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九章 試行推薦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九章试行
文彦博的这个解读,算是另辟蹊径,人的性情实难猜度,与其得个假周公,不如不要。
如今的士大夫阶层,经过苏油一派数十年的不懈启迪,尤其是经吕公著之后的主政者大力推行之后,已经渐渐有了“政治该怎么玩”的觉悟。
无上龙脉
如高滔滔这样最高层的政治家,在实践过程中更是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盖棺方可定论。”高滔滔感慨道:“周公与龙老,都不失贤者之名。”
文彦博深深施礼:“多谢太皇太后赞誉。”
这是替老师谢恩了。
高滔滔继续问道:“太师此去,要好好保重身体,不知道对我祖孙二人,还有哪些可以教诲的地方?”
文彦博说道:“老臣岂敢,如今朝政已然走向正轨,大宋国势升腾已不可阻挡,朝中众臣处位得当,四海升平干戈止歇,此皆太皇太后与陛下垂治之功。”
“不过最近苏明润的那道奏章,朝廷的决议拖延得实在太久,不仅仅耽误了四路举措,甚至在朝堂,民间,都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高滔滔问道:“以太师之见,苏明润的建议如何?”
文彦博说道:“我朝丁税,其实始于汉代的算钱,汉法年二十三至五十六的男丁,需服兵役,不服役者,纳代役金。这就是丁税的由来。”
“此法到了晋代,则规定年十六以上至六十岁为正丁,十三至十五、六十至六十五为次丁,按正丁、次丁课税。”
“隋法年十八以上为丁。唐法年二十一以上为丁,每丁每年纳粟输布服役,不服役者,折绢输纳。”
“按唐法,男丁至十八,国家会授亩百亩。其中二十亩称永业田,可传子孙,八十亩为口分田,六十岁后,要还给国家。”
“以此为基,每丁每年需纳粟二石,然老臣与明润讨论过,明润曾经指出,唐代耕作方式粗放,关中地力需要轮作安养,因此虽为百亩,年作不过五十亩,得粮百石。”
“五十税一,可谓相当低了。”
“但这仅仅是因为唐初民生凋敝,人口不足三百万户,比隋朝减少了三分之二。田地大量荒芜,方可做到。”
“其实就是北魏均田制的延续,将土地分给人民,轻徭薄赋,此太宗之明睿,而唐兴之根本也。”
“然对百姓来说,还有两笔负担,一是‘调’,每户每年要纳绢两丈、绵三两或布两丈五尺、麻三斤。”
“这个负担,可谓不轻。”
“此外还有庸,就是徭役,唐朝一丁一年当服二十日,如果是无役之年,则需要每天交纳绢三尺,或布三尺七寸五分,交足二十天方止。此称‘输庸代役’。”
“若重役之年,二十天之外尚需服役,则加役二十五天之户,免调,加役三十天之户,租调皆免。”
“同时国家还有规定,每户每年的额外劳役,不得超过三十天。”
“六十尺就是六丈,四丈一匹,这就是一匹半,以五口之家,两丁为计,唐初一年赋税正收,换算到今日就是绢的匹半一贯五百文,粮的四石两贯八百文,户均合计四贯三百文。”
“在这项制度下,大家乐于服役减税,一个强盛的唐朝,因此诞生了。”
“然而并不能持续,中唐以后,国家战乱频发,人口增多,兼并剧烈,于是役务沉重,庸调不免,百姓负担沉重。”
“德宗以后,不得不回到了汉代老路,租庸调合一,改行两税。”
“然税制有个最大的毛病,是本来征收之后,国家再需要服役时,应该由官府出钱,雇人行役。”
“然而实际上却是庸调已收,役务照常,这就是重复征收。”
“服役超过三十日,租庸调全免,劳役之重,仅从唐初税法就能够看出来。”
“我朝亦是如此,自辽、夏军事以来,徭役比唐初尤甚,几近唐末。此故相王安石行免役法的初衷。”
“然这并不是百姓的负担就没了,而是役务转化成了免役钱。”
“更甚的是,百姓缴纳免役钱后,役务并没有减少,朝廷照样继续给百姓派役。”
“这就相当于我朝百姓,要承受唐末役法的两倍,酷烈难言。此陕西河北,衰弊之根!”
“说到底,就是国家处境艰难,国用空虚,无钱雇役,外敌又不断入侵,必须抵挡,最后只能是苦了老百姓。”
“这种状况,直到安石相公去后,先帝神睿,奋力改制,率身节用,裁撤冗余,广辟财源,举兴百业,厉兵秣马,四战皆捷,国家才得以摆脱积弊,迈越汉唐。”
“先帝谥号为神,非有丝毫过誉,真乃千秋之一帝,万古之明君,实至而名归也!”
高滔滔不禁流下了泪水,赵煦童鞋更是泪流满面心神激荡。
给父亲这样的评价,文太师是大好人!
就听文彦博继续说道:“我朝税法,承于唐末五代,丁税于立国之初,乃我朝一项非常重要的税源。”
“然丁税所设,实有不合情理之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按照丁口收取,有丁无产者,亦在其列。”
“我朝早有名臣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明润治夔州,就作过诗文,所谓’十里编民百户寒,邑中谁与共溪山’。”
“当时夔州有丁无产而输丁税者,凡五有其三。因税赋过重,都去跟夷人种地去了。”
初唐求生
“其实我朝丁税,总计有多少呢?”
“老臣给陛下算算账,我朝如今人口一亿六千万,男女参半,则有男八千万。”
“其中二十以上六十以下,算作丁口,则三去其一,合五千三百万。”
“我朝丁税,一日一文,一年三百六十五钱,这样满打满算,两千万贯有差。”
“而我朝如今岁入,已经高达两亿六千万贯,丁税所入,已从熙宁年间的五分之一,下降为十三分之一。”
“而老臣还要提醒陛下的是,明年宁夏四路免税政策到期,岁入还会增加五千万贯有余。”
“也就是说,明年岁入,妥妥超过三亿大关,丁税所入比例,更将下降到十五分之一。”
赵煦突然开口:“如今一年从新宋东胜运来的金银,就高达近三千万贯,那这丁税,就应该给百姓免了!大不了这些金银,宫中不要了!”
高滔滔轻咳一声:“官家,先听太师说完。”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文彦博不禁热泪盈眶,微笑道:“陛下有此爱人之心,实乃天下万民之福,老臣……老臣真是欣喜异常。臣,为天下贺,为皇宋贺。”
对赵煦行过一礼,方才说道:“但是不行。”
赵煦愣了:“为何?”
错嫁惊婚:总裁轻点爱
文彦博说道:“陛下,治大国如烹小鲜,燥急不得。”
“皇宋一年岁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预算,桩桩件件,皆有去处。”
“突然减少两千万贯,许多安排计划好的事情,就做不成了。”
“故而哪怕陛下有此心,也只能慢慢去做。”
“何况一项新政,不先试行,实难见利弊,当年安石相公之法,施行之前不也是大言炎炎,其后又如何?”
“故相吕公有句话,老臣以为实在是至理,他说为政之要,不过去其过甚而已。”
“今事务最急者,莫过于河北,而河北最急者,莫过于役务。”
“而四路人口不滋,丁税本不多。”
“所以免或不免,对朝廷国用几无影响。”
剑道狂魔
“免除丁税,对人丁增长肯定是有好处的,然时间会很长。”
“明润言其能短期见效,还能解决役务问题,利钝非老臣所能立睹。”
“但既然明润有信心,便不妨让他试试看。”
“不过事情拖得有些久了,导致民间沸议纷纷,不如命明润兼行于四路,不单以一路为限。”
“这比明润所请范围为大,一来可示天下以朝廷拳拳爱民之心,非不作为,以平息众议;二来可试大臣治政之能,先人之见。”
“以明润如今历练出来的宰执之才,锅子给小了,怕是反而不好做菜;而以其通达明敏,也断不会见弊而不止,酿不成大错。”
“朝廷亦可缓缓观其后效,再定行止。”
高滔滔笑了:“苏明润于吕公任相时,经常在我面前念叨‘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今日听太师分析,可真真是领教到了。”
“此真议论可以定国者,一切当如公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