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r8n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愛下-0297 於香肉絲胳膊斷了!閲讀-im08g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难得安稳的睡一觉。
整整睡两个日夜。
最后还是系统提示音把我叫醒的。
赶明儿可以把她叫做闹铃了。
等系统提示音叮当一顿响完,我从睡梦中清醒,便听到系统妈妈说道:“宿主要前往地府吗?”
“不去!我一个大活人去哪地方干啥?况且去了我也不敢露正脸儿啊!毕竟哥们我在地府该说不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大明星,粉丝必须无数!”
系统妈妈听我这么一说就没下文,估计是寻思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坑我才合适。
我瞅瞅时间,大中午的不适合在床上继续躺着,随即下床洗漱收拾收拾自己,打扮干净立整的。
天價老公求上位!
甭提,一照镜子还挺特么帅!
穿着两天前老姐为我换的睡衣坐在沙发上,吃着老姐上班前为我留下的糕点,随手用遥控器翻阅电视台,准备享受这难得的咸鱼时光,不把任何事放在心里。
虹貓藍兔之落子待卿歸
“铛铛铛!”
优哉悠哉快乐时光被几声嘈杂砸门声破坏。
沃特发?!
是谁敢打扰本大爷当咸鱼?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起身去开门,一拉门居然看到方胖子累到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站在门前。他这是遇到啥大事了?急成如此模样,我皱皱眉头问道:“胖儿,咋了?”
“肉……肉丝出事了!”
方胖子推开我,进屋喝了一整杯茶水,恢复不少后又冲满脸问号的我说道:“肉丝昨天从外地出差完回来了,谁也没通知。后来还是老王大爷告诉我们的!说他们去外地办事没办明白,肉丝胳膊让脏东西给打折了!”
“啥玩意?胳膊折了!?”
苟常在对执嗔王有多崇拜和忠心,那么于香肉丝就对我有多崇拜和忠心。没想到这个善良乐观,与世无争的富二代居然有一天能让脏东西把胳膊打折了!
况且他应该是带着他们团队一伙子人出去办事的,老王头他们虽然平时看着不靠谱,但是在紧要关头绝对不会掉链子,个顶个的有拿手绝活。
三國之望子成龍
怎么能让把胳膊打折了!?
其他人会不会死啊!?
我越想越心急,连衣服都没换,拉着方胖子就要下楼:“在哪家医院呢?你快点带我去看看!”
“在松西医大二院呢!”
“快点!开车带我去!”
方胖子开车带我赶往松西区医大二院,一路上我心脏像是戴了紧箍咒,被紧紧的套牢,怕于香肉丝受了重伤以后留下残疾,又担心其他人没了人命。
车开到医院楼下。
方胖子一路小跑领着我来到于香肉丝住的病房。
“咣当!”
我大手大脚推开病房门,浑然不顾医院不让大吵大叫的规矩,喊破了喉咙:“肉丝呢!?肉丝在哪呢?!”
“哥……”
于香肉丝上气不接下气,虚弱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
天降鬼才
他住的是高级病房,只有他一个病人。我强行压制心慌意乱的感觉,低头看见躺在床上,左胳膊打着石膏的于香肉丝,他还勉强挥动最胳膊正在向我招手。
他瘦了。
以前就很瘦,现在跟皮包骨差不多。
更像是病入膏肓随时准备推进太平间的病人。
整个人气色是变态的惨白,而且紫气东来的运气变得虚无缥缈,若隐若无。应该是气运为挡过这一次必死的劫难,可是要再发生事故,就没这么好运了。
于香肉丝尽量给我个微笑:“哥,你咋来了呢?我听小胖子说你前两天也遇着事了,我就想着不打扰你了。”
“咋还让脏东西给打成这个逼样呢?!”
我来到他身边,看看他打着石膏的胳膊,一时间不知道说啥来安慰他:“你说你好好的出个差,咋还差点给自己出死了呢?谁给你打的啊?你跟你哥我说!你哥我现在老牛逼了!你哥我能替你报仇!”
“不用,不用。”
包子粉嫩嫩,笙少慢點寵
于香肉丝听着我直不楞登却又暖心的话,笑容灿烂的把大眼睛逼成一条直线:“你一天也挺累的,不用帮我报仇。等我好好修炼,自己回去把场子找回来!”
“其他人怎么样?”
我无处安放的小手抓住病床栏杆。
听到我这么问,于香肉丝笑容消失不见:“这次跟头摔的挺惨的……刘空真差点没回来,萌萌为了就我险些毁容,现在也住院呢。万幸是老王头他爷仨没啥大事……就是慧安大师现在也在床上躺着呢!”
沃特发!?
这不是差点全军覆没了吗?!
我赶紧追问具体情况:“你们这是去哪了啊?!碰着啥脏东西了啊!?这么牛逼呢吗?!”
“我们去了一趟季春市。”
于香肉丝眼中暗含怒火:“脏东西没啥事……我们被季春市本地的阴差给坑了!这帮王八犊子一点不把人命当命!逼着我们当趟雷先锋,想着我们把事情搞明白了,他们好坐享其成!”
“阴差!?”
我光听这个名称就脑袋犯迷糊直想吐。
这年月就压根没有一个靠谱的阴差,腐败是他们的原则,贪图享受是他们的权利,贪生怕死是他们的行事风格,背叛是他们的座右铭。
但我也万万没想到于香肉丝能让阴差给坑了,咋说他这些年走阴蹿阳的肯定知道阴差都是啥尿性,应该早有提防啊!
“对!就是阴差!”
于香肉丝没有力气把所有故事讲述清楚,断断续续说个大概:“那天从派出所出来以后,你不是回家了嘛!然后我们也修整了一天。老王大爷主要负责对外的宣传工作,所以那天晚上他接了一个活儿。给多少钱,我是没在意,但是听完老王大爷的话,我就动心了。”
“他跟我说这次可能不是闹鬼。”
“是闹黄皮子!”
“这年头黄皮子成精太少见了,更别说是在大城市了!我就简单琢磨一下,带队就去了。老王大爷顺便告诉刘空真一声,刘空真从病床上起来就跟我们走了,然后……”
“等一下。”
我在心中对比一下于香肉丝的职业:“你应该跟黄皮子啥的挺好沟通吧!毕竟从根上论,你和跳大神的算是同出一脉,在现在这个年月凡是能修成仙儿的,哪家不找两个弟马磨香火啊!是人家弟马把你揍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
于香肉丝喘两口气继续说道:“但我们去了闹黄皮子的地方实际考察之后发现,是黄皮子被杀了!临死之前皮都被剥了!那尸体放在地上跟死耗子似的!然后他的皮挂在房梁上,冤魂不散!闹的那户人家好几天没个安生日子过!说要不找出杀死他的凶手,他这辈子都不带走的!”
“他都不知道是谁把他杀了!?”
动物修成精跟人修成精是两种概念,修了几百年真不一定就特别厉害,会的可能也不是战斗方面的本事儿。而且在关外的萨满文化可以说是独占鳌头,几乎每座城市甚至到了农村都有“大仙儿”存在。
谁要惹着他们,光靠数量玩人海战术就能把敌人活活淹死,最主要他们特别记恩的同时又相当记仇!
谁要整死他们,他们死后的冤魂就会徘徊在那人身边,啥时候把一家人霍霍完蛋,啥时候算完。
但绝大部分通人性,结清因果就能沟通。
反正不管是被当做“弟马”,或者是“仇家”,沾上他们都会特别麻烦。
“沟通了,一开始沟通的挺好。”
于香肉丝想起这次事,脑袋嗡嗡的头:“那家人挺有钱,答应给他尸体挑个风水宝地厚葬。然后再给他建个小庙,以后子孙三代拿他当保家仙的供奉三代,等他心中怨气彻底消了,再给他立牌位当真正的保家仙。”
“那黄皮子听完这些条件,当时就答应了。”
“因为有人供奉他,对他死后的修行更有利。”
“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滴,来了一伙阴差!那些阴差很厉害!把那个黄皮子冤魂打了个魂飞魄散。”
“事儿就坏在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