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銀鴉之主-第九百一十八章 另一個聲音展示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在那片书页的认知领域中,对方没有这样的表现,而在他的认知领域中出现时,却露出那种表情。
亚戈进入那片认知领域和亚戈身处水银城,两者有什么区别?
不外乎那水银锁链捕获了阴影之蛇后形成的水银城本身。
正是这点,让亚戈很难不往阴影之蛇的方向去想。
更何况,这股深深盘踞在水银城中的怨恨,这股暴怒的情绪,在那阴影之蛇碾杀了那女巫师之后,便消散了。
亚戈与水银城的联系,也变得更加紧密。
那些封闭房间之中的,和序列有关的身影,也不像之前一样无法直接感知到,现在已经彻底纳入了他的感知视野之中。
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自己和那阴影之蛇的关联比起银之血本身要更深。
只可惜,因为他的力量,那个女巫师已经被彻底碾碎。
对方相关的记忆,也因为无头骑士的能力而被抹消。
对于近在咫尺的答案已经消失的结果,亚戈不能接受也得接受。
自己为什么会是“认知生命”,亚戈意识到后,就一直不解。
他完全没有相关记忆,也正是因此,他在试图了解原因。
但是,如果这一点和那条阴影之蛇,和“梦境之蛇”联系在一起的话…..
他所听闻的,那位“梦境之主”所涉及的领域,是“梦境”和“时间”。
但是,“梦境”和“认知”,和“记忆”的关系也同样是密不可分的。
亚戈蓦地又想起在“永恒噩梦”中看到的,那以他熟悉的简体中文刻写的石质书籍雕塑。
或许,他曾经某一刻,距离答案并不遥远?
也正是这一刻,亚戈确立了自己的目标。
“梦境之主”,“永恒噩梦”。
他的目标,是与那位梦境之主有关的一切。
他要找到答案。
找到关于自己的答案。
比起最开始扩大了接近三分之二的水银城在外界,在那死海的压力下,外墙再度凝固,而亚戈也默默地抬起头,将视线转向死海
这片无数生灵沉寂的死海之中,还有其他的“书页”。
…….
“到底发生了什么?”
爱琳很想向谁问出这个问题。
她很疲惫地放下了手中的魔药瓶。
她原本不够好,但还算平静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打破的呢?
原本只是期待着那位艾尔莎小姐什么时候能够雇佣她去当家庭教师。
虽然她知道,这大概只是狄亚戈经常做的,随口说一句而已,并不打算履行的。
但她还是抱有那样的期待。
毕竟,在父亲离世之后,家里实在欠了不少钱,就连住所都失去了,只能去租房。
原本还算无忧无虑的她,也是在那之后,才逐渐了解自己的生活有多难得。
房东的刁难、邻居其他租户中女性的带有恶意的视线、男性那毫不掩饰的欲望。
而保林,她的哥哥在试图使用各种方法赚钱的行动,她也能看在眼里。
她彻底明白了“金钱”的重要性。
但是,她重新建立起的价值观,又在哥哥一次前往法斯特家里的时候,被打破了。
她成为“事务所”的实际管理者。
抱着对保林那什么收益都要存下一份属于狄亚戈的要求的不解,她开始了新的生活。
但是,很快,因为事务所经手的一些调查的古怪,她忍不住去亲自验证。
因为这个,她接触到了原本生活中没有的东西。
那些神奇的、可怖的、危险的东西。
神秘的领域,不属于普通人的另一侧世界。
她加入了“荆棘树”,走上了以前完全没有想过,甚至连憧憬和比较都没有过的职业。
她发现了狄亚戈并不和以往表现得那么轻浮,也发现了自己说熟知的世界隐藏的、她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她又一次踏入了新的生活。
直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那场死去了上千人的大事故。
直到她刚刚认识的、她熟悉的人,一个个从身边消失。
一开始是那位她并不熟悉的芬妮拉小姐的死亡。
然后是她熟悉的玩伴,那个总是给她轻浮和不诚信印象的狄亚戈的叛变。
再然后,那位沉闷的看墓人大叔也离去了。
队长,那位英俊而幽默的弗里森先生也离开了。
前台那位气质十足的杰奎琳小姐,也离开了。
在哥哥接替杰奎琳小姐的工作之后不久,阿莱娜希娅也离去了。
转角碰见爱
那位一直守在女神之右房间门口的卡帕尔先生,也因为差点失控的缘故而被调离了,听说似乎回到了家族。
帅气的嘉丽德小姐,那位克莱尔夫人,也在战斗中断了一只手。
克莱尔先生自此之后,变得有些精神失常,后来似乎也因为郡教区的调令,与克莱尔夫人一同离开。
而保林,她并不喜欢用“我的哥哥”这样的称呼的保林,也突然失踪。
她一开始加入的荆棘树,到了现在,只剩下她和唐泰斯先生。
她的老师。
爱琳微微转过头,看向了魔药室外。
她清楚地知道,在门外,在走廊的另一侧,那个被锁链和栅栏封锁的房间中,唐泰斯先生原本应该在里面休息。
但是,对方现在也并不在里面。
她拍拍手背,在那薄弱的痛感中,让自己缓了口气。
她那因为一次次事件而逐渐变得坚韧的心灵,周围环绕的些许寂寥,得到了微微的缓解。
自己已经是序列8的“调香师”,很快就可以踏入序列7,成为“花艺师”。
哦,不对,新的队长,那位拜因斯先生说过,序列7的真正名称是“妖精术士”,而不是“花艺师”,这只是个代号而已。
不过,说起这件事,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喜欢那位拜因斯先生了。
按理说,不应该这样的。
就像以前的狄亚戈那般轻浮且没有信誉,但她也只是尽量与对方保持距离,不和对方独处而已。
那位虽然有些固执冷漠,但尽职尽责,且对于队员们的安危十分关注的拜因斯先生,不应该会让她讨厌的。
或许,是来自序列?
一种本能的反感和抗拒?
爱琳沉思了片刻,觉得这个答案更加贴切些。
超級 動物園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继续制备起魔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