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一九八一年 起點-第七百七十九章:投資華碩相伴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宋解放的儿子当然是留在杭城给父母和雇佣的小保姆带。
因为他的妻子秦淑茗早就是正处级干部,如今在皖省一个中等县当一把手。
宋解放回家交给老婆两万块钱时还被误会了。
秦淑茗知道宋解放的收入是多少,不应该能够拿得出两万块,还以为老公贪污受贿了。
她立刻责问宋解放哪儿来这么多钱?
宋解放只好把他参股“家园集团”、“三水城市银行”的事儿跟老婆谈了谈。
在改革开放初期,特别是股份制改革刚刚开始时,党员干部必须带头。
因此宋解放拿钱入股在这个时期不违法违规也不违纪。
但是比宋解放的原则性强,甚至于都比沈建华原则性强的秦淑茗认为不违纪仅仅是底线,违背常理也不可以接受。
她继续追问宋解放:“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借到黄道舟的五万块钱?既然不是那就不合理。”
宋解放知道老婆的行为方式思维回路有些另类,他解释道:“黄道舟同志的级别比我高,“全力企业”是三水市第一纳税大户,人家不需要利用我的权力得到什么!”
“那也不行,你把这两万块钱拿上,我存了有五千块钱,也带上,你回三水市的第一件事就是还本付息,一定要还清,钱不够就卖掉一半股票。”
宋解放深知老婆的个性,只好答应了。
舞会将要结束时,宋解放邀请黄道舟喝一杯,还喊了陈义华、钱国栋和成胜利这几个在舞会现场的市领导。
晚上连简餐都没有提供,现在已经八点多,喝了一肚子茶水的几人都饿了,都想喝二两,见宋解放请客,都乐滋滋跟着走。
人鬼凶途 浮沉流沙
他们没有去“事竟成饭店”而是去了旧故里麻石街,那里开了不少特色饮食店,有一家排挡模式的“大伦羊肉馆”比较出名。
他们准备喝羊肉汤,吃红烧羊肉喝“芳华醇”。
酒酣耳热之时,宋解放准备当着陈义华、成胜利几个把钱还给黄道舟。
说实话,宋解放觉得老婆的话有道理,但是他没有全听老婆的,没有舍得卖掉一些股票。
他今天准备当着几个常委还钱,还一半本金和两年的利息。
这样做既表明了态度,还显得合情合理,因为市领导班子成员的收入大家都清楚,今天一次性还清五万块钱本息跟收入不符。
与此同时,孔老板也特意喊住了黄瀚,年前俩人接触得蛮多,是为了参股“电动自行车”的事儿。
孔老板喊住黄瀚是想打个招呼,因为他家里有个长辈没几天过八十大寿。
他准备明天回台湾,正月初六“电动自行车总厂”的奠基仪式他没法参加了。
俩人聊了一会儿后,黄瀚忽然间想起一件事,问孔老板熟悉计算机制造吗?
这还就问对人了,孔老板的公司已经是生产电子元件的大公司,制造计算机那里离得开电子元件?
他立刻告诉黄瀚,以他的感觉,以后计算机会如同电视机那样被广泛使用,潜力大得不敢想象。
黄瀚顿时愣住了,他是带着上帝视角的,故而每一次都判断正确。
人家孔老板的判断完全是凭见识、凭知识,由此可见孔老板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
俩人又有了一个大话题,干脆出去聊,聊了很多,孔老板把他知道的台湾那些制造计算机配件的公司都介绍了一遍。
他告诉黄瀚,台湾的计算机制造除了去年改名宏碁公司的原多技国际公司有了十几年历程,颇有实力。
其他小公司都是刚刚起步没多久,那些公司都在成长期,不知道哪个苗子能够长成参天大树,不知道多少公司会夭折。
然后黄瀚就开始偷着乐,因为采购孔老板公司生产的电子元件生产计算机配件的客户中居然有华硕。
这个公司此时才成立了大半年而已,算得上乳臭未干,没钱没名气,采购量少得可怜。
八七年诞生的台积电也因为台湾半导体行业刚刚起步,开创的新商业模式不被认可,订单稀少,举步维艰。
孔老板是坐飞机回台湾,必须从香港转机。
于是乎黄瀚拜托他在香港转机时带上“瀚洁蓉投资公司”的几个人,表态要参股几个制造计算机配件的台湾公司。
这完全没问题,大陆是改革开放后才开始招商引资,海峡对岸就没停止过吸引投资。
港资去台湾参股肯定受欢迎。
孔老板乐了,道:“我其实也看好计算机制造的前景,只不过手上的项目都很好,又有你照顾的‘电动自行车’这个大项目。实在没有资金投。”
黄瀚道:“我先参股几家公司试试,广种薄收,三年后如果哪一家公司大获成功,我可以拉上你参股。”
“那就一言为定!”
“我从来不玩虚的,大陆的经济在发展,以后的计算机市场至少是东南亚的总和,台湾的计算机公司想要大发展就必须进军大陆市场。增资扩股那是必须的!”
“你的判断绝对正确,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放心,我在台湾业内颇有威望,那些尝试开计算机公司的年轻人见到我都会恭恭敬敬喊孔先生。
‘瀚洁蓉投资公司’相当于是给他们天使轮投资,占股比例不可能乱来。”
孔老板这不是说大话,他手里的几家大陆、台湾公司的总资产以新台币计算离十个亿都不远了,妥妥的是个大老板。
夏天成立的华硕电脑股份有限公司总共不过凑出了一千万新台币,相当于二百万人民币而已。
孔老板是前辈,是零部件供应商,新公司的小老板哪有可能不给面子?
况且又不是孔老板有求于他们,而是如同天使般出现在他们面前。
孔老板将要告诉那些年轻的创业者,有一家和他关系良好的投资公司愿意给他们一大笔投资。
此时的华硕电脑股份有限公司应该正到了研发486主板的关键时刻,对资金的苛求可想而知。
黄瀚认为投资三千万新台币给他们,达到他们自筹资金的三倍,哪怕只拿到百分之十的股权都可以接受。
无心插柳柳成荫啊!黄瀚心里直乐,原本就是跟孔老板随便聊聊,没想到聊出这么大的投资机会。
只要能够参股华硕,他们是不是乱来其实并不重要,哪怕眼下明吃亏也认了。
于是乎黄瀚开始绞尽脑汁想,只不过除了技嘉科技有限公司,一时间想不起来还有哪几家后世吊炸天的台湾电脑科技公司诞生于八十年代。
跟孔老板道别后,黄瀚越想越开心,管他呢,只要能够入股台积电、华硕、技嘉,这辈子躺赢都不在话下。
躺赢?黄瀚就不是这种人。
有多大实力做多大的事,走着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想到此处,他兴奋起来,忽然间吼了一嗓子:“让我一次爱个够!现在和以后……”
刚刚巧沿着河边来找他的成文阁、萧蔷、王慧玲等等听到了,都笑出了声。
陆瑶反正没好话,道:“我最不喜欢这首歌!”
萧蔷不解道:“为什么呀?”
“听来听去都是听成让我一次爱个‘狗’!”
“啊!哈哈哈……,你这么一说还就真是爱个‘狗’!哈哈哈……”萧蔷差一点笑岔了气。
黄瀚逗闷子道:“陆瑶,你愿不愿意做那只被爱的‘小狗’啊?”
陆瑶装出一本正经道:“我不,我要做那爱个‘狗’的人!”
“说归说,不许瞧我!”
“哈哈哈……”萧蔷又是笑弯了腰。
陆瑶道:“肚子饿死了,市里真小气,联谊舞会上连饺子都没有!”
“我也饿了,我中午就没好好吃饭,还累了一下午。”萧蔷道。
心情特好的黄瀚打趣道:“是不是虽然累着,但是特别快乐!”
“才不呢,你只跟我跳了一支舞,我很不开心!”
“不开心?我怎么瞧不出来。我瞧见的都是你的身影在舞池里穿梭,听见的都是你快乐的笑声。”
刘小明笑道:“对了,黄瀚这话才是实事求是。”
“刘小明啥意思,我说因为黄瀚只跟我跳了一支舞,所以我不开心,难道是罔顾事实?”
“谁说的?怎么可能是罔顾事实,应该是铁证如山的事实!”
“饿死了,亏你们还有力气斗嘴!我要赶紧回家。”陆瑶道。
成文阁道:“要不我请大伙儿去喝羊肉汤吧!”
“好呀!好呀!”萧蔷拍着手道。
刘小明道:“北大街文化街区有一家“大伦羊肉馆”生意好得很,我们去那儿喝酒吃羊肉。”
王慧玲道:“那儿现在叫‘旧故里麻石街’,可有名了,只要是外地来的都要去那儿转转。”
“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同学们都跟我打听我们三水市北大街文化街区的‘旧故里麻石街’,他们是因为看了纪录片《乡情》。”
“原来是套用了《烟花易冷》的歌词‘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起了地名啊!”
“肯定是!但是我觉得这名字蛮雅致。”
“那我们更要去感受一下了。”成文阁道。
黄瀚答应道:“好啊!陆瑶、王慧玲,那儿离邱老师家没多远。
我们去占桌子,你俩去看看邱老师和安先生愿不愿意带着安捷,安北来。”
陆瑶立刻道:“我们去看看,估计邱老师不肯来,但是安先生肯定乐意。”
“英雄所见略同!”黄瀚竖起大拇指道。
“这有什么,安先生和你一样喜欢喝酒,反正我知道,爱喝酒的人见到有人约都是立马跟着走!”
额!原本轨迹不爱动脑筋的陆瑶变化太大了,黄瀚瞧着她和王慧玲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萧蔷拉了拉黄瀚,道。
“你们长大了,都是大学生了,我已经猜不透你们想什么了。”
“咯咯……,猜不透不要紧,直接开口问呗!”
刘小明道:“问什么呀?”
“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实习了?”
“嗯!已经联系好了实习单位。”
“是哪儿啊?”
“省城下关分局刑警队,是学校统一安排的。”
几人溜达着来到古色古香的文化街区,只见这里灯火通明,所有的小吃店都没打烊。
不少参加联谊舞会的干部来这里小吃,黄瀚还看到了几个邻县的领导带着几个手下饶有兴致地瞎溜达。
来到“大伦羊肉馆”,王宇问了声:“还有桌子吗?”
正在切菜、配菜忙得不可开交的老板眼睛皮都没抬,道:“对不起,客满了。”
“黄瀚、成文阁,人家没桌子了,怎么办啊?”
“黄瀚?”五十岁左右的老板立马伸出头看了看,瞬间笑出一脸褶子。
他道:“哎呦喂!是你们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你们等会儿,我马上给你们腾地方。”
片刻后,店里传来不满的声音:“你不能因为生意好就这个样子啊?我们还准备坐会儿呢!”
“对不住,对不住,黄瀚和成文阁带着同学们在等桌子。”
“黄瀚、成文阁在外面等着?蒙谁呢?你别以为我们不认识他俩。”
“他们就在外面,你们出去就能看得到!”
这时一个同伴瞧见走进店里的成文阁,道:“哥儿几个,还就真是成文阁,咱们别坐了。”
一个女青年道:“老板,我们把桌子让出来,人不走可以吗?”
“走不走还不是随你意?”
女青年的男朋友不乐意了,拉着女青年就走,道:“人家喝酒你准备站在旁边看啊?”
另外一个女青年乐了,道:“想当年我就问过成文阁有没有男朋友,愿不愿意跟我们厂的小刘晓庆谈恋爱。这一晃眼都快五年了。”
“哎呦喂!赶紧拉着她们走,她们都迷成文阁和黄瀚,万一犯了花痴可不得了。”所有的男青年都起哄,把四个想留下来到女青年连拉带拽出了门。
“成文阁,你还记得我们曙光分析仪器厂的小刘晓庆吗?”远远地黄瀚和萧蔷几个还听到了这一嗓子。
“小刘晓庆是谁啊?”萧蔷又犯好奇宝宝的毛病了。
“我还就真的不知道是谁。”
“那刚才那群青工怎么问这个?”
成文阁语塞,开始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