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催妝討論-第二十八章 密談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对于一走两三个月,没办法跟宴轻培养感情的事儿,凌画也很无奈。
她只能宽慰太后,“我年前一定回来,每隔七八日,便会写回来一封信,书信来往,也能增进感情。”
太后想想也只能如此了,毕竟凌画不是出去玩,是为了公务,她嘱咐说,“若是能抽出空来,一定要勤来书信,可不要再向上次一样,一走一两个月没有一封书信。”
凌画点头,“姑祖母放心,这次我一定记住。”
上次离京,是因为萧枕出事,她为了找人,日夜奔波,没心思也没功夫写信,如今萧枕安危不必担心,她此去江南漕运,手里又有陛下给的兵符,事情处理起来,应该没那么棘手,每隔七八日写一封信的功夫应该还是有的。
太后又围绕着凌画离京嘱咐了一番,凌画都一一答应。
太后嘱咐完,又叹了口气,“希望此行顺利,绿林不是一直都很安稳吗?如今怎么突然不安稳闹腾了?”
这些年,绿林没给朝廷找麻烦,朝廷对于绿林,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如今绿林不安稳了,找上了江南漕运的麻烦。
凌画在陛下面前会说跟温家有关,在太后面前自然不会说,只摇摇头,“还不清楚,要等我去了江南漕运,才能弄明白原因。”
太后点头,又嘱咐凌画注意安全。
说完了江南漕运的事儿,太后又问,“那臭小子近来干什么呢?这一回怎么没跟你一起进宫?”
虽然她知道宴轻不爱进宫,但还是忍不住要问上一句。
凌画笑着说,“小侯爷出京去青山庄玩了。”
太后一愣,“怎么去青山庄了?走了几日了?”
太后是知道青山庄的,那是宴家安置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兵残兵的地方,在京城两百里地外,她年少的时候也去过,后来入了宫,就再没去过了,确切说,只有礼佛的时候,才会出京去一趟九华寺,再没走过更远的路。
一入宫门深似海,以前是走不出去,后来当了太后了,是走不动了。
凌画如实说,“算上今日,有十日了。”
太后顿时骂了一声,“这个臭小子,竟然丢下你,跑去青山庄十日了,你们可是新婚,他这像什么话。”
凌画笑,“大婚后那几日,我染了风寒,小侯爷照顾了我几日,很是仔细,等我病好了,他显然也憋狠了,出去玩也是应该的。”
太后立即问,“怎么就染了风寒?”
“那几日下雨,受了凉,如今已经好了。”凌画知道太后是关心她,笑着说,“每年到秋冬,我都要习惯性的病上两回,不打紧的。”
太后皱眉,“可让太医看了?”
凌画笑,“我府里有大夫,不差于太医院的太医,姓曾,一直都是他给我调理身子。”
凌画说完,知道太后最担心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不影响要孩子,就是秋冬易发作而已。”
太后想起来了,“给二皇子看病的那个神医?”
凌画点头。
提到二皇子萧枕,太后又想起那日萧泽跑到他面前说的那一番话,心里打了个转,将孙嬷嬷也挥退了下去,“你去门口守着。”
孙嬷嬷应是。
凌画见太后将孙嬷嬷都打发了下去门口守着,就知道,她是有重要不能让人听的话要与她说了,她暗暗地打起了精神。
太后虽然和善,但是并不好糊弄,尤其是一把年纪,并不糊涂。
提到曾大夫和萧枕,太后便将孙嬷嬷打发了下去守门,她大约猜到太后要与她说什么了。
果然,孙嬷嬷下去后,太后看着凌画,对她直接地问,“你扶持的人是萧枕?”
凌画知道,太后既然这么问,那就是知道了,于是,她也不糊弄,不再瞒着,点头,“是。”
太后见凌画承认的痛快,沉默了一下,“可否告诉哀家,你为何会扶持萧枕?”
凌画想了想,斟酌地回答,“当年二殿下救了我一命。”
太后一怔。
凌画隐了些内情简略地解释,“当年我六岁,在九华寺被一群疯狗追,险些脚下踩滑掉下山崖,正巧二殿下坐在山崖边,伸手拽住了我,又打发走了那群疯狗。那时我不知是二殿下,后来凌家遭难,太子太傅陷害凌家,我敲登闻鼓后,陛下将江南漕运交给了我,而我接手江南漕运后,不可避免地损害了东宫的利益,与东宫自然又争斗了起来,太子殿下若是有朝一日坐上那个位置,不会饶了我,哪怕有陛下的免死金牌,而二殿下既然是当初救我的人,无论是报恩,还是看重二殿下的仁善之心,我都有理由扶持他。”
谍殇之山河破碎
凌画隐去了他外公暗中相助萧泽那几年,也隐去了她当初就知道救她的人是二皇子,且两个人童言童语,便敲定了争储夺位。
太后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桩隐情,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如此。”
她相信,凌画既然这么对她说,一定是真话,萧枕对凌画有救命之恩的事儿,恐怕陛下也不知道。
太后问,“这件事情,都有谁知道?”
凌画眨眨眼睛,“小侯爷知道。”
还是姜浩跑去宴轻面前捅破的,宴轻跑去她四哥面前求证的,将她的老底都掀翻了,害的她骑快马回来成婚,差点儿累死在路上。
太后倒没想到宴轻知道这个,她问,“他怎么说?”
凌画摇头,“没说什么,我不干涉小侯爷的事情,小侯爷也不干涉我的事情。”
权少的专属宝贝
太后颔首,“可是你们,毕竟是夫妻。”
凌画也知道,有些事情能分开,有些事情分不开,或许在她和宴轻的眼里,他们为人处世,各过个的,但在别人眼里,他们就是夫妻一体,否则,萧泽也不会还没大婚,就让姜浩跑到宴轻面前去嚼舌头根子。
太后看着凌画,语重心长地说,“哀家不说,你也该明白,太子根基深厚,萧枕没什么根基,当然因为有你,所以,他也算是有与太子一争的实力,但太子还有温家,温家的温行之哀家也见了,是个厉害的,你若是将太子拉下马,恐怕不容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凌画点头,“是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太子有幽州温家,但我在争取凉州周家。”
太后挑眉,“只是争取?”
凌画笑了一下,“温家扣押凉州的二十万石官粮,已将周武得罪了。周家要么保持中立,要么只能投靠二殿下,我会让周武投靠的。”
太后恍然,“凉州对于幽州来说,倒也是个对手。”
她看着凌画,“你有多少成算?”
“五分。”凌画保守的说,其实,她觉得可以有六分,但诚如太后所说,萧泽坐了二十年太子,根基太深,而萧枕,做了二十年小透明,没什么根基,这是差距。
太后吸了口气,“能有五分,也是不错了。”
她说出今天提起此事最重要的目的,“若是早知道你扶持萧枕,哀家或许会对你与小轻的婚事儿,斟酌一番。”
至少,没那么痛快高兴地答应。
凌画能理解,太后爱护宴轻,是实打实的,而她卷在争储的风暴中心,嫁给宴轻,其实也等于把他拉进了风暴中心,但她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让争储伤到小侯爷。”
她不敢说一点儿也波及不到宴轻,那是不可能的,她只能保证,不让人伤了宴轻。
太后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自古以来,皇位夺嫡,腥风血雨,从先皇,到当今陛下,哀家见识了两回,没有哪一回,是真正平平静静顺位的。萧泽是被东宫的人拐带歪了,枉费了陛下的教导,萧枕十岁就知道救人,没有见死不救,倒是个好的,你扶持萧枕,哀家也没意见,但小轻既然想做个快快乐乐的纨绔,就尽量满足他,不要让这些事情干扰到他,也要保护好他。”
本来,按理说,没有女儿家保护男人的道理,但凌画不同别人,她厉害有手段,也有本事,所以,太后倒不觉得这样说有什么不对。
在太后的眼里,宴轻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网游之龙战江湖 慕小牧
游戏练级现实无敌
凌画点头,“姑祖母放心,您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