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陈爱芝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消息的价值。
甚至其实不必新闻报抢这头版,只怕以现在人们对于消息的敏感度,明日便会有无数的快马将消息送到长安,整个长安便很快会将这消息传遍。
只是此时,对于陈爱芝而言,这依旧是一个足以让新闻报提高销量的新闻。
当然,不只如此,这消息一出,只怕对于眼下整个长安的气氛,势必变成了另一回事。
狂飆
陈爱芝没有迟疑,急急忙忙地按着送来的消息,一气呵成地撰写了一篇文章,当日便送去了作坊里印刷。
次日清早,街上依旧人潮不多。
交易所里却已是人满为患了。
其实近来交易所里的行情很好。
现如今天下什么都是奇缺,各业兴旺,大量的作坊都需资金进行扩建。
譬如纺织,蒸汽纺织机出现之后,棉花因为高昌的铁路贯通,而世族在高昌的大量棉花培植,棉花的价格已经下跌。而对于棉布的需求,却是越发的旺盛。
这等价格较为低廉,保暖且柔和贴身的棉布,对于寻常百姓而言,是最好的衣料。
再加上匠人们越来越多,购买力也越发的强了,自然而然,这等需求几乎是一年高过一年。
于是不少的棉纺的作坊,都是水涨船高,股价也随之高涨。
当然,又因为蒸汽纺织机的出现,以及各行各业中对于蒸汽机的需求,这又导致了钢铁和煤炭的需求变得极大。
当下几乎所有的商人,都在想办法挖掘煤炭和铁矿。
只是这个时代采掘的技术毕竟不高,深层的煤炭和铁矿意义不大,往往只是在浅层,且品质好的煤炭,对于商贾们而言,有着巨大的意义。
在太原一带,人们便发现了大量的煤炭,这里距离关中不远,于是商贾们开拓了运河,想尽办法地将这煤炭源源不断的通过运河,送入关中。
只是容易开采的铁矿,依旧是稀罕。
人们开始大量的用煤炭来作为蒸汽机的消耗品,并且利用煤炭和铁矿,炼制出大量的钢材,再将这些钢材,进行广泛的利用。
无论是地上的铁轨,还是各色的工业与农业的工具,这两样东西,无所不包。
因而,相关的股票,也不可避免地水涨船高了。
作坊们现在都需要资金,且是大量的资金,唯有资金,方可不断的扩大作坊的规模,雇佣更多的人手,攥取更大的利益。
而这交易所,则成了资金流动的中枢。
这也是许多人不得不钦佩陈家的地方,这交易所的出现,对于天下如雨后春笋之后的作坊而言,无疑有着巨大的促进。
若是没有这些,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资金无法快速的流动,只怕许多的作坊,在十年二十年内,还是老样子。
当然,陈家坑商贾的事也是不少。
故而在这交易所里的人,对于陈家,可谓是又爱又恨了。
就在此之际,交易所开市。
各个股票的开市价还未挂牌出来,人们却已议论开了。
这里本就是消息的源头,人们来到这里,彼此之间,交换着各种消息。
一个儒生模样的人,清早就赶来了。
此人姓王,叫王德,别看他穿着读书人的打扮,可实际上,这几年靠着交易所,却是发了大财!
当初他买了不少的股票,都是十倍二十倍的暴涨,有了钱,便没心思读书了,而是成日都跑来这交易所。
而后凭借自己的眼光,和不少与他一样的人一道,在这股海中浮沉。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如王德一般的人来说,此时正在百业兴旺的时候,许多行业的行情都极好,也正因为如此,除了极少情况挨了坑,绝大多数时候还是挣钱的,并没有遭受太多的毒打。
故而像王德这样的人,都是极自信的,因着经常出入这里,这交易所里许多人都认得他,一见他来,便有人自动让座,和他说笑。
王德施施然地坐下,照例让人上一壶茶,这里的茶水很贵,寻常的人是舍不得吃的,可王德却有这派头。
他端坐之后,便和同座的几人彼此拱手,而后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大抵的扫了这大堂一周,现在还是清早,可这里已是济济一堂,人声鼎沸。
身边有人率先问道:“王兄,听闻你新近买的太原煤业,近来获利不少?”
王德便谦虚地道:“哪里的话,不过是乘着这股风,挣了一些而已。”
“你倒是有眼光呀。”有人笑呵呵的道:“谁能想到,这些日子,煤炭居然涨得这样的凶。”
王德微微抬眼,笑了笑道:“你道我是如何看中煤炭的行情的?前几月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做,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去那陈家的蒸汽机作坊外头,掐着指头数那蒸汽机的出货!记着每日有多少车马,从那蒸汽机作坊里出来,算过之后,心里就有数了。”
众人一听,倒是来了兴趣,个个盯着王德,有人诧异地道:“这样也可以吗?”
“如何不可以?”王德乐呵呵地道:“你想想看,蒸汽机烧的不就是煤炭吗?这市面上多一台蒸汽机,每日需烧多少煤啊?一个蒸汽机车不必说,那消耗量可不小呀!还有较小一些的蒸汽纺织机,还有蒸汽冶炼机,市面上多一台,每日对煤炭的消耗量都是惊人。更别提,这蒸汽机卖的越多,钢铁的需求也越多,那钢铁作坊里,每日都在炼钢,所需的煤炭有多惊人?只要这世上还需要煤,对煤的需求足够大,这煤炭的股,还能不涨吗?”
王德的一番分析下来,引得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有道理。
甚至有人兴致勃勃地道:“这样说来,今日开市,我也去买几股去。”
王德却笑而不语,心里却在想,我都靠这煤炭赚到了大钱了,等你这厮想明白过来,哪里还有钱挣了?我今日还打算抛了呢。
毕竟……就算市面上的需求再大,可这股价,却还是涨得太高了!
所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此时这些人要入股,就算不是找死,那也是吃人家嚼烂的残渣而已,食之无味了。
“不过可惜。”说到此处,王德叹了口气,才又继续道:“这交易所里,有赚就必有亏,煤炭虽是赚了不少,可要知道,当初在那大食商行上,老夫可也没少亏的呀,当初一万多贯进去,才剩下一千贯出来,唉……”
说到此处,王德禁不住摇头苦笑,一脸遗憾的样子。
众人说到大食商行,都不禁恨得牙痒痒起来。
其实在这上头亏钱的人不是少数,想当初,那大食商行多风光哪,多少人踊跃求购这股票,可后来……那惨跌的样子,真是让许多人现在还后怕呢,甚至还听闻有不少的人,寻死觅活的要去死呢!
正说着……终于开市了。
只是……
真是很奇怪,今日的市场,看着居然一点都不活跃。
甚至有不少股票,都有下跌的迹象。
此时的交易所,还很原始。
所有的股票交易,都通过求购和出售,而后挂出购买以及出售的牌子来完成交易。
若是出售的人多,且买的少,卖主就会重新定价,让股票的价格低廉一些,那么……这便算是股价跌了。
王德等人觉得奇怪的是,许多的股价都在跌,卖出的多,而买进的却是少。
一看如此,经验丰富的王德立即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他心里禁不住的在想,糟了,今日只怕行情不好,这种迹象……唯一说明的就是,一定有许多的大庄家,都在纷纷抛售手中的股票,囤积资金呢!
此时,同座有人笑呵呵的道:“你看,王兄,太原煤业跌了不少呢,这时候,我是不是该买入一些?”
王德却是不吭声,他买卖股票,其实一向很稳的,不会因为一时的涨跌而喜怒无常,只要心里认准了这东西值钱,便不会轻易的被这一时的涨跌弄得焦头烂额。
可今日,他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于是他起身……开始在这琳琅满目数百个牌子里,认真地搜寻着什么。
既然有许多大庄家在出货,囤积资金,这些资金,就肯定不会落袋为安这样简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因为他很清楚,钱放在手里,尤其是大量的资金,迟早是要贬值的,哪个大商家和世族会这么傻,留着大量资金在手上不动?
而一两个人缺钱是有可能的,可是居然是这么多的大商贾和世族人家,就不可能是都缺钱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人提前得知了什么重要消息。
这一点,王德可是深有体会的,他非常的清楚,像自己这样的人,是很难有那些人耳目如此灵通的,因而,只能从数百上千个买入和卖出的牌子之中,去寻找蛛丝马迹。
在一番认真搜索后,他终于寻到了一些零星买入的牌子。
超级神相
其他的买入都很正常,可是……在不起眼的地方,一个牌子却令他骤然之间呆住了……
大食商行,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