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十八章:敵意的源頭展示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我在想要不要直接杀了你。”
年轻的金发帅哥提菲罗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那双清澈的淡金色双眸中流转着冰冷到令人窒息的光晕,平静地说出了他大胆的想法。
而墨檀也同样平静地点了点头:“哦,然后呢?”
“或许你并不了解你身上这股力量的本质,年轻人。”
路加·提菲罗眯起双眼,凝视着面前这位年轻后生瞳中那不断溢散的墨色氤氲,轻声道:“而我却能感觉到,那绝不是什么安全可控的存在,诚然,现在的你无法通过它对我造成半点伤害,但如果有朝一日你彻底掌握了这份力量,或者是可能性更大的……完全被这份力量吞噬,事情就会变成另一码事了。”
墨檀干笑了两声,又把自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哦,然后呢?”
“我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也从未想过成为什么救世主,但却依然很珍惜这个充满了矛盾、挣扎与无奈的世界,圣典上所谓的‘神爱世人’只是漂亮话罢了,而我只是女神信徒中非常微不足道的一员,自然也没有这种思想觉悟。”
提菲罗有些纠结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轻舒了一口气:“但就算如此,我依然不愿在一个未来有可能会酿成浩劫的存在前无动于衷,尽管我觉得你是个好孩子,女神大人也抱持着相同的观点,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们这些‘异界人’对于这个世界的态度却分外冷漠,简单来说就是……太不可控了。”
这次墨檀倒是没有继续‘哦,然后呢’,而是没好气地撇了撇嘴,摇头道:“我觉得您老人家是不是太高看我了,不瞒你说,在我们的世界中,有一个专门为我们异界人列出的榜单,其中实力最强的那些人也不过只有史诗左右的水准,而我恐怕连前一万……嗯,拜您将我引领上戒律之道所赐,可能连前十万都未必能进去,真的有必要让您如此重视嘛?”
“我有说过你很强么?”
提菲罗摇了摇食指,沉声道:“我所忌惮的,是你所能够激发的力量,或许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年轻人,那股盘踞在你灵魂深处的力量,其层次甚至不亚于‘神力’。”
墨檀皱了皱眉,好奇道:“啥是神力?”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神力,即神所使用的力量。”
提菲罗并没有显露出丝毫不耐烦,而是十分悉心地为墨檀解释道:“是这个世界最根源的力量,是最原始、最多样、最贴近基础法则的力量之一,举例说明的话,我们可以将其视为第一层级的力量,而你我这样的神职者,则是通过信仰与魔力驱使这份神力,在经过某种既属于保护也算是限制的中转之后,就变成了更次一级的力量,律令也好、圣言也罢,还有其它神术之类的,都算是第二层级的力量,跟法师们所操控的元素、术士们所运用的邪能、战士们所激发的斗气一样。”
【这话我是不是在哪儿听到过……】
墨檀眼中闪过了一抹困惑,然后便继续听面前这位大佬给自己增加‘没用的知识’。
当然,这些知识自然不是真的没用,虽然对于现在的墨檀来说确实意义不大,但他已经隐约察觉到对方那句‘盘踞在你灵魂深处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尽管想摆脱、想无视、想当做从未存在,但在入坑无罪之界第一天就经历了‘断片’,之后更是始终被笼罩在记忆中那份恐惧下的墨檀很清楚,那是自己不得不去正视的事实。
事实上,他已经有所动作了,在抵达学园都市后。
“很高兴你跟上了我的节奏,年轻人。”
注意到墨檀并没有一脸懵辶地干瞪眼,而是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提菲罗立刻露出了赞许地微笑,轻声道:“那么,我们不妨加快一点速度,比如说,我想听听你对我们这个世界力量体系的理解。”
墨檀翻了个白眼,言简意赅地回答道:“不知道。”
“嗯,我也觉得你不知道。”
提菲罗微微颔首,继续问道:“那么,关于实力的层级分类,你应该已经很熟悉了吧?”
墨檀也没装傻,很痛快地说道:“低阶、中阶、高阶、史诗、传说,大概就是这样吧?”
“是的,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是这样没错,低阶、中阶、高阶、史诗、传说,总共五个层次。”
提菲罗抬起左手,配合着自己的叙述缓缓竖起五根手指,并在短暂地停顿后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轻摇着食指说道:“但事实上,传说这一阶位其实并非尽头,尽管历史上很少有人能在抵达传说阶巅峰后再有突破,但在那之后,其实还有一个几乎无人知晓的位阶。”
墨檀顿时被挑起了好奇心,下意识地问道:“是什么?”
“它并没有一个正统的叫法,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抵达那一境界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不过我倒是为那个它取了个自认为还算贴切的名字。”
提菲罗注视着自己的右手食指,轻声低喃道:“神话。”
“神话……”
墨檀眨了眨眼,莫名想起了自己那件跟【■侵染】一样同属于保卫圣山区域任务的奖励,传说级披风——【不败战歌】。
因为是自己所有角色中的第一件传说级装备,所以墨檀就算不去特意看也能很轻松地背下其属性效果,而那件披风的前三个特质,就分别是【不败光环-神话】、【不败光环-传说】以及【不败光环-史诗】。
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件装备早就已经暗示过这个世界的力量巅峰并非传说了,只是自己当时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些特质跟世界观联想起来而已。
“在被人讴歌的史诗、万世回响的传说后,如果能够再进一步的话,我能想到的就只有神话了,最最不真切的、最最虚无缥缈的神话。”
先代教皇下意识地想要捋一捋自己的山羊胡,结果抬起手来之后才发现此时此刻身体年龄只有二十五岁的自己并没有那种配件,于是只得颇为尴尬地揉了揉鼻子:“而神话这一阶位,无疑是最接近神……不,与其说是接近,不如说是与真神别无二致的存在,毕竟当某人出现在了神话中,甚至成为了神话本身之后,那么他也就等同于神了。”
“等会儿!”
墨檀突然高高地举起了手,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年轻版先代教皇冕下,很是狐疑地问道:“请问,尊敬的圣·路加·提菲罗冕下您的实力是……”
“呵,还挺敏锐的。”
提菲罗耸了耸肩,摊手道:“好吧,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现在的我嘛,姑且算是……半步神话吧。”
墨檀抽了抽嘴角,完全不惊讶地干笑了两声:“我就知道,毕竟您老人家‘天赋异禀’嘛。”
“别这么说,其实每个能到达传说阶巅峰的人都可以算是天赋异禀,我就算要比很多人更聪明更有潜力一些终归也是有限。”
提菲罗不是很要脸地咂了咂嘴,露出了一个看起来傻了吧唧其实意味颇为复杂的微笑:“我能更进一步的原因,多半还是因为‘执念’够深吧。”
墨檀虚起双眼:“虽然多少有猜到一些,但我不是很想跟你聊这个。”
路加哈哈一笑:“你说巧不巧,我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想跟你聊这个。”
于是乎,有关于路加·提菲罗的‘执念’这一话题,就被两人给轻松揭过了。
噬魂记
“不过,我想说的是,正因为我已经摸到了神话领域的门槛,甚至已经迈了半只脚进去,才知道对于大多数凡人来说,能够运用第二层级的力量已经是极限了,就好比已经拥有了半步神话实力的我,最多也只能通过自身的理解复刻出曙光神力的九成九,永远都做不到十成一样。”
路加缓步从墨檀身边走过,背对着后者轻声道:“除非我不再做一个‘人’。”
“原来如此。”
墨檀微微颔首,并在沉默了半晌后用颇为感慨的语气笑道:“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冕下。”
“叫我提菲罗或者提菲罗先生就好,现在的曙光教皇是安布罗。”
路加笑了笑,转头瞥了一眼墨檀的侧脸:“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想要杀掉你了么?”
墨檀稍加思索,皱眉道:“因为我身上现在这份力量并不属于你所谓的第二层级?而且打破了理论上但凡想当个人就必须承受的枷锁?”
“没错,你很聪明,非常非常的聪明。”
提菲罗赞许地拍了拍手,笑道:“如果我从未涉猎律令的话,可能会感受不到,如果我没有踏入神话的门槛,多半也无法察觉,但我恰恰同时满足了这两个条件,所以才能准确地找到你这位跟我颇有缘分的年轻人,并亲眼见证了……被凡人之躯肆意驱使的第一层级力量。”
墨檀挑了挑眉,目光却是愈发凝重了起来:“真有这么厉害?”
“是啊,真有这么厉害,尽管我在亲身体验过之后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至少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它绝对与真正的神力属于同一层级。”
提菲罗轻轻拍了拍墨檀的肩膀,然后面色一肃,沉声道:“如果让你肆意成长下去,那么‘黑梵’这个人的存在本身就很可能会破坏平衡,尤其是当你抵达传说巅峰之后,神话阶位的门槛对你来说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墨檀翻了白眼:“所以我该死?”
“你或许不该死,但却有死的必要。”
提菲罗转身冷冷地盯着墨檀,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能感觉到,你那份并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有多么令人胆寒,那是给我一种几乎要与此世为敌的存在,那是无法容忍一切美好的存在,那是让我不禁毛骨悚然,从刚才开始已经为不立刻动手抹灭了你就已经竭尽全力的存在。”
墨檀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摊手道:“所以这是个选择题?一边是我死,一边是世界毁灭?老家伙你怕不是魔障了吧。”
“如果说力量是一把长剑,那么用它决定行善还是作恶的终究还是挥舞着长剑的人,这个道理我并非不懂。”
路加·提菲罗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这也是我没有动手杀你的唯一原因。”
“你骗人。”
夏忆
“呃……”
“据我所知,提菲罗先生您其实是一位非常非常随性的人,在这一前提下,刚才那番大道理显然无法成为你没有一巴掌拍死我的理由。”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墨檀很是淡然地戳破了对方的谎话,咧嘴笑道:“在我看来,你之所以没有杀掉我,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我这个‘异界人’你就算杀了也没用,不仅如此,如此一来甚至还会让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我失去控制,你说对么?”
“呃……好吧,你说的没错。”
提菲罗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有些颓然地垂下了肩膀,随口问道:“除了你刚才说的主要理由之外呢?”
“你确定要深入聊聊那些‘次要原因’吗?”
“嗨,我就开个玩笑,较真儿就没意思了啊。”
“……”
“……”
……
几秒种后,两人同时爆发出了一阵爽朗的大笑,之前那沉凝而肃然的气氛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
“这么说吧,提菲罗先生。”
笑过之后,墨檀忽然突兀地说道:“如果你并不喜欢我灵魂中那份诡异的……嗯,力量也好、存在也罢,反正大概就那个意思,那么我们的目的其实是相同的。”
原本以为墨檀完全搞不清楚情况的提菲罗当即就是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对那份力量的‘源头’同样存在绝不逊色……甚至远超过你的敌意。”
墨檀平静地注视着对方,沉声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或许可以稍微聊一聊。”
“愿闻其详。”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终