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踏星 起點-第兩千六百三十四章 你很好展示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忽然发现六方会平行时空修炼最大的缺点,无论是虚神时空还是木时空,亦或是三君主时空,所有人修炼的都是主宰的力量,无论其修为多高,都永远无法跨越主宰那道坎,因为他们的力量本就基于主宰。
如果虚主死了,这虚神时空会变成什么样?
别看虚五味前辈掌控空间,古老而强大,但他无论如何都超越不了虚主,因为他修炼的力量,就来自虚主。
第五大陆不同,尽管有始祖的星源遍布时空,但并非所有人都修炼星源,死神,命运,谁不是开创了自己的力量?辰祖,符祖,没一个完全修炼始祖力量的。
或许这就是天上宗能够璀璨的原因。
与之相反的就是轮回时空。
在虚无极带领下,两人很轻易进入虚神之力旋涡内。
远方,战场在厮杀,这片旋涡加强了虚神时空修炼者的力量,削弱了尸王的战力,看似是旋涡,却也只阻挡尸王,对于修炼虚神之力的人来说是修炼圣地。
他们借助旋涡的特性可以快速移动,而尸王就不行了。
一双双猩红竖眼从其它方向看来,增援战场。
虚无极直接出手,轻易抹除那片猩红竖眼。
陆隐也出手了,骨刺洞穿一大片尸王,血洒旋涡。
“杀是杀不完的,走吧”,虚无极带着陆隐一步踏出,横穿不知道多远,待陆隐停下,看到了前面一座巨大的石头城,上面写着三个字–新客栈。
“虚无极带玄七,拜访新客栈”,虚无极大声喊道。
砰的一声,一个尸王莫名出现,狠狠撞在石头城墙壁上,化作血水。
陆隐目光闪烁,这座新客栈还真只存在于最前线,在所有人看来,这里早晚会被毁灭。
石头城大门打开,门内,两个大个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陆隐看着两个大个子,足有三米高,并非小巨人种族,就是正常人,只是长了高了点,而修为,是虚皓境巅峰,也就是星使巅峰强者,只差一步便可跨入半祖层次。
来到新客栈的几乎都是躲避时空内仇家追杀的人,这些人能从虚神时空内部逃到新客栈,本身就不简单,这里没有修为低的人。
来的路上虚无极也说了,尽管这里只有仇报一个虚太境高手,但虚变境,不下五人,很恐怖的数字了,在老癫没暴露前,天鉴府一个虚变境都没有,外人都觉得正常,可见虚变境并不常见,而这个新客栈却集中了这么多。

又一声巨响,又有尸王撞死在墙壁上。
这新客栈石头城原本应该不是这个颜色,多年下来,被染成了暗红色,近乎于黑色,不知染了多少尸王的血。
虚无极不是第一次踏入这里了,“除了帮人躲避仇家,这里有外界客栈一切用途,吃饭,休息,都可以在这里进行,相当于战场上的客栈吧,不过要付出代价”。
陆隐道,“自然要付出代价,否则什么人都能来,这里早就被摧毁了”。
虚无极带着陆隐步入新客栈。
从外面看是一座巨大的石头城,内部就是一个客栈该有的样子,一张张桌子排开,小二穿梭其中,好不热闹。
几乎不下上千张桌子,大都满了。
那些穿梭其中端菜上酒的人几乎都是虚皓境。
这种场景在外界永远也看不到。
这些人都有不为人知的往事,新客栈包容了他们,他们也必须适应新客栈的规矩。
这里等于给那些人延长生命的机会,但人,总归要死。
“两位,吃点什么?”,一个小二帮两人擦了张桌子,热情道。
虚无极与陆隐坐在桌子两边,陆隐好奇看着四周,外界是生死磨盘的战场,一旦走出,生死难料,但这里并不压抑,反而很热闹,那些小二,掌柜的都笑眯眯,一个个很开朗的样子,显得另类的温馨。
“来几样特色菜”,虚无极道。
这时,一个颇为成熟的女子走来,打扮的浓妆艳抹,抬手拍了下小二后脑勺,“没眼力见,这位是天鉴府府主与代府主,去去去,我来”。
小二笑了笑,“好嘞”,说完,转身朝着另一张桌子而去,“客人还要点什么?这就来”。
女子双手压在桌子上,带着媚笑看了看虚无极,又看了看陆隐,“天鉴府的两位大人怎么会来我们这?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虚无极看向女子,“把仇报找来”。
“呵呵,老板很忙,府主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能帮的,小妹一定帮”,女子笑道,虽然她打扮的浓妆艳抹,但却并不惹人讨厌。
陆隐笑道,“你是老板娘?”。
女子惊呼,捂住嘴,“代府主大人,这话可不敢乱说,被老板听到”,说着,娇笑,“呵呵,该不好意思了”。
“迟早的事”,陆隐笑道。
女子娇笑,“代府主大人真会说话,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不过今天老板确实很忙,要不,改日再来?”。
虚无极冷笑,一掌拍在桌子上,涟漪荡漾开,震动新客栈。
一刹那,女子目光冰寒,滔天杀机盯向虚无极,不止她,这一刹那,整个新客栈,一道道目光看来,都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并未因为虚无极的力量而惧怕。
这些人能一路逃亡到新客栈,早已经历过生死,他们生活在这战场前线,死都不怕,只要有人找死,哪怕来得是虚主,他们都敢龇牙。
那些来新客栈吃饭的人,很多都是第一次来,并未见过这些人如此状态,不少人都吓一跳。
新客栈寂静无声。
“看到了吧,这才是新客栈”,虚无极淡淡道。
女子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锐利的三角武器,盯着虚无极,“府主大人,休息,我们欢迎,找事,得踏过我们所有人的尸体”。
之前那个热情的小二如今像变了个人,隐隐有血腥气传出,眼底深处带着刻骨杀机。
四周起码上百道目光盯着,其中就有好几位虚变境强者,陆隐都感受到了压力。
“虚无极,你我恩怨已了,怎么,还想来找麻烦?”,一道声音传来,来自角落,是一个正给客人倒茶的老者,这个老者是虚变境修为,看起来阴森恐怖。
虚无极冷漠,“与你无关,滚远点”。
“无极兄,新客栈内都是可怜人,何必这样”,又有人开口,同样是虚变境,声音温文尔雅,听着让人舒服,来自二楼,是个类似账房先生的人。
虚无极抬眼,“装什么好人,你当初灭人一族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说完,他扫视四周,“新客栈里没好人,不管你们因为什么原因逃亡此地,外界不容,就该好好待着,替人类死战,少说废话”。
“呵,好大的口气”,又有人开口,还是虚变境,看的陆隐都麻木了,这里的虚变境太多了,而且貌似一个比一个厉害,此人连虚无极都不在乎。




脚步声响起,所有人看向角落,那里,一个男子自楼上走下,面容呈青色,看似来颇为诡异,一双眼睛平静如水,最让人在意的就是此人的断腿,以木头取代,每走一步,木头都在地上撞击出巨大声响。
他,就是仇报,新客栈老板。
亦梦华年 誓鸣九霄
此刻,没人说话,都看着仇报一步步走向虚无极,脚步很慢,并不长的一段路,却走了不短的时间。
虚无极也没说话,也没催,就这么看着。
仇报走到虚无极身前数米才开口,“找麻烦来了?”。
虚无极冷声道,“没兴趣”。
犁破大洋
仇报目光落在桌面上,“坏了,赔偿”,说完,自他身旁走过,没兴趣接待。
“老癫呢?”,虚无极问道。
仇报停下,恰好与陆隐齐平,背对着虚无极,“坏了我新客栈规矩,就该接受我新客栈惩罚,你要插手?”。
虚无极沉声道,“怎么说都是我天鉴府的人,抓捕暗子,他立了大功”。
“在我这里,无功无过,只求活着”,仇报冷酷道。
虚无极道,“给个面子,让我带走”。
蒹葭 小說
仇报回过头与虚无极对视,“没有”。
虚无极眼睛眯起,仇报并不在意,气氛严肃。
周围,凌冽杀机弥漫。
哐当一声,有客人走了,紧接着,一大批客人离去。
虚太境对上,他们可不敢留下,别到时候没死在永恒族手里,却被波及而死,那才冤枉。
也有客人不想走,新客栈那些人并不在乎,全集中了过来把虚无极与陆隐围在中间,对虚太境强者没有丝毫敬意,一个个目泛杀机,恨不得出手。
正如女子说的,找事,要从她尸体上踏过去,新客栈没有怕死的人。
陆隐咳嗽一声,起身,“仇报前辈,能否让我们见见老癫?”。
众人目光集中到陆隐身上,顿时,陆隐压力大增。
尤其是仇报的目光,看似平静,但此人建立新客栈,他的经历非常人可以想象,平静的目光带来的却是山一般的压力。
“玄七?”,仇报开口。
陆隐行礼,“正是晚辈”。
仇报盯着陆隐,“你很好”。
三个字一出,所有压力顿消,无论是仇报的还是新客栈那些人的,看陆隐目光竟突然温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