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麻衣相師 起點-第1794章 半毛之人閲讀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不过刚一动身,那个老婆婆就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
那是一种极具威慑力的眼神,我忽然就有种直觉,这个老婆婆怕是觉出不对劲儿来了。
果然,她奔着我们这个方向,就靠近了两步。
她皱起了鼻子,姿势很夸张,可眼神显然是发现了什么,露出一抹凶光。
程星河觉出来,赶紧带着水母皮躲在了一边:“咱们人多,怕是水母皮盖不住这个气息——说起来,那是个什么精?好灵的鼻子,比金毛还厉害。”
金毛最恨我们拿它当狗,但一说别人的鼻子比它强,它又不服气的拱了程星河一下。
那个老太太,一步比一步离着近。
有人问道:“大婆,你看什么呢?”
“有味儿,”被称为大婆的老太太奔着我们这个方向就走了过来:“有人味儿……”
她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捏紧了一个汤勺。
妈的,不能是拿着我们熬汤吧?
打败这些“半毛子”倒是不难,但是一旦打败了,我们找摆渡门的线索就又断了,于是我低声说道:“我过去看看。”
白藿香一听,立刻要用蜇皮子给我换脸。
我立马拉住了她的手:“一定低调点。”
前几次捏的太帅,反而麻烦。
白藿香手一颤,答应了。
脸色麻痒了一阵,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太太越逼越近,程星河带着我们在水母皮下一路躲,可脚底下“咔嚓”就有了枯枝败叶的声音。
大婆见状,手腕极其灵活的一翻,汤勺对着我们就砸下来了。
就在这一瞬间,我一下就从水母皮下钻出来,一头对着大婆就撞过去了。
大婆跟我一撞,脑门“啪”的就是一声响,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
再等她抬起头,程星河他们早被我掩护远了。
这个动静,一下把之前那些半毛子惊动了,纷纷转过脸来盯着我们:“大婆,出什么事了?”
要是个人类老太太,刚才那一下,怎么也得弄个粉碎性骨折。
可大婆站起来,摆了摆手——她的脑袋,骇然的被扭转了九十度,但她一只手就把脑袋给正过来了,狐疑的盯着我:“你谁啊?”
我不大确定现如今是个什么长相,不过他们肯定没觉出来我的身份,我就梗着脖子说道:“我叫李富贵。”
大婆皱着眉头:“我不认识你。”
我心说我也不认识你。
而那些半毛子凑过来:“你是谁家的?”
而那个被称为大婆的凑近,鼻子重新掀动了起来,仔细去闻我身上的味道,脸色忽然一变,难以置信的盯着我。
我让她盯的浑身发毛,跟狗血肥皂剧里的认亲戏码差不离,生怕她下一句就是“你是我失散多年的xx”。
可她却瞬间露出了十分恭敬的表情,转手把凑过来的半毛子往后赶:“这个小郎来了是赏光,轮不着你们问。”
那些半毛子显然对大婆十分忌惮,虽然对我的来历有几分狐疑,可一看大婆的表情,没有敢多话的。
大婆领着我,就往里走:“这地方寒酸——小郎别见怪……”
身后的几个半毛子窃窃私语了起来:“大婆从来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今天对这个姓李的怎么这么客气?”
“莫不是大婆的亲戚?”
“不像——他跟大婆不是一家的。”
一家?
漫 威 德 魯 伊
对了,这个大婆,浑身死气,也不是人,可她的气息很怪,虽然夹杂着人气和死气,跟半毛子那种融合又不一样。
有些像是Maria姐那种,放弃了人的身份,后天修成了长毛的。
世界就是这样——有的长毛的拼尽一切想成为人,有的人放弃一切要当长毛的。
格格的蓝天若为涵 巫丫头
谁都觉得,自己没有的,就是最好的。
越往里,半毛人越多,我也算是开了眼——有的跟穿山甲一样,满身硬鳞,有的乍一看是个美人,跟我飞了个媚眼,可下半身有四条腿带一个尾巴,简直跟小时候逛的庙会一样。
我一开始还有点紧张,不过因为九尾狐身上的气息,他们全拿我当成了半毛人的同类,虽然看着我的眼神让人不大舒服,不过我尽量让步伐六亲不认一点,它们也没群起而攻之。
“这个小郎模样长得够奇怪的,哪一家的?”
“也怪,不认识。”
“我也不认识。”
奇怪——白藿香给我捏了个什么脸?
大婆带我坐下:“小郎上这里来,为的也是那件事儿?”
什么事儿?
不过,老头儿以前就教给过我,遇事少说话,神仙来了也不怕,就很高冷的点了点头。
看我这么高深莫测,大婆却更欢喜了:“那就好!”
说着,转身端了一碗汤来,把手里的汤勺宝贝一样的交给我:“小郎喝汤!”
蓝花瓷碗里一满碗雪白的汤,香气扑鼻,汤料在底下若隐若现。
可我记得那个关于金戒指的传说,哪儿敢喝,就又高冷的点了点头。
勺子反射出了附近一片微光,我算是混进来了,下一步,只要打听出来这里的消息就行了。
果然,几个半毛人开始窃窃私语:“那个小郎不像是凡人,这次进三川有希望了。”
“有那位大人在呢,这一次出不了幺蛾子。”
难怪要上摆渡门这里来堵门口,合着是为了“三川”?
渡过三川,就是上头的世界了,他们也想修仙?
“啪”的一声,一个酒杯忽然砸到了我桌子上。
是个很雄健,皮肤黧黑的男人,一张马脸,扎着一个乌黑亮丽的马尾辫子,有点像是老电影里的印第安人。
他坐在了我面前,微张的鼻孔喷出了一股子白气,一只大手往桌板上一拍,碗里的汤溅出去了三分之一:“你是哪一家的,谁请你来的?”
这措辞语气搞得我很反感,你他娘查户口呢?
这个人来者不善,一身草料味儿。
眼看着这人眉骨高耸,下巴短小,显然是极爱出风头的模样。
这种人,最爱每天独领风骚,最恨别人比自己亮眼。
是刚才觉出大婆对我不一般,心里嫉妒,来找茬的。
周围那些半毛子本来就觉得我高深莫测,全支起了耳朵。
捉鬼记 长生君
我不咸不淡的反问:“你又是哪位?”
“连我也不认识,你也敢上这里来?”马脸得意洋洋扬起脸:“我昆仑山黄玉骢家的。”
周围半毛子低声说道:“让黄公子盯上,可不大妙。”
“谁不知道,黄公子的生母,是天师府的高阶!”
“这一趟,恐怕出身最高贵的,就是黄公子了。”
马脸显然十分享受,马尾辫子都快翘起来了。
半毛子也这么讲究出身,反正就是个马精呗?
“哦。”我应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是居委会的呢。”
马脸一愣,不由大怒,一只手——还是应该说是蹄子,瞬间就把桌子掀翻:“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大婆对你客气点,你就要爬到了老子头上了!”
“这怪模怪样的小子要倒霉了……”
有的半毛子担心,有的半毛子漠然,更多的半毛子幸灾乐祸。
我一乐,一说话,很容易就会露出马脚,不过这倒是个套话的机会。
“这位黄公子,那又是谁请你来的,上这里干什么的?”
马脸一听这话,反倒是沾沾自喜了起来,振了振衣领,冷笑了一声:“这次是要上三川,占摆渡,抢他们的灵丹仙药!那位大人亲自烦人上门请老子来的!你是哪儿来的野毛子?”
我微微一愣,这帮半毛子好大的胆子!
女皇养成记
而且,口口声声“那位大人”,我早就感兴趣了,哪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