行署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文书都已经发了下去,涉及的相关郡县,与粮草辎重、器械、民力都开始调遣。
一个月的时间,群臣对于李信之攻楚谋划认可,除却补足一二,并未有其它方略而出,军中诸将亦是如此。
王翦虽已上告老文书,秦王政暂为认可。
一场朝会,伐楚而定。
一者,以李信为领军主帅,关外蒙武为后援,亲率二十万南阳新大营精锐直下楚国国都。
二者,以王贲所部率领秘密之兵,进兵淮东、江东之地。
三者,以南郡之地为要点,贯通巴蜀水军东西啊,隔绝楚国东西逃走要道。
四者,国府后援,督导军需。
五者,以鬼谷盖聂、上卿顿弱为首,前往齐国,携带重金,以为安抚,使之不为助力。
六者,军中其余诸将,如杨端和、辛胜、马兴、蒙恬等,各自归于所位,镇守关东各地,不得有误。
一时间,一道道文书从咸阳不断飞出,奔向关东诸郡,时隔一年有余,安稳这般长时间的大秦再次全力而动起来。
******
双手环抱如阴阳,划分太极成两仪,脚踏乾坤生四象,混元无形道归一。
一处不大的演武场内,一缕缕玄光隐现其中,暗黑色的玄光为之跃动,一人在其内演练掌法,虽缓慢不已,却韵味无穷。
举手投足之间,细细体悟个中掌法精要,妙悟阴阳两极。
虽无力,却有意,天地元气相随,斑斓之光隐现,脏腑升腾异象,轰鸣之音不绝,一掌挥动,婉转余力,方圆数丈区域为之震颤。
又是一掌挥动,虚空更是有些翁鸣,掌法连绵,混元一体,身下尘土而起,顺之而动,无声无息之间,被劲力自归阴阳。
“一年的时间!”
“你总算是突破了,如此……想距离化神只有一步之遥,这套《太极十三式》,着实精妙,玄清子能够创出此法。”
“其人武道果然超凡。”
“化神之道,便是将自己所修贯入虚空天地,驾驭天地元气,使之与体内道理共振,成就内外混元。”
“走吧,今日.你突破,我们去天然居好好饮吃一顿,庆贺一下。”
清亮赞赏之音而起,脚步声而今,一男子徐徐而语。
灰白色的粗布麻衣,虽不为锦袍,却是清爽干练,束发而冠,步履之间,甚为儒雅,身处齐鲁之地,这般的装扮很是普通。
有感少年人身上的气息,男子更是微微一笑。
化神之道,本就是有些艰难,而今出外历练一年,总归先天圆满,距离化神只有一步之遥,还是凭借《太极十三式》掌法而入。
道家天宗玄清子,不愧道家千百年来的资质最高之人。
“天然居!”
“那里的东西可不便宜。”
少年人身材壮硕,眉目俊朗,着一袭同样朴素的劲装,收拢浑身玄力,异象不显,有感此刻的状态,亦是欢喜,化神……只有一步之遥了。
不知道兰陵城内的水儿如今是什么状况。
不过想来不会差的,雅湖小筑纪嫣然可是实力、见识丝毫不逊色残剑大侠的人。
迎着残剑大侠看过来的目光,嘿嘿一笑。
天然居那里的东西的确好吃,可……就是有些贵了,一路北上,二人本就没有带太多财货,一年下来,都花费很多了。
“哈哈哈,今日可是有人相请的。”
“不用我们出钱。”
“所以……待会可以放开吃,天然居秘制的牛羊肉的确一绝,滋味甚好,其余酒肆虽也有仿造的,却差之太远。”
“还有一些点心,味道也是不错,就是有些太甜了,倒是师妹喜欢那个口味,走吧。”
残剑又是笑语。
临淄之内,乃是儒家汇聚之所在,整个冬日,和天明待在这里数月了,自己倒也在这里碰到一些故友。
缘由近来诸夏之事,所以……天然居畅饮,随意闲谈一二。
“儒家的人?”
“我先去整理一下衣衫吧。”
对于残剑大侠和儒家的交情,天明还是知晓的。
那群读书人很讲究礼,自己刚演武完毕,身上尘土浸染,更有汗水滴落,这般前往倒是有些失礼了。
“无妨,都没有外人。”
残剑摆摆手,示意无需如此。
“还是稍等片刻,很快的。”
天明摇摇头,言语未落,整个人便是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演武场。
的确很快。
百十个呼吸之后,二人便是从暂居的这处庭院出走出,前往目下临淄知名度最高的天然居,如果不是提前预订,还真没有位置。
除非在厅内等待。
亦或者从别人的手中购买位置,听闻,近月来,还有专门的商贾喜悦此事,赚取不少财货,闻此,天明无奈不已。
反正自己身上没啥钱,若言从那些作恶的游侠手中所得财货,一路之上也没有什么机会,总有所得,也很快就花光了。
天然居那里,和残剑大侠一个月也就才去一两次,那里的滋味真的很不错!
对于天然居,天明不陌生,咸阳那里也有,以阳滋贪吃贪玩的性情,怕是比自己过的舒服多了,诸般美味应该可随意而得。
不知道阳滋现在怎么样了。
也不知道现在母亲怎么样了?
“先生!”
“临淄这里越发的繁闹了。”
从冬节以后,临淄这里便是越来越热闹,原本临淄这里便已经街道之上摩肩接踵,目下……更是人满为患。
倒是其余次一等的街道好些,可次一等的街道上,好玩与好吃的不多。
周身劲力婉转,和残剑大侠轻松的穿梭于人群中,看着眼前这一幕,不论其它,临淄实在是印象中最为繁闹的所在了。
咸阳那里都相差不少。
“接下来会更热闹的。”
“近来,齐王正准备开拓城郭,以为容纳外来之民,再过一年,会好些,但……也说不准。”
残剑在前方行走着,闻天明之言,颔首以对。
不提齐国的军力,单论齐国的繁华,从秦国东出以来,便是呈现上升趋势,尤其是秦国攻灭三晋、燕国以后。
更是有数不清的豪族、世族携带大量的人口、财货前来临淄。
前来早些的,还能够在临淄之内,有安稳居住之地。
晚一点来的,则是没有那个机会,只能够高价从别人手中购买,或是在临淄旁侧的小城池中寻找一处安身所在。
希望能够长久的居住下去。
可……从去岁冬节以后,秦国咸阳那里,决意今岁伐楚的消息传来,便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临淄这里。
一个国家!
最为安稳的所在,自然属国都。
果然国都都不安稳了,那么,整个国家,也就没有什么安稳之地了。
“先生,秦国即将伐楚,齐国难道真的不会与之助力?”
秦国今岁伐楚的消息,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临淄上下早就传开。
形势到今日这一步,秦国已经无需隐藏什么,大军移之便可。
天明也不觉得意外,那一天早晚都要到来的,原本以为秦国会率先攻齐的,不曾想会直接攻楚,会选择先行攻伐实力更强的楚国。
偏生齐国和楚国有不小的恩怨纠缠,以自己的眼光看过去,如果齐国不为之助力,牵扯秦国部分之力,楚国想要取胜,有些艰难。
“哈哈,只能说很难。”
“那些问题不着急说,我们先去天然居。”
残剑笑语再次而应。
秦楚交战,已成必然,从目下齐国庙堂来看,并没有助力楚国的意思,毕竟当年五国伐齐的事,齐国可不会忘记。
虽然后来,楚国也暗中支援田单复国。
但目的根本不一样。
玄力涌动,话音不断,二人轻快的穿梭于人群内,于此繁闹的街道上谈论那般事,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天明轻应一声,跟随在残剑身后,身法运转,在街道上快速行进。
不过半柱香多一点的时间,便是进入目下临淄之内最为繁闹的酒肆之中。
天然居!
占地极广,四层而立,门前苍翠浮现,四周的构造亦是辉煌,一楼大厅乃是普通之人所在,二楼与三楼才是富商大贾、贵客静室雅间之地。
临近午时,正是酒肆最热闹的时候,刚才还未入天然居的时候,便已经从其内飘荡别样之香,而今入内,更是如此。
天然居内,不仅有着新推出来的秘制肉类,还有诸般点心,更有从河西西域诸国之地得来的佳酿,迥异于中原之地的佳酿。
别有一番滋味。
味道好不好另说,关键就是……贵!
连月来,和残剑大侠每一次前来天然居,想要吃点好的,都得花费数十金,别嫌贵……,临淄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跟随在残剑大侠身后,穿过一楼拥挤的厅堂,从楼梯之上,一路登临三楼,踏步精致的走廊,前往此刻明显更为华丽的一处处雅间静室。
“哈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残剑!”
“我可是等你们多时了。”
“请!”
行至一处标注三零五的雅间门前,尚未推敲,房门便是打开,入眼处,更是一人站在先前的门后,浅白色的锦衣着身,束发儒冠,腰环玉佩,青年模样,俊雅不俗。
眉宇间,若隐若现的浩然气息沉浮,看着残剑二人,拱手儒家之礼,脆亮之音不绝,旋即,更是欢快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